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不能遺忘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不能遺忘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不能遺忘

推薦閱讀:

    “鄭方同志,我們國防部這邊也會給你出具特派員證明,邊防軍警會全力配合你工作。”肖部長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身份的事不是小事情,西疆天高皇帝遠,名不正則言不順,沒有尚方寶劍,誰愿意理你這個空降兵,蔡處長、袁科長,這件事一定要辦好了,讓咱們鄭方同志出師有名,我覺得,我們的鄭方同志還是信心很足的嘛。”說著話,肖部長呵呵笑了起來。

    “那是,太祖不是說過,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嗎?小小寰球,幾只蒼蠅而已,我便是那蒼蠅拍,不安份的,一個個的全給拍死。”鄭方眉毛一揚,一股殺氣油然而生。

    “好好好,那我們就在北都靜候你的佳音。注意,你的直接領導除了蔡處長,還有這位袁勇為袁科長,有問題要及時向他們兩位匯報,兩位意見不一致的,直接向肖部長匯報,肖部長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明白了沒有?”高部長和肖部長相視一笑,接著說道。

    “小鄭太祖語錄背得熟,我就再加上一句,加強紀律性,革命無不勝!小鄭要記住,我們是軍人,軍人是最重視紀律的團體,你這次去西疆,不僅是去摸情報、破案子,消滅敵人,還有嚴肅的民族關系、宗教關系、國際關系需要處理,只有嚴守紀律,嚴格按程序辦事,才能把工作做好,記住了沒有?”肖部長補充道。

    “我們已經通知了西疆軍區、公安廳和特勤處,你最好就這兩天出發,出發前通知我們一聲,地方上會安排人去接你。”袁科長道。

    “明白了,如果能夠買到票,我打算明天就走。”鄭方站起身。

    “你下午來處里拿證件,票的事處里來辦,保證你明天能走。”蔡孝仁也拍起了胸脯。

    “記得替我買兩張票,額……童潔的奶奶也想去西疆看孫女……”鄭方聽了,扭頭對蔡孝仁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接著向兩位有點發懵的領導解釋了一下,老太太的事情可不是小事。

    “這小子,和別人說話都特么干脆得緊,輪到自己這兒,總是帶著個尾巴,給我出難題。”蔡孝仁心里不快,也沒答應鄭方,冷著臉暗暗腹誹著。

    “兩張就兩張,蔡處長抓緊安排吧。”高部長不在意地笑了笑。

    會議結束,鄭方、蔡孝仁一前一后走出大樓,蔡孝仁沒急著去小車那邊,卻追著鄭方提醒他。

    “童潔奶奶的火車票處里替你買可以,但是我得提醒你,這票不能報銷,你要自己掏錢。”他知道鄭方那德行,腦子里就沒有規矩兩個字,高部長答應替童潔奶奶買票,可沒說公家給掏錢,他打算先把招呼打了,省得回頭費口舌。

    “我去,姓蔡的你能不能再小心眼一點?一張票錢也和我計較?高部長都發話了你也敢叫板,你還有沒有一點組織紀律性了?肖部長咋說的?加強紀律性,革命無不勝!你特么是想拖革命的后腿,是不是?”鄭方一聽就火了,一張票錢倒是沒多少,但蔡孝仁這做派也太氣人了,兩位部長當著面答應下來的事情,這小子也敢含糊。

    “票可以替你買,但錢必須你自己出,處里沒這個規矩替家屬買車票去旅游的。”蔡孝仁瞪大了眼睛,一副堅持原則不動搖的模樣。

    “什么旅游?探親你懂不懂?人孫女在西疆,她是去旅游嗎?姓蔡的你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沒爹沒娘,沒親沒眷?”鄭方也瞪起眼睛,不依不饒。

    “你怎么罵人呢?你……你辱罵領導……”蔡孝仁氣急敗壞。

    “我去,你哪只耳朵聽見我罵你了?說你從石頭縫里蹦出來,那是夸你呢?說你是孫猴子還不好?特么一個領導,一張票錢也和我計較,你是官吶!明不明白?要點臉好不?”鄭方瞅著蔡孝仁,一肚子的膈應,這頭貨怎么當上官的?真特么奇了怪了,勞資要是當了處長,白送你一張票好不好?鄭方懶得再和他浪費口水,量這小子也不敢真要了自己的票錢,斜了一眼氣得話也說不出來的蔡孝仁,鄭方自顧自的回童潔家去了。

    到了童潔家,奶奶聽說明天便要去西疆,急忙收拾起行李,鄭方一個人,所有家當都在身上,也沒啥可收拾的,吃了中飯便去處里拿票,兩張第二天晚上去西疆的火車票以及工作證,介紹信,特派專員證明等等一應證件配齊了,鄭方忽然想起梁菲菲家就在處里大院,記著童潔與她關系<!--中间广告位置-->不錯,而且梁處的追悼會之后,自己也沒再去看過梁菲菲,便向大院門衛問了梁菲菲家的地址,找上門去了。

    啪啪啪敲了半天門,鄭方正估摸著梁菲菲莫非不在家?沒料到門突然開了一條小縫,梁菲菲貼著門縫,警惕地眼神看向鄭方。

    “你咋來了?”發現來人是鄭方,梁菲菲臉上的緊張神情緩和了不少,皺眉問道。

    “來看看你啊,咋地了?大白天的,這么神神秘秘,怕什么呢?”鄭方發現梁菲菲神情不對,奇怪地問。

    “沒什么?”梁菲菲搖了搖頭。

    “家里不是有人吧?我不方便進去?”鄭方見梁菲菲守在門邊,沒一點開門的意思,心下更是疑惑。

    “啊!家里沒人,就是……亂得很……”梁菲菲突然變得有些慌亂。

    “亂?還能亂成啥樣?讓我進去替你收拾收拾。”鄭方說著便來拉門。

    “別……別……你別進來……”梁菲菲驚叫起來,鄭方仗著同學關系,又和梁處關系不錯,也不管有沒有驚著隔壁鄰居,微一用力,就拉開了門,梁菲菲坐輪椅上剎不住,一頭栽進鄭方懷里,被鄭方輕輕用手按住了。

    兩步走進梁菲菲的家,也就是原來梁處的家,鄭方愣了愣,梁菲菲說家里亂得很,果然是亂得很,亂得連鄭方這大老爺們都看不下去了。

    到處積滿了灰塵和廉價餅干、糕點的包裝紙、塑料袋,屋子里彌漫著濃濃的霉味和食品后的怪味,除了一張梁處與梁菲菲的合照被擦得干干凈凈擱在茶幾上,整個屋子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怪不得他敲了半天門,梁菲菲要來開門,輪椅根本就沒法走嘛。

    “你……你天天就窩在這里?”鄭方回首吃驚地看向梁菲菲。

    “你別管我,我這樣挺好……”梁菲菲坐在輪椅上,僵著個腦袋。

    “好個屁!你有多久沒去學校了?”作為修行者,梁菲菲、馮小芬的殘疾從理論上來說都是能夠恢復的,學校也沒往外推人,接受了年那一戰傷殘的安置,還安排了專門的康復計劃,只要保證修煉時間,未來不是沒有好的可能,但瞧梁菲菲這個樣子,恐怕有不短的日子根本就沒去學校參加修煉。

    “我不去我我不想去,去了就想起我爹……”梁菲菲拼命搖著頭。

    “你以為你爹愿意看見你這個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我當年境界掉到不朽境都練回來了,你現在還是守拙境吧?境界又沒掉,只不過身上少了倆零件,只要修煉就會慢慢修復,而且,我還在摘星宗想辦法,你……你這樣還像個修行者嗎?”鄭方說著說著眼睛就紅了,不禁深深自責起來,梁菲菲、馮小芬的毛病與他當年耗損肢體打死廖云山一樣,都是戰斗里不顧一切落下的后遺癥,摘星宗是有迅速恢復的丹藥,不過這種丹藥極為珍貴,沒有高額的任務點換不回來,他戰后又憋著氣不回摘星宗,回去了又忙著修煉,還真忘了向老祖宗求藥,說起來,還是他忽略了梁菲菲等當年受傷的戰友。

    人有時就是這樣古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梁處、老黃等等犧牲者其實都是為了鄭方而死的,沒有鄭方與碧霄殿的矛盾,碧霄殿哪里會想到去對付特殊學校?這個念頭埋藏在鄭方的潛意識里,他不敢多想,因為太沉重了,想得太多會把他憋死。

    然而無論是犧牲者還是這些殘疾的同袍,鄭方面對他們時,那種負罪感和歉疚是無法擺脫的,照道理來說,鄭方應該多多關心他們,多多去祭奠他們,但是,鄭方下意識里卻總是試圖躲著他們,除了公祭以及離開學校時去了一次墓園,鄭方再沒去祭奠過那些死者,而梁菲菲這樣的殘疾,鄭方更是一次也沒關心過,如果不是這一次正好順道突然興起,恐怕鄭方還是會選擇遺忘吧。雖然他的腦海里會時時想起這些人,但實際行動上卻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借口,讓他不自覺地遠離那場災難以及被那場災難所傷害的人。

    看著輪椅上臉色蒼白的梁菲菲,鄭方突然想起國際魔法師協會考察團來學校時那晚的舞會,梁菲菲在亨利的懷里瘋狂地轉著圈,臉是那樣的紅,笑得是那樣的開心。

    “對不起……菲菲……對不起……對不起……”鄭方突然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