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萬里之行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萬里之行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萬里之行

推薦閱讀:

    沒料想,一直翻找到靈力大潮再次降臨,他依舊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甜水城倒是有一家書店,鄭方沒在里面找到地圖,卻翻出了一本“東靈域故聞”,里面都是些在鄭方看來如鬼怪志異一般的神話,最近的是敘述那最新一任東靈域域主的事跡,這東靈域域主也確實是個傳奇般的人物,他早年名聲不顯,也去魂城砥礪過,回來東靈域后并沒去那齋、堂、司、府任職,而是回歸鄉里,閉門修煉,只是酷愛交友,時有百親千朋萬友之稱。

    這個域主平日無事,最愛打抱不平,做那人界所謂的俠義之舉,深得鄉里愛戴,“故聞”里記載了許多他這一段時間的故事。不過,他的名聲初顯還是在他所生活的齋與鄰齋交惡,被人打上門來,這位域主召集親朋好友打敗了鄰齋進攻,這時人們才突然發現,這位的境界已經超脫了渾天之外,成為一位不折不扣的大能。接下來,這位域主領著一伙手下,親赴東靈域域主所在的中天府,挑戰當時的東靈域域主,雙方戰斗并未公開,但結果顯然是新域主勝了,老域主離開東靈域,據說投入了北靈域步云宗。

    這位域主前期隱忍,后期便如那暴發戶一般,突然登上靈界的至高之位,照常理,這般倉促上位,多半會引得整個域內動蕩不寧,甚至會引發其他域的覬覦,然而,他登位之后,似乎又像是換了個人似的,再次隱忍起來,不僅極少露面,而且域內與過去相比,也沒有發生什么大的動蕩,其他域更沒有進行什么挑釁,鄭方以為,倘若細細鉆研這域主的過往,恐怕能挖掘出許多耐人尋味的故事,然而并沒有什么用處,鄭方想要知道的去往摘星宗的道路,依舊沒有線索。

    等那靈力大潮消散,鄭方也知道在這空無一人的甜水城再呆下去已沒什么意義,當下只得先按拇指小人的說法,往東南方去,等見著下一個市鎮后,再決定接下來的去向。思慮妥當,鄭方便拎起在小鎮里吃飽喝足的魁,奔著東南方揚長而去。

    從嘶嚎荒原下來,直到那甜水城,從地勢上看,其實是一塊不大的平原,出了甜水城不久,地勢漸漸高低起伏,呈現出一派丘陵地貌,有河流出沒,各種靈界原生的植物千姿百態點綴其間,靈界靈人眾多,像嘶嚎荒原那般萬里無人的荒涼所在并不多見,雖然靈人懼怕晦力,一些山谷幽深處,靈力濃郁之地少有靈人定居,但只要離開這些地方,行不多遠,便會見著靈人的村落,這一路鄭方撒開了雪泥鴻爪,對于那些靈人聚集的零星村落一掠而過,最多就是精神力稍做探查,看看那些村落是否荒廢。

    如鄭方想來,像甜水城那樣的市鎮都沒有地圖出售,小村落自然也就沒有停留的必要,他一路飛奔,所見雖然也有那靈人不知所蹤的空寂墟落,卻也有那靈人依舊繁盛的鄉村,這些村落因何荒廢又因何繁盛,鄭方根本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只是越往前去,靈人村落出現的便越發頻密,但耕種田地的靈人卻是漸漸稀少,似乎靈界越是靈人聚居之地,對食物的需求便越顯得微不足道。

    依仗自身修為,鄭方遇山過山,遇水涉水,逢上靈力大潮也不休息,只想一路奔到一個大一點的市鎮再行落腳,卻沒想到,這一奔行便是靈界的兩天一夜,直到靈力大潮再起,鄭方體內靈力耗盡,才不得不在一個山谷間停了下來。

    放開魁,發現這小子癱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卻是因為鄭方奔行太快,他根本無法進食,而一路的疾風吹打,早就將他折騰得骨軟筋疲。鄭方看著他這模樣,也是有些無奈,當下決定以后趕路還是放慢點速度,總要給這魁恢復的時間。

    不去管魁在附近尋了條溪流,拖著身子掙扎自己的吃喝拉撒,鄭方獨自去到一棵樹下沉思這一路行來的蹊蹺之處,以他這兩天一夜雪泥鴻爪的奔行速度,在人界,只怕已經從北都跑到南嶺了,這么遠的距離,沒有一個市鎮,怎么說都說不過去,那么便只有一個可能,自己向東南方奔行的這條線路,有意無意地避開了眾多市鎮,專門選擇了荒郊僻野前行,這么走,倘若就能一路奔去那摘星宗,鄭方當然樂意,只是,他也不知這樣跑下去,究竟是會到達那拇指小人所說的中天府,還是一路跑去了南靈域,按照鄭方對靈界地域的理解,他越跑越覺得偏離了目標。

    “明日倒是要慢下速度來,好好觀察所過之處,如果附近有市<!--中间广告位置-->鎮,倒不一定必須按那拇指小人的說法去走,總歸問清楚道路才行。”鄭方這邊打定了主意,又見魁歪倒在不遠處歇息,便趕了他起來,掏出一粒靈石,催促他修煉,普通人身子骨經不起折騰,倒是需要修煉有成,跟著自己才不會太過拖累。

    監督魁坐定身姿,鄭方自己也盤膝坐下修煉起來。可沒過多久,他就突然睜開眼睛,只見不遠處一座小山包上,一頭狼形靈獸瞪著一雙猩紅眼睛正在觀瞧自己,被鄭方發現,那狼獸也不慌張,緩緩地踱著小步離開了。

    狼獸不過魂臨境,顯然是被魁吸引而來的,雖然境界不高,但鄭方知道,人界的野狼多是成群活動,也不知靈界的狼獸是否如此,倘若自己遇上百多只的狼群,再有幾頭守拙甚至蹈虛的狼王,自身的安危倒不用多擔心,只是魁就怕很難照顧上了。

    好在狼獸離去后便再也沒有出現,鄭方卻也不敢多呆,見魁狀態漸漸恢復,一粒靈石用得精光,也不管靈力大潮尚未退去,鄭方拎起他再次向前奔去。

    奔行沒有多久,也就是大潮剛剛退去,約莫在人界清晨點鐘的樣子,鄭方忽地神色一動,拎著魁覓了一座稍高的山峰攀了上去,山峰頂部雜草亂樹叢生,鄭方沖著一個方向急行數步,在山峰崖畔一個稍顯平整的所在放下魁,又向崖壁湊近了一些,探出半個身子向下張望,被他放下的魁,也好奇地跟著湊了過去,只見下方有層層云霧繚繞,哪里看得清什么東西。

    “老祖,你在看什么?”魁張望了幾下,見什么也看不到,便問鄭方。

    “噓……”鄭方示意魁不要發聲,他目力高出魁何止數倍,早看見下面峽谷處,正有兩隊數百靈人打得不亦樂乎。

    一隊靈人顯然是鎮守著這峽谷入口,另一隊靈人則正在進攻,此刻雙方的神力早已用盡,卻并不稍退,直接肉搏在一起,對靈人來說,肉搏是極為慘烈的戰斗方式,動輒便有靈人因肢體折斷而喪失戰斗力,鄭方知道,那些受傷靈人與死也沒有多少區別了。。

    靈人之間的殺戮相比于魂城靈人與冥鬼之間的戰斗,更顯殘酷。盡管死亡隨時發生,兩邊卻并不稍退,在峽谷入口拋下累累尸骸,仍依舊酣戰在一起,兩邊人數迭次減少,最后,進攻一方靈人死傷殆盡,鎮守一方也只剩下寥寥數人,他們將進攻一方傷殘靈人一一格殺之后,也不去收攏本方傷殘,就那樣退進了峽谷,消失不見。

    親眼目睹了一次靈人之間的交戰,鄭方也沒向一邊急得焦頭爛額的魁解釋,拎起他,鄭方再次前行,行不多遠,鄭方見著山嶺間一個靈人的村落,他沒有像前次那樣直接掠過,而是化作靈人模樣進了村落打探道路,然而,這些山中靈人竟是消息閉塞至極,只知道自己屬于一個叫做膏脂齋的清典齋管轄,至于自己屬于什么堂什么司,則是一概不知,更不用說屬于什么府了。這些靈人看出鄭方是個高人,一個個恭謹地緊,特意做了吃食送給二位,那魁也不管靈人的吃食會不會吃壞了肚子,大快朵頤之下,還勸鄭方也品嘗一二,被鄭方黑著臉拒絕了。又問起離此最近的市鎮,靈人所指方向依舊是東南方,只說再過去數日路程,便可到一座大城,他們膏脂齋的治所也在那里。

    普通靈人的數日路程,對鄭方來說,可就是片刻的功夫了,離開這村落,鄭方開啟雪泥鴻爪,不久之后,視野里便出現了一座城池的輪廓,這座城池與他見過的甜水城極不相同,建有高高的城墻,城墻上還有垛口,垛口邊有靈人哨兵晃動的身姿。鄭方遙遙看見,進城的靈人排起了一條長隊,從城門口迤邐延伸出去老遠。

    放下魁,鄭方將壁壘法袍兜在頭上,又讓魁也將頭臉遮住,這才緩步向著入城的隊列走去,那些排隊的靈人,身上大多肩挑背扛,都是帶著物品去城中販賣,鄭方與他們閑聊了幾句,打聽得這膏脂城入城檢查極是嚴厲,非本城、本齋治下神民,一律不許入城。

    聽得這條禁令,鄭方便有些擔憂,自己出生摘星宗,哪里是這膏脂城的神民,倘若進不了城,可就有些麻煩,也不知下面又得跑出去多遠,才能再找著市鎮了。當下略一思索,鄭方便讓魁替他排著隊,自己躥到城門前,與那守城的靈人衛士打探一二。

    “想進城的速去排隊!”一個守城靈人遠遠見鄭方走來,立即高聲呼喝。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