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先知阿明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先知阿明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先知阿明

推薦閱讀:

    在西疆,鄭方所監控的所有界門都是聯絡靈界的,那聯絡冥界的界門究竟在哪里?一念及此,鄭方頓時大為焦灼,他的意識里早就有了一個基本的判斷,人界發生任何事,都不是什么大事,可只要一牽扯到異界,問題的嚴重性便立刻急劇提升,可……上面給的任務是查可蘭教與三格教的聯系,自己應該盯緊那位賢者優素福才是,但阿明的危險性更加不容忽視,這兩位可都是太微境左右的修行者,鄭方盯一個問題還不大,盯兩個便是鄭方恢復全部實力,也是力有不逮,還是那句話,這不是戰斗,而是不能讓對方發現的盯梢,稍有不慎便會打草驚蛇。

    鄭方猶豫之間,先知阿明已經離寺而去,又過了一會,那黑臉至尊也離開了,剩下穆夫、優素福和那年輕至尊卻似乎沒有離去的打算,三人卻也沒有再相互交流,而是不住念誦經文。

    看看天色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候,薩蘭寺里的信徒三三兩兩地起身離開寺廟,鄭方混在他們中間也離開了,在廟里他反復思忖,還是決定趕緊返回新市一趟,一是因為任務的第一項基本可以給上面做一個匯報,其次他需要一個助手協助盯梢優素福,讓他可以放開手去了解可蘭教極端派與冥界勾結的情況,最后,他對于任務第二項和第三項也有了初步的規劃,這些都需要當地的配合,由于自己在薩蘭寺的行動并未暴露,鄭方相信,未來這些至尊依舊可能利用薩蘭寺進行密會,自己倒沒必要現在盯得過緊,畢竟一旦暴露,會給接下來的行動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出了薩蘭寺,鄭方展動身形,不多久就來到了宗城特勤處附近,他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恢復原本的相貌,然后憑證件走進了宗城特勤處。

    宗城特勤處和新市特勤處一樣,都設在駐軍營房里面,這是西疆與內地區別較大的地方,顯示出在西疆,敏感部門易受沖擊的現狀。

    “你是鄭特派員?”宗城特勤處里空空蕩蕩,只有一位維族小姑娘在值班,見著鄭方的證件直發愣,似乎無法把眼前的小青年與她印象里神秘可怕的特派員聯系到一起。

    “替我訂一張最近一班回新市的機票。”鄭方微笑著說道,這位維族小姑娘還是挺養眼的,高鼻深目,與宋瑪麗有得一比,而且這位小姑娘并未蒙面,說明她不是可蘭教的信徒,應該是西疆大學才畢業不久的學生。

    “可……可是鄭特派員,多哈大叔知道你要來宗城,這幾天一直在等你,今天因為約舍寺講經,處里人手不夠,他們都出去了,你是不是等他回來,見一面再走?”小姑娘勸道。

    聽了小姑娘的話,鄭方本待拒絕,可轉念一想,自己下一步的行動離不開宗城特勤處的配合,還是與處里人員見一面再說,宗城特勤處沒有修行者坐鎮,能夠在如此復雜的地方開展工作并有一定的成效,鄭方覺得還是可以依靠的。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不到,特勤處的人員先后回來了,一個個都是筋疲力盡的模樣。小姑娘嘴里的多哈大叔最后一個到達,正手里拿著一只馕一邊走一邊大口地嚼著,聽了小姑娘的介紹,多哈急忙放下馕,走上前與鄭方握手。

    “歡迎歡迎,我昨天就收到新市的消息,說是特派員來了,可等了一宿也沒等到你,今天約舍寺那邊有圣者講經,吸引的信徒挺多,我怕出現,一大早就把處里人員全派出去了,讓您久等啦。”多哈熱情地向鄭方解釋。

    “有什么發現沒有?”鄭方微笑著問道。

    “太可怕了,我正要向上面匯報呢。”多哈連連搖頭。“今天在約舍寺講經的居然是解放前逃到阿三國去的一位至尊圣者穆夫,他在講經時極力煽動仇恨情緒,差點釀成,我已經通知了宗城警方和駐軍,還好約舍寺先知賈夫拉及時出面,才沒讓事態惡化,我們隨后追查穆夫的去向,但是沒有收獲,而且,穆夫的講經還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我擔心最近的宗城會比較動蕩。”

    “你們事后有沒有和賈夫拉接觸?”鄭方問道。

    “當然,但是賈夫拉和穆夫的關系非同尋常,他們當年都是宗城有名的至尊,不過現在看來,兩人應該產生了分歧,不過,賈夫拉并沒向我們透露穆夫的去向,你也知道我們的宗教、民族政策,對于賈夫拉這樣有一定影響力的至尊,我們能夠采用的手段<!--中间广告位置-->不多。”多哈有點泄氣的感覺。

    “宗城像賈夫拉這樣的至尊有幾位?”鄭方接著詢問。

    “宗城人口不多,真正宗城本地的至尊不超過十位,不過,城內究竟有幾位至尊我們一直不太清楚,因為至尊一般不會長時間呆在一個地方,他們有的時候會去鄉下闡經,有時候又會去其他城市交流,而且他們的行動無需向我們報備,所以對于他們的動向我們還無法掌握。”多哈對鄭方解釋道。

    “沒關系,你就談談你了解的宗城至尊,讓我多少有點概念。”鄭方笑著點了點頭。

    “對那些大人物我哪里敢說了解,不過是道聽途說的一些傳聞罷了,這些至尊在我小的時候就在宗城很出名了,就譬如大先知阿明,我就聽說過他曾經展示起死回生的神跡,在宗城影響極大。”多哈搖著頭說道,聽見阿明的名字,鄭方精神一振。

    “大先知?和一般先知有什么區別?”鄭方好奇地問。

    “額……應該沒什么區別,算是教民對他的尊稱吧,阿明很早就在宗城傳教,時間可以上溯到我爺爺的爺爺輩,他展示的神跡最多,功利心又最小,深得教民尊重,所以信徒都稱呼他大先知。”多哈渾然不知地說著他所了解的先知阿明的情況。

    “起死回生?你見過嗎?”鄭方接著問。

    “怎么可能?他展示這神跡還是解放前的事情,據說當時宗城里有位軍閥家里的獨子死了,正在辦喪事,沒想到阿明正好經過,他說主的恩寵降臨,那軍閥的獨子不當死去,當時阿明就已經很有名望了,軍閥聽說了簡直喜出望外,就請阿明做法,救他的兒子,阿明說,主的恩寵降臨,哪里還需要做法,你打開棺材就是,等軍閥命人打開棺材,果然他的兒子活了過來,幾天沒吃沒喝,依舊活蹦亂跳的。那軍閥的兒子后來去了國外,現在依舊有子孫生活著呢。”多哈講述了阿明展示起死回生神跡的舊事。

    微微點了點頭,鄭方心里明白,到了阿明這個境界,已經有很多手段裝神弄鬼做出這種事情,考慮到死者的身份,鄭方基本篤定,這阿明八成是有意為之,借以拉攏那軍閥的勢力。

    “除了這起死回生,那阿明還展示過哪些神跡沒有?”鄭方心里這般想著,臉上卻做出一副好奇的神情繼續問道。

    多哈莫名其妙地撓了撓頭,這位特派員來了特勤處,工作沒說上幾句話,卻對這些民間傳說興趣極大,這難道是跑宗城來聽說書了?這些不都是封建迷信嗎?你這位北都來的特派員這么感興趣,究竟是想鬧哪樣啊?雖然心中疑惑不解,但既然鄭方問到了,多哈也不介意多說幾句,這些故事多是他幼年聽說的,他小時候哪有什么童話兒歌去聽,這些便是他家中長輩的睡前故事,陪伴了他大半輩子,有人愿意聽,他還是樂意說的。

    “阿明是先知,展示的神跡多是與此有關,最有名的,是有一次,宗城一個大行商突然死亡,兩個兒子爭家產鬧得不可開交,不僅對簿公堂,連刀子都動上了。這時阿明出現了,他說他接到了那位死去行商的口信,將家產如何如何分配,行商兩個兒子一聽,家產居然分作了三份,最大的一份竟然全數捐給了可蘭教,頓時都不干了,還指責阿明說謊。這個罪名在可蘭教里可是大罪,特別是對于阿明這位先知來說,被人指證說謊,一旦落實,不僅先知的身份會被剝奪,甚至還會被處死。這件事轟動了宗城,當時宗城的幾位至尊全部現身了,共同審理這樁案子,阿明先后拿出了幾份證據,證明自己沒有說謊,一個是,他對行商家里的財產了如指掌,行商兒子不知道的,他都知道,譬如這行商有一個親戚借了他的錢,當時行商沒有告訴家里任何人,然而阿明卻知道。第二個證據也是最富有戲劇性的,就是阿明居然知道行商大兒子的乳名叫做羊胞衣,這個乳名只有行商的老婆知道,連他大兒子自己都不知道,那是行商大兒子出生時,他家一頭羊正好產仔,行商就隨口給大兒子起了這么個乳名,后來行商老婆嫌不好聽,不久就改了。最后一個,也是最有力的證據,就是阿明請陰間的行商重新寫了一份遺囑,這份遺囑經鑒定,無論筆跡還是花押,都是出自那已經死去的行商手筆。”

    sanjiezhichengshixir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