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情根深種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情根深種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情根深種

推薦閱讀:

    “都是你這小混蛋惹出的簍子,現在倒還擔心有沒有事情?那邊有事沒事的不重要,說不清特邏翼的事,你才真的會出事呢。”紫月落雖然說得嚴重,但她臉上笑瞇瞇的,渾然沒有半點嚴肅的樣子。

    “特邏翼長老要殺我,追著我進了大能墳場,結果不知怎么死在了墳場里,不過,說老實話,我到現在也沒確定死得究竟是不是他。”鄭方知道特邏翼的死對摘星宗來說是件大事,不會輕易便放下,更何況自己回了摘星宗,還打算順著特邏翼這條線去追查神興教的事,這也得宗門支持,所以紫月落一問,就趕緊照實說了。

    “大能墳場?特邏翼死了,你怎么沒事?”紫月落蹙起眉頭,顯然并不相信鄭方所言。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的。”白月的事情不好說出來,鄭方可不是非常相信這紫月落,倘若紫月落見了白月,有心殺人奪寶,又變成另一個特邏翼,鄭方現在半張底牌也沒有,只能眼睜睜地被她殺了。

    “特邏翼死在什么地方,你領我去看看。”紫月落道。

    “特邏翼長老都分解完了,那里太靠近冥鬼防區,而且大能墳場好危險的。”鄭方有點不愿意,自己剛剛在辛亥防區大鬧了一場,又過去癸亥那邊,難保青蝗伯爵不跳腳。

    “沒關系,你領我去便是,特邏翼分解了,他的乾坤袋、法袍應該還在,總要帶回宗門才好。”紫月落搖搖頭,對鄭方所說,渾然沒有在意。

    “額……乾坤袋我撿了……應該是特邏翼長老的。”鄭方把特邏翼的乾坤袋掏了出來。

    “你這小混蛋,我倘若不問,你是不是想私吞了?”紫月落眼睛一亮,劈手便將特邏翼的乾坤袋奪了去,笑瞇瞇地看向鄭方。

    “怎么會?特邏翼都分解的認不出來,我哪知道就是他的,這不打算回宗門交給師父辨認嘛。”鄭方紅了臉辯解。

    “法袍還在原地?”紫月落沒有在意鄭方的解釋,緊跟著問道。鄭方點了點頭,心道,那法袍對自己一點用也沒有,撿了做什么?自己又沒有改行撿垃圾。

    “你趕緊領我過去,先把正事辦了再說。”紫月落收起特邏翼的乾坤袋,催促鄭方。

    “這可是你自己要去的,出了事別賴我。”鄭方心下不愿,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嘟嘟囔囔地領著紫月落向癸亥防區走去。

    “我來之前已經在宗門留了話,我若出了意外,就是你這小子害的,所以你給我小心點。”紫月落笑道。

    “喂!你這么說好沒道理,你是四象境的大能,我才紫薇境,哪里有本事害你?太扯了吧?”鄭方一聽就火了,這紫月落也太沒有宗師風范了,你出了意外,憑什么就是我害的?這是吃定我了是吧?

    “哦?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呢,不過特邏翼比我可還要厲害些,不照樣被你害死了?你若存心想害我,恐怕還真不是太困難呢。”紫月落若無其事地說道。

    “特邏翼是自己往那大能墳場里鉆,是他自己找死,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你可別賴我。”鄭方是真的急了。

    “我現在也是自己要往大能墳場里鉆,也是自己找死,但如果出了事,還真就賴上你了,你想怎么樣?”紫月落問道。

    “我能怎么樣?大不了陪你一起死,滿意了吧?”鄭方怒火中燒,覺得這紫月落簡直不可理喻。

    “呸呸呸!長的一副丑怪模樣,和老娘死在一起,老娘怕不得天天做嘔,死也死不安生,誰給你的狗膽想和老娘死在一處的?”紫月落說著話,一只爪子探過來,扭住了鄭方的耳朵。

    “疼!你做什么?你賴我,我死了還不成?”鄭方痛叫,心里委屈至極。

    “說,還敢不敢和我死在一起?”紫月落不依不饒,只管狠狠揪著鄭方的耳朵。

    此時,二位已經走進了鄭方的防區,紫月落一點也不收斂,達蘿莉、能必達一干手下聽得動靜,紛紛迎了出來,見到自己的首領大人被個雌兒捏著耳朵、提溜著,一個個都傻了眼,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首領大人,這……”能必達壯著膽子上前詢問。

    “都特么回去,勞資沒事。”鄭方臉漲得通紅,擺了擺手,打發自己手下離開。

    “當個首領威風得很嘛,都勞資上了?告訴我,你這毛<!--中间广告位置-->也沒長齊全的樣子,究竟能是誰的勞資?”紫月落瞧著有趣,嘴上問著,手下微微用力。

    “哎吆喂!勞資是孫子,誰都是勞資的爺爺,行了吧?”鄭方吃痛,大叫起來。

    “你這小混蛋,枉你在摘星宗呆了這么久,半點倫理輩份都不通,什么勞資、爺爺、孫子的?亂七八糟地攪在一起,你師父究竟教了你些什么?”紫月落笑著數落鄭方,手下又加了一把力道。

    “你……你這位大人,好……好沒道理……”一邊的達蘿莉見著這一幕,再也忍耐不住,張口說道。只嚇得能必達、索斯乃慌忙扯住了達蘿莉,連連后退。

    紫月落斜眼瞅了瞅達蘿莉,能必達三個頓時臉色慘然,只覺一股壓力籠罩下來,腳下連半分也動不了了。

    “你這雌兒,是不是看上你們首領了?好大的膽子,就不怕我殺了你?”紫月落冷冷地道。

    “紫長老,咱倆的事和我手下沒關系,趕緊的,我帶你去大能墳場。”鄭方見勢不妙,急忙打岔,他知道靈界的規矩,像達蘿莉這樣以下犯上,死她一個都算輕的,弄不好,自己這整個前哨軍團都得陪葬。

    “你這小混蛋,咱倆有什么事?說的那般曖昧是什么意思?”紫月落冷笑著手上重重一扭,鄭方連腳尖子都踮了起來,痛叫著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們首領最是勇敢,每戰必定奮勇爭先,獨自殺去了冥鬼大營,立下無數大功。他又愛護手下,魂城所有121個軍團,哪個軍團像咱們一樣?數次大戰下來,還有一大半存活的,像首領這樣的英雄,不管你是怎樣的大人,要殺便殺,也不能這般折辱。更何況,咱們神界雌兒,最講究溫婉良善,你……你……”達蘿莉被紫月落限制了行動,以為死在頃刻,當下也豁出去了,大聲指責紫月落,但最后那指責紫月落潑辣、狠毒的厲害話語,因她長久受靈界的尊卑觀念熏陶,還是憋在嗓子眼,再也不敢吐露出來。

    聽了達蘿莉的話,鄭方腦門子的青筋都蹦起來了,這伙靈人腦子真特么不太靈光,什么叫要殺便殺?折辱就折辱了,有什么大不了?面子掉了再撿起來就是,可千萬別殺,命丟了是撿不回來的,人一死,什么都完啦。

    “呵呵,你這雌兒,定是愛煞了這小混蛋是不是?想替他生下一大群神民,是不是?”紫月落聽了達蘿莉所言,不怒反笑,兩個是不是戳中了達蘿莉心中隱秘,頓時一張臉漲得通紅,訥訥地說不出話來。

    “你這傻瓜,你可知道這小混蛋什么身份?你愛他又會有什么結果?”紫月落依舊微笑著,那聲音卻漸漸冷了下來。

    “我不知道首領大人什么身份,我也沒指望首領大人看得上我,我只是萬方域一個無依無靠的雌兒,不想淪為其他大人們的玩物才來了這魂城,我愛首領大人,便是因為首領大人與我神界那些大人絕不相同,沒把我們這些普通神民的性命當作草芥,而是把我們當作一個個伙伴相待,我愛首領大人是我達蘿莉自己的事情,與首領大人沒有半分關系,哪怕首領大人的身份再高,哪怕我愛他便會粉身碎骨,我我愿意,我喜歡……”達蘿莉白了臉孔,只感覺來自紫月落的威壓越來越盛,卻依舊強撐著把話說了出來,旋即閉目等死。

    “我愿意,我喜歡……”紫月落咂摸著達蘿莉最后兩句話,竟然愣在了那里,許久才回過神來。

    “回去吧,最好熄了你的念頭,倘若喜歡誰就能為誰粉身碎骨,倒也爽快了,最怕的是那死不掉,活也活不好的,才真正難受。”紫月落原本想把鄭方是人類的身份抖摟出來,絕了她的糊涂心思,可聽了達蘿莉這一番話,卻又忍不住打消了念頭,對靈人來說,特別是雌性靈人,能像達蘿莉這般心甘情愿地愛上一個異性,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紫月落本能的不愿去破壞,可轉念又想到手里這個小混蛋,禁不住恨意大增,手上一用力,又把鄭方給提溜起來了。

    “小混蛋,長進了啊,都知道在我神界拈花惹草了?還說自己沒本事?你修煉的本事確實不咋樣,可其他的本事,我看一點也不小嘛。”紫月落恨恨地道。

    看著鄭方吱哇亂叫,滿臉痛楚,達蘿莉還待再說什么,能必達、索斯乃兩位發覺身上壓力消失,趕緊拉扯著達蘿莉躲了開去,那雌兒大人明顯和首領大人關系非淺,哪里需要咱們多話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