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靈界酒樓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靈界酒樓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靈界酒樓

推薦閱讀:

    “小友說笑了,我們怎么會強逼你入教?”東府主搖了搖頭。

    “請小友把身份牌拿出來,小友此去風險極大,我且教小友一招護身之法。”東府主接著說道。

    “身份牌?”鄭方給東府主說的摸不著頭腦,心里雖然不愿把身份牌交出去,但也知道當下最需要的,還是緩和氣氛,只得掏出身份牌遞給東府主,暗道對方哪怕就算動了什么手腳,只要回了摘星宗,總可以請老祖宗破解了去。

    卻不料,東府主擺了擺手,沒有去接鄭方的身份牌,而是指點起鄭方來。

    “你且輸入神力進身份牌,在上面尋找砥礪戰友四字。”東府主說。

    手拿身份牌,鄭方將靈力輸入,只見身份牌紅光大放,上面密密麻麻地出現一行行字跡,最上面便是“召喚獸寵”四個泛著紅光的字跡,在“召喚獸寵”旁邊是“折辱之鞭”、“伺靈丸”,這兩行紅字被一圈白光環繞,不停閃爍。再接下來,“召喚獸寵”之下還有“功法拍賣”、“裝備拍賣”、“丹藥拍賣”等等,不過這些字跡都是黑色,一直往下看了十幾行,鄭方才在一大堆讓人眼暈的黑色字跡里找著了“砥礪戰友”四字。

    “你且按動它,便能看見一長串的名字,所有參加過砥礪的靈界神民都在上面。”東府主見鄭方找著了那四字,便指點著鄭方繼續往下操作。

    照著東府主的指點,鄭方伸出大拇指在那“砥礪戰友”四字上按了一下,果然,整個身份牌驟然一變,出現了一個個密密麻麻的黑色名字。

    “你可以用神力將名字向上推動,在里面尋找趙肆這個名字,看見了便再按一下。”東府主接著說道。

    那身份牌上的名字何止千萬,想找出一個趙肆,當真難于登天。不過好在鄭方已經有了自由境的境界,兩眼一目十行,拇指靈力吐出,遙遙推動著身份牌上的名字向上翻滾,這般找了半晌,終于發現了趙肆的所在,他松了口氣,急忙收了靈力,拇指在那名字上面重重按了一下,隨著拇指松開,鄭方發現趙肆的名字變紅了。

    “這趙肆是我家域主大人去魂城砥礪時的化名,你離開后,一旦有難,可以神力激活身份牌,直接與域主大人聯系,一般的危險,域主大人都會替你解決的。”東府主解釋道。

    趙不敗這個化名好生古怪?趙肆?找死?看來他去那魂城,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啊,唉,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自己怕他來殺,他也怕別人殺他,這樣殺來殺去的,一點也不和諧嘛,也不知什么時候大家才能化干戈為玉帛,三界大同啊!鄭方念叨著趙不敗的化名,又發了一番感概。

    謝過了趙不敗域主大人的厚愛,鄭方再次提出離開,東府主也沒有阻攔,領著兩人緩緩回到清典齋大門之前。

    “小友回去,還請抓緊考慮入教之事,小友身懷重寶,便如那稚童持重金招搖過市,想獨善其身是絕不可能的,倘若我神教逼不得已,再次對小友動手,恐怕小友今后面對的就是五境甚至五境以上的大能了。”走到門邊,東府主還不忘又威脅了鄭方一把。

    “府主大人好意,鄭方記下了。”鄭方點了點頭,這次與東府主一番交談,收獲頗豐,當下連連感謝,至于東府主的威脅,自然是當了耳旁風,自己回去必然要抓緊修煉,有一天還得替那童潔來找這東府主的晦氣,雙方那是不可調和的階級矛盾,鄭方心里門清,一句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便是。

    出了清典齋,東府主沒有再送,而是膏脂齋齋主領著鄭方兩人,一路送去了膏脂城的南門,那齋主沒有出城,向鄭方指示了前往中天府的道路,就目送著鄭方、魁匆匆離開。

    離開膏脂城,鄭方見摘星宗大能并未現身來見,估計還是想要自己繼續砥礪,獨自走完最后的一截路程,心下也不禁無語,這幫大能也是忒教條了些,自己這一路別說到了膏脂城才發現的黃不吝,便是那厲害些的靈獸也沒遇上一只,估計都是這幫大能替他背后料理了,既然如此心細,自己這最后一截路又有什么走的必要?來位大能,忽悠一下,一睜眼、一閉眼,還不就回了摘星宗,既省事又省時,看著自己這般慢慢轉悠,他們就不厭煩嗎?

    知道有大能隨護,<!--中间广告位置-->鄭方心態也放松了許多,不再急著趕回宗門,一路上走走玩玩,倒也其樂無窮。膏脂城再向東南,地勢漸漸低沉,河湖港汊多了起來,一些大河鄭方感覺都快趕得上人界的大海了,他飛躍一條大河,豈知靈力用盡連大河的一半也沒走到,沒奈何,只好掉進河里泅渡起來,他出生定波湖邊,自小水性便不錯,這下可苦了旱鴨子魁,跟在鄭方身邊,雖然沒有淹死的危險,河水倒是灌了一個飽。

    待得鄭方靈力漸復,便去水里摸起魚來,這靈界河魚與人界卻又不同,不是極大便是極小,一開始鄭方嫌那河里小魚連家鄉的毛毛魚也不如,懶得去捉,只想找條大的,結果摸到河底終于給他見著了一條大的,卻恍若一條鯨魚一般,大得直叫鄭方咂舌,這么大的一條魚,不說兩人吃不吃得下,便是一旦與鄭方對話起來,恐怕鄭方也下不去手了,打不打得過就更是難說,鄭方繞著那仿佛正在沉睡的大魚繞了一圈,還是怏怏地去了。心下郁悶,他們在甜水齋發現的那種咸魚,不大不小的,卻又不知是哪里出產。

    過了河,拎起如一灘爛泥的魁,鄭方便去尋找集市,在膏脂城鄭方光顧著說話,也沒進行補給,出了城,鄭方沒什么感覺,魁餓得又扛不住了。

    行不多遠,兩人找著了一個集市,這里比膏脂城略小,但靈人還算稠密,鄭方打聽了一下,此地依舊是定東府的轄地,卻是出了膏脂齋。在這集市,鄭方終于體驗了一把他在精神力碎片中所見的靈界生活。集市只有一條街道,兩邊均是店鋪,上面掛著各色旗幡招攬顧客,也有靈人將攤子擺在路邊,隨口叫賣。鄭方瞅見了一個兩層樓房,窗口挑出來的旗幡上,畫著一只熱氣騰騰的肉雞樣物事,猜測這便是靈界的酒樓了,他趕緊領著魁走了進去,在人界鄭方下過幾次館子,可這靈界的館子倒還真沒進過,且看看靈界有什么美食沒有。

    酒樓的樣式除了半人高的門扇,以及里面全是一條條柱凳以外,倒也不算怪異。鄭方拎著魁,輕輕一躍便跳進了酒樓,剛剛跳進去,便聽一個靈人高聲叫了起來。

    “大人光臨,蓬蓽生輝,簡單養體,一樓大堂,蘊養神力,二樓包廂!”鄭方聽得叫聲,卻找不見發出叫聲的靈人,這對他可是件新鮮事,當下探出一絲精神力,凝神循著叫聲起處看去,方才發現,那叫著的靈人并不在大堂里,而是躲在大堂左側的間壁,置身之處都快到大堂頂部了,一雙眼睛從木制墻壁的縫隙看了過來。

    這是搞什么飛機?難道是這酒樓菜肴味道太差,給不滿的食客打殺怕了,方才躲在那里招呼客人?這定東府不是說大家都安居樂業嗎?連一個酒樓伙計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這定東府所謂的安居樂業,確定不是在吹牛?

    正在那里腹誹著,不料又有幾個靈人攜手跳了進來,不待那伙計吆喝,就見幾個靈人蹦蹦跳跳,全部躥上了柱凳頂端,那柱凳高度并不一致,這些靈人一個個高低錯落地蹲在上面,似乎頗為愜意。

    “掌柜的,來兩壺醉三江,再把你家最拿手的桃仁雀,一人來一只,再來一份瓜里肉多,一串全不落。”其中一個蹲在不高不低柱凳上的靈人高聲招呼,那間壁里面的酒保答應著吆喝了一聲。

    瞧著有趣,鄭方身形一縱,撿了個看上去高一些的柱凳蹲了上去,魁雖然境界低微,但顯然在嘶嚎荒原的洞里也學了一手爬高躥低的好手段,跟著也爬上了鄭方身邊一根稍矮一些的柱凳。

    “掌柜的,咱們也來兩只桃仁雀,額……再來一份瓜里肉多。”他見那邊靈人有三四個,只點了三道菜,估計這酒樓菜式實惠,但聽著那桃仁雀,暗道一只小雀能有幾兩肉?怎么都覺得不頂飽,這魁可是個大肚子漢,既然下了館子,哪有不叫他吃飽的道理,所以又加了一份瓜里肉多。至于什么醉三江,他喝酒吃過虧,倒是不敢點,而且他對靈界飲食,天然便有些抵觸,無論是那桃仁雀,還是瓜里肉多,他相信通過外觀,基本可以判定能不能吃,可酒水這東西就說不定了,倘若靈界把那硫酸之類的毒物東西當作酒水,自己豈不是要把魁害死了?況且自己就算有些修為,可也不敢把硫酸當酒水喝啊。

    這邊酒保剛剛應下,陸陸續續又見有靈人走了進來,看來是靈界的飯點到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