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回宗道路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回宗道路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回宗道路

推薦閱讀:

    在鄭方原先的計劃里,靈力大潮期間,是沒有靈人監視四周的,卻不料,既便在靈力大潮中,這虹霓城依然有靈人守衛,結果他的偷偷出城便成了公然翻越城墻,靈界歷來便有約定俗成的規矩,靈潮期間關城閉戶,此刻鄭方公然越城,即使沒有他殺神興教教士的前科,也算是犯了虹霓城的忌諱,除非能夠逃脫,否則落在虹霓城手上,不死也會叫摘星宗丟掉一個大大的面子,再加上與神興教的齷齪,后果就更難預料了。

    護城河上,突兀出現的黑影極為靈活,一擊不中,立刻變砸為掃,向鄭方攔腰抽來,鄭方剛剛盡力扔出褚魁,此時已經變身不及,眼看便要被黑影抽中,四枚飛星在黑影上一觸即走,沒有傷了黑影半分。

    然而,黑影這凌厲一擊過去,鄭方原來所在卻是空空如也,黑影竟又撲了一個空,再看鄭方扔出的褚魁,此刻已經越過護城河,鄭方扔出的力道堪堪用盡,褚魁眼瞅著便要摔落地上,然而忽地一道身影在褚魁身邊浮現,那身影探出一只手拎住褚魁,不待他驚呼出聲,已經地向著遠方狂奔而去。

    “瞬移”,這自由境的天賦被鄭方完美地施展了出來。所謂瞬移,與不動訣、雪泥鴻爪在本質上截然不同,不動訣與雪泥鴻爪還是一般意義上的移動身法,不過隨著鄭方境界提高,速度越來越快,在普通人的視野里與瞬移沒什么兩樣,但瞬移的原理卻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位移,而是一種能量的轉換。鄭方在瞬間與相應空間能量進行轉換,他以自身能量替換相應空間能量的辦法實現瞬移。

    由此可見,瞬移實現的條件遠遠難于不動訣和雪泥鴻爪,首先是身體只有實現九成能量化,也就是達到自由境,才具有施展瞬移的可能。其次,每一次瞬移都會造成一部分身體能量的缺失,畢竟能量轉換過程中消耗不可避免,因此,瞬移之后,雖然四周能量會迅速進行補充,但能量的耗損依然無法及時挽回。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瞬移時,人體能量越充足,瞬移就越安全,但萬事有利也有弊,當身體能量充足時,瞬移帶來的消耗也會相應增大不少,相反則會大大提高能量缺失造成身體崩解的危險了,高手對決,逃命時強行瞬移,少了一條胳膊或一條腿的事情,更是屢見不鮮。

    在護城河上,鄭方突遇襲擊,變身不及,只能用上瞬移,瞬移比不動訣和雪泥鴻爪的好處則是全然沒有運動軌跡,倘若用不動訣或雪泥鴻爪,哪怕速度再快,也必須先行突破黑影形成的阻攔,才能去向護城河岸邊,而瞬移則不同,他是直接跳出了黑影攻擊范圍,雖然一個瞬移讓鄭方靈力迅速見底,但畢竟算是跨過護城河,逃了出來,當下更不說話,一邊不停用靈石恢復,一邊撒開步子,亡命狂奔。

    瞬移前,鄭方隱隱約約看出那黑影就如同一根巨大的觸手,觸手鄭方不陌生,他去年配合特勤處埋伏神興教,在與廖云山交手時就曾領教過,只是這護城河里的觸手可比廖云山變出的觸手,無論體積還是強度都要大了不少,鄭方四枚飛星在那觸手上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他哪里還有什么信心留下作戰,三十六計走為上吧!

    許是受到靈力大潮影響,鄭方拼了命地一氣跑出去老大一截距離,感覺背后并未有靈人追來,這才放緩了步子,本打算擱下褚魁,讓他自己走一程,誰知放下時才發現,這褚魁竟然手腳癱軟,自己放開后,連站也站不起來,沒奈何,鄭方只能提了他繼續往前行去,他害怕虹霓城的靈人追來,停下是萬萬不敢了,放緩速度只是為了回靈,一旦靈力恢復個差不多,他就要立刻開啟雪泥鴻爪,這一次,不回到宗門,他是再也不會停下來了。

    老實說,鄭方每次到摘星宗都是通過跨界,他還真沒有在靈界規規矩矩從山門走過一次入宗的道路,在虹霓城打聽也只知道摘星宗在碎星谷,可碎星谷究竟是個什么模樣,鄭方那是一點概念也沒有。

    靈力恢復后,鄭方又施展雪泥鴻爪,時間不大,道路前方漸漸地山巒起伏,道路也愈發曲折起來,鄭方翻過一座山,行到又一處山腳時,只見前方石砌的山道蜿蜒伸向遠方,山間霧氣彌漫,山道若隱若現,另一邊,在靈界繁茂植物的掩映下,卻又有一條碎石道路繞著眼前的山巒延伸出去,鄭方看著眼前這兩條路,頓時沒了主意,也不知哪條路是通向摘星宗<!--中间广告位置-->的。他皺起眉頭四下張望,卻見空山寂寂,想找個人問問也是枉然。

    擱下褚魁,任他癱在一邊干嘔,鄭方躊躇地環顧四野,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他忽地想起那拇指小人說的話,過了中天府一路向南,如果是向南,那便是上山的山道了,碎石道顯然是向東而去的,可,那小人說的話靠譜嗎?他不是說向東南走便一路平安,勞資不還是遇著了護城河里的水怪?顯然那拇指小人的話也不可盡信。

    正這般想著,鄭方腦海深處忽地跑出一個聲音來。

    “老夫說的話,哪里有不準的?你在虹霓城瞎胡鬧,受傷了沒?”

    鄭方被這聲音嚇了一跳,雙手在身上胡亂一通按摸,特么的那拇指小人還在?藏在哪個犄角旮旯呢?摸了半晌一點頭緒也沒有,那聲音卻是不再響起了。

    有心把身上衣物統統脫了,細細捏將過去,查查拇指小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鄭方轉眼一瞧,卻見褚魁瞪著兩只大眼睛,神情復雜地瞅著自己,顯是被自己的舉動嚇著了,以為自己精神出了問題。這一看,鄭方便沒了脫衣的情緒,當下凝神于內,用精神力說起話來。

    “喂,小人是吧?你躲我身上乘那不要錢的飛舟,勞資也就不說什么了,可你不該跑出來嚇人的,到地方了就趕緊走好不好?我馬上要回宗門,你再呆下去說不定摘星宗的老祖宗便發現了你,倘若把你變成了傀儡球,你的體型倒也不用變化,可也不是什么好事對不對?有種的說句話,沒種的我回了宗可就要向老祖宗揭發你,我找不到,就不信老祖宗也找不到你。”

    心里嘀嘀咕咕地說著,鄭方精神力也在全身游走,尋找著拇指小人可能的藏身之處。

    “別瞎費功夫了,老夫躲的地方,別說你,便是嬴星那小娃娃也發現不了,老夫不說話是因為這里還不安全,你趕緊回宗,到時候老夫自會與你聯系。”隔了半晌,那聲音再次在鄭方的腦海深處響起。

    “嬴星是誰?”鄭方好奇地問道。

    “你這小子廢話忒多,再多幾句,老夫前番送你的三卦只怕就會有變化發生,你小子難道就不會老老實實走路,安安靜靜閉嘴嗎?”拇指小人頓時不耐煩起來。

    “我是想閉嘴來的,可是你不覺得你這樣很莫名其妙嗎?我可不認識你,你三番兩次的來撩撥我,還把我當做那免費飛舟,喂,船錢付一下也好啊,不多,5000神幣行不行,背著你從甜水城跑到摘星宗,很辛苦的好不好?”鄭方心下嘮嘮叨叨,卻發現那小人果然再也不說話了。

    “喂,作為乘客,有點責任心好不好?我現在不知道走哪條路回宗,你給指一下行不行?說話啊?咋地啞巴了?叫你說話你不說話,不叫你說話,你跳出來嚇人,這樣很沒素質的,知不知道?”鄭方感覺自己被小人漠視了,一肚子的不高興。

    埋汰了半晌小人,見再沒回應,鄭方也沒了法子,瞅瞅眼前兩條路,心道,你既然不說,我只管按你說的選一條走去,出了岔子再和你掰扯。

    打定了主意,鄭方拎起褚魁,順著山道向前走去,山道彎彎曲曲一直向上,越往上去,山勢越是陡峭,兩邊山體益發的狹窄,走到最后,僅僅只剩腳下這一條緊貼崖壁的小道。

    越走鄭方越是迷惑,這般走下去馬上就到山頂了,這山頂恐怕也就只有立錐之地,難道摘星宗還得跨過此山再往里去?不過把翻山的路修到山頂上,也是大腦秀逗了吧。

    待鄭方走到山頂,只覺風聲烈烈,迎面突兀立著一個巨大的牌坊,匾額上三個大字“摘星宗”。到地方了?不像啊?鄭方看著牌坊,心下狐疑。這山頂最多也只能容十來人站立,一些青草在風中瑟縮,一塊光溜溜地巖石延伸到牌坊腳下,鄭方估計普通人走上去只怕立刻便會滑落山崖,這般險峻之地,哪里盛得下煌煌一個摘星宗,可那牌坊明明白白擺在那里,倘若不是有人無聊惡作劇,這里便應該就是摘星宗的宗門所在了。

    踏著巖石,朝前走上兩步,鄭方來到牌坊下面,卻見前方虛空萬丈,層層白云之下,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山峰,那些山峰比鄭方所站這座都要矮上許多,居高臨下看去,云霧繚繞之中,眼前所見,果然群峰如星,錯落有致地在眼前鋪展了開去,恍如天地倒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