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沉默誓言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沉默誓言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沉默誓言

推薦閱讀:

    “你……你怎么了?你……你快起來……”梁菲菲被鄭方突然的情緒變化弄懵了,疑惑地看著他,尖聲叫道。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該早點來看你的……”鄭方說著話,淚水不停地落下,他搖著頭,無法再說下去。在這一瞬間,他不僅僅是在跪梁菲菲,也是在跪那已經犧牲的梁處、黃校長、趙三八、周煥、魏生志……,他一時間如夢方醒。

    “鄭方你怎么了?不要發神經!放開我!”被鄭方抱在懷里的梁菲菲尖叫著,鄭方任由淚水肆意流淌,不理睬梁菲菲的拍打,將她柔軟的身體抱得緊緊的。

    “我送你去學校,我送你去學校,放心,你的傷包在我身上,一定讓你還能開心地跳舞……”帶上門,鄭方身影一閃,已經沖著學校狂奔而去。

    “爸爸,我要爸爸……”躺在學校宿舍床上的梁菲菲似乎是被刺激得狠了,仿佛已經失去了神志,像個小女孩一樣喃喃地念叨著。

    “沒關系,小菲境界在那兒,挺得住,睡一覺就好了。”缺了一條胳膊的馮小芬認真檢查了梁菲菲的情況,輕輕松了一口氣。馮小芬的胳膊已經長出了一小截,代價就是原來境界比她還低的葛校長都已經摸著天市境的門檻了,而她依舊還在原來的通神境。

    “鄭方你小子發什么神經?想送梁菲菲過來,好好的送過來就是,弄得像搶親似的,搞什么鬼嘛?你現在已經正式工作了啊,老大不小的,做事靠譜點好不好?”一邊的葛校長被嚇得不輕,嘮嘮叨叨的,一肚子的不快。

    “馮老師,你們的傷都記在我身上,我遲早替你們都醫好了。”鄭方沒理他,對著馮小芬說道。

    “你又不是醫生,摘星宗的丹藥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有這份心就好了,我們可沒指望著你來醫,你看,五年時間長了有0公分,再有幾年慢慢就會長好的。”馮小芬微微一笑,比劃了一下自己的斷臂,又看向床上的梁菲菲。

    “菲菲從小就粘她爹,她是對梁生發的死還接受不了,這事除了時間,沒別的辦法。”馮小芬憐惜地說。

    看著葛校長、馮老師半點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鄭方更是羞愧得無地自容,想想有些話在這里說太矯情了一點,他將梁菲菲留給馮小芬照看,與葛校長打了個招呼,轉身去了烈士墓園。

    在烈士墓園,鄭方意外撞見了郭書記,幾年下來,郭書記鬢邊添了不少白發,他與當年的黃校長一樣,手里拎著個袋子,在墓碑間邊走邊撿拾著地上的落葉。

    “鄭方來了啊,你不是參加工作了嗎?咋還有時間過來的?”郭書記看見鄭方,很有些意外。特殊學校畢業的學生除了留校當老師的,進了特勤處的幾乎都分配了出去,天南海北的,一旦出去就很少能回學校。

    “我接了任務要出去一趟,臨行前去梁菲菲家看了看,把她接來學校了。”鄭方回答。

    “是有段日子沒見著那丫頭了。我還正踅摸著叫老葛安排人去她家看看呢。”郭書記點點頭,看向腳下的墓碑,梁處的墓碑和老黃的緊挨在一起,他看著看著,忽然笑了笑。

    “老黃和梁生發生前一見面就吵嘴,這下好了,躺在這兒,都不用換地方,只管去吵個夠。”

    走到梁處墓碑前,鄭方低下頭,沉默著,想起當年梁處將自己從鄭家灣接來北都的點點滴滴,突然之間竟不知該向他說些什么。

    “小伙子,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樣,不要想得太多,咱們能夠走到今天,哪一步賣出去,代價不是慘烈的?當年我被安排來特殊學校當書記,老校長見了我,叫我小鬼,我可一肚子不高興,怎么著都是戰火中歷練出來的,咋到他這兒變小鬼了?老校長看我不服,就和我賣資歷,我當時就驚了,好家伙,快00歲了,人瑞啊!他當時已經不朽境了,照道理,我死了,他也不會死啊,可現在怎么著?不僅不該死的老校長死了,不該死的老黃也死了,聽說梁處死時也有不朽境了……,你說他們這些修行者,修行來修行去的,圖的是什么?一個個都死了,偏偏我這普通人還活得好好的,沒道理啊,真的沒道理……,可這就是我華國的脊梁啊,千棺從門出,其家好興旺。子存父先死,孫在祖乃喪。只要你們這些年輕人一代代地成長起來,老校長、老黃、梁處他們就沒白死,就死得其所,明白了沒有?”郭書記絮絮<!--中间广告位置-->叨叨地在鄭方身邊說著,鄭方站立不住,緩緩地跪倒在梁處的墓前,他想起當年黃校長與他說起的話語,與郭書記的意思竟是驚人的相似。

    “我修煉的目的只能是不斷地變強,不僅讓異鬼傷害不了我,我還要消滅那些異鬼,直到我們修煉者能夠好好修煉,人界不再被異鬼威脅。”

    “你修煉是為了什么?如果只是為了自己一個人長生不老,那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修煉法你已學到,完全可以自己慢慢修煉去求得長生,可如果你的修煉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我覺得,你就該好好考慮一下,究竟是走還是不走。”

    “放心,只要我們這些老家伙還在,就輪不到你們頭上,如果真到了那一天,連你這樣的修為,也要去和異鬼打生打死,我想,你留不留在學校,已經沒有意義了。”

    黃校長似乎又回到了鄭方身邊,鄭方的頭埋得低低的,仿佛仍能感受到他那清瘦的身影,心里面那些親切的臉龐清晰而雋永。

    “黃校長,你放心吧,修行的意義我雖然還沒有完全得出,但絕不會是為了我自己一個人能夠長生不老,我會護著那些學弟學妹們健康地成長,讓他們能夠長成參天大樹,擔起人界修行者的重任,讓人界不再受異界的威脅!梁處,你放心地走吧,我會負責照顧梁菲菲,讓她早日康復,找到自己的幸福,魏老師……”

    遠處,郭書記突然哼唱起了一首古樸的歌謠,曲調蒼涼而悲愴。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開往西疆的列車經過四天三夜的奔行,于年月日星期天中午抵達了西疆新市,這一天,米國一架客機在西提國首都降落時失事,全機乘客和機組人員人中僅人生還,當然,鄭方下車的時候還不知道遙遠的西牛賀洲發生了這么一件慘禍。

    新市的天氣不太好,陰陰的,太陽被厚厚的云層遮擋著,就像那發脾氣的怨婦,只將冷冷的寒意撒向大地。鄭方和童潔奶奶一前一后提著大小包裹隨著人流走出火車站,他一眼就看見了不遠處的樹下,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埋著頭在匆匆而來。

    “童小辮!瞎跑什么呢?”好久不見,鄭方欣喜地吆喝起來。童潔聞聲抬起頭,看見鄭方和奶奶,臉上綻放出笑容,陽光穿過云層,將車站前的馬路染上了一片金黃。

    “我昨天晚上才接到你們來的消息,處里問我來不來得及,來不及他們就派人來接,我說那可不行,我奶奶過來,怎么著都得自己來接。從放下電話我就開車往這里趕,一路就沒歇,到的時候我看錯過站點了,心里還著急呢,總算是趕上了……”童潔接過奶奶手上的小提包,嘴巴叨叨叨地一刻也不停。

    “你沒住在新市?”鄭方皺起眉問道。

    “沒有,新市靈力太少,住在這里沒法修煉,離這里不遠的戈壁里有一個界門,我一般在那里看守界門,正好修煉,兩不耽誤。”童潔說著話,一行三人已經來到了她的車邊。

    “你不會打算把奶奶也接去戈壁吧?”鄭方瞪大了眼睛。

    “你來了,當然你去戈壁,我陪著奶奶在新市。”童潔橫了鄭方一眼,上了車,鄭方聳聳肩膀,將奶奶送到后座坐下,自己跑上前坐上了副駕駛。

    “你在新市有宿舍?”

    “盡問些不著調的,沒宿舍我住哪兒啊?我可是在西疆工作,又不是出差。沒宿舍,你管我住啊?我可老實告訴你,我那宿舍小的很,你可別打住我那的主意,乖乖替我守界門去,我陪著奶奶好好逛一逛,是不是,奶奶?”說著話,童潔沖著后座的奶奶甜甜一笑。

    “那可不好,怎么著也得騰個地方讓鄭方住下,這大老遠的,可不能把人往戈壁里趕。”奶奶當了真,一臉的嚴肅。

    “我去,來西疆一年了也沒弄個四室一廳的,童小辮同志,你混得有點慘吶。”鄭方撮著牙花子在一邊說些風言風語。

    “你叫我什么呢?叫一聲我就忍了,還敢再叫?信不信我抽你?”童潔開著車,橫眉立目的斜了一眼身邊的鄭方。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