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不與為伍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不與為伍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不與為伍

推薦閱讀:

    這話說得可就有些嚴重了,鄭方嘿嘿一笑,伸手又將“乾坤碎”收進了乾坤袋里。他記得那智信深在飛舟上就和自己說過,東府主見他之后,會告訴他身上一件寶物的玄機,當時他就以為是這“乾坤碎”,可他與東府主談到現在,似乎趙不敗是在飛舟出事以后,才改變了主意,要向自己說明“乾坤碎”的秘密,這樣一來,他身上還有什么寶物需要東府主解開玄機的,鄭方還真鬧不清楚,至于這“乾坤碎”,既然東府主要翻臉,收起來便收起來,大不了回宗門后上繳,他相信無論什么麻煩,老祖宗總會有解決之法。

    看見鄭方收了乾坤碎,東府主臉含贊許,微微一笑。

    “現在咱們該進入正題了,我家域主大人希望小友能夠加入我神教,小友身為12府主之一莫不聞的傳人,理應有更加優厚的修煉成長環境,這些域主大人可以為你提供,而且,府主令牌在身,小友想要過那普通修行者的生活是不可能的,別說小友現下境界低微,便是像我家域主大人這般的頂階大能,也無時無刻不生活在危險之中,小友早早與我家域主大人聯手,自身安全不但有了保證,也可以形成穩定三界的大勢,逐步消除其他府主的非分之想,這是造福三界的莫大善舉,小友于公于私,都應該欣然接受才是。”

    聽了東府主的話,鄭方也沒急著拒絕,而是也跟著微微笑了笑。

    “我加入神興教,不知會受到什么制約?譬如種個念頭種子之類的事情?”鄭方問道。

    “呵呵,小友說笑了,小友身懷府主令牌,入我神教,便是與域主大人比肩的存在,我神教對小友恭敬還來不及,哪里會對小友有什么制約的行為,至于那念頭種子,小友恐怕是弄錯了,那種子是幫助神民更好地感應神力,并沒有制約的作用。”

    “恐怕不僅僅是感應神力那么簡單吧?這念頭種子據我所知還能夠迷惑普通人類,奪其神智,我人界可是有不少人死在這念頭種子之下。”鄭方撇了撇嘴。

    “小友的想法倒是有趣,需知便是我等修行者,需要關注的事物隨著境界攀升,只會越來越多,有多少危機坎坷需要小心翼翼邁過,哪里有那多余的精力去關注普通人?我曾經去過幾次你們人界,你看這些普通人類,如螻蟻何異?他們的生死便如秋草枯萎,夏花生發,被如此小事滋擾心緒,你又如何能夠攀上云端,掌控大道?”東府主說著話,爪子輕揮,在兩人案前出現了一幅圖景,就如同從萬丈高樓之上俯視腳下的人類,所見街道房屋如同棋盤,那螞蟻般的人流來來往往、真的與一群螻蟻毫無二致。

    乍見這么一幅圖景,鄭方還真的生出了一股虛無之感,那些一個個丁點大的小人,渾然不覺地為生活奔忙著,別說根本無法一一關注,就是有辦法,又哪里能關注得過來,他們的生死與自己似乎隔著千山萬水,就像是分屬于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可很快,鄭方就鎮靜了下來,這只是高空俯視的錯覺罷了,一旦置身其中,你就很難再將自己與他們割裂開來。

    “府主大人的話,我可不贊同。我的父母兄弟姊妹便在這千萬螻蟻之中,我的許多朋友、師長也是這螻蟻的一員,忘了他們,我這人生便沒了來處,我的一位長輩曾經問過我,修煉為了什么?我至今也沒想好答案,但我敢肯定,絕不是為了忘記過往,別看這一個個小小螻蟻,他們哪個沒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正是這些不被所謂大人物們在意的小悲歡,小離合才是構成我們三界的豐厚土壤,不止我們人界,靈界、冥界也是如此,沒有了他們,三界恐怕也就到了該重啟的時候了。”鄭方淡淡地說道。

    “呵呵,小友此言倒是菩薩心腸了。”東府主呵呵一笑,袍袖輕揮,案上圖景悄然消失。

    “小友放心,只要你加入我神教,任何規則,小友愿意遵守便遵守,不愿意便作罷,不會有一絲一毫勉強,我在這里可以代域主大人向你保證。”東府主也沒再試圖勸說鄭方,而是接回了鄭方加入神教的話題。

    “就是如此?沒有一點其他要求?”聽了東府主的話,鄭方也覺得意外,這樣加入神教,又有什么意義?和不加入沒有任何區別嘛,難道這神興教只想圖一個我加入的虛名?我鄭方什么時候名聲這么值錢了?不至于吧?

    “這是自然,唯一的要求就是小<!--中间广告位置-->友既然是我神教一員,無論人界還是靈界,與我神教為敵的,自然就是小友的敵人,這一點敵我還是必須分清的,其他的再無任何限制。”東府主笑瞇瞇地說道。

    這還不是限制?什么是限制?人界就不說了,摘星宗老祖宗可是把你神教的教民直接制成傀儡球了,我難道要和老祖宗為敵,這不扯淡嗎?鄭方忍不住笑了笑。

    “對了,我突然記起一事,恐怕我的加入會對神教大為不利。”鄭方突然皺起眉頭說道。

    “什么事情?”東府主的臉色也嚴峻了起來。

    “我經常會夢到碧霄殿,那碧霄殿的黃不吝甚至能在夢中對我動手,我一旦入了神教,保不齊那黃不吝就不會通過我的夢境潛入過來,到那時候,域主大人豈不是危險極大?”鄭方瞪大了眼睛說道。他夢到碧霄殿是事實,但黃不吝能夠透過他的夢境殺過來,那就是鄭方胡扯了,他只是想看看東府主對這件事有什么說法沒有。

    “有這種事?”東府主輕問了一聲,臉上神色陰晴不定,顯然對那黃不吝極是忌憚。

    “這件事,我倒可以回答你。”趙不敗的聲音突然在鄭方的腦海深處響了起來,鄭方心中一凜,趙不敗始終關注著他們的談話,看來他還在這膏脂城中,并未離開。

    “所謂碧霄殿,其實就是三界府,也不知黃不吝用什么方法打開了三界府,隱身于三界之外,這才保住了老窩沒被抄掉。身懷府主令牌,夢到三界府是很正常的事情,像我等只要想夢,便會夢到,甚至從夢境中去那三界府也沒問題。不過,黃不吝想循著這夢境回溯過來,倒也并不容易,不過,你境界低微,按道理不應該輕易夢見碧霄殿,這個我倒是想不明白了。”

    “就是這么說啊,我懷疑是不是黃不吝對我動了什么手腳,我境界低微,他從你們的夢境過來不容易,可對付我的夢境就要容易許多了。”鄭方趕緊說道。他也不想當面就和東府主、趙不敗撕破臉,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好好地回了摘星宗再說。

    聽了鄭方的話,東府主、趙不敗齊齊地沉默了下去,鄭方見火候差不多了,當下站起身,沖東府主拱了拱手。

    “府主大人,要不要我入教,還請考慮清楚再說,就我個人而言,也不想與神教為敵,不過,神教也要約束手下教民,不要去人界濫殺普通人,人界普通人,不是我的好友便是親朋,對于不懷好意、跨界而來的教民,我可也不會手下留情。在這里叨擾了許久,我是不是該回摘星宗了?”鄭方緩緩說道。門邊正打著瞌睡的魁見鄭方站起身,也急忙抖擻精神跟著站了起來。

    “額……小友還請留步,雖然有那黃不吝的威脅,我們還是希望你能加入神教。”東府主見鄭方作勢欲走,急忙開口。

    “這件事,我也還要認真考慮,說老實話,這府主令牌如果拿出來不傷性命的話,我就是現在送給你們也沒問題,至于入教的事,老實說,你們神興教現在在人界的名聲可不是多好,我看你們還是先約束手下,別去人界攪風攪雨,我這里回去與師長商量下,只要神教不再傷我人界普通人的性命,大家相互信任了,別說我入神教,人界許多修行者一起都入了神教也說不定。”鄭方這話就是明顯的緩兵之計了,可他萬萬沒想到,東府主聽了這話,只覺刺耳至極,原來童曉偉當年拒絕他時,說的一番話與這番話極為相似,只不過是把府主令牌換做了三界引,當即神情便冷了下來。

    “你這是拒絕入教了?”東府主冷冷地問道。

    “府主大人這么說就沒意思了嘛,這入教之事講究一個你情我愿,哪有強逼著入教的?你就算現在逼著我入了教,倘若我心懷憤恨,你們豈不是招了個仇人入教?只怕對你神教發展也是不大有利吧?”鄭方見東府主突然變了臉色,急忙勸解起來,他還真怕面前這位來個圖窮匕現,外面是有摘星宗的前輩不假,但能否及時擋住東府主的含恨一擊,還真說不定。他嘴里說著話,手上早就拿了爆裂符在手,打算一有不對,立刻激活。

    盯著鄭方瞅了半晌,東府主的臉色漸漸和緩了下來,其實,這次與鄭方商談,他們吸取了過去的教訓,也沒指望鄭方立刻就能夠入教,再加上外面還有摘星宗的幾位,這摘星宗可是東靈域最大的地頭蛇,神興教貿然與之開戰,那是萬萬不可取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