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無功而返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無功而返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無功而返

推薦閱讀:

    “我是摘星宗弟子,去參加魂城砥礪,剛剛完成任務回來,途中跨域飛舟崩毀,流落到這里,想去城中歇息一番,打聽道路回宗,不知能否行個方便?”鄭方趕緊陪上笑臉,將身份牌掏了出來,遠遠地遞向守城靈人。

    “摘星宗弟子?”守城靈人愣了愣,抬手接過鄭方的身份牌,輸入神力一看,立刻變了臉色,那腰桿眼看著便彎了下來。

    “咖眉綸,我陪兩位大人進城,這里你們關照一下。”守城靈人轉頭對城門邊正在盤查的其他幾個同伴吆喝了一聲,那邊幾個靈人似乎也是見怪不怪,頭都沒抬一下,只是舉起爪子揮了揮,算是示意他們知道了。

    身份牌雖然被鄭方祭煉,但里面的戰績是一直保留著的,隨時可查。這也算是魂城留給完成砥礪任務神民的一項優待,可以隨時拿出去顯擺。守城靈人見了身份牌,對鄭方身份確認無誤,急忙邀請鄭方從城門邊的一扇耳門入城。

    見守城靈人如此上道,鄭方大是歡喜,急忙招呼了魁,二人在守城靈人的引領下進了膏脂城,進得城來,卻見這膏脂城與他們經過的甜水城格局差不多,靈界的房屋建筑風格近似,倘若不是被一圈城墻死死圍住,赫然便是另一座甜水城,只是這膏脂城靈人往來穿梭,街市熙熙攘攘卻是比那死城甜水齋憑添了許多的人氣。

    “敢問守城大人,這里是我東靈域哪個府主治下?”鄭方惦著尋路回宗門,一邊走一邊問向陪在一邊的守城靈人,確認自己所在的位置。

    “大人折殺小人了,小人哪里敢稱什么大人,感謝眾神,我們這里是定東府治下卻敵司厚土堂膏脂齋膏脂城。”守城靈人言辭恭謹地回答。

    “定東府?”聽得守城靈人所說,鄭方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己稀里糊涂竟然跑進了東府主的轄境,好在那府主未必知道自己行蹤,否則,自己這可真算是自投羅網了。

    “不知從膏脂城去往我那宗門摘星宗應該怎么走?”鄭方勉力壓下翻滾的思緒,故作冷靜地繼續問道。此地不可久留,打聽了道路,趕緊離開才是。

    “這里去往摘星宗,可是有老大一段距離,大人須得繼續往南去到中天府轄境,才能尋著回宗的路徑,最起碼還有半月以上的路程。”守城靈人笑道。

    點了點頭,鄭方卻見那守城靈人領著自己徑直向城門后一座木棚走去。

    “大人不是本城治下神民,須在這里做個登記,片刻便好。”那守城靈人一邊走一邊對鄭方解釋,鄭方也沒做他想,帶著魁隨那靈人走進了木棚。

    守城靈人進了木棚便跪倒在地,鄭方抬眼看去,就見木棚上手坐著位清瘦的白須靈人,穿著一身紫色的法袍,身前一個幾案,案上零星擺放著一些文牘。

    一見這白須靈人,鄭方心里暗暗警惕,他看不出這靈人境界,只覺得他身上散發出濃濃的威勢,比特邏翼追殺他時,對他產生的威壓,只強不弱。

    “這老家伙最起碼四象境巔峰,定東府好大的手筆,居然弄了一位四境巔峰坐這兒當那執筆的文書。”鄭方心下暗暗嘀咕,卻也不動聲色地向那白須靈人行了一禮。

    守城靈人跪拜后,也不爬起來,直接雙膝挪動到那白須靈人案前,將鄭方的身份牌遞到幾案上,那白須靈人拿起身份牌看了看,又抬起眼睛細細瞅了瞅鄭方,微微一笑。

    “鄭方是吧?老夫在這里等你多時了。”白須靈人輕輕說道。

    聽了這白須靈人的話,鄭方有些愕然,竟是不知如何去接,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大事不好!這白須靈人究竟是誰?好好的等自己做什么?莫非面前這位便是東府主本人?難道自己又被那拇指小人坑了?可這人若就是東府主,怎么不隨手打殺了自己,還在這里和自己瞎聊些啥呢?

    那白須靈人剛欲再對鄭方說些什么,突然眼睛看向棚外,微微皺了皺眉。只見他一只爪子抬起,他們所置身的木棚便突然間無聲地跨塌了下去,接著就見那跪在案前的守城靈人周身光芒閃耀,緊接著便化作一道白光升上半空,此時鄭方眼中所見,那膏脂城中,一個個靈人相繼身化白光,向半空匯去,哪怕是正在擺攤和背負著物事趕路的靈人也不能幸免,那些攤位與物事陡然失了主人,<!--中间广告位置-->孤零零地留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白須靈人身周百米之內,除了白須靈人和鄭方、魁二位,其他靈人全部消失,與此同時,白光匯聚之地出現了一朵流轉不定的白色荷花,卻見那花瓣一一張開,靈光流轉不定,絲絲光芒落將下來,罩住了膏脂城里鄭方幾人所站的這百米范圍,詭異的是,百米以外的其他靈人,對此竟然毫無所知,他們依舊來來往往、各忙各的,只是一旦進入這百米之地,無論老幼,便都化身白光而去,成為半空中蓮花的一部分。

    “哼!”一聲冷哼突然在鄭方的腦海深處響起,他驀地打了一個寒噤,這聲冷哼太熟悉了,忽高忽低、忽遠忽近、雌雄莫辨,不是他在夢中打了數次交道的那碧霄殿主人又是誰?

    “黃不吝,我神興教與你碧霄殿井水不犯河水已有多年,你便在膏脂城下殺了鄭方,我也不會說上半個不字,但既然鄭方進了膏脂城,我勸你還是退去,你在這里鬧事,可討不了好。”又一個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鄭方心中一驚,看向一邊的白須靈人,卻驚訝地發現,那白須靈人正神情嚴峻地瞪視著半空,似乎并未說出只言片語。

    “趙不敗,你算定了便能守住這小子身上那府主令牌?真當自己成了蔣不曉?”碧霄殿主人黃不吝冷冷問道。

    “我守不守得住,不勞你費心,你倘若想來搶奪,不妨試試看,我對你身上的府主令牌,可也頗有興趣。”神興教的聲音嘿嘿冷笑,那半空中的白蓮花又向上升起數米。

    “趙不敗,你真要和我動手?”黃不吝聲音里怒氣大增。

    “沒有的事,鄭方得了我好友莫不聞傳承,我急著與他敘舊都來不及,哪里有什么心思動手,不過你若一心當那不請自來的惡客,說不得只有送你走了才好說話。”趙不敗不動聲色回答,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半空中的白蓮花突然顫動起來,一片片白色的花瓣次第裂開,化作一陣靈光閃爍,旋即消失,但很快,蓮花上又長出了新的花瓣。

    膏脂城中,一些靈人再次化作白光飛升而起,鄭方發現自己周圍,靈人進入便會化作白光以及白色蓮花灑落光芒籠罩的范圍又增大了數米。

    “嘿嘿嘿,黃不吝,這萬靈白蓮陣可是我殫精竭慮,弄出來專門對付你的保命之法,在定東府,只要靈人不絕,你就動不了我分毫,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注意自己的安全,這幾日做那螳螂也做得膩味了吧,縛手縛腳,前怕狼后怕虎的,你黃不吝也有今天,叫我好生歡喜。”趙不敗嘴里調侃著對方,嘿嘿笑了起來。

    “螳螂!你趙不敗以為就憑這幾個七八境的存在,便能傷得了我?”黃不吝的語氣里怒意陡升。

    “老黃,你別弄錯了,我可沒那本事召集這許多大能手下,跟著你的都是摘星宗的長老,心疼他們的寶貝弟子,一路護持,你若再不識趣離開,我不介意與摘星宗聯手,將你留下來,我說過,你那一份府主令牌,我可是很感興趣的。”趙不敗話里威脅意味濃重,但顯然并不想和黃不吝撕破臉,道出那第三方摘星宗的勢力,顯然是想叫黃不吝知難而退。

    摘星宗的長老來了?我怎么不知道?鄭方心下大喜,他發現自己落在神興教的手里,聽著趙不敗與黃不吝爭奪的熱鬧,哪里還不明白自己就是一塊肥肉,正被兩頭惡犬搶奪,一顆心早就沉到了海底,正在苦思那脫身之計毫無頭緒之時,突然聽趙不敗點出摘星宗居然有長老一直在保護自己,便如那已經被埋進了土里的人陡然見了光明,心思頓時活泛起來。

    半空中的蓮花驟然劇烈旋轉起來,頃刻間便忽地碎裂,無數光影四散而去。

    “什么萬靈白蓮陣,在我眼里不過是土雞瓦狗。”看著白蓮崩碎,白須靈人神情大變,正待說些什么,卻聽那黃不吝拋下了一句言語,這句言語起初聲音頗大,到了最后卻是越來越小,那個狗字更是渺不可聞。聽了這句話,白須靈人的神情反而又平靜了下來。

    眼睛望著天空沉吟半晌,白須靈人突然拱了拱手。

    “摘星宗的朋友,容我與鄭方談一談,麻煩諸位稍等片刻,諸位若是不放心,還請到我膏脂城的神興殿一聚,我與鄭方談畢,你們便可帶他離開。”白須靈人開口說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