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過去種種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過去種種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過去種種

推薦閱讀:

    聽了東府主這一段敘述,鄭方心中總算明白過來,童曉偉能夠與靈界溝通,開始自然是有人類修士穿針引線,但后來,倒是確實因為得了三界引,只不過,這三界引也成了童曉偉夫妻雙亡的因頭。

    對于東府主所說,童曉偉一開始百般討好,得了三界引之后就變臉的情況,鄭方也能理解,那些人類修士穿針引線之時,還不知說了神興教多少好話,童曉偉對神興教并不了解,但是能夠消弭兩界紛爭,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交涉之初,童曉偉都沒必要擺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不過得了三界引之后,神興教的要求進一步明朗,童曉偉便面臨著選擇了。

    讓人類修士一股腦兒加入神興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別說童曉偉沒那個號召力,便是有,他也不得不考慮,加入神興教會不會有受制于人的情況發生。無論東府主還是那什么趙不敗,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入了神教還想不受控制,顯然是癡人說夢,那靈人俘虜所交代的,每人一粒念頭種子,難道僅僅只是有助修為提高?根本就是扯淡嘛。

    可拒絕之后,如何平息對方的怒火就更加困難了,鄭方相信,如果童曉偉知道,收下三界引后,再把它拿出來,需要用生命做代價,恐怕開始就根本不會接受這什么寶貝,可等收下之后,再受到神興教的威脅恐嚇,他能做的還真只能是避而不見。畢竟,童曉偉當時在人界身份就比較尷尬,讓學校知道了這些事情,一個三界引就沒法解釋清楚。所以那日記便也記得含含糊糊,一方面他已經感受到了生命有威脅,希望留下蛛絲馬跡不讓自己的死毫無蹤跡可尋,另一方面,他又不能寫得太明白,否則單單擅自與神興教接洽,接受神興教饋贈這兩條,就能讓他身敗名裂。

    最后自然是神興教同意對等談判的誘惑了,童曉偉無論是從擺脫在學校的尷尬身份,還是緩和與神興教的緊張關系出發,他都無法拒絕。然而,神興教同意談判,根本就是一個陷阱,目的只是為了拿回三界引,當然這其中也有懲罰童曉偉的意思,在與東府主見面之前,恐怕童曉偉已經有了預感,所以才會在日記里留下談判有詐的記錄,他若不死,當然還能更改,倘若死了,這個記錄也算是提醒了老校長。還有那關于海北之事的記錄,恐怕童曉偉之前一直對這個消息是持懷疑態度的,可面臨生死關頭,他也只好寫將出來,意在提醒學校,卻不料連自己的父親也陷了進去,碧霄殿實力何等恐怖,死祭不僅沒能阻止,包括老校長,童曉偉父親等一干人界高手也在這次大戰中折了性命。

    將童曉偉生死前后因果關節想通,鄭方不禁悄悄嘆了口氣,說起來,童曉偉對這件事情的一切反應處置,都沒有脫出人情常理,他若不是在學校受了處理,一直抬不起頭來,恐怕神興教也不會找到他身上,即使找上他,他大概也會及早向老校長匯報,哪怕最后身死,便不會留下那許多流言蜚語,從另一方面來說,倘若童曉偉不是資質不錯,在人界那樣差的靈力環境里,早早升了魂臨境,讓他在與神興教開始接觸時,有了一份自信,他恐怕也會一得消息便向上匯報,更不會去覬覦三界引,也就不會引來殺身之禍了。

    “鄭方小友,聽了我前面所說,你應該能明白我們找你有什么目的了吧?”東府主的聲音在鄭方耳畔響起,鄭方一震之下,緩緩坐直了身子。自己的答復和童曉偉不會有什么不同,反正外面有宗門長輩守著,倒也不必在意神興教的逼迫,只是在那之前,鄭方還有些疑問,想要那東府主解答。

    “府主大人,在我來靈界之前不久,我們學校有一位守門人不幸被殺,不知府主大人是否知曉那守門人被殺的原因?”鄭方問起羅元浩的事情。

    東府主皺眉想了想,輕輕搖了搖頭。

    “你該知道,自從你身懷府主令牌之事暴露,三界府12府主、諸多勢力便都盯上了你那學校,出現任何意外都屬正常,區區一個守門人之死,緣由很多,我倒是并不清楚。”

    聽了東府主的話,鄭方也沒覺得失望,他總覺得羅元浩的死和吳明義有很大的關系,只是現在吳明義也死了,倒是成了一樁懸案。他忽然又想起一事,看向東府主。

    “我自魂城回這東靈域,搭乘飛舟時,曾經見了一<!--中间广告位置-->伙靈人,據說是魂城主的代表,要來見域主大人,我又見了一車三足鬼烏,據那智信深所說,是你安排捉來的,可我又發現,那些魂城主的代表,似乎與那一車三足鬼烏也有著不小的關系,這里面云遮霧繞的,到底有些什么秘密,府主大人若是方便說的話,我倒是好奇的很。”鄭方問道。

    “呵呵,小友說是發現,只怕不僅僅只有發現那般簡單吧。”東府主笑了起來。鄭方給他笑得面孔也不禁有些泛紅,他是在偷放三足鬼烏時發現的那伙靈人與三足鬼烏的關系,說起來,這東府主倒像是親眼見著了一般。

    “這件事說起來,雖是小友調皮了一些,卻也算小友立了一功。這里面牽扯到三界府另一位府主,小友在魂城遭到摘星宗特邏翼的刺殺,其實與三方勢力有關,一方是特邏翼,我現在可以告訴你,特邏翼便是碧霄殿的人,另一方便是我們神興教,對于我們神教為什么屢屢要刺殺你,我回頭會向你解釋,還有一方勢力便是魂城本土勢力,我們懷疑這個本土勢力應該牽扯到了一位三界府主,只是這位三界府主究竟是誰,我們大人也不是很清楚,我為此曾經去魂城呆了數年,都沒有弄明白。”

    “域主大人知道那三界府主參與了對小友的刺殺,對那三界府主的身份便愈是好奇,要知道,我們域主大人也是去過魂城的,那位三界府主當時可是給我們府主大人也出了不少的難題,這也是域主大人離開魂城后,不再隱忍的原因。這樣一位似敵非友的存在,我們域主大人自然很感興趣,得知那府主是通過三足鬼烏引動的小友,域主大人便也想通過這伙三足鬼烏調查出那位府主的真面目,為了不至于讓那府主先行設下什么手段,我們才派遣智信深與那府主手下聯系,借口我有大用,將那伙三足鬼烏捉了,帶回東靈域。”

    “卻不料,對方卻神不知鬼不覺,在三足鬼烏身上設下了機關,還派遣了一伙神民過來東靈域。通過對飛舟殘骸的檢查,特別是這幫家伙居住的艙室里留下的大量陣法材料,我估計他們的真實目的還是想在域主大人身周設下某種陣法,這陣法可以引動三足鬼烏自爆,再加上他們設在鬼烏身上的機關,想要謀害我家域主大人,雖然這等鬼蜮伎倆對我家域主大人,與孩童把戲一般可笑,不過,小友戳穿了這個圈套,也算是立了一功,我家域主大人特意提醒我,回頭會有一件大禮相贈。”東府主微笑著說道。

    “機關?你是說,那幫三足鬼烏都已經被動了手腳,那它們……”鄭方聽了遽然一驚,他在飛舟上見到三足鬼烏爆炸后,就已經感覺不太對勁,雖然三足鬼烏也有“爆裂”的技能,但那威勢想來也沒有那番爆炸來得強烈。如果三足鬼烏身上早早就被種下了機關,那豈不是說,一旦爆炸,三足鬼烏便也會尸骨無存了?

    “不錯,那幫三足鬼烏已經死絕,本身那機關就有相互引發之效,一只鬼烏爆炸,便會引發相近鬼烏跟著爆炸,所以,三足鬼烏自然無法幸免。這也是那府主冷酷可怕的地方。”東府主緩緩說道。

    聽了東府主的話,鄭方差點破口大罵起來,說那個府主冷酷可怕,你們可也不是什么好鳥!僅僅就是因為一個念頭,一個三足鬼烏族群便被徹底消滅,鄭方還從來沒見過這等把其他性命渾不當一回事情的漠然冷血,想起杜老三夫妻,鄭方胸中憤怒便難以壓抑。

    “現在我就按域主大人所說,先將那份大禮送將給你。”似乎也感覺到了鄭方情緒的激烈波動,東府主微微一笑,岔開了話頭。

    “你身上帶著一件靈寶乾坤碎,那本是我神教在你身上種下的一粒棋子,,只要事有不諧,隨時都可引爆,要了你的性命。不過,現下域主大人已經改變了主意,特意傳下了祭煉之法,我將它傳給你,你按此法祭煉,便再沒有后顧之憂。”東府主娓娓說道。

    東府主此話一出,鄭方頓時又是一驚,他陡然意識到,與面前這位相比,自己便如稚童弱雞般不堪一擊,怒火瞬間熄滅。他對乾坤碎可是一直保持著警惕,但最終仍是無奈收下,本以為扔進乾坤袋中便可高枕無憂,卻沒料到,即使如此,也沒躲過對方的暗算。

    “乾坤碎、乾坤碎?莫不是說,這東西既便在乾坤袋里,也會碎袋而出,殺了自己?”鄭方心里暗暗嘀咕,警惕地看向東府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