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瘋狂目標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瘋狂目標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瘋狂目標

推薦閱讀:

    嘛凡眼睛緊緊盯著鄭方,突然倒退數步單手舉起,那地上被地獄犬咬剩的殘尸,一陣蠕動,竟然化作數團如血液般的紅色液體,不大一會兒便游動到一起,聚作一團,眼瞅著流到嘛凡腳下,融入了他的身體,在鄭方的感應里,這嘛凡吸收了紅色液體,境界居然肉眼可見地提高了,瞬間便到達合一境的巔峰。

    鄭方一直擔心嘛凡打攪自己關閉界門,卻沒料到嘛凡竟然沒有絲毫戰意,他吸收了紅色液體之后,身子猛地縱起,跳出了界門所在的破洞,落到了地面。四下圍攏的魔法師發了一聲喊,只見五顏六色的魔法光芒驟然迸發,接二連三地打向嘛凡。這小子懸賞可是有萬鎊,看見這活動的金庫,沒有誰不動心的。

    “不要阻攔,讓他走!”鄭方的叫聲被噼里啪啦的魔法聲音所掩蓋,只見攻擊的魔法師忽地四散飛起,有一個更是在空中裂成了碎塊,緊接著,就見嘛凡身后拖著一道紅光,急速從魔法師的合圍中闖出了一條道路,遠遠地離開了。

    當鄭方將第九處界門徹底關閉的時候,利德和莫爾也趕了過來。

    “我這就去拉法蘭天使墓園抓嘛凡,你們跟在后面保持距離,我懷疑嘛凡也有禁咒實力,不是你們能夠對付的。”鄭方向利德和莫爾匆匆交待了一句,身形一閃,就沒了蹤影。

    這兩個嘛凡出現的頗為蹊蹺,在墓園獨自作戰的宋瑪麗只怕大事不好,鄭方心下焦灼,雪泥鴻爪急開,瞬息之間便趕到了拉法蘭天使墓園,呈現在他眼前的一幕更是叫他心中涌起不妙的感覺。

    原本倒下的墓碑,翻開的墓穴都已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就像根本沒有行尸出現過似的,正在靜靜等著墓園開啟,接待游客呢。如果不是地上間或可見的黑色灰塵以及一具守墓人的殘尸倒在鄭方的道路前方,他幾乎要以為昨晚發生在墓園里的一切都是噩夢了。

    能夠好整以暇的恢復墓園里的一切,說明嘛凡的陣法就算沒有全部成功,也算成功了大半,宋瑪麗究竟怎么樣了?鄭方帶著濃濃的擔憂,向著墓園深處走去,在他的精神力感應下,墓園深處只有一個活物,他靜靜地呆在那兒,一動未動。

    再次走到墓園中心的尖頂石屋,鄭方發現嘛凡盤膝坐在石屋之外,宋瑪麗躺倒在他的身邊,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一動也不動。在鄭方的感應里,她就與一具尸體差不多,不覺心下一涼,快步向嘛凡走去。

    “她還沒有死,只是命魂在我手上,我一直在猶豫,該不該將她喚醒。”嘛凡似乎猜到了鄭方心中所想,坐在那里緩緩說道。

    “你想怎么樣?”鄭方皺著眉頭問道,既然宋瑪麗還有的救,說不得,倒要和這嘛凡好好的交流交流了。

    “我從來沒見過你?你難道是坦倫堡那幫圣階瞞著我藏下的秘密武器?”嘛凡轉過臉看向鄭方,鄭方自打從坦倫堡到了多仁儒策,就換了副西牛賀洲人的嘴臉,利德他們一直有圣階法師跟隨鄭方,倒也不會弄錯,可嘛凡在莫爾考察回到坦倫堡不久就叛逃而出,連鄭方的名字都沒聽過,自然對鄭方的出現,充滿了好奇。

    “我不是西牛賀洲的人,這次是到坦倫堡訪問,因緣際會,碰上了這樁事情。”鄭方怕刺激嘛凡,沒提坦倫堡邀請自己對付他的事情。

    “不是西牛賀洲的人?哪里還會有像你這樣厲害的魔法師?”嘛凡皺起了眉頭。

    “我是東勝神洲的人。”鄭方說道。

    “東勝神洲?你是華國還是蛙灣的魔法師?”嘛凡倒也不是對坦倫堡的事務完全不知情,似乎除了蛙灣和華國,其他地方的魔法師他都有所了解。

    “我是華國的。”鄭方冷靜地回答。

    “原來如此。”嘛凡點了點頭,又看了看身邊的宋瑪麗問道。“你喜歡她?”

    “額……,我們是好朋友。”鄭方給嘛凡問得愣了愣。

    “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男人喜歡是正常的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凡自言自語了一句,似乎對鄭方的遮遮掩掩頗為看不上。

    “不是這樣的,我確實和瑪麗小姐只是朋友,這世上漂亮的女人多了,總不能見一個就喜歡一個。”鄭方見這嘛凡莫名其妙就坐實了自己喜歡宋瑪麗,忍不住反駁。

    聽了鄭方的話,<!--中间广告位置-->嘛凡未置可否,又細細看了看宋瑪麗。

    “這女人像我的媽媽,我第一次看見她時真正嚇了一跳,還以為是我的媽媽轉世了呢,直到我與冥界的朋友交流之后,才知道她像我的媽媽純屬巧合。”嘛凡緩緩說道。

    “就是因為這個,所以你才想娶她?”鄭方好奇地問道。

    “不全是這個原因,冥界的大能告訴我,這女人的身體里有我需要的東西,一旦與我結合,會幫助我打破晉升圣階的瓶頸。”嘛凡毫不遮掩地解釋道。

    “人類實在是個古怪的種族,我活了00多年還是沒有弄明白。我們總是在過去、現在、未來三個空泛的概念里打著圈圈,不停地做出錯誤的決定,又不停地去挽回,我一直懷疑我們所謂的理智其實是一種錯覺,目的是讓我們不斷地犯錯,還不斷地為了自己的錯誤去尋找理由。”嘛凡自顧自地說著,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我……我不是很明白,以你在坦倫堡的地位,真的想娶瑪麗小姐,慢慢的去想辦法,以瑪麗小姐在魔法界新生魔法師的背景,你不是沒有機會,為什么會采用那種急躁的辦法?把事情推到無法換回的地步呢?”鄭方緩緩前行,他對嘛凡所說聽不太懂,只是談了自己對嘛凡急切要娶宋瑪麗所采取辦法的疑惑。

    “你說的是過去的我應該采取的辦法,用上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娶了這個女人,順理成章的成為圣階,最后掌控坦倫堡,這是根據我過去的經驗所能夠推斷出的現在應該做的事情以及未來的可能性。可現在的我面臨著兩個選擇,如果我能夠迅速地成為圣階甚至禁咒,只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換做是你,又應該如何選擇呢?再從未來來看,掌控坦倫堡就是我的目標了嗎?我在坦倫堡呆了快00年了,第二天會發生什么,基本上我前一天、前一個月、甚至前一年就能夠猜到了,會見到什么人,見面時會說什么話,這個坦倫堡就像是一部留聲機,一日一日重復著,即使我掌控了它,也不過是掌控了一部留聲機,我在00歲以后就深深地了解了,所謂生活,不過是不斷地重復著過去,當我到了00歲,反復重復了00年之后,我想我過夠了這樣的生活,渴望一點變化,這不過份吧?”嘛凡看著漸漸走近的鄭方,似乎毫無所覺,眼里閃爍著瘋狂的光芒。

    “在與貝寧堡的戰斗中,我體會到了冥界的力量,才知道這世上還有一個界面是我所完全不了解的,在那個界面,我這引以自傲的能力竟然如同螻蟻,在那個界面,我的人生竟然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你說,我是不是該欣喜若狂?”嘛凡緊盯著鄭方,讓鄭方不得不停下腳步,避免引起他的警覺。

    “那畢竟是在冥界,與我們人界完全不同的界面。”鄭方說道。

    “有什么區別呢?假如貫通了冥、人兩界,我在人界不是照樣可以像在冥界一樣修煉?難道冥界的公爵是天生的嗎?”嘛凡興奮地叫嚷起來,聲音提高了不少。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嘛凡倒是有咱華國祖先那種樸素的民主思想啊。

    “可像你這樣大規模溝通兩界會死很多人的。”鄭方心里一邊嘀咕,一邊提醒嘛凡。

    “是啊,這可笑的擔憂,居然讓我煩惱了許久,居然讓我做出選擇,如果能夠立刻娶了這女人,就放棄人生重來一次的機會,多么愚蠢啊,我竟然以為以我為坦倫堡做出的貢獻,坦倫堡會同意我的要求,真是可笑啊,這就是坦倫堡,當他們用你的時候,一切都好商量,可他們不需要你的時候,就把你像垃圾一樣踢到一邊,他們侮辱了我,你明白嗎?這幫坦倫堡的偽君子侮辱了我!他們為了一個新生魔法師,侮辱了一個有著光榮傳承的傳統魔法師,侮辱了一個將他們送上神壇的功勛魔法師,他們必須付出代價!”嘛凡霍然站起,眼睛里閃爍著激動的光芒,他虎視眈眈地看著鄭方,雙眼陡然射出血紅的光芒。

    宋瑪麗此刻距鄭方只有咫尺之遙,但是宋瑪麗的命魂還掌握在嘛凡手里,鄭方不敢暴起發難,他認真地打量著面前激動的嘛凡,分析著嘛凡會將宋瑪麗的命魂藏在哪里。

    “坦倫堡先后賜福你永生和堅固,又對你加持了永存,并沒有虧待你。”鄭方道。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