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瓜里肉多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瓜里肉多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瓜里肉多

推薦閱讀:

    分了冬瓜給禇魁,鄭方便不自覺解了對禇魁的控制,卻不料禇魁左手接了冬瓜,那拎著化漿蛛的右手依舊送進了嘴里,鄭方阻止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禇魁那密密胡子后面的嘴巴津津有味地嚼了起來。

    “老祖,好好吃!”禇魁嚼了幾下,頓時睜大了眼睛,看向鄭方。瞧著禇魁一副驚喜的表情,鄭方算是稍稍放下了心,卻又不禁感到一陣膩味,這禇魁與野人只怕也沒什么區別了。懶得理睬禇魁一臉討好的模樣,鄭方低下頭,看向自己懷里的瓜里肉多。

    只見老大的半只冬瓜,里面密密的布滿了一條條鮮紅的肉條,乍看上去與人界的西瓜差不多,不過,很容易便能分辨這瓜里肉多與西瓜的區別。瓜里肉多里面一點汁水也沒有,更別說會有黑色的西瓜籽了。與剛剛的桃仁雀恰恰相反,里面只是塞滿了一根根鮮紅的肉條,那些肉條似乎還有生命般地在里面輕輕顫動。

    伸出手去,鄭方抓了一把肉條,只感覺這些肉條仿佛都緊緊連在瓜壁上,并不是輕輕一抓就能抓出來的,反而需要用些力氣才行,鄭方估摸了一下,普通人類可別想把這肉條拽出來。他手頭微微用力,揪出了一些肉條,耳里竟然莫名聽到一陣哭泣聲,他也沒有在意,將肉條送進嘴里,發現味道居然不錯,口感脆嫩,與他在學校偶爾吃過的海蜇差不多,要是能澆上一些醋就更好了。

    點了點頭,鄭方暗道,這算是靈界少有的正常一點的菜肴了。這般想著,他又扯了一把肉條,不料那哭泣的聲音又大了一點,鄭方心下不禁狐疑,他四下看了看,也沒瞧見有誰在哭泣,又瞧了瞧懷里的瓜里肉多,也沒發現有什么活物的樣子,他扯出肉條不久,那哭聲便止歇了,鄭方皺著眉頭,將手里肉條塞進嘴里咔吧咔吧地嚼了。

    再去撕扯肉條時,哭聲又傳了出來,鄭方這下用出了精神力細細感知,方才發現,原來哭聲還真是從手里的瓜里肉多中傳出的,鄭方暗忖,難道手里這東西是個活物?也看不出來嘛,再者說了,就算眼前這個是活物,可會哭的吃食,也是稀罕啊,當下又扯了一大把在手,估計也是鄭方扯得多了,那哭聲竟是綿延了許久,哭得撕心裂肺,便像是受了好大委屈一般,鄭方拿著肉條,心中也不禁被哭的一陣唏噓,都不知該不該往嘴里送了。

    老實說,這哭聲音量并不多大,只有捧著瓜里肉多的,才能清晰聽見,稍遠一些便有些模糊了。鄭方不知是只有自己懷里這個才哭還是大家的瓜里肉多都一個樣,當下精神力探出,摸向一邊也在吃瓜里肉多的幾個靈人,叫他錯愕的是,他精神力還沒覆蓋上去,便發現那邊的瓜里肉多正哭得熱鬧著呢,那此起彼伏痛不欲生的哭泣,仿佛正承受著渾身皮肉被生生撕扯的劇烈痛楚,鄭方心中一凜,竟忍不住感同身受起來,特么的假如勞資被人生吃,哭得只怕也不會比這瓜里肉多好多少,這般一想,手里的肉條便再也沒法塞進嘴里了。

    看著懷里基本算是沒動過的瓜里肉多,鄭方就有點兒猶豫,吃是吃不下了,可就這么丟了,也太浪費了一些。鄭方自小家窮,還真做不了那食物吃了兩口就扔了的敗家子勾當,不過就算他想做個好人,有心搭救那瓜里肉多中哭泣的存在,卻又不知從何下手,他忍不住瞅了一眼下面的禇魁,發現這小子捧著瓜里肉多在手,與自己一樣捏著一把肉條,正在那里流眼淚呢,感情太豐富了吧?居然被吃食弄哭了?鄭方愣了愣,看來,想叫禇魁替他消滅手中食物的念頭是不用再打了。

    這伙靈人真特么惡趣味啊,居然喜歡聽著哭泣進食,果然比人類野蠻。鄭方心下嘀咕,看向那幾個正在進食的靈人,他驚愕地發現,那些靈人居然也在哭泣,只不過一邊哭一邊吃,一點也不耽誤的。

    “每當吃著這瓜里肉多,都讓我情不自禁想起當年舉家遷來定東府時的凄惶,我家小妹那年才剛剛及笄,被一伙暴匪襲擊,當場就碎成了數塊,我弟弟不懂事,捧著那些碎塊,一個勁地要將姐姐拼接回去,簡直無法回想啊!”不遠處那伙靈人中的高位靈人手捧瓜里肉多,一邊吃、一邊抽泣,一邊含含糊糊地說著,周邊幾個低位靈人也是淚流滿面,不住點頭,許是都想到了自己的傷心事,靈界比人界動亂得多,每個靈人真的倒起苦水來<!--中间广告位置-->,人類恐怕還真是比不上的。

    聽著靈人之間相互訴苦,鄭方突然間發現了手里這瓜里肉多的妙用,什么飯最香?還得是憶苦思甜飯啊,這瓜里肉多通過哭聲,讓你想起生命里最難過的滋味,化悲痛為食量,比那和和氣氣,高高興興的吃飯,又別有一番風味。

    這般腦洞一開,鄭方立刻又有了吃下去的勇氣,他將手里的肉條塞進嘴里,又去扯了一把,不停地吃啊、扯啊,哭聲始終縈繞在他的耳邊,他不禁想起去世的奶奶,幼年的饑餓,那在定波湖邊寒風中瑟縮的茅屋,想起修煉的艱辛,破境時那仿佛整個腹部都要炸開的痛苦,練習鍛星訣時全身似乎被啃噬著的疼痛,想起自己這一路走來,朝不保夕,時時面對殺意的如履薄冰,想起自己莫名其妙便落入這般境地的無奈與委屈,這短短人生里所有的不如意幾乎就在他的拉扯、嚼動、吞咽之間全部涌上了心頭。不知不覺間,鄭方已經淚流滿面。

    當鄭方抽噎著,再去懷里拉扯時,驀然發現,老大的半只瓜里肉多,居然被自己吃得干干凈凈,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心中竟是莫名地感到了一陣異樣的輕松,特么的,這東西不錯,用來發泄心中郁悶大是有效。鄭方暗暗念叨著,倒是有了些意猶未盡的意思,他看向下面的禇魁,發現這小子居然和自己一樣,也是邊哭邊吃,不過只吃下去了一小半。

    “怎么了?不好吃?”鄭方問了一聲,鼻子居然還有些塞塞的。

    “嗚嗚嗚,吃不下了……”禇魁抽泣著搖了搖頭,鄭方這才恍然,這瓜里肉多容量可是不小,相當于人界一整只冬瓜,而且,冬瓜還分皮肉瓤籽,這家伙,里面全是肉,果然不愧是瓜里肉多,鄭方境界高,對食物的補充無所謂多寡,吃得再多也不會撐著,可禇魁還是相當于普通人,一只臉盆大的巨桃就已經讓他吃飽了,只是餓得久了,看見吃食本能地就不想放棄,可這瓜里肉多實在太大,讓禇魁欲罷不能,那腸胃只怕就快要撐爆了,他的哭泣多半是在可惜自己吃不下去了吧。

    對于禇魁吃不下,鄭方也沒什么好辦法,只能勸他吃不下慢慢吃,他有心替他去吃,可看看禇魁那臟兮兮的,都看不出顏色的一雙手,便也沒了食欲,尋思著該結賬離開了,反正瓜里肉多也沒什么汁水,禇魁完全可以帶著慢慢吃,下一頓也算解決了。

    正準備招呼酒保算賬,卻又聽見大堂間壁傳來一聲呼喝。其實鄭方兩人吃飯期間,上菜的呼喝聲一直未斷,只不過鄭方注意力沒有放在那兒,倒也沒去關心,不過此刻他正想結賬,倒是注意上了這一聲。

    “全不落一串,大人慢用。”

    聽著這聲呼喝,鄭方也好奇那全不落是個什么東西,便沒急著吆喝結賬,只見大堂上方飄過來一根巨大的肉串,這肉串上每一塊肉都如同一根碩大的肘子,看上去串了有四五只。那肉串飄向鄭方身邊那身居高位的靈人,就見那靈人扯了一塊在手,緊接著,釬子上的肉塊便一個個地滾落下來,說來也巧,那肉塊滾落的軌跡居然恰恰是按著這伙靈人高低錯落的座位落下的,于是,每個柱凳上的靈人,哪怕不去用手接,也各自準確地得了一個肉塊。

    “原來這便是全不落。”鄭方看著那最低的靈人將最后一個肉塊接在手里,心中恍然,靈界修煉成風,一些菜肴混入了功法,也不算是如何出奇,只是看那肉塊個頭,鄭方倒也不禁暗暗佩服,說起菜式實惠,人界是大大不能與靈界相比的。

    “伙計,結賬!”鄭方不再覺出新鮮來,當下高聲喝叫。叫了兩聲,卻見沒人理他,周圍幾個靈人反而看著鄭方在那里竊竊發笑,鄭方便有些疑惑起來,自己結賬,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大人,大人!”鄭方正在納悶,就覺自己的柱凳被輕輕敲動,低下頭去,只見一個伙計打扮的靈人站在柱凳下面。

    看見鄭方發現了自己,那靈人松了口氣,指了指鄭方的柱凳。

    “大人只需將飯錢擱在柱凳上就好。”那靈人伙計說道。

    “自己擱?我哪知道這頓飯值多少錢?”鄭方有些摸不著頭腦。

    “大人只需把吃剩的垃圾塞進柱凳里,柱凳便能算出飯賬。”靈人伙計向鄭方解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