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可蘭信徒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可蘭信徒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可蘭信徒

推薦閱讀:

    聽了童潔粗略地介紹,鄭方點了點頭,對自己下一步的行動算是有了一個概念。

    “奶奶你歇著吧,晚上我計劃好了,請你們吃涮羊肉,怎么樣?我過來時特地去牧民家買了只羊,我和你說,西疆這兒的羊肉可好了,一點也不膻,特別嫩……”看見奶奶弄好了衛生,又在廚房里踅摸,童潔急忙躥了過去,童潔的手藝深得奶奶真傳,祖孫倆無論誰做,鄭方都沒啥意見。

    吃了一頓差一點把舌頭吞進肚里的涮羊肉,鄭方趁著夜色自己去酒店,童潔原本打算送他來著,硬是給鄭方勸下了,祖孫倆才見面,不知道有多少話要說,自己又不是三歲小孩,還要人照顧的。他和童潔說好,既然他來了西疆,童潔就專心陪奶奶去玩,由鄭方接替她的工作,順帶著把上面的任務給完成了。

    新市的夜晚,氣溫驟降,人流稀少,街市冷冷清清,鄭方獨自走在路上,他有意想要感受一下這西疆首府晚間的氣氛,以他的經驗,魑魅魍魎總是喜歡利用夜色出來活動,他的動作并不很快,一路上瀏覽著街邊的店鋪和燈光,緩緩向前走去。

    來到酒店門邊,鄭方剛要踏上進去大門的臺階,突然不遠處響起“啪”地一聲,他警覺地意識到,那是槍聲。幾乎是下意識地,鄭方的精神力便向著槍響的地方延伸出去,然而大街上空空蕩蕩,似乎有隱約的腳步聲傳來,鄭方略等了等,卻再也沒有槍聲響起。

    站在酒店大門前,鄭方有些猶豫,究竟該順著那腳步聲追下去,還是繼續看看情況,就在此時,酒店的旋轉門里露出一張維族婦人的臉龐。

    “同志,趕緊進來,晚上在外面不安全。”那婦人操著生硬的漢語略帶緊張地對鄭方道。

    點了點頭,鄭方順著旋轉門走進酒店,發現那婦人居然是酒店的總臺,她麻利地替鄭方辦理了入住手續,鄭方想起她人在酒店里,卻還關心著門外行人的安全,不禁沖她道了聲謝。

    “不用謝,在西疆鬧事的就是那一小撮人,我們大部分都是反對的,我們希望和平安全的生活,希望大家在西疆都能好好的。”那維族婦人微笑著對鄭方說道。

    進了房間,鄭方徹夜修煉,空氣里靈力稀薄,他不得不站了大半夜的龍行樁,夜靜悄悄的,完全沒有北都的那種喧囂與熱鬧。新市天亮得比北都晚,童潔第二天點半來到酒店,看天色只像北都、點鐘的模樣。童潔告訴他,新市冬天上午十點才上班,說著話,帶著他匆匆駕車趕去了西疆特勤處駐地。

    與湖安省特勤處駐地在一幢商場的頂樓不同,西疆的特勤處設在西疆軍區大院的一幢不起眼的小樓里,由于西疆地處邊疆,轄內各種關系錯綜復雜,突發事件頻仍,所以西疆軍區大院也是關卡重重,防御極為森嚴,鄭方一路行來,感覺進這西疆特勤處比進北都的特勤處總部都要困難得多,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開展工作不麻煩嗎?”鄭方問道。

    “習慣了就好,你不知道,在新市,公交上扔的都有,機關防衛不緊一點,就會人心惶惶,沒心思上班了,再說我們的工作重點也不是在新市,更多還是在宗城和邊境那邊,這里只是一個管理機構,除非新市出了什么突發事件,否則我們的力量幾乎都撒在外面。”一大早的,似乎童潔就已經進入了工作狀態,她職業化地向鄭方介紹著情況,將車停在了西疆特勤處的樓下。

    這是一幢五層樓房,已經有些年代了,從外面看上去有種久歷風霜的味道,不過進了樓內,可以看出,墻壁應該是重新粉刷了,白的有點刺目,樓內沒有電梯,用的還是木質樓梯,童潔領著鄭方一路向上,將他領進三樓的一間會議室。

    “這里就是專案組辦公室,現在人還沒到,你稍等一會,我替你去泡杯茶。”童潔話音未落,一個少數民族女子笑吟吟地走進會議室。

    “小童,我在樓上就看見你來了,這位就是特派員同志吧?”那少數民族女子將一杯熱騰騰的茶水端到鄭方面前。

    “阿古娜大姐早啊!這位是阿古娜大姐,我們特勤處的辦公室主任,為人可熱心了。”童潔笑著與那少數民族女子打了個招呼,又向鄭方作了介紹。

    “阿古娜<!--中间广告位置-->大姐,我聽童潔介紹,邊境補給線的案子傳說很多,許多邊警都不敢再做了,你有沒有受影響的?”鄭方微笑著問道。

    “那些人愚昧,不了解情況,我在特勤處工作,知道那些案子都是人為的,想讓我們的邊防駐軍沒飯吃、沒水喝,特派員同志,我們可都盼著你來破案呢。”阿古娜畢竟是特勤處的人員,覺悟還是挺高的。

    “阿古娜大姐也信可蘭教吧?”鄭方喝了一口茶水,笑瞇瞇地問。

    “我們信太祖,對于可蘭教,我們是遵從可蘭教的傳統,我的父親、爺爺都信教,到我這一輩完全照著可蘭教的教義去生活的人已經很少了,我估計我們的下一代會更少,畢竟時代在進步嘛,不過可蘭教的好的精神還是要傳承下去的,可蘭教教我們生存、生活的智慧,教我們怎樣與人相處,怎樣辨別美與丑、善與惡,怎樣追求潔凈摒棄骯臟,怎樣慶祝那些生活中值得慶祝的事情,我想,這種可蘭教的傳統,我是會繼承下去的,并且也會教我的孩子繼續繼承下去。”阿古娜顯然曾經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聽了鄭方的發問,非但沒有覺得是冒犯,反而侃侃而談自己的想法,鄭方不禁暗暗點頭,明白可蘭教在西疆有著極大的群眾基礎,一個特勤處的工作人員都有如此認識,可以想見那些鄉村的民眾,對可蘭教會是多么的執著了。

    “不過對可蘭教的理解,還是要回歸到經文本身,我以為我們可蘭教的問題,主要壞在闡經人身上,正是由于他們曲解經文,才造成了教派的分裂和的產生,其實我們可蘭教的經文是最為和平、友善的,充滿了睿智與寬容,你有空可以找來看看。”阿古娜對于可蘭教顯然有許多話要說,見鄭方聽得專注,說的就更多了。

    “闡經人?”鄭方有些不明白地看向阿古娜,即使沒有北都的介紹,僅僅從日常的新聞廣播和報紙上,鄭方也知道信奉可蘭教的在這人界有多么猖獗,可蘭教的產生是一個極為復雜的問題,現在居然被一位少數民族婦人簡單總結了出來,不禁叫他大為意外。

    “闡經人是可蘭教傳播過程中出現的一種人,他們有一定的文化,專職向沒有文化的老百姓解釋可蘭教經義,其實這些人在可蘭教中的地位并不高,甚至也得不到尊重,但由于它們掌握著解釋經義的權力,因此會對老百姓的思想產生極大影響。這也是我們極力推廣少數民族掃除文盲工作的主要目的。”一位走進會議室的中年男子說道。

    “這位是專案組組長,西疆特勤處處長王元凱。”童潔急忙向鄭方介紹。

    “西疆民間流傳著一個笑話,說一個牧民想向闡經人借一頭毛驢,闡經人不想借給他,就說毛驢不在家,沒想到毛驢在屋里突然叫了起來,牧民便說,你的毛驢不是在家嗎?闡經人毫不猶豫地回答,你是相信一頭毛驢的話呢還是相信一位闡經人的話?通過這個笑話就可以看得出來,老百姓其實已經明白闡經人的話里充滿了虛假,不值得信任。”王元凱一邊與鄭方握手,一邊接著說道,阿古娜笑著離開了會議室,不久,又有數人進入了專案室。

    看見人來得差不多了,王元凱站起身,向鄭方介紹專案組的成員。

    “專案組專員童潔是你的同學,我就不介紹了,副組長瓦甫力,代表西疆公安廳進駐專案組,副組長羅正襄,代表西疆軍區,迪巴爾,專案組專員,欒向東,專案組專員,趙哲,專案組專員。這位鄭方,估計大家都猜到了,就是北都國防部和中調部派來的特派專員,專職處理我們這個邊境補給線案件,請大家鼓掌歡迎。”

    王元凱言簡意賅地介紹過了雙方人員,鼓掌歡迎鄭方之后,緊接著邀請鄭方講話。

    “我初來乍到,沒什么好說的,來之前,北都有過交待,三個目的,一,弄清三格教與可蘭教互動原因,二,查清案子,三,打擊敵人。事情有主次,請專案組介紹一下有哪些三格教與可蘭教互動的證據?我先了解一下情況。”鄭方道。

    “這個我來說明一下。”西疆公安廳的瓦甫力站了起來,這是一位少數民族大漢,臉膛刮得烏青,身材和葛光頭有得一拼,說話甕聲甕氣的,不茍言笑。

    sanjiezhichengshixir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