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定東行商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定東行商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定東行商

推薦閱讀:

    “智信深?”鄭方循著飛舟管事的指點,瞧見那之前售賣定東府鎧甲的行商,正臉帶笑容,從遠處匆匆趕了過來。

    “老智,你咋帶了那么多三足鬼烏?這些烏鴉鬧騰得厲害,雖然吵不著人,可若是驚嚇了馱山獸,也不是鬧著玩的,我看還是丟下去吧。”飛舟管事皺著眉頭,對那智信深說道。

    那智信深也不知在哪里鬧得滿頭大汗,一邊擦汗一邊對著飛舟管事連連彎腰行禮。

    “還請管事的行個方便,這是我們府主臨時傳信給商行,特意要求替他捉來的,可不敢丟下,哪怕再加些運費都成。”智信深躬身說道。

    “這哪里是運費的事情,馱山獸一旦暴動,我們這飛舟都得散架,若是你能讓這些三足鬼烏安靜下來,帶回去倒也沒什么,不過你瞧這些三足鬼烏鬧騰得如此厲害,我可不敢放上船去,出了事,誰都承擔不起。”飛舟管事皺起眉頭,伸手阻止了裝載著三足鬼屋的木車進入飛舟。

    “死鬼?你還在不在?快快救救我們,只要救了我們,你要多少尾羽,我們都給你!”

    “誰是死鬼?誰是死鬼?那么大本事能救我們?”

    “花想容,別亂叫!你許是聽錯了,死鬼怎么可能在這里?”

    “我沒聽錯,剛剛就是死鬼的聲音,死鬼的聲音,我不會聽錯!”

    耳朵里塞滿了三足鬼烏的叫聲,鄭方還得關注著飛舟管事與智信深的對話,一時間,整個腦子都像要分裂了似的。

    “我再加你五成運費好不好?你看,拉著這一車鬼烏的馱山獸都沒被驚動,這些錢,你便是把所有馱山獸的耳朵全塞上,相信也夠了吧?”智信深咬起牙與飛舟管事商量。

    “這樣啊,不是我說你,老智,飛舟上攜帶活物可是大忌,我這里擔了老大的風險,只怕一路上都沒法好好修煉,下次別再給我添這些麻煩了。”管事顯然被智信深開的價錢打動,揮手放行了。

    “一定一定!”智信深連連點頭。

    看著一車三足鬼烏緩緩走遠,鄭方耳根終于清靜了下來,他看著智信深笑了笑。

    “智老板,你們定東府府主是不是叫做東府主啊?”鄭方問道。

    聽了鄭方問題,那智信深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皺了皺眉頭。

    “東府主豈是你能叫的?最起碼也該加上大人兩個字才恭敬一些吧?”

    “這倒是我失禮了,這么說東府主大人就是你們定東府的府主了?”鄭方被智信深指責也不著惱,笑瞇瞇地接著問道。

    “我們府主大人尊名雖然叫做冬不拉,也做著定東府的府主,不過東府主這個名號,不是相親的手下,或是那同級的大人,是沒資格用的,像我們這等草芥,只需稱呼一聲府主大人便好,加個東字也是不敬,不知這位客人與我們府主大人什么關系,敢用東府主這個稱呼的?”智信深皺起眉頭,緊緊盯著鄭方。

    “呵呵,我有個朋友是你們府主大人的舊交,聽說府主大人在魂城,特意交待我來見見他,我那朋友當時就是以東府主稱呼你們府主大人的,卻不料,我在這魂城,砥礪任務都完成了,也沒見著這位府主大人,只打聽到他是定東府的府主,我在你拍賣鎧甲時,得知你來自定東府,所以這一見你,就忍不住打聽了。”鄭方打了個哈哈,向智信深解釋他打聽東府主的緣由。

    “原來是這樣,你那朋友與我們府主大人關系定然親厚,府主大人交游廣闊,在其他域有幾個朋友倒也說得過去,我們府主大人前幾年便不在這魂城了,你既然問詢,莫不是想去定東府尋我們府主大人?”聽了鄭方解釋,智信深的態度和緩了下來。

    “那倒不是,我與摘星宗宗主霓生的晚輩相熟,這是打算去摘星宗玩玩呢。”鄭方急忙搖頭,他現在可沒底氣去見那什么東府主,至于所謂的舊交,全是他胡謅的,舊交沒有,舊恨倒是有不少,真跑去尋那東府主,只怕一見面,牛皮就戳破了。

    “沒關系,我們府主大人最是喜歡提攜后輩,你去見他,他一定歡喜得緊。別說我沒提醒你,咱東靈域其他府就沒一個安生的,打打殺殺終日不斷,你一個人閑逛,危險不小。我們定東府雖然偏居東靈域<!--中间广告位置-->一隅,卻是整個東靈域最安定的所在,所有神民安居樂業,對府主大人萬分感戴。我勸你可以先去我們定東府地界看看,然后由府主大人安排你去那摘星宗,這么一來,你這一路的安全才算有了保障。”智信深熱情地替鄭方規劃著行程,鄭方與他打著哈哈,又詢問了一些關于定東府的消息,他原本就打算去那定東府看看,不過那位府主大人,還是等鄭方晉入渾天境以后,再去打攪也不遲。

    看著貨物全部入艙,飛舟管事招呼著關閉了豁口艙門,鄭方、智信深也隨著其他行商轉回了艙里,那智信深又熱情邀請鄭方去他艙室深聊,鄭方暫時沒想好還需打探些什么,便婉拒了智信深的邀請,直接去了甲板,回自己的三層樓了。

    回去住處不久,飛舟便緩緩騰空,離了魂城。鄭方走出院子,想瞧瞧新鮮,卻不料飛舟船舷密植了層層樹木,完全遮擋了視線,鄭方只感覺飛舟平穩至極,飛行速度倒是與那宗門的跨域飛舟不相上下的樣子,也看不出什么門道來。鄭方在院落外踱了幾圈,又回了自己的三層樓,心下暗暗嘀咕,住他隔壁院子的靈人,自打住進去之后,就一直沒見出來過,也不知那院子里究竟有什么妙處,竟能讓他們耐得住性子。

    接下來,鄭方在院子里修煉了幾天,他如今除了摘星訣,其他的齊齊上了二層,所以鄭方一直以修煉摘星訣破境作為目標,可自從蹈虛境開始,鄭方就發現自己修煉所需要的靈力進一步增大,到了他如今的自由境,從環境中擷取靈力進行修煉,速度已經大幅降低,這就使鄭方靈石、行氣丹的消耗陡然增加,特別是行氣丹,對修煉的輔助作用凸顯,他在蹈虛突破化形時,既便有白色閃電提供靈力支持,他依舊吞服了一粒,在化形突破不朽時,他竟前前后后吞下去十粒,原因就是,進入化形境,哪怕平時修煉,一旦不吃行氣丹,修煉的進度立馬迅速降低,這對于只要一修煉,便會不停有所突破的鄭方來說,實在難熬,所以行氣丹的消耗無形中就增大了。

    可輪到他在鄭會防區由不朽突破到自由境時,這種消耗竟然上升到了上百枚,靈石更是不知不覺用去了近萬粒,如今他再修煉,對丹藥和靈石的依賴進一步增加,在飛舟上還沒修煉多久,行氣丹就用完了,好在鄭方靈石充裕,靈茶更是管夠,不過即使如此,修煉速度因為少了行氣丹的輔助,也慢得讓鄭方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自由境開啟鄭方的上丹田,上丹田的位置在鄭方的印堂,這個地方牽扯到了精神力的居所,而自由境與通神境,不僅要像前面下三境、中三境一樣,將上丹田開辟好,更要開辟一條靈力與精神力貫通的通道。

    早在守拙境,魏生志對鄭方進行特訓時,鄭方就嘗過精神力與靈力在體內混合所帶來的可怕影響,進入化形境之后,鄭方身體的能量化轉化的基本都是靈力,從某些方面來說,他現在已經算小半個靈人了,在這種情況下,一旦處理不好精神力通道,導致精神力倒灌身體,那可就不是守拙境時差點憋死的那種小風險,而是他的整個身體都有可能固化變作一塊大號的靈石。

    從自由境開始,靈力貫通的經脈路線,越來越細小,也越來越脆弱,這也使得鄭方修煉時的精神消耗大幅提高,好在他的問星訣已經上了二層,勉強撐得住,但是修煉的艱澀、緩慢與疲勞卻是無法避免的,這又導致鄭方初級養神丹的消耗大大提高,鄭方的神幣所剩無幾,所以明知道初級養神丹在價值上遠遠大于神幣,他也不敢再胡亂使用神幣,而是用初級養神丹輔助修煉。

    這一天,鄭方正在緊張地修煉著,打算突破自由境初階,不料院子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鄭方自上了飛舟,除去開始熟悉環境時,上去三層樓看了看,其他時間幾乎都是呆在院子里修煉,他趕走了服侍的小廝與丫鬟,所以聽了敲門聲,只有自己停下功法,跑去開門。

    出乎他預料,門外站著的赫然是定東府行商智信深。

    “鄭方大人,我通過管事打聽,方才知道你住在這里,大人家族定是豪闊,普通靈人可住不起這等神仙居所,我來來回回乘這飛舟也有百來次了,這神仙艙室連進也沒進過,所以心生好奇,特來開開眼界。”智信深一見鄭方,立刻滿臉堆笑,連稱呼也改做了敬稱。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5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