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摘星五友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摘星五友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摘星五友

推薦閱讀:

    靈界的豪門大族,多有豢養家奴的陋習,鄭方雖然來自人界,但他解釋得清楚,那伙人類將他認作了前世的主人,霓生對鄭方的前世并沒有多少興趣,至于家奴,雖然宗門有規矩不允許弟子帶家奴入宗,可鄭方畢竟身份特殊,將這麻煩推給老祖宗便是,只要這伙人類不要沒事在宗門里亂躥,也就沒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你那魂飏城雌兒手下,她若來我摘星宗,可以先行參加宗門升星臺遴選,如果遴選不上,到時再做其他打算。”達蘿莉的事對霓生來說就更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不知鄭方心內作何想法,于是霓生先說了一個比較正規的入門方案,看鄭方的態度。

    霓生對待招家族以及達蘿莉的安排,聽在鄭方耳里,似乎是大開了方便之門,他也沒有去想太多,連忙叩謝了師父,實際上,霓生等于一件事也沒應承下來,這便是這位宗主的高明之處了,鄭方畢竟太極見識的不多,稀里糊涂的倒是對霓生頗是感激。

    聽了鄭方的要求之后,霓生就感覺親自送鄭方去老祖宗那里似乎有些不妥,畢竟鄭方去見老祖宗一定會提待招家族的事情,倘若老祖宗一個皮球踢過來,三個人當著面,霓生還真不太好應對,當下沉吟了一下,看向鄭方。

    “為師突然想起還有一些事情要辦,老祖宗在我上次領你去的倒流谷,我這便把你挪移過去,你自去見老祖宗吧。”霓生說道。

    鄭方哪里猜得出霓生肚子里的彎彎繞繞,當下提出禇魁還在殿外,霓生但說不妨,只是鄭方攜禇魁去見老祖宗,也不知他老人家愿不愿意,倘若觸了他老人家霉頭,只怕對以后待招家族的安置都會帶來麻煩,不若先將禇魁挪移到問星洞所在的山谷外,等鄭方見了老祖宗之后,再作計較。鄭方聽霓生思慮細致,當下更是歡喜,不要錢的謝謝念叨了一籮筐,緊接著便覺眼前一花,再定睛時,只見一條倒流的瀑布出現在了眼前。

    畢竟以前來過,鄭方也不露怯,上前一步伸手在瀑布上一劃,一道縫隙出現,他向前走去,天地倒轉,再看時,發現里面的場景又變作了一座木制高臺,臺頂上,老祖宗正席地而臥,仰望天穹,嘴唇微動,也不知在那嘀咕些什么。

    “老祖宗,弟子鄭方前來拜見。”鄭方見了老祖宗,便在高臺下仰首高呼。

    “既然到了,就上來吧。”老祖宗扭頭瞧了瞧高臺下的鄭方,輕輕點了點頭。

    聽了老祖宗吩咐,鄭方見高臺四周也沒有階梯可上,就不知自己該飛上高臺還是爬將上去,猶豫了下,鄭方還是順著臺基,向上攀爬起來。

    “你既然已經初境高階,為何要用這種笨拙的方法?”老祖宗瞅著鄭方攀爬了數下,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額……,怕貿然飛上去,對老祖宗失禮了。”正在攀爬的鄭方沒來由地一陣臉紅。

    “你這小娃娃,年紀輕輕,怎的學了那般世故,直接飛上來吧,尊敬是放在心里的,哪里需要那許多繁文縟節。”老祖宗不禁莞爾,輕喝了一聲。

    “額……好吧。”鄭方紅著臉答應一聲,腳下靈力噴吐,輕輕一躍便上了高臺,尚未站定,就見老祖宗身邊一個個身影浮現,竟有四五位之多,一時間將小小一個高臺站滿了。

    “鄭方,這幾位護宗長老此次可都專門去為了你保駕,你且一一謝過諸位。”老祖宗緩緩坐起,微笑著對鄭方說道。

    這幾位突然出現的身影,一個個居然都是人類,鄭方大是驚奇,急忙躬身拜謝。老祖宗在一邊一個個替他介紹。

    “這位是馮樵客,慣喜做木匠活,沒事便在這周邊山嶺伐木,我摘星宗好些萬年古木便都毀在他的手里。”鄭方見那叫做馮樵客的,頭上扎了個發髻,身上只穿一件單衣,一柄烏黑油亮的大斧背在身后,聽得老祖宗介紹,那馮樵客皺了皺眉頭。

    “那些大樹便是長上十萬年,又有什么用處?在我手里都成了有用靈器,這便是物以致用,再者說了,老樹砍去,新樹生發,便如人類一代代生死相替,才是人間至理,你這小氣模樣,即是落了下乘。”馮樵客一本正經地與老祖宗論起理來。

    “你快快起來吧,自入靈界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見著了一個還算看得過去的后輩,我且好好想想送你一個什么見面禮<!--中间广告位置-->。”說著話,馮樵客伸手將向他跪拜的鄭方拉了起來。

    “這位是荷仙子,這次她可是為你與那黃不吝過了幾手,受了點輕傷。”老祖宗沒理馮樵客的話,指向馮樵客身邊一個穿著藕色衣衫的女子,這女子看上去年齡在三十到四十之間,眉眼靈動,笑吟吟地看著鄭方。

    “快快起來,別聽嬴星瞎扯,和黃不吝交手是有的,我可沒受半點傷,那個不男不女的家伙,我看了就來氣,倒不是因為你才出手。”看見鄭方又向她跪拜,荷仙子急忙將他拉了起來。

    “這么許多人,一個個地拜過來,煩也煩死了,喂,這孩子都拜過了,你們說是不是?”荷仙子看向老祖宗尚未引見的其他三位,那三位一個個點頭稱是。

    荷仙子這句話信息量有點大,鄭方通過她的話,方才知道,原來老祖宗就叫做嬴星,那拇指小人居然稱他是小娃娃,這……拇指小人確定不是失心瘋了?而且,她說黃不吝不男不女的,難道黃不吝是個陰陽人?鄭方心下狐疑,可也不敢耽擱,更沒仗著有荷仙子替他說情,就不行禮了,若是沒有眼前這幫人守護,自己早就被那黃不吝像宰小雞似的宰了,多磕幾個頭不算吃虧。

    “這位是景劍人,他的劍術、戰力連我也是難以望其項背的,你這回出去能保平安,這位的威懾之力居功至偉。”老祖宗指著右手一位木訥的白衣人向鄭方介紹。這還是老祖宗第一次明確提到有人戰力高過了他,不禁讓鄭方心中悚然,可看向這個白衣人,就見他臉龐清癯,形貌普通,在五人里看上去最是不顯眼。

    “別跪,別跪,老荷要罵的。”見鄭方又要磕頭,景劍人急忙攔住他,嘴上喃喃說道。鄭方被他袍袖所阻,便即跪不下去,臉色不禁微微一變,其實剛剛無論是馮樵客還是荷仙子,他們攙扶鄭方時,鄭方對他們的力量都有感覺,馮樵客力量厚重,淵渟岳峙,荷仙子力量輕柔,如清風拂面,只有這景劍人,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便讓鄭方只感覺自己被利刃鎖定了似的,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惶恐。

    “喂!你這個賤人,好端端的嚇唬小孩子做什么?還有,你叫我什么?我哪里老了?”荷仙子伸手輕輕搭在鄭方肩頭,鄭方那如芒刺在背的恐懼方才消散。

    “我……我沒嚇他,你……我……我上回叫你小荷,你也不樂意……”聽了荷仙子責怪,景劍人居然露出了害怕的表情,畏畏縮縮的向荷仙子解釋。

    “咱們不理他,練劍把腦子都練壞了。諾,這位叫方豐年,本事一般般,種的一手好稻米,可我們早就辟谷了,可不是俏臉扮給了瞎子看。”荷仙子斜了景劍人一眼,不再理他,主動替代了嬴星的角色,向鄭方介紹起景劍人身邊的一位。

    看著那黑瘦的老頭,鄭方差點以為這位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農,身上穿的玄色短衫,卷著袖子,腿上一條玄色褲子,也卷起了褲腿,還有那一雙草鞋,上上下下,就像是怕別人不知他的農民身份似的,濺滿了泥點,鄭方細細看去,好像這方豐年的臉上,也有幾粒泥點。

    “話不能這般說,民以食為天,哪個修士幼年時不是吃糧食長大的,雖然現在辟谷了,當年沒有糧食可是會餓死的,我聽說如今人界糧食緊張,還在想著弄些人界適宜的良種,叫鄭方帶回去,可是能救活不少人的。”方豐年對荷仙子的話似有不滿,皺著眉頭教訓她。

    給荷仙子一只手按在肩上,鄭方無法跪下,只得沖這方豐年彎腰行了一禮。

    “就你道理多,你那般菩薩心腸,怎么自己不回人界?卻想叫鄭方替你把良種送回去?”荷仙子卻也絲毫不讓,與那方豐年爭辯起來。

    “你怎么知道我不回去?我這不是適宜人界的良種還沒有培育出來嗎?培育出來了,自然要回去指點那幫后輩種植。”方豐年瞪起了眼睛,連鄭方行禮也未在意。

    “笑話,指望你在靈界培育出適合人界的良種,比那指望靈界出太陽還要稀奇,我說你呀,就是貪念靈界靈力,故意做出這番姿態,給誰看呢?咱們不理他,諾,這位叫欒棋叟,你認識他就好,可別和他多接近,一盤棋能下十多年,時間浪費了境界提不起來,可別怪姐姐事先沒提醒你。”荷仙子鄙視了一把方豐年,又將鄭方推到方豐年身邊一個老頭的面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