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夯獸暴動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夯獸暴動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夯獸暴動

推薦閱讀:

    “怪不得我們被關進來的時候,你一下子就聽出了死鬼的聲音,是不是情根深種,連他的聲音都牢牢記下了?難不成我們被抓就是你和死鬼做下的局,就是為了逼我放了你,好與那死鬼雙宿雙飛?”杜老三腦洞大開,越想越覺得花想容可疑,越說越是悲憤。

    “特么的,杜老三發神經,花想容你別去理他,速度的,趕緊讓你那情兒放了大伙兒,咱們各回各家,關在這里悶死了都。”

    “我不是……我沒有……老公,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樣……”花想容還在那里惶急地一個勁兒的解釋著。

    “都特么閉嘴!勞資是個人!你們看清了沒有?勞資是個人!與你們這伙鬼烏鴉能有個屁的關系!”鄭方直聽得腦殼劇痛,再也忍不住大吼了起來。

    這一聲大吼,讓嘰嘰喳喳的三足鬼烏們安靜了片刻,可沒一小會兒,一只鬼烏又嘀嘀咕咕了起來。

    “是人了不起啊?就算是個人,還不是看上了我們的花想容?”

    “你這人真特么墨跡,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動不動的瞎叫喚啥?”

    “花想容,你這情兒是不是腦子不太好啊?你擇偶的標準就是有問題,找來找去盡找些腦子不好的,杜老三是這樣,這個死鬼又是這樣。”

    “你既然不是看上了我老婆,干嘛不趕緊放了我們?”還是杜老三頭腦清醒,他頗為敏銳地抓住了鄭方話里的重點,提出了有力的疑問。

    “你知道你們為什么被抓嗎?他們是怎么把你們抓起來的?”努力屏蔽著其它鬼烏噪雜的聲音,鄭方問杜老三。

    “我哪知道老東西為什么抓我們,他召集我們說是要補給我們上回欠的精魂,我就猜到老東西不懷好意,都賴掉的東西,哪有那么好心又主動補回來的,可這幫蠢貨,就是不聽我的,巴巴的趕了去,沒想到只吃了一些味道怪異的碎食,就全被抓了,我讓那蠢婆娘躲起來,沒想到她也給捉了來。你老實說,這事你究竟參沒參與?”杜老三心里對鄭方還是有些懷疑。

    “杜老三!你說誰蠢婆娘?獨個兒關起來,沒有老娘在身邊,你膽子大了啊!”花想容聽了杜老三的話,不樂意了。

    “姓花的,你和死鬼的事還沒說清楚呢,少在那里撒潑。”杜老三冷冷地回答。

    “我和死鬼的事?我和死鬼有什么事?你說我和死鬼能有什么事?你說!你今天不給我說清楚,老娘不會放過你!”花想容不知怎的突然也發起飆來。

    “貨艙里有動靜!這伙鬼烏怎么突然鬧騰起來了?”

    “別把馱山獸驚動了,快去把飛舟管事找來。”

    “這伙鬼烏一直不是都好好的嗎?這是發什么神經呢?”

    “我先去貨艙里看看,咦?好像有誰躲在里面?”

    “快去查查怎么回事,發什么呆呢?趕緊去找飛舟管事。”

    鬼烏們正吵得不可開交之際,貨艙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對話聲,鄭方耳力極好,一聽之下,臉色劇變。

    知道再問下去,這些鬼烏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貨艙大門那邊似乎已經被堵上了,瞧這架勢,自己難不成要被甕中捉鱉?鄭方趕緊縮進貨艙角落,靈力悄悄吐出,一個個地將鬼烏的籠子統統打開。

    “趕緊跑!最好把貨艙門邊的那些家伙引開。”鄭方悄聲交待。

    “貨艙?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們怎么在貨艙里?”

    “啊呸!勞資這么尊貴的身份,居然把勞資關在貨艙里,勞資炸死這幫畜生!”

    一伙三足鬼烏出了籠子,正在嘰嘰喳喳的摸不清狀況,艙門那邊,又有話語聲傳來。

    “不要緊張,我先進去看看,你們守好這里,三足鬼烏不容有失。”說著話,就見艙門打開,一個身影出現在門前,便在此刻,鄭方放出的一群鬼烏,陡然看見光亮,頓時撲扇著翅膀,宛若平地升起一團烏云,密密麻麻地奔著艙門沖了過去,與那身影剛好撞了個正著。

    “不好,三足鬼烏被放出來了!”那人驀然看見數不清的一團團黑影撲面而來,驚叫一聲,不過他身手了得,身形微動,左右已各捉了一只鬼烏在手,不過他身后的家伙本事可就參差不齊了,一時間在鬼烏的突然襲擊之下,驚叫聲此伏彼起。

    “我先把它們關進籠子里去,你們小心,千萬不要攻擊它們……”話隨聲動,那身影已<!--中间广告位置-->經向著貨艙里奔來,身后尖叫依舊沒有平息。這三足鬼烏可不是一點攻擊性都沒有,它們也有意動境的實力,普通靈人見著它們,都未必討得了好去,此時,三足鬼烏驟然出現,雖然著急逃躥,主動攻擊的不多,可面對這么一大群亂糟糟的烏鴉,是抓是放?是避是追?還是讓守在門邊的家伙有些手忙腳亂。

    “這是哪里?我去!地下室嗎?”

    “快讓我過去瞧瞧,這破地方好像在動?”

    “呦呵,又有人想抓我……”

    “啄死他、啄死他……”

    “傻瓜,你能啄死誰?快跑快跑……”

    “到處都是墻壁,往哪兒跑?”

    “往亮的地方,沒墻的地方跑,你傻了還是怎的?”

    三足鬼烏的噪雜聲伴著靈人慌亂的尖叫在貨艙門前響成一片,那奔進貨艙的靈人身形已經接近了鄭方躲藏的所在,他卻突然站定,轉過了頭去。

    “小心!不要捏那三足鬼烏的肚子……”他話音未落,陡然一團紅光伴隨著劇烈的爆裂聲自艙門處傳了過來,聲音驚動了一邊的馱山獸,那些巨獸一個個地嚎叫了起來。

    借著艙門邊爆炸的光芒,鄭方看清了奔到近前的那身影側面,令他意外的,這靈人居然就是住在他隔壁的那伙靈人中的一個。

    “怎么回事?這伙靈人不是去見東靈域域主的嗎?和這些三足鬼烏有什么關系?”鄭方心念電轉,然而不待他繼續想下去,艙門處的爆炸聲接二連三的響起,馱山獸受到驚嚇,轟然暴動起來,這些馱山獸可不像三足鬼烏方向感清晰,它們一頭頭嘶吼著,橫沖直撞,完全沒有目的的在貨艙里四下東奔西突。

    沒一會兒,便有數頭馱山獸撞在了身側的船板上,咔嚓聲連續響起,貨艙與食料艙的隔板最薄,率先被撞了個粉碎,鄭方再也無法安靜躲藏,急忙身形連動,閃避著馱山獸的沖撞,那捏了兩只鬼烏在手的靈人,突然見了鄭方身影,吃了一驚。

    “你是誰?為什么放了三足鬼烏?”那身影厲叫著便要撲將上來,無奈被馱山獸所阻,只能一邊閃動避過,一邊高聲喝叫。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嗎?你闖下了彌天大禍!”那靈人嘶吼著。

    再大的禍,先活下來再說。鄭方左閃右避,心中暗暗嘀咕,馱山獸的每一次沖撞,力道都極為驚人,鄭方感覺以自己的實力挨上一下,只怕也會身受重傷,正在小心避讓之時,伴隨著一聲脆響,側面突然一股強風灌了進來,鄭方只感覺一陣強大的吸力涌來,身不由己的便要被那吸力裹挾了去,他心中大驚,可雙手處卻沒有著力的東西,立時站立不穩,一時間整只飛舟也像是傾覆了一般,鄭方只覺天旋地轉,摔倒在地,被巨風席卷著不由自主地向側面滾去,身邊一頭頭托山獸橫七豎八地掠過,好在鄭方變身及時,千鈞一發之際,避過了數次被馱山獸踩踏的慘劇。

    情急之間,鄭方的一只四處胡亂抓撓的手突地抓住了一塊堅硬的物事,他便如那洪流中的落水人兒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靈力外吐,死死地抓牢了那個物事,將身體稍稍穩住,這時才有余暇看見眼前驚人的一幕。

    眼前,飛舟船舷被撞開了老大一個豁口,一頭頭馱山獸夾雜在一箱箱貨物之中,順著豁口如那流水般不停地被拋出飛舟,馱山獸凄厲的嚎叫在飛舟外的空中不斷響起,鄭方只覺身后自己抓著的物事也響起吱吱嘎嘎撕裂的聲音,顯然也抗拒不了高空氣流巨大的拉扯力道,正在發生斷裂。

    “是貨艙的大門。”鄭方稍稍穩了穩心神,打量了一下身后,此時飛舟似乎已經翻轉了過來,眼前的一切因為頭上腳下,極度難以分辨,不過鄭方還是猜測出自己緊緊抓著的,應該是貨艙的大門,這扇大門被風力拖拽著,筆直的伸向豁口,后面與門框接榫處,吱吱呀呀地仿佛正在斷開。

    “好小子,看你做的好事!”鄭方還未想明白自己下一步該做什么,一道身影已經伴隨著狂吼撲了過來,此時風聲呼嘯,鄭方的耳力也受了影響,但這聲喝罵還是聽得清清楚楚,他見那身影撲來,也不知是那靈人被風力吸了過來,還是試圖向自己進攻,當下不假思索,奮起一拳,向著靈人撲來的身影重重砸去。

    那靈人似乎沒料到鄭方此時還有余暇向他進攻,倉促間兩手舉起抵擋,當他神力吐出,方才注意到手中一直捏著的兩只三足鬼烏,眼睛頓時驚恐地瞪大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