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復仇計劃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復仇計劃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復仇計劃

推薦閱讀:

    一陣拳影交加伴隨著由遠及近不停地震動與轟鳴,整個拉法蘭天使墓園面目全非,豎起的墓碑重新翻倒,平整的地面再次出現一個個丑陋的坑洞,一切又重新回到了行尸肆虐的那個夜晚,只是行尸的影子已經消失,留下的只是行尸肆虐后的滿地狼藉。

    嘛凡所在的地下墓穴已經完全暴露出來,恍若一個巨大的深坑,嘛凡倚靠在坑壁上,不停喘息著,雙眼無神地看著不遠處的鄭方。

    此刻鄭方腳下一地的嘛凡分身,青花瓷瓶正在不停吞咽著分身所化魔息。九個分身已經盡數被鄭方打了出來,嘛凡再次恢復原形,還是那個自由境的大魔法師。

    “我一開始就奇怪,倘若有這種捷徑可以讓修行者一步登天,苦苦修煉又有什么意義,現在終于明白,不是自己的,終歸只能成為累贅。嘛凡,老老實實和我去坦倫堡吧。”鄭方神情復雜地看著嘛凡,心中難免替這位大魔法師感到遺憾,老話說與虎謀皮沒有好下場,果然是不錯的。

    “沒有捷徑,你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實力又怎么解釋?我嘛凡落到這個地步,是神的意志而已,你有這樣的實力,卻甘心淪為坦倫堡的打手,才是真正的可惜。”嘛凡淡淡地說道。

    聽了他的話,鄭方搖了搖頭,自己一路修煉的經歷卻沒必要拿來與他分享,說到底,不過是一次抓捕任務而已,看著腳下青花瓷瓶仍舊還有四五個分身沒有吞掉,鄭方倒也沒有急著對嘛凡動手,而是好整以暇地揉了揉下巴。

    “你把我弄去了突達艾,倒讓我撞見斯塔爾了,據他所說,你與冥界交流的法門是他傳給你的,這樣說起來,你也是與冥界交流不久,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會相信螟蛉的?”鄭方饒有興趣地問道,老實說,他到現在都對嘛凡與冥界的聯系依然覺得有些費解。

    “斯塔爾?”嘛凡看著鄭方,眼里精光乍現,但緊跟著便黯淡了下去。

    “我與螟蛉的聯系,在我幼年時期就開始了,我的父親表面上是一位研究自然力量的魔法師,實際上醉心于傳統魔法的他早就在鉆研死靈魔法了,他在那上面花費了太多的時間,甚至耽誤了自身的進階,不過,終于還是讓他成功地溝通了一個冥鬼,那便是螟蛉。”嘛凡微笑著說道。

    “死靈魔法有兩大體系,一個體系是將自身幽冥化,把自己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這種方法會讓自己獲得強大而詭異的戰力,但是卻無法見人,難以在魔法師的世界獲得多數認可。另一個體系便是召喚冥界冥鬼為自己戰斗,和召喚系法師有些類似,但卻有嚴格的限制,那就是嚴禁召喚比自己更加強力的冥鬼,這是為了避免反噬的發生。而我父親研究的是一種全新的死靈魔法,我父親將之命名為契約法,那就是召喚比自己更加強力的冥鬼,但是用契約加以限制,法師支付代價,而冥鬼為法師而戰。這樣死靈法師就能獲得更加強悍的戰力,我父親召喚螟蛉的代價,是他自己的生命。螟蛉出現之后,未等到契約成立,就吞噬了我的父親。”聽著嘛凡不動聲色的述說,鄭方悚然而驚。

    “在那之后,螟蛉就不斷地出現在我的生活里,在我吃飯的桌前,走過的路邊,所讀書的插圖里,午夜的夢中,任何時候、任何場所,它都會以一副彬彬有禮的紳士模樣突然出現,他要求我繼續完成父親的研究,讓他可以自由地出入人界,因為他發現,吞噬了我父親之后,他已經擁有了進入人界的能力,但只能呆上短短的一刻。他要求我摒棄坦倫堡,投靠貝寧堡,他認為只有在貝寧堡我才可以獲得繼續研究我父親傳承所需要的知識,而坦倫堡的死靈魔法傳承極為稀少,他根本看不到研究突破的可能,他威脅我,如果我不答應他的要求,他就會像吞噬我的父親一樣吞噬我。”

    “就在那時,斯塔爾也找到了我的母親,名義上是照顧我們孤兒寡母,實際上打的也是獲取我父親研究成果的算盤,為了擺脫他們的糾纏,我母親將我送進了魔法防御嚴密的諾維耶魔法學校,果然,在那里我受到了很好的保護,過了幾年無憂無慮的日子,直到我發現斯塔爾害死了我的母親,竊取了我父親的研究成果,那一段日子,我瘋狂地希望螟蛉再次出現,沒有實力的我打算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請求螟蛉幫我殺了斯塔爾,然而,自從我進入魔法學校學習之后,螟蛉就消聲匿跡了,我一直沒有等到他的出現,只能用自己的力量向斯塔爾復仇!”

   <!--中间广告位置--> “我賣身給坦倫堡,竭盡全力與斯塔爾的勢力戰斗,誰知道,在我就任戰斗法師團團長,與貝寧堡的戰斗處于上風的時候,螟蛉又出現了,他發現了我的選擇,開始威脅我,它悄悄地殺死我的手下,恐嚇我,目的只有一個,讓我重新拾起我父親當年的研究成果,可那時,我父親的成果已經落到斯塔爾的手中,我和他打得不可開交,連見一面也不可能。”

    “為了保護我手下的性命,我不得不違心地安排人與斯塔爾見面,希望可以重新索回我父親的研究成果,為此哪怕我背叛坦倫堡,也在所不惜。然而斯塔爾沒有同意,而我在與螟蛉的交流中也發現,螟蛉得罪了冥界的大人物,正在自身難保,急切地希望逃到人界躲藏,于是,我就要求他幫我一起對付斯塔爾,只有抓住他,螟蛉也才有逃入人界的可能。螟蛉答應了我的要求,我們設下圈套,結果卻殺死了梅杰,毒蛇斯塔爾在最后關頭竟然放棄尊嚴,主動向坦倫堡投降,不僅逃脫了一命,也使我和螟蛉的謀劃落了空。”

    “斯塔爾被關押進突達艾監獄,螟蛉在冥界的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在它的強迫之下,我只得利用自己的身份,反復進入突達艾,逼問斯塔爾我父親的成果,然而我的行為引起了六人議事團的注意,他們開始限制我的行動,我不得不表現出對瑪麗的興趣,以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在最后一次進入突達艾時,我答應了幫助斯塔爾逃脫的條件,才讓他部分吐出了我父親的研究秘密,那是一個召喚冥鬼的陣法。”

    “我搶在六人議事團對我開始審查之前,利用法庭審判洛內的機會,叛出坦倫堡,救出洛內,斯塔爾交給我的陣法少了對召喚用鮮血的調制方法,我就用洛內的鮮血進行試驗,螟蛉也不斷幫助我改進陣法,不過時間太緊了,陣法始終無法達到它長期停留人界的要求,最后,它只得設法在多仁儒策發動九宮喚魔陣,它的靈體附著行尸進入人界,就此擺脫冥界的追殺,而九宮喚魔陣也可以暫時提高我的能力。”

    “我從未想過救出斯塔爾,所謂去救他,只不過是做給他那愚蠢的小弟洛內看的,這樣,洛內就會心甘情愿替我擔下許多風險。九宮喚魔陣的后遺癥,螟蛉雖然沒對我明說,但也隱約提過。我從未相信過他,我相信的只有我自己。”嘛凡微微一笑。“螟蛉替我修改陣法,陣法上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它大量的氣息,在逃亡的過程中,我不停使用陣法,終于和冥界追捕螟蛉的勢力取得了聯系,在柯爾克山區,他們安排了冬石男爵在我身邊,按照我的計劃,螟蛉來了人界,不論他能不能消除九宮喚魔陣的后遺癥,我都會把他交給冥界的對頭,他和斯塔爾,一個害死了我父親,一個害死了我母親,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沒想到,因為你的出現,把我的計劃全部給打亂了,這大概就是神的意志吧。”

    “那冬石男爵,關鍵時候居然貪圖瑪麗的至陰之體,因小失大,在我施展九宮喚魔陣的關鍵時候放棄了對螟蛉靈體的探察,結果被你所殺,也讓冥界的追捕者全然失去了對我的信任。”說完話,嘛凡仰頭看天,一聲苦笑。

    “你不是說你想成神嗎?想成為冥界公爵那樣的人物嗎?要在人界予取予奪,為所欲為?還要一統三界?現在又變成為父母報仇了?你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鄭方聽了嘛凡的話,感覺這老小子說話極端地前言不搭后語,腦子徹底糊涂了。

    “我沒有騙你,即使現在我依然要提醒你,在人界你無可匹敵,卻甘心做坦倫堡的打手,實在是再愚蠢不過的事情,現在我與你境界差距極大,我就不說聯合的事了,不過,只要你能讓我保留幾個分身,只要你有野心,我情愿做你的鷹犬,你想一想,只要你愿意,在這個世界,你能做出多少驚世駭俗的事情,何必像現在這樣被人呼來喚去,我實在替你不值啊。”嘛凡看著鄭方,眼里的蠱惑意味幾乎奪眶而出。

    “拉倒吧,沒心思和你扯淡。”鄭方呵呵一笑,搖了搖頭。還驚世駭俗,恐怕世還沒驚,自己的小命就先沒了,再說這嘛凡一會一套說法,實在是令人不敢相信,還當自己的小弟,恐怕他把自己賣了自己還得替他數錢呢,自己還是安分些的好。

    眼見著青花瓷瓶將嘛凡的分身全數吞了進去,鄭方撿起來,塞上了瓶蓋,發現瓶子沉重了許多,他舉起瓶子對著嘛凡搖了搖。

    sanjiezhichengshixir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