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五股勢力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五股勢力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五股勢力

推薦閱讀:

    那名叫欒棋叟的白胡子老頭,笑呵呵地看著鄭方,剛要說話,聽了荷仙子的言語,當下面孔便有些發紅,嘴里卻是不服軟的。

    “棋理與道法最是相同,行棋講勢,道法亦在于順天應人,道法強調細微處的推究、打磨,行棋也講究邊角之利、官子之爭,對細微處一樣著力甚深,兩者殊途同源……”

    “好了、好了,別在那里販賣你的棋經,總歸呢,你是我們摘星五友里,境界最低的一個,這個總是不爭的事實吧?天天下棋能增長一分的靈力?自己不學好也就罷了,沒得教壞了小孩子。”荷仙子不耐煩的打斷道。

    “我……我境界低是不假,不過只要讓我悟透弈棋一道,立時便能超越你等。”欒棋叟依舊不服輸,梗著腦袋爭辯。

    “我們都盼著呢,別說悟出那什么弈棋一道,你只要再掌控半條大道,我等都要謝天謝地了,只說不練的,有意思?鄭方,你以后可不能學他的樣,本來資質還是不錯的,結果玩物喪志,就剩下一張嘴了。”荷仙子一番話說的欒棋叟面孔通紅,胡須都支棱開了,手指顫顫巍巍地指點著荷仙子,卻是一時間想不出言語來反駁她。

    “好了,你們在一起總是要爭來爭去,我今天請你們過來,可不是為了聽你們打嘴仗的,大家是來與鄭方商討一件大事的,諸位都安靜一下吧。”老祖宗嬴星站出來打了圓場,欒棋叟、荷仙子哼了哼,也均都不再說話了。

    “鄭方,你在魂飏城遇襲,向我求懇,荷仙子當下就趕去了魂飏城的外圍,因為魂飏城不容五境以上的大能出現,所以我這邊又安排霓生派了一位四境長老過去,不過,魂飏城與摘星宗相隔何止萬里,這些都不過是為了讓那有意對你動手的一方投鼠忌器而已,真正面對危險的還是你自己,好在你沒有辜負我等對你的期望,順利完成了砥礪,平安返回宗門。為了保證你能安全返回,這五位長輩一路跟隨,倒不是有意不與你相見,而是想要看看,當下對你有敵意的勢力究竟有哪幾股,各自的實力又是如何。”老祖宗緩緩說道。

    “天下所爭得,最終也不過平衡二字,平衡存在,則天地相生,陰陽相合,萬物競榮。平衡一旦打破,則天地傾覆,陰陽相悖,萬物此消彼長,而道則多出變數,因此,想要保你平安,不求力量大過了敵人,但起碼我們的力量必須與敵人保持平衡。經過荷仙子五位探察,目前對你有意的勢力當有五股,其中我們已經明了的是碧霄殿、神興教兩股。”老祖宗不動聲色地說出了一個驚天的消息。

    五股勢力,這么多?我怎么一點感覺也沒有的?鄭方茫然看了一眼荷仙子。

    “你人尚未離開魂飏城,碧霄殿的勢力便打算進入,若不是我震懾住了那幫宵小,黃不吝就不會一路追著你到了膏脂城,她手下只怕在魂飏城里就要向你發難了。”荷仙子笑吟吟地說道。

    “我隨東靈域飛舟前往魂飏城,半道上發現居然有冥鬼摸入飛舟,這伙冥鬼被我拿了,經問詢方才知道,他們是受命隱藏在飛舟之上,準備偷襲乘舟離開的鄭方,但是,什么人雇傭了他們?這伙冥鬼并不知情,不過我可以確定這伙冥鬼來自冥界。”馮樵客接著說道。

    馮樵客乘著東靈域飛舟到了魂飏城?魂飏城不是不讓五境以上大能進入的嗎?嗯,估計他在靠近魂飏城的地方下了飛舟,自打那飛舟出現,我可是一直關注著呢,而且,冥鬼怎么會摸上東靈域的飛舟?冥鬼不是都在魂飏城與靈人對峙著嗎?它們怎么會知道我要乘東靈域的飛舟離開?鄭方滿腹疑惑,想不通其中的關竅。

    “第三股勢力是我在甜水城發現的,鄭方在城中時,曾有勢力在城外窺視,我摸過去的時候,這伙勢力主動退向北方,我擔心荷仙子一個人對付碧霄殿力有不逮,就沒有跟下去。”方豐年接著說道。

    “第四股勢力是神興教,從甜水城到膏脂城,我與他們交手四次,斬殺了一個四境,三個三境,最后趙不敗找著我明確保證鄭方的安全,我才收了手。”景劍人道。

    “你這賤人,趙不敗的話你也相信?”荷仙子在一邊不滿地插嘴。

    “你和黃不吝交手數次,我很擔心……”景劍人急忙解釋,顯然是荷仙子與黃不吝的戰況分散了這位戰力第一人的精力。

    “擔心什么?我修煉了幾千<!--中间广告位置-->年,這么容易就給黃不吝殺了?”荷仙子臉色不悅。

    “不是……可是……”景劍人漲紅了臉,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老景的擔心是對的,諸位是我摘星宗頂級戰力,稍有缺損,別說鄭方安危不保,就是我摘星宗只怕都有傾覆之憂,再說,老景的判斷也沒有問題,趙不敗最后確實是將鄭方禮送出境了。”老祖宗又出來做和事佬了。

    “趙不敗沒動鄭方的手,是因為黃不吝走后,我們五人齊聚威懾了他,可不是因為他向賤人承諾了什么。”荷仙子氣呼呼地說。

    “黃不吝毀了趙不敗的萬靈白蓮陣時,膏脂城四野靈力震蕩,我發現在膏脂城南如孤棋般還伏著數粒暗子,不過隨后再去查時,這些暗子已經離開了棋局,從殘余的蛛絲馬跡可以推斷,這些暗子應該來自多嶺域,那股腌漬巴蛇的氣味,我隔得老遠便能聞見。”沒理會荷仙子與景劍人斗嘴,欒棋叟接著說出了最后的發現。

    “五股勢力,現在可以確定的是碧霄殿、神興教、一股勢力來自冥界。一股勢力來自多嶺域,還有一股勢力來源不詳。”老祖宗站起身來,看向鄭方。

    “今天喚你過來,不僅僅是要告訴你有五股勢力在窺伺你,更是要向你說明,我們為什么要幫你,這可不僅僅因為你是我摘星宗弟子這么簡單,還有就是明確下來,下一步你應該做些什么。”嬴星神情嚴峻地說道。

    聽了摘星五友所說,鄭方才后知后覺地知道,自己一路走來,背后竟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他正在消化所聽到的一切,忽地聽了老祖宗的話,心中一凜。

    “為了府主令牌?”鄭方脫口而出問道。

    “不錯。”嬴星點了點頭。

    “對于三界府的事情,我們早有耳聞,而三界不保的危險,我等實實在在經歷過一次,兩千年前,冥界大舉進攻靈界,碧霄殿全力參與其中,倘若不是我靈界在滅頂之災面前團結起來,打退了冥界的進攻,只怕那次,三界便要毀滅了。”老祖宗淡淡地說道。

    “不對啊,我聽來的好像不是這么一回事情。”鄭方忍不住說道。

    “哦?你聽來的是怎么一回事情?”老祖宗好奇地問道。

    撓了撓腦袋,鄭方便將他從冥界老生那里聽來的言語一五一十講了出來,聽完鄭方的話,嬴星與摘星五友面面相覷,沉吟了半晌,老祖宗才又再次看向鄭方。

    “當年那一戰打得昏天黑地,我摘星宗都差點淪陷,靈界大地上冥鬼橫行,當時我靈界八宗合力派出隊伍調查冥界入侵的原因,當時說得非常明白,碧霄殿與冥界達成了協議,碧霄殿協同冥界占領靈界,靈界整個屬于冥界虹蚋公爵的領地,而虹蚋公爵又與冥界其他三位公爵簽訂了瓜分靈界的附屬協議,這才形成了冥界全力攻打靈界的大勢。”老祖宗似乎是自言自語般地說道。

    “我們原來也有疑惑,要知道,冥界與我靈界在高端戰力方面相差無幾,哪里有那胃口吃得下靈界?只是碧霄殿的參與,徹底改變了靈冥兩界的實力平衡,而靈界開始應戰時一盤散沙,就算我摘星宗,也是被冥鬼打到了家門口,方才改變了獨善其身的念頭,這樣冥界才能順風順水,占了靈界大片地域。可后來,冥界勢力突然收縮,我靈界才逐步反攻,收回失地,最終雙方僵持在了魂飏城。”

    “這一仗,我們靈界輸固然輸的莫名其妙,可勝也勝得稀里糊涂。通過后來與冥界交涉,我們方才得知,碧霄殿贊助冥界進攻靈界,真實目的是要毀滅三界,可冥界盡管知道了這個消息,卻已經騎虎難下,因那碧霄殿已經在魂飏城,將靈冥兩界勾連在了一起。冥界要退,魂飏城及其相連的一大塊冥界土地勢必為靈界所有,而且碧霄殿不在三界之內,無論靈冥兩界都無法控制碧霄殿的行為,事涉三界生死存亡,魂飏城兩界勾連地帶無論屬于哪一界,另一界都不敢把自己的安危完全托付于對方,這就是當下魂飏城雙方僵持的原因所在。”

    “至于碧霄殿,先是被冥界得知了真實意圖,又在勾連兩界之時,損失了多位大能,已無實力抗衡兩界獨立進行滅亡三界的計劃,你所說的魂飏城東西兩邊流星雨的情況,其實是兩界勾連之處在三界運轉過程中試圖分離的自然反應,據我所知,并不是兩界碰撞的結果。”嬴星說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