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荒原盡頭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荒原盡頭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荒原盡頭

推薦閱讀:

    普通人步行數周的路程,在雪泥鴻爪之下,不過幾個時辰而已,當鄭方眼中,嘶嚎荒原的大地上出現了一條條深邃、巨大的溝壑,如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疤痕之時,他不由得放緩了腳步,在一道延伸至腳下的地塹前停了下來。

    “不錯,就是這里。”魁興奮地指點著。然后憑著記憶,引領鄭方繞過這條地塹,繼續向前,從一道亂石如犬牙交錯的溝壑下去,走上了一條狹窄的碎石小道。

    隨著小道緩緩向下,兩面崖壁高聳,只余一線灰蒙蒙的天空順著小道向前延伸。

    嘶嚎荒原的盡頭,巖石千溝百壑,鄭方他們所走的,不過是其中不起眼的一條而已,鄭方邊走邊感嘆魁記憶力不錯,只走過一次便記了下來。

    “那里叫亂牙溝,最是好認。我聽長輩說過,我人族待招家族避入荒原,也是從亂牙溝這里進入的,其他道路祖先試過不少,大多中途都斷裂了,無法行走,只有這條勉強通暢。”魁向鄭方介紹。

    看著四周壁立的巖,鄭方微微點頭,以他的能力,當然不會被什么斷裂的道路所阻,不過,待招一族行到這里,已經山窮水盡,他能夠感受到那些走投無路的人們面對這巍峨、猙獰的高崖,是怎樣地無奈、絕望與掙扎,不能不說,人類的求生是極為強烈的,魁能夠輕易記住這條道路,恐怕與整個族群對這條路的深刻記憶都有著不小的關系。

    小道環繞崖壁,一圈圈地盤旋向下,抬頭是壁立千仞,腳下是萬丈深淵,除了偶有風聲掠過,滿目所見,除了碎石就是山石,鄭方行得不耐,再次拎起魁,數度縱躍,如一只飛鳥在崖壁間回翔數次,轉眼間便來到了亂牙溝的底部,小道的盡頭。

    小道一側,緊靠崖腳意外地出現了一泓深泉,魁歡叫一聲,跳了過去,掬水喝了,又清理起身上的積垢,鄭方猶豫了下,也就隨他去了。境界到了他這個地步,許多普通人簡單的歡樂,倒是已經不再擁有,卻也不必打攪別人去享受。

    深泉周圍,綠意星星點點,鄭方看向遠處,只見豐茂的靈界植物開始在崖下密密層層的鋪展開來,他扭頭看了看身后一路行來聳入云天的崖壁,暗道,這大概就是嘶嚎荒原的盡頭了。

    待魁清理完畢,兩人繼續上路,魁又提醒鄭方,此地有靈獸出沒,上回他與父親過來,就曾被靈獸襲擊,死去了好幾個同伴,他的一個哥哥也是在這里被靈獸拖了去。

    現在鄭方已經明白,靈獸也是分級別的,碰著低階靈獸還沒什么,遇上高階的,只怕自己也得當了靈獸的食糧,當下也是提起了小心,按著魁指點的道路緩緩行去,這里的樹木沒什么枝蔓,一顆顆直立著,除了頂上的一蓬,整個枝干都是光溜溜的,遠遠看去還覺得郁郁蔥蔥,可走近了,卻是疏落有致,并沒有人界一般森林的濃密壓抑之感。

    由于害怕遇上靈獸,鄭方不敢放開速度,兩人在林子里走了很久,直到靈力大潮涌來,兩人這才尋了一棵粗大的樹木,靠著枝干坐下歇息。

    林子里的靈潮比荒原上的溫柔許多,樹木頂部傳來不停歇的嘩啦啦枝葉聲響,樹下除去風大了一些,靈力濃郁了許多,也沒見其他異樣。鄭方原本打算一氣走到市鎮再說,可見了魁不停張口打著哈欠,知道普通人終究精力有限,這一天也累得很了,便由他睡去,自己則在樹下盤膝修煉。

    大潮涌動,靈力濃郁,鄭方本就到了自由境初階巔峰,他練了沒多久,便不知不覺晉入了中階,如今這種小境界的晉升,在他已不能引起多大反應,但還是循著習慣站起身,周身靈力發散,將些許污垢震脫。正待接著修煉,突然聽見一些響動,循聲看去,卻見一棵樹下,正探出一顆圓滾滾的腦袋,在那里四下張望著,是一只鼠類靈獸。

    笑了笑,鄭方剛要閉上眼睛,卻又想起那魁可是要吃飯的,他與自己出來到現在除去喝了些泉水,可還沒進食,自己是不需要吃什么,魁不吃可是會餓死的。當即身形一動,來到了那靈鼠出沒的樹下。

    靈鼠見鄭方過來,趕緊往下躲去,卻如何能逃過鄭方的感應,他靈力外吐,不大會兒的功夫,便在樹下挖出了一大窩,這些靈鼠被鄭方靈力威壓,一個個簌簌發抖、無法動彈。鄭方撿了兩只肥大的,其他的任其自去,自己回來魁身邊,剝洗干凈,又以手發靈火烤炙起鼠肉來。

    這邊還沒烤<!--中间广告位置-->多久,魁便睜開了眼睛,看著鄭方手里泛出陣陣香氣的鼠肉,咕嘟一聲,咽下了老大一口饞液。

    “我長久不食,倒忘了你還要吃飯的。”鄭方微微一笑,將手里的鼠肉遞給魁。

    “我這里也沒有佐料,雖然加了些咸味,也不知合不合你胃口。”鄭方笑道。

    “老祖你吃,我……我不餓。”魁看著鼠肉,兩眼放光,嘴里卻與鄭方客氣著,手伸了伸,到底忍了下來。

    “我不用,你趕緊吃了再睡一覺吧,明天還有許多路要趕。”鄭方搖搖頭,將鼠肉遞到魁手里,手上靈火消失,靈力一震,些許油脂便落在地上。

    見鄭方確實沒有吃的意思,魁接過鼠肉,一口咬下,只覺滿口生香,不過數口,兩只肥鼠便都進了肚子,他滿意地嘆了口氣。

    “有生以來,這是第二次吃肉。”魁意猶未盡的道。

    “哦?第一次是什么時候?”鄭方好奇地問。

    “那時我還小,族里用朱果換來老大一坨肉,每家都分了些,我娘原打算存起來慢慢吃的,結果爹見我們幾個小的吃得歡,便勸娘先讓我們吃個夠,剩下的再存,誰知道一頓飯,兄弟幾個就把肉吃了個干凈,為這事,娘把爹罵了有大半個月。”魁笑道。

    “哦?那后來呢?你們這朱果一日一熟,就沒有再換些肉食嗎?”鄭方問。

    “后來,那與我們交換的食人鬼便提出要來我們族里當面交換,不答應他們,他們就不愿再換了,應老怕這是食人鬼害我人類的計策,不敢答應,便斷了聯系。”魁回答。

    “我聽你經常提起爹娘,這回你和我出來,爹娘放心嗎?”鄭方好奇地問。

    “我娘十年前就死了,那次族里打算換一些鹽巴,顏色與平時的不同,娘心里懷疑,就先嘗了一點,沒想到那鹽巴有毒,娘就被毒死了。”魁淡淡地說。

    通過精神力碎片,鄭方還不知道靈界居然有鹽,靈人是不需要吃鹽的,但人類沒有鹽就無法生存,不過,修煉到了一定境界,完全可以無中生有,制出鹽巴,這伙人族居然到了需要換取鹽巴的程度,顯見族里高手已經凋零殆盡,也不知這些年是怎么熬過來的。

    “我爹兩年前死的,他是老死的,族里都說他有福了。”魁又說。

    看看魁的模樣,鄭方也知道他爹的年齡不應該有多大,看來他父親也是一個沒法修行的,嘶嚎荒原生存環境如此惡劣,人類壽命當然無法長久,可只要能夠修行,壽數便會有不小的提升,應慧就是魂臨境,所以才能茍延殘喘至今。

    “再睡一會吧,等靈力大潮退去了,我們就動身。”鄭方見魁神色間也沒什么哀慟的樣子,就沒有矯情去說些什么憐憫的話語,他雖然年齡不大,但走得多,看的也多,知道對于人類來說,生死離別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想超脫之外,除了修煉,再無他法,人類一輩輩的生死相繼,死了便成為過去,活著的繼續求生,這里面沒有半點溫情可言。

    靈力大潮退去不久,未等鄭方呼喚,魁便翻身爬了起來,經過一夜,鄭方也知道這一帶并沒什么有威脅的靈獸,便拎起魁,雪泥鴻爪開動,順著林間小道,一路向前奔去。

    漸漸的,有些林間開辟的田地出現在了鄭方的視野里,這些田地都不大,星星點點散布著,看上去都是一副疏于打理的樣子。鄭方慢下腳步,穿過這一塊塊田地,心下疑惑,他在精神力碎片里見過,低階靈人會培育些作物,不過產量都不算豐厚,畢竟,高階靈人與鄭方一樣,都不用進食,所以在靈界,糧食的作用并不像人界那樣重要異常。

    對靈人來說,栽種田地的,多是一些生活安定,缺少兇性的,畢竟打殺靈獸也可以用來果腹,相比來說,種田便要勞累許多,卻也安定許多,所以,這幫靈人應該是比較和善、容易打交道的,可看這些田地荒草滋生的樣子,應該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打理了,靈人難道遷徙走了?可看模樣又不像,遷徙之前,最起碼田里的出產應該帶走,可田地里明明有成熟的作物,卻沒見收割的跡象,只是任由那些作物在田里無聲地被遺棄。

    繼續往前,鄭方也見著了一些房屋,他精神力探出,發現這些住屋里都沒有靈人的蹤跡,里面物事凌亂,像是經受了劫掠一般,鄭方連續探查下去,面色不禁嚴峻了起來,這些靈人十有是被屠殺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