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西疆疑案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西疆疑案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西疆疑案

推薦閱讀:

    “有成果,有成果,只要現在不死,去實驗室絕對死不了。”馮泉棟連連點頭。

    “那幫矮子國人呢?”鄭方左右沒見著那八個光身大漢,好奇問道。

    “放了。”高部長對鄭方道。

    “放了?咋就放了呢?”鄭方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矮子國人的錢都打咱賬上了,給的錢去靈界買個異鬼都夠了,還能怎么著?”鄧志明狗腿地幫著高部長回答鄭方。

    “話不能這么說,這些錢能不能去靈界買個異鬼回來可說不定,關鍵還是目前對我國來說,開放是大政方針,與緊鄰矮子國搞好關系是政治要求,所以,只要這幫家伙能夠作出賠償,這件事還是不宜鬧大。”高部長搖頭道。

    “賠償?這幫家伙能做什么賠償?”鄭方好奇地問。這兩個異鬼可是當年趙三八、何英偉、梁處抓來的,就算有賠償也得對得起當年他們的付出,可不能三瓜兩棗就打發了。

    “個人00億矮子幣,0臺小車,個人可就是00億矮子幣,0臺小車,這幫家伙一報價,我們全傻眼了,都不好意思再加價了,還是高部長夠狠,又讓這幫家伙在咱西部再捐資建00所學校。”去叫鄭方的劉有才顯然聽到了那幫家伙的報價,喜滋滋地對鄭方道。

    我去!雖然矮子幣不值錢,但00億也值華幣、個億了,這可是一筆巨款啊,再加上小車……鄭方聞言兩眼都冒起了小星星,異鬼這么值錢?這才吃了一半,要是全吃了,是不是還得翻上一番?他心癢癢的,差點便要動念去靈界干那拐賣異鬼的勾當了。

    “不是這么個算法,如果異鬼沒事情,再報十倍的價,我們也不見得會把異鬼賣給他們,不過現在那只異鬼畢竟已經死了,逼得太狠沒必要,去西部建學校其實也是為了推動兩國民間交往,倒不是我心狠。”高部長搖了搖頭,糾正了劉有才的說法,接著站起身來。

    “你們特勤處這次立了功,車子到了先發你們0輛,大家收拾收拾,撤了吧。”

    “額……高部長,這幫家伙撒下這般大海口,臨了賴賬怎么辦?”鄭方突然想起一個嚴重的問題,當年老黃可是在他心里留下陰影了,急忙問道。

    “這事就不用你這人界第一人擔心了,當著我面欠下的債,不收他利息就算是我客氣的了,再者說四大家族作為矮子國修行宗族,早就積累了不知多么雄厚的財力,這點錢,毛毛雨而已,你聽沒聽過布川、真野、龜行、渡內四大財團,這四大財團就是這四大家族開的。”高部長笑瞇瞇地向鄭方解釋著,鄭方還真沒聽說過什么四大財團,不過大致意思他算是明白了。

    “這幫小矮子倘若敢賴賬,高部長你只管和我說,我指定替你把錢全給要回來。”鄭方還是有些不放心,跟著提醒了一句,高部長笑呵呵地應下了。

    “對了,我還有件事不太明白,這幫家伙算定了我們會開門讓他們進去參觀玻璃房?假如我們不開怎么辦?”這個問題,鄭方拎走異鬼雌兒后,一直就在琢磨,看著大伙都在那里收拾著準備撤走,急忙問向馮泉棟。

    “嗐,這伙小矮子可鬼了,他們沒想到我們這么友好,會開了門讓他們參觀玻璃房,他們嚷著要參觀玻璃房,只是為了轉移我們的注意力,畢竟他們進玻璃房制住異鬼的過程,只要我們注意一下探測儀,還是會發現問題的。他們原本的計劃就沒打算我們會開門,而是準備直接在玻璃房里設立結界,現場開吃。只不過這樣做有一個人要倒點霉,需要始終扮那異鬼迷惑我們,結果發現能把異鬼帶出去,這樣人人都有份,當然是皆大歡喜,所以就直接把異鬼偷出去了。”參加審訊的馮泉棟顯然知道的詳細,又對鄭方解釋了一通。

    說著話,馮泉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眼睛看向已經準備離去的高部長。

    “高……高部長,我們都打了好幾次報告了,我們實驗室需要修行者啊,這回的事情就明擺著,沒有修行者,我們就是聾子、瞎子,下回再出這樣的事,我們防也防不住啊。”

    “這件事我們在考慮,現在修行者還是太少了,等特殊學校集體畢業吧,那時候,一出來就是幾百號人,會給你實驗室安排的。”高部長點了點頭。

    “先把鄭方派給我咋樣,原來他要上學,現在也畢業了是不?”馮泉棟腆著臉道。

    “別打鄭方的主意,他……我還有<!--中间广告位置-->大用。”高部長說著話已經走出了房門。

    “對了,高部長,你說西疆出了件棘手的案子,是咋回事啊?”鄭方想起事前高部長的承諾,急忙追出房門問道。

    “怎么?這就等不及了?我尋思著你剛剛畢業,想讓你好好放松幾天呢?你這是急著辦案子還是急著去會女友啊?”高部長在樓道里站住腳,笑瞇瞇地調侃鄭方。

    “當然是辦案子,我和童潔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系。”鄭方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經地道。

    “我可什么都沒想,你如果真急著辦案子,后天上午和蔡孝仁一起來我的辦公室。”高部長點了點頭,出了樓道,帶著一直站在樓外的警衛悄然遠去。

    這人是走了,卻給鄭方心里弄得癢癢的,他悄悄問了問劉有才,發現劉有才對西疆的案子也一點不知情,看了看蔡孝仁那張嘴臉,鄭方搖搖頭打消了去問他的念頭,出了觀瀾別院,鄭方直接就奔了童潔家,這幾年,鄭方經常去童潔家玩,和童潔奶奶越發親密,倒和親孫子差不多了。

    “奶奶,西疆的案子,童潔就沒和你透過風?”雖然午夜已過,不過修行者本身就不太在意睡眠,更何況奶奶年事已高,給鄭方開了門后,再無一絲睡意,就和鄭方聊了起來。

    “你還不了解小妞,她呀,公事、私事分的最清,又怕我擔心,嘴巴嚴實著呢,有什么事情就算對你說,也不會對我說的。”奶奶搖了搖頭。

    “我總覺得這事挺蹊蹺,您想啊,如果這事是特勤處的案子,高部長沒必要管得這么寬,直接讓蔡孝仁給我安排也就可以了。如果不是特勤處的案子,他又讓我和蔡孝仁一起去他辦公室,你說說,有什么案子可以勞動到他大部長親自過問的?”鄭方皺著眉頭說出自己對這件事的疑惑。

    “這可說不定,高部長畢竟是部里分管修行者這一塊的領導,他只要有心管,多小的案子也能名正言順地過問,不過,他事務繁忙,再說又不是修行者,對特勤處這一塊主要還是掌握大方向,能夠叫他親自去管的,一個是案件的性質非常惡劣,驚動了上面,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案子是跨部門的,需要他進行協調。”奶奶畢竟見多識廣,這一分析果然頭頭是道。

    “叫我看,這案子很大可能是跨部門辦案,若說性質惡劣,咱們多少應該聽到點風聲,這一點風聲都沒有,報紙、廣播上也沒說西疆發生了什么事情,估計就算有問題,也還沒有釀成大禍。你不用擔心,小妞不會有事的。”奶奶見鄭方有些心神不定,急忙安慰他。

    “我沒擔心,我就是……照高部長的說法,我大概不久就會去西疆,到時你和我一起過去?”鄭方皺皺眉頭,不知該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甩甩頭,不再去想,和奶奶提起去西疆的事情。

    “那敢情好啊,我就怕跟著你耽誤了你們的正事。”奶奶笑道。

    “我們有啥正事?不是我吹牛,別說在華國,就算整個人界,能讓我當正事的一件也沒有,啥妖魔鬼怪還不是手到擒來,您只管跟著我們好好逛一逛西疆,看看那天狼山南北的風景,嘗一嘗白羊溝的酸奶、瓜果鄉的葡萄干。”鄭方板著臉孔一本正經地吹起牛來。

    “好好好,到時候叫小妞請個假,陪我們好好逛逛,小妞他爺爺的老戰友,叫做陳什么來著?唉,時間久了,只記得叫做老陳,他的孩子好像叫陳鼎新,當年老陳和小妞他爺爺的追悼會上,我在北都見著一次,聽說現今住在西疆首府新市,到時還真得去見見。小妞她爺爺反正以后,戰友不多,這個老陳過去是小妞她爺爺的警衛員,說是上下級,其實一起出生入死的,與兄弟差不多,年海北事件老陳陪著小妞她爺爺一起犧牲了,唯一的一個孩子上山下鄉去了西疆,沒能辦回北都,我一直為這事內疚著呢,當年啊,老陳可是個挺精神的小伙子,話不多……”童潔奶奶喃喃地說起了記憶里的童家舊事。

    說起來挺奇怪,鄭方聽著童潔奶奶說古,從來就沒不耐煩過,那些過去的事情有時聽來就像發生在昨天,那些掙扎、矛盾、熱血、犧牲,鄭方覺得無論時間怎么變化,有些東西總是不會變的,就像人的感情,有忠誠,就會有背叛,有慷慨,就會有茍且,人們用生命書寫著自己的人生軌跡,大部分什么都不會留下,記憶深刻的唯有那些血淋淋的代價。

    sanjiezhichengshixir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