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四年之后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四年之后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四年之后

推薦閱讀:

    北都特殊職業學校全新的學生宿舍樓有十八層,樓頂上是古色古香的懸山式設計,高高聳立的屋脊下面有一道窄窄的房檐,此刻兩個人影就坐在那房檐上,四條腿耷拉在外面,頭緊緊地湊在一起。

    “你行不行啊?讓你兩回了哦!該輪到我了。”一個面相慵懶的青年盯著房檐上的兩張畫片,躍躍欲試地伸出了手去。

    “再讓我拍一次,就一次!我一包都輸給你了,就讓我多拍一次好不好?”一個胖乎乎的十二三歲少年,鼻尖頂著一粒豆大的汗珠,用手捂住畫片沖青年央告著。

    “多拍一千次也沒用,不是我手里的岳飛傳正好缺了你這個高寵,我都不稀罕和你玩,扣扣索索的,一點也不爽氣。玩這個就要講規矩知不知道?你拍兩下我拍一下可是早就定下的,不能耍賴皮!”青年一本正經地說道。

    “算我求你了,星期天回去才買的……”小胖子眼瞅著青年,嘴里小聲囁嚅著,那捂著畫片的手卻是再也不肯松開。

    “鄭方!聽見了沒有?鄭方!快給我下來……”樓下突然傳來一疊連聲的喝叫。那慵懶青年伸出頭去向下看了一眼,見著樓下那反射著陽光的锃光瓦亮的光頭,皺了皺雙眉。

    “葛校長叫你呢,還不快去!”小胖子如釋重負,盯著鄭方催促。

    “有一張是我的,趕緊還我!算你走運”青年沖小胖子要回了自己的畫片,不情不愿地在房檐上站起身,輕輕一縱,從樓頂徑直跳了下去,身形如一片落葉,飄飄蕩蕩地,不久便剛好落在樓下那光頭大漢的面前。

    “瞎顯擺啥呢?有電梯不用,盡在這里當反面教材,這個星期就有四個學生摔斷腿了,都是給你帶的,你說說你,太微境恢復了沒有?傷還沒養好就瞎折騰,一點也沒個老師的樣子……”看著鄭方落地,葛校長便叨叨叨地數落起來。

    “葛校長,你不是都已經天市境了嗎?有點大能的樣子好不好?咋現在就更年期了?太雞婆了吧!”鄭方不滿地嘀咕著。

    “說什么呢?快點兒,跟我來辦公室一趟,有重要的任務交給你。”葛光頭當了一把手,城府是越來越深,都能假裝聽不見俏皮話了。

    “我傷還沒好呢,接不了任務。昨天早上頭還暈暈的……”鄭方哼哼唧唧地跟在葛光頭后面向辦公樓跑去。新的辦公樓呈半圓形佇立著,門前廣場上華國國旗、特殊學校校旗、華國魔法師協會會旗迎風招展。

    “你這傷養了四五年,差不多了啊,傷筋動骨也不過就是一百天的事,你說說你這都幾百天了?不是我說你,老祖宗一直帶話叫你去問星洞修養,那里條件好,你恢復起來也快些,你呢,硬憋著不去,這樣總賭著氣也不是個辦法,過去的事情老祖宗、摘星宗都沒做錯什么,所有選擇都是我們自己做出來的,怪不著人家。年輕輕的,心胸豁達點……”葛光頭鉆進電梯,嘴里依舊不停地開導著鄭方。

    “你別說了,過去的事情我不想提。”鄭方沉下臉,搖了搖頭。

    看了看鄭方臉色,葛校長嘆了口氣,沒再說話,兩人看著電梯里的數字一個一個地往上蹦,都沉默了下來。

    “好慢啊!”隔了半晌,鄭方看著數字嘆了口氣。

    “原來你還知道慢啊,我以為你都忘了自己是修行者這回事了,天天把自己當老干部養著呢”

    “我是說電梯,你瞎岔些啥呢?”

    “明天童潔就要離校了,不是我說你,早就教你去蔡孝仁那里活動一下,把她留在北都還是沒問題的,你呀,偏偏死要面子活受罪,這下好了,一個在西疆,一個在北都,牛郎織女也沒離得這么遠的……”

    “你別瞎說,我和童潔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系。”

    “不是戀愛關系就不幫忙了?一個小姑娘發配那么大老遠的地方,你就忍心?而且,你確定人發配去西疆,不是受了你的牽連?”

    “我就是看不慣蔡孝仁那小人得志的模樣……”

    “看不慣也得看,人現在管著特勤處,你將來也是在人手底下,縣官還不如現管呢,等你到了他手下,我和郭書記就是想幫忙也幫不上啊,人際關系還得你自己去處。”

    說著話,兩人出了電梯,走進了灑滿陽光的樓道,葛校長推開最東邊的一間闊大的辦公室,引著鄭方走了進去。

    “這是這個月的吸陽石,你下周進小月谷修煉時,替學校送去靈界摘星宗。”葛校長拿起辦公桌上的乾坤<!--中间广告位置-->袋遞向鄭方。

    “這……”鄭方看著吸陽石面露難色。

    “這什么這?在小月谷修煉就沒關系,去問星洞就有關系了?一口氣賭了四五年,夠了,再多就是矯情,老祖宗、摘星宗還是關心你的,你不回去,人也沒說什么,靈石、靈茶、丹藥一直就沒斷過,再說了,你是學校的員工,學校安排下的任務可不興拒絕的。快拿著,見了老祖宗,有機會直接就去問星洞修煉,我這里替你安排下,你也不用回學校打招呼了。”葛校長喋喋不休地說著,硬將乾坤袋塞進了鄭方懷里。

    “還有那什么畫片,以后少玩點,都有學生家長提意見了,說是咱學校出了個校霸,專門搶劫學生的畫片,你替我還給人家,就沒你這么丟人的,早些滾去靈界早消停點。”葛校長痛心疾首地說。

    “我也想去靈界啊,這不是要排隊嗎?無聊玩玩畫片怎么了?你又不是我媽,這也管?”鄭方一肚子的不樂意。

    傍晚,鄭方敲響了童潔的房門,童潔打開門,見是鄭方,側過身將他讓進了房間。

    “你明天就要走了?”鄭方隨著童潔走進廚房,一屁股坐在灶臺上,隨手拿起一根剛洗過的黃瓜,邊啃邊問。

    “小心一點,灶臺上還有水呢。”童潔嗔怪地推開鄭方,用抹布擦拭著灶臺。“車票還沒拿到,還得幾天吧,我先回家住兩天,和奶奶道個別。”

    “我沒去找蔡孝仁,你不怪我吧?”鄭方一邊咬著黃瓜一邊看著忙碌的童潔。

    “怪你做什么?西疆挺好的呀,我也想去個地廣人稀的地方,北都人太多了,鬧心。”童潔瞥了一眼鄭方,淡淡地道。

    “奶奶咋辦?”鄭方悶悶地問。

    “奶奶挺好的呀,修行者又不是弱不禁風的普通人,她自己照顧自己沒問題,你如果不放心,抽空去看看她。還有,等我在西疆安定下來了,也打算把奶奶接過去,”童潔擦拭干凈灶臺,瞅了瞅鄭方,轉頭出去拿了把剪刀進來。

    “你別動,你這頭發動不動就支楞著,特別是這鬢角,你說你變形都可以,怎么就一點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說著話,童潔小心地替鄭方修剪著鬢角。

    “其實要說放不下,還是以后不能再做東西給你吃了,你仗著自己可以辟谷,一連多少日子不吃東西,那樣對身體不好的,我走了以后,你記著沒事的話,三餐還是要吃的,食堂現在口味也多了許多,可不許偷懶不去。”童潔一邊修剪著一邊念叨。

    “渺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吸風飲露,不食五谷,我是神人知道不?再說我口味刁,別人做的都不愛吃。”鄭方悶悶地說著,將黃瓜吃剩的尾巴扔進垃圾桶里。

    “別動!”童潔輕輕叫著按住鄭方的腦袋,又輕輕吹了吹,左右端詳著他的鬢角。

    “手指掐一下不就完了,用的著這樣嗎?”鄭方梗著脖子,有些不耐煩。

    “盡瞎說,手指哪有剪刀來得齊整?”童潔又打量了一下,方才放開了手。

    “其實,你也應該回家看看了,一直騙著你家里人我總覺得不太好。”童潔看著鄭方。

    “這樣挺好的,他們錢也夠花了,和我有關系只會連累他們,你知道嗎?我最近一直做夢,一做夢就回了原來的學校,見著周煥、孫自勇他們還在打籃球,看見我就一個勁地做鬼臉,還瞅著我笑……”鄭方說不下去了,童潔輕輕地拍著他的肩膀。

    “我是真的怕了,今天他們可以殺來我的學校,明天就有可能去殺我的爹娘,告訴他們我死了,徹底斷了聯系,這樣挺好的。”鄭方扭過臉,瑩然的雙眼看向童潔。

    “你長高了好多,手都夠不著了。”童潔伸出手摸了摸鄭方的腦袋,一邊說著話,突然手下用力揪住了鄭方的耳朵,嘴角綻開一絲笑意。

    “你老實告訴我,和那宋瑪麗究竟是什么關系?”

    “哎呦,你吃錯藥啦,下手這么狠?我和你說一百遍了,和她一點關系都沒有,就是在西牛賀洲救了她一命,人不好意思才那樣的。”鄭方腦袋歪了下來,齜牙咧嘴的。

    “這么單純?人嬌嬌怯怯一大洋妞,和我一起去了你那鄭家灣,抱著你娘哭的那個傷心,就像……就像……自己的……那個死了一樣……我才不信你的鬼話?”童潔撇了撇嘴,放開了鄭方的耳朵,眼睛一轉,笑吟吟地看著鄭方。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