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步步追蹤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步步追蹤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步步追蹤

推薦閱讀:

    跑了五處界門之后,鄭方對這一點的感受開始深刻起來,還是雪泥鴻爪,但分出去五處分身后的雪泥鴻爪速度大大降低,鄭方不得不浪費更多的時間在路上,等到將西疆境內童潔負責監控的個界門全部跑了一遍,時間已經到了夜里。鄭方也不回酒店,就在界門處挖了個地洞,以修煉的狀態度過了這一夜。

    這種分身法還有一個好處是有益修煉,身體能量大幅虧空,有助于身體處于饑渴狀態,便于能量的吸收轉化,對于修煉速度有較大的加成。只不過鄭方原本修煉就極為順利,所以從來就沒動過這方面的點子,此時倒是歪打正著,在界門前的洞里一經修煉,界門處逸散的靈力便立刻實質化如霧狀,將洞口和洞里的鄭方層層包裹,洶涌地進入鄭方的身體。

    也不知多少年了,鄭方再次感受到了修煉的那種極致的滿足感,也許只有他初到特殊學校時那第一次的修煉可以比擬,不過,那個時候靈力很快就用完了,而在這遼闊的大漠戈壁之中,靈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雖然沒有問星洞的濃郁,但也足夠鄭方暢飲。

    第二天黎明,鄭方抖擻精神,開始按照地圖尋找西疆出境的小路,這些小路多在山間縫隙,地勢崎嶇,許多因為年久失修已經難以通行,不過鄭方依舊一一找到咽喉要口,設下精神力與靈力網絡,由于不方便建立瞬移點,鄭方有意將監控點設在國境內部較深的位置,與國境線保留一定的距離,這樣一旦發現有軍品通過這些小路偷越國境,他就可以及時趕來,在國境內解決問題,當然,真的出了國境鄭方也不怕,只是一旦出事,會多上一些麻煩而已。

    西疆地處華國西部邊陲,與五六個國家接壤,出入的路徑繁多,鄭方一一設上監控點,饒是以他的修為,也整整忙了一天,看看天色將晚,鄭方也不耽擱,自帕拉納山脈中祭起雪泥鴻爪,一夜狂奔,堪堪在黎明前抵達了新市,他直接去了酒店,卻不料在房間里收到了一封從門縫下塞進的信函,信函是專案組送來的,信函的內容很簡單,新市一位受控的于昨日中午搭上去宗城的長途汽車離開了新市。

    等到上班時間,鄭方匆匆趕去西疆特勤處,在專案組要了這位受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位瘦削精干的沙族男子,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上唇無須,下巴上留著一撮山羊胡。

    “他叫沙拉萬,在新市從事羊肉貿易,在昨天上午收攤后直接搭車離開。他曾經參與散發過分離主義的小冊子,因為涉事不深,我們沒有對他采取手段,一直在進行監控。在補給線案發的前后,這人都沒什么異動,我們猜測他應該與案件無關,不過,你說受控只要有情況都要通知你知道,所以我就向你匯報了。”專案組里三位組長都不在,去酒店送信函的趙哲向鄭方解釋。

    “宗城那邊有人監控他嗎?”鄭方問道。

    “當然,宗城我們的人已經得了消息,會一直保持對他的監控。”趙哲說道。

    “如果他去沙族聚居的區域,像塔半寺之類的地方,也能監控到?”鄭方又問。

    “那里我們進不進去,只能在外圍監控,可以知道他什么時候進去、什么時候出來的,至于他在里面做了什么,肯定沒法知道。”趙哲搖了搖頭。

    “嗯,給我弄一張最近的一班去宗城的飛機票。”鄭方點點頭,又對趙哲說。他在西疆大地上跑了兩天,早就知道新市有通往宗城的航班。

    “好的,新市到宗城最近的一班是點的,你恐怕來不及吧?”趙哲掃了一眼壓在桌面臺板下的飛機、列車時刻表,又看了看墻上懸掛的時鐘,轉頭看向鄭方,此時已經快到0點半了。

    “你只管替我弄票,時間沒問題。”鄭方說道。

    “額,好吧。”趙哲操起桌上的電話打去機場。

    “票已經聯系好了,不過需要您憑身份證件自己去拿。”趙哲掛上電話對鄭方道。

    “你聯系的是哪兒?”鄭方問。

    “機場售票處,怎么了?”趙哲話音未落,就茫然看著鄭方身影消失,只余一點殘影依舊站在那里,嚴肅地神情依舊清晰。

    轉眼之間,鄭方已經出現在機場售票處,憑隨身證件取了票,廣播上早已經響起登機的通知,鄭方的身影數次閃爍,便已經出現在<!--中间广告位置-->登機口。

    “快快,飛機要起飛了!”檢票員催促著,目送鄭方踏上飛機。

    到達宗城時,剛剛下午點,鄭方估算了一下,沙拉萬應該還未到宗城,他旋即趕向宗城汽車站,這次倒沒有借助交通工具,而是靠雪泥鴻爪迅速趕路。

    雖然鄭方自身的速度比飛機慢不了多少,不過運轉功法是需要花費靈力的,特別是現在鄭方建了八個瞬移點,身體靈力匱乏,所以長途奔行能夠借用交通工具的,當然要借用,不過,短距離為了趕時間,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在宗城汽車站附近,鄭方慢下了步子,沒過多久,就感到了有些不對勁,在他身邊走過的人,街頭的攤販,店里的伙計看向他的眼神都怪怪的,這種眼神說不上是敵對,但卻像是在看著一個異類,眼神里充滿了疏離和漠然,讓鄭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粒石子落進了沙堆里,有一種涇渭分明的界線和明顯的區別。

    這就是宗城,華國的西部重鎮,華國可蘭教的中心,對于一個外人所體現出來的莫名的排斥與冷淡,鄭方悚然而驚,這個樣子,自己別說追蹤沙拉萬,只怕沙拉萬一下車就會注意到自己,他急忙找了個無人的角落閃了進去,再出來時已經是一個標準的宗城人,戴著可蘭教標志性的圓頂禮帽,穿著當地人極為常見的白色長袍,膚色黝黑,蓄著濃濃的髭須。

    再次行走在街市上,鄭方終于輕松了一些,那些審視的眼光消失了,他終于可以混入人流里,進行自己的追蹤。

    雖然沙拉萬與補給線的案子無關,不過,補給線的案子在鄭方的任務里只排在第二位,第一位仍然是了解與三格教之間的關系,所以追蹤仍是他工作的重點。

    汽車進站,鄭方一眼就認出了沙拉萬,做了0多個小時的汽車,沙拉萬明顯有些疲憊,不過,他沒在車站過多停留,與車站邊載人的摩托車手稍微講了幾句價,就上了摩托車,一溜煙地離開了車站。

    就在摩托車發動之際,鄭方在人流中身形一閃,身體瞬間能量化,附著在摩托車后座的行李箱上,有些走過鄭方身邊的人不自禁的皺了皺眉頭,似乎剛剛有個人站在那里,恍惚之間便不見了,最后只能自己搖搖頭,以為自己的眼睛花了。

    摩托車離開汽車站,“噠噠噠”地在宗城的大街小巷中穿行,經過的街道越來越狹窄,居民區也越來越密集,走到最后進入了一條僅容一人通過的窄窄的小巷,兩邊的居民區不規則的搭建高低起伏,如一只只盒子歪七扭八地壘在一起,電線在這些盒子間東拉西扯,雜亂無章。操著各種語言的女人叫罵聲、誦經聲、孩子的嬉笑聲在盒子之間回蕩,摩托車就像鉆進了由盒子組成的兩道山脈之間的峽谷,兩側高高的盒子上的那些黑洞洞的窗口,就像一只只警惕的眼睛,似乎隨時準備著要消滅來犯之敵。

    摩托車在一家黑洞洞的旅館前停了下來,沙拉萬付了錢,一頭鉆進旅館里,他似乎和旅館的老板很熟,相互隨意地打著招呼,老板也沒登記,就扔了一把鑰匙給他,沙拉萬接了鑰匙,噔噔噔地上了樓,七拐八彎地鉆進了一個房間,鄭方緊隨其后,摩托車跑的不慢,他的能量化時間還早得很。

    沙拉萬沒有在房間多呆,將簡單的行李扔在屋子里,甚至都沒打量房間一眼,便拿上洗浴用品下了樓,出了旅社,走進旅社斜對面不遠處的一間浴室。

    鄭方隨他進了浴室,老實說,他對西疆的少數民族了解不多,也不知道自己該變作什么模樣才能不引起注意,他追著沙拉萬,認真瀏覽著浴室里來來往往洗浴的人,下午的浴室,人不算多,鄭方尋了半晌,才終于找著一個洗好離開,在他看來面貌最不起眼的,變作了與那人相似的面貌,在能量化變身時間將到之際,恢復了身形。

    浴室里蒸汽彌漫,有人嘰里咕嚕地聊著家常,但更多的人還是一言不發地打理著自己的身體,沙拉萬也是如此,他在池子里細細地洗了一遍,又請浴室的人搓了背,然后又下池子認真洗了一遍,洗完后回到穿衣室,又請人修剪了腳趾甲,當一切清理完畢,他卻也沒像其他人那樣在穿衣室里喝著茶小憩片刻,而是急急穿上衣服,快步離開了浴室。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