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立即行動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立即行動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立即行動

推薦閱讀: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嘛凡假如不這樣作死,自己還沒有機會來掙這個錢,估計也是這幫六人議事團實在沒辦法了,嘛凡的堅固使得圣階法師都無法對他構成威脅,沒有自己,他們還真的拿那嘛凡沒什么好辦法,怪不得發現自己是禁咒法師,這幫老頭的口氣變了許多,這是看見了希望的節奏吧。

    可莫爾去學校考察時,我只有守拙境啊,以守拙境來對付這嘛凡,豈不是送菜上門?他憑什么對我有那么大的信心?鄭方想到這一點,心里又不禁狐疑起來。

    這卻是鄭方不了解六人議事團請他過來的初衷了,正如宋瑪麗所說,現在坦倫堡的戰斗法師團,幾乎就是嘛凡一手建立起來的,每一個團員的特點,嘛凡無不了如指掌,這就使得戰斗法師團在追捕嘛凡的過程中非常被動,不是行動計劃被嘛凡猜得清清楚楚,就是與嘛凡遭遇之后縛手縛腳,應該說,在追捕嘛凡的過程中,中、高階戰斗法師的傷亡是非常困擾六人議事團的一件事情,他們不是沒有捉拿嘛凡的計劃,可每一個計劃都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要知道,戰斗法師團可是由魔法師里的精英組成的,尤其是中、高階法師,他們每一個幾乎都代表著未來無限的可能,這些年輕有為的法師頻繁死亡,讓六人議事團頗為頭疼。

    在最初,六人議事團選擇請鄭方來坦倫堡,看中的首先是鄭方那東勝神洲迥異于西牛賀洲的魔法能力,打算請鄭方與戰斗法師團協同追捕嘛凡,關鍵的時候,由鄭方起到牽制作用,莫爾見過鄭方與大魔法師斯萊德的對戰,認為鄭方拖住嘛凡一段時間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關鍵戰斗還是要依靠圣階來進行。圣階雖然殺不了嘛凡,但是壓制他甚至鎮壓他,還是有很大希望的,坦倫堡的目的也并非是要殺了嘛凡,而是將他抓獲。畢竟,嘛凡的叛逃之中有著太多太多的謎團,連鄭方都能猜到嘛凡的叛逃與異界有關系,就更不用說老奸巨猾的六人議事團成員了,因此,抓獲嘛凡,了解他與異界的背后關系才是抓捕的重點。

    當然,鄭方在莫爾的琳瑯城堡顯示出了禁咒法師的強大境界,則是六人議事團的意外之喜,如此一來,原本要出現在明處的圣階法師則可以躲藏在暗處,原本要配合鄭方行動,有極大傷亡可能的戰斗法師團中、高階法師,則可以不必行動,靜觀鄭方抓人即可。六人議事團原先擬定的行動計劃因為鄭方境界的暴升,也隨之出現了巨大的變動,這個就不是鄭方所能了解的了。

    “若昂,你們從嘛凡到月份的行動軌跡,能看出點什么沒?”鄭方撂下嘛凡的個人資料問若昂,他對西牛賀洲的地理情況并不熟悉,也沒那耐心去了解,他現在的主要目的是弄清嘛凡的藏身地在哪兒,然后直接過去抓了就好,不想浪費時間。

    “我們今晚就在做這方面的研究,根據嘛凡……這一段時間的行動軌跡,我們以為,他最初還是想逃離西牛賀洲的,不過,他的行動并不迅速,應該是在等什么人或是什么消息,否則,以洛內的能力,在月日當天就可以把他送到西牛賀洲以外任何一個地點,我們認為,洛內目前應該離開了西牛賀洲,但是嘛凡沒有離開。”鄭方把靈力壓制撤了去,若昂的語氣明顯連貫了許多,也自信了許多。

    “月日,嘛凡出現在柯爾克山區,越過柯爾克山脈,再跨過不沉海,就會進入南瞻部洲,我們認為這是嘛凡距離跨洲最近的一次,但月份,嘛凡居然又回了多仁儒策,并且,如果柯勒橋事件確定是嘛凡所為的話,那就說明嘛凡在多仁儒策至少呆了將近三個月,這對于逃亡中的人來說,是極不正常的。”坐在角落里的別列夫接著說道。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意外,嘛凡還應該躲在多仁儒策嘍?”鄭方問道。

    “這個,還真不好說,如果沒有柯勒橋事件,我們還能下一些定論,可柯勒橋出了這么大的漏子,很難說嘛凡不會離開多仁儒策避避風頭。”別列夫搖了搖頭,顯然沒什么信心。

    “多仁儒策有界門嗎?”鄭方又問。無論嘛凡是走是留都必須有原因,既然已經推定嘛凡是為了晉升的機會才叛出坦倫堡,那么界門就應該與嘛凡的行動有關聯才對。

    “多仁儒策原來有三座界門,不過時代已經久遠,這三座界門都很不穩定,無法穿越了。”別列夫回答。

    “去多仁儒策看看吧,怎么樣?在這里再坐下<!--中间广告位置-->去,也抓不到那嘛凡,你們說是不是?”鄭方點了點頭,隨即建議道。

    “額……”在場眾人都傻了眼,沒料到這位想到一出就是一出,都有些愕然,現在可是半夜,就是要去現場查看,也不用這么著急的吧?

    “瑪麗你呢?和不和我一起過去?都不去的話,我就自己過去了。”看看眾人沒有行動的意思,鄭方也沒勉強,自己是沖著那萬鎊的獎金來的,這里的人真的都去了,嘛凡找不到還好說,一旦真的在,獎金還特么的真不好分配。

    “啊?”瑪麗愣了下,腦子還沒轉過彎來,鄭方的身影已經忽地消失了。

    “喂!我沒說不去啊!”瑪麗急得尖叫起來,在場眾人也是面面相趣,大是不解,這位的性子是不是太急了一些?

    午夜的多仁儒策街頭下起了小雨,一位身材頎長的青年身穿略顯窄小的西服,披著件閃爍著微光的斗篷出現在一個依舊營業的報刊亭前。

    “買份多仁儒策的旅游地圖。”那青年操著純正的當地口音說道。

    報刊亭老板是個肥碩的胖子,他接過青年遞過來的新的有些過份的幾個便士,沖擺放著地圖的位置抬了抬下巴,青年笑了笑,取了一份地圖,隨即匆匆地消失在了黑夜里。

    胖老板過了一會,才后知后覺地感到有些不對勁,他拿起剛剛扔進去便士的錢盒,找了半天也沒找著那幾個嶄新的便士,他匆匆跑出報刊亭四下張望,哪里還能看見那青年的身影,一陣寒風襲來,胖老板的身體抖了抖,他忽地想起,那青年來去之際,就像是突然出現的一般,完全沒有行跡。

    自己是遇到鬼了?胖老板抖抖索索回了報刊亭,一邊呼喚主的保佑一邊心下暗忖,以后晚上還是早點關門吧,自己從小生活的多仁儒策已經變了,變得太詭異,都快認不出來了。

    買地圖的青年自然是鄭方,他已經勘探過了三處界門,不得不說,坦倫堡的魔法師們對界門的重視程度遠遠落后于華國,一處界門是在一個廢棄的工廠里,界門不遠處只是簡單拉了一道鐵絲網,上面掛著個寫有禁止入內的牌牌,鄭方輕輕一翻就越過了鐵絲網,這處界門確實到了崩潰的邊緣,已經看不出界門的形狀,只有混亂的靈力波動。

    還有一處界門是在一幢荒廢莊園的后院里,同樣已經無法使用。最后一個界門卻是在多仁河上的一個橋洞里,這座橋依舊完好,顯然不是已經垮塌的柯勒橋,不過,界門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反正鄭方是絕對不會去嘗試的。就在鄭方以為自己已經把多仁儒策的界門都已勘察一遍的時候,他的精神力依舊感應到了城市里還有數個靈力波動劇烈的地點,他到達了自己感應到的一個點,找了許久,卻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不得已之下,這才變出幾個便士買了一張多仁儒策地圖。

    誰知剛剛買了地圖在手,鄭方就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既然地面上找不到,十有就在地下了,他將地圖揣進懷里,找了個行人稀少的角落,撬開一個窨井蓋,悄悄鉆了進去。

    多仁儒策的地下排水系統極為發達,下水道有一人多高,足夠容得下一輛汽車在里面行駛,鄭方順著下水道,按照自己精神力的指引,終于在下水道里又找到了一個界門,這個界門赫然完好,鄭方不禁搖頭,這應該是新近建成的界門,可笑坦倫堡居然一無所知。

    緊接著,鄭方在多仁儒策繁雜的下水道里竟然先后找到了處界門,其中一個赫然便在垮塌的柯勒橋附近,到此時,鄭方也不禁迷惑了起來,這界門也太多了點吧,華國整個濱海省也不過就個界門,這俄仁儒策一個城市就出現了個界門,靈界是想大規模移民多仁儒策還是怎么的?弄這么些界門是個什么意思?

    正在沉思之中,耳畔突然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鄭方循聲看去,卻是一些肥大如雞的下水道老鼠正在黑暗中探頭探腦的尋覓著什么,鄭方當下臉沖那些老鼠嘰嘰嘰地發出了古怪的聲音,老鼠們聽了鄭方發出的聲音,卻并未受驚,而是停了下來,腦袋沖著鄭方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緊接著,一只老鼠向鄭方走去,嘴里也發出了類似的聲音。沒過多久,一只只碩大的老鼠匯聚到了鄭方腳下,它們是如此之多,像是給下水道鋪上了一層毛茸茸的,不斷蠕動的地毯。

    sanjiezhichengshixir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