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可蘭至尊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可蘭至尊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可蘭至尊

推薦閱讀:

    已經許多年沒洗過澡的鄭方,進了浴室只是在那里糊弄,精神力牢牢地系在沙拉萬身上,沙拉萬洗澡,他就在水里泡著,沙拉萬搓背,他也在水里泡著,沙拉萬修腳,他裝模作樣地躺在穿衣室的長榻上,在那里休息。沙拉萬要離開了,他趕緊穿上衣服,緊緊跟隨,然而,就在他要與沙拉萬一起離開浴室時,一個聲音突然叫住了他。

    “比切?我剛剛不是看你離開了嗎?怎么還沒走?”叫他的是浴室門邊的一個老人,戴著圓頂禮帽,眼神困惑地看著鄭方。

    被老人一叫,鄭方立刻意識到老人把自己錯認成自己假扮的那剛剛洗過澡的當地人了。

    沖老人笑了笑,鄭方沒搭理他,快步走出浴室,就見沙拉萬的背影在旅社門前一閃便消失了。看來,自己必須也住進這旅社里去。鄭方舉頭四面打量了一下,在這密集的居民區里,居然很難找到一個稍微私密一點的空間進行變身,他稍一猶豫,感覺自己附著了精神力的沙拉萬已經在房間里歇下,考慮到能量化后身體短時間內難以再隱身,鄭方便想著先離開這個區域,等變身后再回來。

    順著狹窄的巷道,鄭方沿著摩托車開進來的方向緩緩向外走去,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了,突然,鄭方靈覺里發現背后有幾個影子追了上來,有寒光在夜色里閃爍著。

    “你……站住!站住!”一人先用沙語,后又用維語叫道。

    微微愣了愣,鄭方站住了腳,扭頭看向身后,確認了有三個人直奔自己而來。

    “你是什么人?比切說他最近沒來親戚。”當先一名瘦削的沙族青年叫道。

    “我叫阿里,來自新市,不認識你們說的比切。”鄭方故作慌亂地解釋。

    “你是來聽圣者穆夫講經的?”一名穩重一點的男子稍稍站定了,警惕地打量著鄭方。

    “對對,我特意從新市趕來聽圣者的講經。”鄭方連忙點頭,心中已經猜出了沙拉萬來宗城的目的。

    “既然是聽講經的,還不趕緊找個旅社住下?圣者明天一早就要開講,今晚還不抓緊齋戒祈禱,倘若明天被圣者發現你不夠虔誠,將你趕出約舍寺事小,只怕你以后都不能再來宗城。”那穩重的男子不滿地責備道。另外兩個青年一臉戒備地打量著鄭方。

    “額……我剛剛已經沐浴了,正在找旅社。”鄭方做出緊張的模樣,結結巴巴地回答男子的責備。

    “你說你是新市的教民,以前沒來過約舍寺祈禱?”一個青年突然用狐疑地語氣問道。

    “沒有,我以前從沒來過約舍寺,我是聽沙拉萬說的,說是有圣者在宗城這里講經,才急急忙忙趕了過來,剛剛看見了那家浴室,就趕緊先去沐浴,旅社還沒見著呢。”鄭方見對方的盤問不知不覺有細化的趨勢,他怕自己再說下去,會出漏子,急忙扯出了沙拉萬,畢竟從沙拉萬在這地方的表現來看,應該是個老熟人了。

    果然,聽鄭方提到了沙拉萬,三個人的神情明顯放松了下來。

    “沙拉萬就在那邊的真知旅店下榻,你可以去看一看,應該還有空房間也說不定。”一個青年沖沙拉萬住進去的那家旅店揮了揮手,鄭方故作沒發現那青年藏在袖中的匕首,欣喜的連連向三人道謝,隨著三人走向那家真知旅店。

    進了旅店,鄭方稍用障眼法,就瞞過了旅店老板和三個監視自己的教民,拿到了一把鑰匙,上樓也開了一間房。

    鄭方的房間離沙拉萬的較遠,他原以為那些家伙會把沙拉萬叫下來與他對質,但經過偷聽他們之間的對話,鄭方才明白,聽經前的祈禱一旦開始,是很忌諱被打斷的,因此,這些人并沒打算叫沙拉萬出來,帶來他旅社的目的似乎確實只是給他找一個落腳的地方。

    在黑暗的屋子里,鄭方也沒開燈,只是沉默地感應著沙拉萬的動靜,自從進了房間,沙拉萬幾乎就沒動過,鄭方估計他是在祈禱吧,照道理,他的祈禱會一直持續到明天上午。

    圣者講經在可蘭教里是一件大事,圣者與闡經者截然不同,闡經者在可蘭教中沒有什么地位,僅僅是一群有文化的人而已,而圣者則不同,可蘭教中有三大至尊,分別是先知、圣者、賢者。其中先知代表知識淵博,圣者代表能力卓著,而賢者則代表深孚眾望。在可蘭教里,修行者未必是三大至尊,但三大至尊則必<!--中间广告位置-->然是修行者,其中又以圣者最為高強。

    并不是整個人界的可蘭教眾只有三個至尊,由于可蘭教的經文中有“百萬人中,有尊者顯矣”的論述,所以,一般每百萬人,就要產生三個至尊,像華國可蘭教信眾何止千萬,所以,華國本土便有數十位至尊,這些至尊以可蘭教教法產生,掌握修行法則卻并不歸屬于華國修行者部門管理,因此,他們更多還是以教職人員的身份發揮作用。先知一般負責闡釋經義,以使遠古的經義符合現代發展的需要,圣者一般負責處理教中重大事務,也承擔培養教民中有資質的孩子修行,為三大尊者安排接班人,賢者則類似于法官的存在,處理教中重大糾紛。不過,由于每一位至尊身后都有大量的追隨者,所以圣者講經、賢者處理政務、先知執法也偶爾有之,特別是在可蘭教發展到數千年之后的今天,三大至尊基本上是作為可蘭教教民的精神領袖而存在,在一定區域內往往集三大職能于一身,他們的原始職能劃分反而沒有多少人去計較了。

    由于三大至尊都是修行者,所以除非發生極大的變故,一般三大至尊一經產生,都可以存活相當長的時間,他們存活的時間越久,信眾便會越多,在教中的地位便會越發尊崇,這也是可蘭教雖然實力強大,但極易分裂,難以團結的原因,因為不同的至尊代表著不同的利益訴求,又互不統屬,所以權力之爭經常發生,但是這往往是針對可蘭教高層而言,對于普通教民,不論哪個至尊現世,都是一件相當于節日的盛大之事,為了聆聽至尊的教誨,在面見至尊之前,沐浴、齋戒,徹夜誦經是常態,以示教民對至尊的崇拜和尊敬。

    身居旅社黑屋子里的鄭方,并不知道明天講經的這位至尊究竟是華國本土的還是外來的,一般來說,如果是華國本土的,就不會有什么問題,太祖一統華國,與華國可蘭教諸位至尊曾有盟約,其實人界可蘭教勢力發源于東勝神洲西域的圣城,華國這里屬于可蘭教的一支實力弱小的分枝,與圣城相隔遙遠,教民的國家認同也普遍高于宗教認同,再加上太祖手下本身就有一支不弱的修行者隊伍,因此,可蘭教在華國的各位至尊經過協商,一致同意接受太祖的領導,當然,這里面也是有分歧的,支持太祖的,甚至發動教民協助太祖打天下,華國建立后,也受到太祖的冊封,儼然成為華國可蘭教的代表人物。

    當然也有一部分觀望甚至糾集勢力反對太祖的至尊,只要建國后他們愿意接受太祖的領導,對他們的過往太祖也沒有再去追究,不過他們的影響力在建國后還是大打折扣,被限制在極小的一個區域范圍里面。

    至于個別堅決反對太祖的至尊,他們建國后紛紛流亡國外,在境外建立自己的勢力,不斷回國竄擾,意在分裂華國,對于這些外逃至尊,華國采用的也多是懷柔政策,只要愿意回來,華國一律既往不咎,不過他們在華國的原有領地,則由其他支持太祖的至尊牽頭,按教義重新遴選了至尊,實際上是被替代了,對鄭方來說,如果明天講經的圣者是這第三種情況,他才會真正重視起來,如果是前面兩種至尊,他相信從自身利益出發,前兩種至尊還不至于與阿三國的三格教有所聯系,要知道,三格教在阿三國可是發動了多起針對可蘭教教民的迫害事件,兩種宗教的矛盾是極為深刻的。

    當晨光出現在宗城上空之時,宗城城內的數百座可蘭教寺廟先后響起了鐘聲,宗城這座宗教之城名副其實的展露出了他濃濃的宗教氛圍,白鴿在天空飛翔,鐘聲此伏彼起,誦經聲悠揚。虔誠的教民無論正在做什么,此刻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面向西方盤膝而坐,開始誦經,直至鐘聲消失,宗城的日常生活才真正開始。

    透過窗口,鄭方看見一位位教民身著白色長袍,頭戴圓頂禮帽出現在樓下的窄巷里,大家擠擠挨挨地一邊手拿珠串誦著經文,一邊向著窄巷深處走去,此時,隔音條件并不太好的旅館里,開關房門的聲音不停響起,估計也是住客出門準備去聽圣者講經了。

    感應到沙拉萬已經離開了旅社,鄭方才將自己與其他教民打扮一致,又把外貌稍稍變化,凸顯出與昨晚那比切更加不一樣的特征,蓄起濃濃髭須關上房門,向著樓下走去。他擔心下樓后可能還會經受一番盤問,特別是與那沙拉萬進行對質。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