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赴死之因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赴死之因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赴死之因

推薦閱讀:

    幾年下來,童潔奶奶倒是沒什么變化,依舊精神矍鑠。

    “小妞兒,放心去吧,我好得很,等你安定下來,我就去西疆看看,當年太祖提倡上山下鄉,你爺爺還有些老同事的孩子留在了西疆呢。”奶奶微笑著說道。

    “我走了。”童潔沖奶奶和鄭方揮了揮手,身子一躍就跳上了已經緩緩開動的列車。

    星期三,輪到鄭方去小月谷修煉了,他帶著個學生從界門進了小月谷,把學生們安頓好,自己出了小月谷,還沒走出幾步,就見星起顛顛地跑了過來。

    年和碧霄殿一戰之后,摘星宗就撤去了小月谷的看守,理論上來說,特殊學校的學生已經不用再蝸居小月谷里修煉,只要不是進入摘星宗的核心區域,在哪兒修煉估計都不會有人管,不過,特殊學校也沒有得寸進尺,還是嚴格要求學生不得離開小月谷,這其實最主要還是從學生的安全角度考慮,學校現在老師緊張,不可能管得太細,一旦將學生放了鴿子,摘星宗里地方又大,走失了幾個可不是鬧著玩的。

    “星起,知道我要來啊?”鄭方揉著星起的頂瓜皮笑道。

    “我都在小月谷外等了十幾年了,老祖宗讓我在谷外等你,等著你了才許我回問星洞。”變作花豹模樣的星起一肚子委屈,這小月谷外窮山惡水的,可把它呆的膩味透了。

    “這樣啊,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鄭方點點頭,翻身上了星起,“送我去星輝殿吧。”

    星起興奮地嘶吼一聲,四爪騰空,急急地向著宗內趕去。用了大半天的光景,星起才將鄭方送到了星輝殿,說起來,葛校長叫鄭方來送吸陽石倒是找對人了,其他人來送,路上總得花費個兩三天的時間,一來一回就得浪費人界兩天的時間來跑腿,這可都是寶貴的修煉時間啊,攤上任務的老師沒有不皺眉的。

    因為是固定的接收吸陽石的日子,星輝殿里早有執事等著與人界使者交接,可一見來人是鄭方,執事當時便不再交接,安排侍者去通知霓生宗主。過不多時,霓生便出現在星輝殿中,他首先看著執事與鄭方辦理了吸陽石的交接,這次學校選擇的是功法,霓生做主,給了特殊學校一本叫做“靈火訣”的火系法門,不過沒有交給鄭方,而是另派了一名弟子送去小月谷。

    由于長期幫助摘星宗煉制吸陽石,特殊學校老師學生的火屬性大大提高,學習靈火訣之類的火系功法,大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等鄭方與執事辦完了事,霓生招呼執事離開,自己喚了鄭方在星輝殿里坐了下來。

    “鄭方,你那師門有難,摘星宗袖手旁觀,你心里對摘星宗有些不滿,為師是理解的。”霓生緩緩說道。

    “年那一戰本就是學校自己的選擇,與摘星宗并無關系,我心里對摘星宗也沒有半點不滿,反過來說,摘星宗其實已經仁至義盡,否則,只要摘星宗關閉界門,我們學校恐怕學生都要死去大半,這些還要多虧了摘星宗照拂,我這些年沒回宗門,主要還是因為師長傷亡太大,心情始終不好,所以才一直呆在人界,失禮的地方倒是要請師父原諒了。”鄭方淡淡地說道。

    霓生見鄭方神情寡淡,禮節固然一絲不茍,但渾然沒了當年的靈動,知道這小子雖然嘴上說得好聽,心里的結其實完全沒有打開,也不知如何開導他,只得嘆了口氣。

    “老祖宗說你若是回宗,便去見他一面,你自去吧。”霓生說完,便打發鄭方離開了。

    離了星輝殿,鄭方騎著星起,沒多久便來到了倒流谷外,劃開瀑布,與星起一同進了谷。此次進谷,谷中景色卻又不同,竟是出現了一大片草地,鄭方遠遠只見老祖宗穿著一套獵裝,腳下蹬著馬靴,戴著墨鏡,手里拎著一桿,正在那里打飛碟。

    只見景劍人不時將一種紅色物事拋向天空,老祖宗舉槍射去,倒是槍槍不落空,“砰砰砰……”地槍聲之下,天空騰起一團團紅色煙霧。

    “鄭方來了?”老祖宗感應到鄭方靠近,當下將手中獵槍拋給景劍人,走到一邊的搖椅上坐下,拿起椅邊小機上一杯紫色的飲料,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接著摘下了墨鏡。

    “人界的這種弩炮構思頗為精巧,我已請馮樵客改造了一支,便是五境以上大能一不小心也得吃點虧,一會你拿去用吧。”老祖宗瞅了一眼走過來的鄭方說道。

    “徒孫拜見老祖宗。”鄭方走上前<!--中间广告位置-->去見禮,老祖宗擺了擺手,沒讓他拜倒。

    “心里委委屈屈的,就不用見禮了,十多年的功夫,還在太微境打轉轉,你很讓我失望。”老祖宗皺起眉頭,端起飲料又喝了一口,不滿地道。鄭方背后身影一閃,荷仙子、馮樵客等摘星四友悄然出現。

    “好了好了,鄭方沒事就好,他執意回學校,我們可都以為他性命不保的。現在一點事都沒有,我可是高興還來不及呢。”荷仙子輕輕拍著鄭方的肩膀,對老祖宗說道。

    “鄭方,你可知道你那學校為什么不愿意躲來靈界,一意要以卵擊石,對抗碧霄殿?”聽了荷仙子的話,老祖宗沒有再惱火,而是坐在那里問了鄭方一個問題。

    “因為要保護學校的普通人老師,那些人沒辦法逃來靈界。”鄭方回答。戰后,郭書記、方老師都是這么說的,由于跨越維度對人本身的身體素質有極大的要求,別說普通人不能涉足異界,便是稍差一點的立身境,也不是說跨界就能跨界的。所以,一旦老黃等學校老師全部跨界離去,剩下的普通人老師就更不是碧霄殿的對手,只能束手待宰了。

    郭書記說老黃等學校的修行者都是為了他們這些普通人方才留了下來,雖然有開導鄭方的意思,但論起來于情于理倒也講得通,鄭方便也接受了這種說法。

    “錯,那些普通人難道就不能躲了?只要離開學校,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得?碧霄殿有那個能力尋遍整個人界,找出那些普通人一個個殺掉?”老祖宗輕斥了一聲。

    “你那校長堅持留下,其實只為了兩個字,獨立!”見到鄭方一臉懵懂的樣子,老祖宗也沒給他時間去琢磨,而是直接說道。

    “你十來年不來摘星宗,我倒是經常去人界,看了不少人界的電影、書籍,甚至也扮普通人在人界過了一段日子,我發現人界與靈界最大的不同就是,人界的人太過講究獨立了,豈不知獨立的代價是很昂貴的。”老祖宗看著鄭方緩緩地說道。

    “你那學校是怕托庇與我摘星宗,便失去了獨立性,事事不得不以我摘星宗馬首是瞻,萬事再也難以自主,所以,寧愿去死,也要保持一個獨立的姿態,這種事好壞自然是見仁見智,不過,我摘星宗明明知道你那學校的意圖,若是還去干涉它的獨立,想著還要將它庇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最終的結果只怕比那碧霄殿更加讓你的學校忌諱。與其說你那學校在與碧霄殿拼命,又何嘗不是與我摘星宗在拼命?又何嘗不是拼了命給我摘星宗來看?”

    “這……”聽了老祖宗所說,鄭方只覺心中大亂,難道黃校長他們是一心求死?主動找死?這大大有違鄭方一直以來的想法,他總以為摘星宗雖然姿態做足,但見死不救的問題是洗不脫的,照老祖宗這個說法,摘星宗就根本不是見死不救,而是不好救、不能救了。

    “世間有些事,不是憑一顆好心就能對付過去的,你那些死去的師長用自己的性命為后來者搏了一個獨立的機會,可是,沒有實力,這樣的機會永遠都站不住腳!一個修行者得修煉多少年方能成才,你人界的修行者經得起幾次這樣的傷亡?你不好好珍惜師長為你們爭取的機會,抓緊提升自己的實力,終有一天,你那學校會為了這昂貴的獨立流盡最后一滴血,明白了嗎?想獨立就得靠自己,絕不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說到最后,老祖宗聲色俱厲,荷仙子輕輕攬住了鄭方,替他抵擋著老祖宗散發出的濃重威壓。

    “老祖宗,我明白了。”聽了老祖宗的話,鄭方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在這一瞬間,他陡然明白了黃校長慨然赴死的緣由,也深深地后怕起來。

    黃校長想托庇于摘星宗很容易,一個字“躲”就可以了,可這樣躲下去就必然與摘星宗糾纏不清了,學校與摘星宗再打交道就既無心氣、也無可能有自己的堅持。黃校長以前和鄭方說過這方面的道理,可鄭方一直覺得黃校長太過矯情,沒往心里去,直到此刻,老祖宗清清楚楚地點明了開來,鄭方這才恍然明白,特殊職業學校和摘星宗不僅分屬兩界,從本質上就不是一類,黃校長想要的獨立,說白了是人類修士僅有的尊嚴以及自己決定自己事務的話語權,這種話語權與尊嚴不是別人給的,根本要靠自己去爭取,躲了之后,這話語權與尊嚴,即使別人想給,也會悄然失去,不復存在。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