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定東府主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定東府主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定東府主

推薦閱讀:

    也沒聽見什么回應,不過白須靈人還是笑了一笑,點了點頭。

    “鄭方小友,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上一談,你看如何?”白須靈人轉過頭,看著鄭方微笑問道。

    知道自己背后有摘星宗的大能撐腰,鄭方的膽子也肥了起來,而且,他心里也有許多疑問,這白須靈人的提議正中他的下懷,當即微笑點頭。

    白須靈人笑著一擺手,示意鄭方隨著他向城里走去,鄭方發現,隨著白須靈人擺手動作做出,似乎籠罩著膏脂城的某種東西悄悄散去,他與一邊兀自蒙在鼓里的魁一起,跟在白須靈人身后,一路走過了那些無主的攤位和遺落的行囊。

    神興教草菅人命,委實不是什么好東西,可不能被他們的言語弄昏了頭腦。鄭方看著那些東西,心里暗暗告誡自己。

    鄭方、魁隨著白須靈人一路向前行去,穿過兩邊鱗次櫛比的低矮房屋,走在窄窄的街道上。

    “敢問大人莫非就是那東府主大人?”鄭方緩緩走著,突然靈機一動,問向白須靈人。

    “不錯,所謂東府主不過是朋友之間的戲稱,我倒真的好奇你是從哪里聽來的?你向智信深打聽我,莫不是你還認識我的某些親朋故舊不成?”白須靈人微笑著反問。

    “不知府主大人是否還記得一個姓童的人類?”鄭方冷冷一笑,嘴里問著問題,眼睛緊緊地盯著白須靈人東府主。

    “怎么會不記得?”東府主輕嘆了一口氣,接著仰首向天似乎在回憶過往。

    “你可知這定東府的由來?”東府主突然問道。

    鄭方正在靜等著東府主說出童曉偉的死因,沒料到東府主突然問出這樣的問題,老實說,他也沒料到,從甜水齋一路向東南,首先到達的,居然是定東府,在他的印象里,定東府應該在東靈域偏僻之地,不在東靈域極東,便在東靈域極南、極北之地,萬萬想不到,這定東府竟然在東靈域的西北方向,以他對靈界的知識來看,定東府在東靈域真的談不上處于什么荒僻之地。心里這般想著,聽了東府主問題,下意識便搖了搖頭。

    “這定東府在一百年多前還叫做西狩府,東靈域的許多老人,到現在你問他定東府,他還茫然不知,但是一說西狩府,他們就會恍然一聲,說出許多這西狩的典故。”東府主道。

    西狩府?鄭方聽了這個名字,也覺得熟悉,轉瞬間便想了起來,在他所看的“東靈域故聞”一書中,東靈域新域主的老家似乎就在這西狩府。

    “三百年前,我東靈域域主大人發軔于本地,攜上萬靈人南去中天府,奪得東靈域域主一位之后,大人做了兩件事,一件事便是將這西狩府改名叫做定東府,以紀念大人一戰平定東靈域,讓大人在這靈界終于有了一塊存身之地。”東府主侃侃而談。

    “府主大人說笑了,以域主大人三界府執掌武運司的府主地位,在這靈界居然會為了存身之地發愁,可不是笑話嗎?”鄭方早已猜出這東靈域域主大人,便是剛剛嚇退黃不吝的三界府主趙不敗,對東府主描述那趙不敗奪得東靈域域主,只是為了存身之說,不禁莞爾。

    “小友覺得可笑?小友接受了莫不聞的傳承,難道就沒聽他說過數千年間東逃西竄的凄惶?你如果知道我們域主大人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就不會覺得可笑了。”東府主轉頭看了眼鄭方,鄭方想起莫不聞最后凄慘的模樣,也不禁閉上了嘴巴。

    “一人之力總有窮盡,我家大人當時的敵人不僅有剛剛出現的碧霄殿主人黃不吝,還有其他許多厲害角色,倘若不是主人冒天大的風險拉起一干手下,奪了這東靈域,恐怕今天,我家大人比那莫不聞也好不了多少。”東府主緩緩說道。

    “大人登上域主之位后,做的第二件事便是建立了數個穩定界門,派出手下前往人界、冥界搜尋他的好友莫不聞。我家大人相信以莫不聞的手段,絕不會輕易丟了性命,一定還在三界某處躲藏著,所以,獲得好友莫不聞的生死消息,是我家大人最為關心的問題。”東府主一邊說著,一邊領著鄭方、魁走到了膏脂城的街心位置,甜水齋在這里建了個牌坊,而膏脂城在這里則是建了一座宏大的雕塑,雕塑恍如一只靈人的爪子,拇指、無名指、小指合攏于掌心,食指、中指伸出,就如人界人類比出的勝利手勢。

    “在靈界,我<!--中间广告位置-->家大人則是建立了神興教,通過發展教民的機會,向其他八域滲透,目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到好友莫不聞。”東府主走到雕塑前,伸出爪子指點著面前的雕塑。

    “這便是我神興教的標志,那合攏的三指意指三界府另十位府主,而伸出的兩指則指我家大人與莫不聞,由于三界府12府主內訌,所以神興教的終極教義,便是諸神已亂,當再重興。”說著話,東府主意味深長地深深看了一眼鄭方。領著二人走向雕塑一邊的一座歇山式殿堂,這殿堂也與甜水齋的類似,鄭方猜測這便是膏脂齋的清典所在地了。

    進了殿堂,早有一位清典領著手下拜伏在門邊,東府主微微點了點頭,也沒與他們打招呼,直接領著鄭方、魁向殿后行去。

    進了殿后的一間廂房,東府主指點鄭方在他對面坐下,魁跪坐在門邊。又有幾個雌性靈人端了茶水過來,鄭方嘗了一口,與那靈茶不同,這些茶水就只是普通的茶水而已。

    “老實說,在人界與人類發生沖突,是我神興教所不愿見到的,原因很簡單,我們的目的無非是找到莫不聞,只要與人類好好相處,人類便能夠主動幫助我們尋找莫不聞,那是大大的事倍功半,我們何樂而不為?可陰差陽錯的,我們神興教與人類的矛盾反而越演越烈,這件事,便是域主大人也頭疼得緊,老實說,人類雖然戰力不值一提,但畢竟與靈界分屬兩界,而域主大人又需要坐鎮靈界,難以分身。再者說,總不能把人類殺光了,那根本不是我們的目的。所以,我們一直在隱忍等待著,想辦法與人界進行溝通。”東府主喝了一口茶,緩緩講述著,鄭方默不作聲地傾聽。

    “兩界言語不通,交流不易,再加上相互廝殺,結仇頗深,又哪里有那么好溝通的?直到你說的那位姓童的人類出現,我們似乎終于看到了希望。”東府主道。

    “我們最早接觸的還不是那姓童的,而是人界的一些修士,這些修士心向神教,意圖主動投靠,一開始我們并不知道,把那來接觸的人類修士稀里糊涂殺了許多,后來一次有教民捉了人類修士回來靈界,被域主大人見了之后,方才明白緣由,自那之后神教擅殺人類修士之事便很少發生了。不過,我神教修士在人界始終不能掌握大勢,尋找莫不聞也一直沒什么起色。我們只好讓他們在人界發展教民,一方面尋找莫不聞,一方面爭取形成大勢。”

    “這期間起起伏伏,由于諸多阻礙,我神教在人界的發展一直緩慢,三十多年前,我人界教民回稟,說是發現了一個人才,由于天資不錯,在人界修士中有些影響,卻又受到人界不公正待遇,有可能投靠我神教,得知這個消息,不僅是我,便連我家大人也是喜出望外,大人把那不久前才得的一套府主令牌和三界引都特意拿了出來,只要此人愿意投靠我神教,便以此物相贈,你知道,我神興教主張諸神重興,大人的做法,是想把那人類扶上神壇,與大人比肩,恩遇不能說不隆。”

    “為了此人,域主大人還特別賜法與我,安排我代表他與那人類詳談,此人便是你說的那姓童的,雙方起初相談甚歡,為表誠意,我做主先將三界引賜給了那小子,只要他能夠引得人界主流修士入我神教,府主令牌隨后便會賜予,而且,我還將我所知的我靈界神民可能跨界之事也一一告知,特別是域主大人得知碧霄殿主將在人界舉行一場活祭,希圖以數十萬人性命打造一件靈寶之事也坦誠相告。”東府主說著話,臉上露出惱恨的神色。

    “卻不料,那童姓之人甚是刁滑,一開始百般討好,可等他拿到三界引,便立刻變了臉色,不僅對我避而不見,還聲稱無法引領其他人類修士加入神興教,就連他自己,也是千推萬阻,直言需要雙方平等交流,萬沒有加入我神興教的道理。”

    “這可真真是大逆不道了,人界修士境界低下,豈能與我等做那什么平等交流?而且,既便你我境界相若,不入我教,我又如何能信得過你?那時節我是大失所望,偏偏三界引還遺落在這小子身上,為了他不至于攜寶潛逃,我只能與之虛與委蛇,借口同意兩界修士對等談判,乘著與之面談細節之時,確定此人無意加入我神教,不得已格殺了他,拿回三界引。在那之后,因為畢竟答應與人界進行談判,我還是派了低階教民跨界商談,卻不料,人族修士見了我教民,便立下殺手,根本不容我教民分辯絲毫。”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