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百章:魔法政治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三百章:魔法政治

正文 第三百章:魔法政治

推薦閱讀:

    對眼前驚悚的一幕,鄭方沒有絲毫感覺,他俯視著腳下的鼠群,嘴里不時發出嘰嘰的聲音,老鼠們有的相互切切私語,有的抬起頭與鄭方有問有答,隨著時間推移,他的眉頭也越發糾結在一起。緊接著,毫無預兆地,鄭方的身體陡然在下水道里消失了蹤影。

    拉法蘭天使墓園是多仁儒策市內屈指可數的巨大墓園,埋葬著幾個世紀以來多仁儒策死去的市民,這個墓園的土地早已告磬,多仁儒策新死者選擇土葬的,一般會在市郊幾個新開的墓園購置墳地,這里則成了一個旅游景點,供后來者緬懷一些埋葬在這里的多仁儒策乃至整個西牛賀洲歷史上的大人物。

    穿著緊窄西服,披著披風的青年來到了拉法蘭天使墓園門前,此時,天空已經透出晨光,街道上撐著雨傘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墓園門前稀稀拉拉排起了一列不長的隊伍,那是等著墓園開門,進去參觀的游客。一個孩子站在大人腿邊,好奇地打量著這個意態閑適的青年,只見雨水似乎有意避過了他一般,落到他的頭頂便即分開,順著他身體落下,卻沒有半點濺在身上,在孩子眼中,這青年的全身都仿佛籠罩在一層微光中,熠熠發亮。

    沖這位已經開啟了天眼的孩子眨了眨眼睛,鄭方順著拉法蘭天使墓園那編制精美的鐵藝圍墻整整逛了一圈,然后便在墓園外的一棵松樹旁供路人休憩的長椅上坐了下來,細雨漸漸止歇,但天空依舊陰沉沉的,整個多仁儒策顯得冷清而寂寥。

    “你怎么跑這兒來了?我找了你好久。”宋瑪麗的到來像是一縷穿過烏云的陽光。

    “嘛凡就在里面。”示意宋瑪麗在自己身邊坐下,鄭方淡淡地說道。

    “啊!那還不趕緊進去?”宋瑪麗驚愕地瞪大了眼睛,要坐下的身體重新繃直了。

    “別著急,他不會走的,白天這小子躲的有點巧妙,不太好抓,你也不想把整個多仁儒策都驚動了吧?再說,普通人太多,怕有誤傷,等天黑了再動手。”鄭方平靜地回答。

    “那……需不需要我通知戰斗法師團過來?”宋瑪麗猶豫著坐了下來,忐忑地問道。

    “你如果不怕打草驚蛇,就叫他們過來吧,別少了我的獎金就好。”鄭方微微一笑。

    “老實說,你出現在這兒,我都不敢保證嘛凡會不會察覺,他如果太敏感,真的要逃,你可得做好善后的準備。”鄭方笑著說。

    “那……就這樣等著?”宋瑪麗對鄭方的威脅不置可否,坐了一會兒,不確定地問道。

    “等著,嘛凡這回算是與他的名字應了景,真的惹上煩了,該著急的是他,咱們只管等天黑了抓人收工。”鄭方點了點頭。

    “我……我去給你買杯咖啡?”宋瑪麗并沒聽明白鄭方按華國口音拿嘛凡名字開的玩笑,只覺得兩人在這樣的天氣里坐長椅上,實在有些違和,便想著活動活動,消磨消磨時間。

    “我不喝那玩意!”鄭方立時變了臉色,急忙搖頭。他在學校外教那兒嘗過咖啡的味道,感覺那玩意和桃仁雀就是一個路數,苦了吧唧的,哪里還敢再喝。

    宋瑪麗也不明白一杯咖啡怎么就引起鄭方那么強烈的反應,當下愣了愣,疑惑地看了看鄭方,悶悶地坐在椅子上,不再說話。

    “你說,嘛凡雖然和你上的是同一所魔法學校,可一所學校那么些人,怎么他就一眼看上你了?”看著宋瑪麗悶聲不說話,鄭方卻又饒有興趣地問起問題來。

    “我……我也搞不清他是什么意思。”宋瑪麗的臉紅了起來。

    “和我說說分裂派和融合派的事吧,不會是一派要把普通人都干掉,一派要和普通人歡歡喜喜做朋友吧?”鄭方轉而又問。

    “當然不是,不過到底還是與普通人有關。分裂派其實又叫血統派,他們更講究血統傳承,希望在魔法師里對傳統魔法師和新生魔法師在教育、資源、權利的分享等各方面進行區別對待,新生魔法師只有連續三代家族都有魔法師誕生,才能被接納。融合派又叫平等派,他們主張只要是魔法師就必須被平等對待,不管這魔法師是來自傳統魔法家庭還是普通人家庭。這兩派的斗爭非常復雜,不過現在融合派是占了徹底的上風,不像過去,像我這樣的新生魔法師,根本就不敢去貝寧,那時貝寧叫做貝寧堡,是一個與坦倫堡差不多的地方,進入那兒的魔法師都要接受嚴格地血統認證,一旦被發現是新生魔法師,被驅逐算<!--中间广告位置-->是輕的,重的甚至會被燒死。”宋瑪麗輕聲向鄭方介紹。

    “你是新生魔法師?”鄭方意外地看了一眼宋瑪麗。

    “當然,我爸爸不就在你們學校當老師?我媽媽也是一個普通人,我的魔法天賦是在十歲上一次參加學校郊游活動時表現了出來,恰好被當時路過的平維約大人看見了,他和我的父母進行了溝通,我那時候才知道世上還有魔法師這樣一個群體,再后來我就被送進了諾維耶魔法學校學習,直到現在。”宋瑪麗道。

    “你們學校像你這樣的多不多?”鄭方問道。

    “怎么可能?”宋瑪麗連連搖頭。“我是運氣,被平維約大人發現了,其實對于普通人來說,孩子擁有魔法天賦本身就是一件很罕見的事情,而擁有魔法天賦又能被魔法師及時發現并送去教育,就又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隨著年紀增長,魔法天賦如果不加鍛煉是會退化的,所以像我這樣,沒有父母指導的新生魔法師,非常罕見,我們學校就我一個。”

    “嗯……”鄭方點了點頭,他在特殊學校接受的教育也是如此,開天眼發現的越早越好,隨著人的成長,不經過系統的修煉,開啟的天眼也會在歲以后慢慢關閉。聊到這兒,他不禁想起那個在墓園門外瞅著自己的孩子,瞧那模樣,他父母應該不是魔法師,他的天賦能不能被發現,還真是一件說不清的事情。

    “我剛剛在墓園門口看見了一個有天賦的孩子,好像他的父母也不是魔法師。”鄭方道。

    “真的?”宋瑪麗驚喜地站了起來。“我去看看。”

    微笑著點了點頭,鄭方眼看著宋瑪麗的背影消失,他幾乎已經能夠猜到嘛凡找上她的原因了,父母不是魔法師,意味著宋瑪麗在魔法界無依無靠,而嘛凡又是出自一個傳統的魔法家庭,不管他父親的觀點有沒有對他產生影響,他看待宋瑪麗的視角一定帶有深深地分裂派或者融合派的烙印。

    也許是一個隱藏極深的分裂派,看準了宋瑪麗的新生魔法師身份,想娶了去往死里作賤,也有可能是一個想努力表現自己的融合派,打算通過娶宋瑪麗這么一件事,表現自己有多么的融合,無論出發點是什么,都有一種傳統魔法師對新生魔法師的俯視意味在里面。不過作為一個活了兩百年的老鬼,顯然忘記了時代的潮流滾滾向前,融合派的成功是歷史進程必然的選擇,老古董一般的分裂派確實應該扔進歷史的垃圾堆了,坦倫堡能夠迅速成為整個人界魔法師的中心,與融合派開放的觀念不能不說是有一定的關系。

    不過,嘛凡要娶宋瑪麗這件事還有一些疑點沒有搞清楚,那就是嘛凡如果打定了主意叛逃,完全沒必要和宋瑪麗鬧這么一出,然而鄭方已經不打算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了,等晚上進墓園抓了嘛凡就完事,他又不是什么六人議事團成員,對坦倫堡也談不上任何的歸屬感,盡快完成任務,拿了獎金回靈界修煉才是正經。

    作為一個修行者,最不怕的就是寂寞,坐在長椅上,稍稍練了練鍛星訣第三層,天色便黯淡了下來,宋瑪麗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鄭方開始神情還有些著急,后來又平靜了下來,當他聽見守墓人在墓園里搖響了催促參觀的游客盡快離開的鈴鐺時,鄭方坐在椅子上的身影便悄悄地消失了。

    下一刻,鄭方已經出現在了墓園深處,黯淡的天光下,到處是繁茂的青松翠柏,各種各樣的大理石墓碑星星點點點綴其中,你別說,這拉法蘭天使墓園還真是個景致不錯的地方。

    踏著迅速籠罩下來的暮色,鄭方直接來到了墓園中心修建著一座尖頂石屋的墓碑之前,他饒有興趣地看了看眼前的石屋,緊接著邁步跨了進去,石屋沒有門,屋子中間是一具石棺,鄭方輕輕將石棺打開,下面露出了一條黑黑的甬道。

    身體輕輕一躍,鄭方就跳進了甬道,一進甬道,一陣陣似乎在念誦,又似乎在歌詠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他默默地向下走了一截,在黑暗中突然身形一變,轉向了另一條極難發現的側道,走出去不多遠,他打開了道路盡頭的一扇門,門里的地面上,赫然是昏迷的宋瑪麗以及那個開了天眼的孩子,那孩子正睜著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打開了房門的鄭方。

    “你偽裝得真不錯,我竟然沒看出來。咱倆打個商量怎么樣?我帶走她,你們繼續好不好?”鄭方微笑著說道。

    sanjiezhichengshixiren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