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急智逃亡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急智逃亡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急智逃亡

推薦閱讀:

    輕紗同時也罩住了緊追在鄭方身后的三個冥爵,不過這三個家伙對輕紗沒有絲毫在意,身形連擺,死死追著鄭方不放。鄭方腳下加力,一頭撞向輕紗,急速向前奔出數百米,只感覺輕紗傳來的阻力越來越大,仿佛有彈性一般,鄭方越向前去,反饋回來的壓力便越大,到最后,鄭方就如同身陷沼澤泥潭,再也無法向前一步。

    身后幾個冥爵卻仿佛完全不受輕紗影響,鄭方速度驟降,幾個冥爵就已趕了上來,他們也沒再攻擊鄭方,而是四下里伸出各種鬼爪、異骨,紛紛牽絆住鄭方,不讓他逃脫。無奈,這些冥爵落在鄭方身上的力量極其微弱,他身形一扭,便脫了開來,又轉而奔去另一個方向。

    一邊跑著,鄭方揚手沖前方的輕紗扔出一粒串珠,不料砸在輕紗上,串珠居然沒有炸裂,骨碌碌地滾落地面,他連忙上前撿了起來,這玩意是好東西,他所剩不多,可不敢浪費。這邊剛剛停下,后面的冥爵又追了過來。

    徒勞的左沖右突之下,輕紗圍成的空間越來越窄,鄭方與輕紗內的幾位子爵、男爵,距離也越來越近,他抬頭看了看天,發現上方也漂浮著輕紗,那幾個子爵、男爵再次用各種手段將他拘住,鄭方雖然還能輕易脫身,但他現在無處閃避,只能由著他們抓住,同時心念電轉,苦思脫身之策。

    突然,就見鄭方身子一扭,又沖著輕紗狂沖起來。

    “不要做無用功了,我這天羅罩你便再沖上千百回,也休想逃脫。”那聲音輕輕說道。

    跑動中,鄭方根本沒有理睬那聲音,見與那幾個冥爵拉開了一點距離,當下手中掏出了一個物事,向地上砸去,只見一陣白霧騰起,霧氣中出現了一個靈人的身影。鄭方終于用去了他的第三只傀儡球。

    老實說,鄭方原本對這個傀儡球里的靈人境界并不清楚,可他祭煉至今,這靈人似乎就沒有什么變化,這讓鄭方就不能不對這靈人的境界產生更多的猜想,以他如今自由境的水平,也不能迅速煉化,說這靈人是太微境、天市境都沒什么意外的,用它來阻擋追兵,倒是再合適不過了。

    見鄭方突然變出了一個靈人,那聲音似乎愣了愣,隨即又輕輕哼了一聲。

    “不過一個男爵,只不過讓我這天羅罩里再多出一尾魚兒而已。”隨著他話音落下,令人驚異地一幕出現了,那傀儡球里砸出的靈人,并沒如預想的那樣攔阻從身邊擦過的冥爵,反而轉過身來,與冥鬼們一起,撲向了正急急逃躥的鄭方。

    “咦?這……這是……反噬?”那聲音輕咦出聲,看著這一幕也有些摸不著頭腦。

    有過一次沖擊輕紗的經驗,鄭方分寸拿捏得極好,那種泥濘狀態將到未到之計,鄭方陡然折身,轉向另一邊,緊追其后的靈人、冥爵收腳不住,一頭撞向輕紗,冥爵不受輕紗影響,靈便的轉了開來,可那靈人卻是被泥濘所阻,一時不知就里,焦急地連聲怒吼。吼聲未落,他身上便猛地爆出一串轟鳴,數聲爆鳴幾乎同時響起,頃刻間,靈人被炸成了無數碎片,盡數射向輕紗,而那輕紗之上,也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孔洞,鄭方扭曲身形,如一條細長的飄帶,一溜煙地躥出了輕紗,緊接著,一邊跑動,他身形一邊恢復,雪泥鴻爪開啟,鄭方向著靈人的防區狂奔而去,幾個冥爵不明就里,不過慣性所致,也緊隨鄭方追了下去。

    “怎么回事?”輕紗倏忽而逝,一位紫袍老者突兀地出現在靈人剛剛炸碎的地方,他一時鬧不清變故如何發生,一時又心疼寶物受損,居然沒急著去追那鄭方,而是愣愣地站在當場皺起了眉頭。

    要脫出輕紗控制,鄭方急切間能想到的只有一力降十會,冥鬼在魂城境界最高的不過是侯爵,渾天境大能,這就決定了天羅罩的極限,也不過就是渾天境而已。而他的串珠,可也是他師父,渾天境大能霓生所制,蘊含了七成功力不高是不是?可鄭方手上還有4顆,累積之下,鄭方就不相信破不了輕紗的防御。

    但輕紗不受力是一個大問題。用過數次串珠,鄭方已經知道這寶物的特點,它的攻擊極為凝練,而且只會對著釋放者的反方向作用,這恐怕也是霓生擔心鄭方不小心傷了自己,特意施了手法的原因,這就決定了這串珠不是范圍型的<!--中间广告位置-->攻擊寶物,相反地,在承受它力量的特定方向上,必然會遭到串珠全力的打擊。

    靈人久經鄭方祭煉,卻未受影響,鄭方境界不如他,卻努力想將他化做傀儡,他每抗爭一次,上位者的尊嚴就受到一次打擊,對鄭方的仇恨就更添一層。也許鄭方祭煉的次數夠多,那靈人最終也會成為他的傀儡,但現在鄭方身陷險境,說不得只能用這靈人做那扛包的活計,至于那伙冥鬼,它們完全不受輕紗影響,鄭方反而不敢輕易試驗,倘若串珠激發時,冥鬼跑開了,那可就萬事皆休,鄭方只能束手就擒了。

    那靈人脫出傀儡球,頭腦尚不清醒,一心只想著先殺了鄭方再說其他,一舉一動,全都竭力為之,力道毫不收束,所以他撞上輕紗的力量比鄭方還要大上許多,不僅觸發了輕紗的泥濘狀態,更是將那輕紗撐到了最為繃緊的情形,這時,鄭方四粒串珠同時打向靈人,爆炸的一瞬便要了那靈人的性命,接下來的全部力量,盡數釋放在了輕紗之上,這輕紗雖然堅韌至極,不過在繃緊的狀態下,遭到同為渾天境力量的集火打擊,還是破開了一道小口子,讓鄭方得以脫身。

    此時的鄭方,正被幾位冥爵夾在中央,他畢竟境界有限,速度又被壁壘法袍減去一層,輕易便被冥爵追上,好在有公爵印記加持,那些冥爵拿他也沒有辦法,只能隨著他一起跑向靈人防區。鄭方根本不去管那些冥爵對他的攻擊,只是一股勁地向前跑,但是,他身前時不時總有冥爵攔路,這也使得他不得不常常變換方向,雪泥鴻爪沒開多久,便停了下來,不過,鄭會的防區眼看著也到了。

    “可惡的小子,不管哪個公爵罩著你,我都要殺了你,用你的心肝縫補我的天羅罩!”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一聲斷喝,一道紫色身影風馳電掣般,疾馳而至,環繞著鄭方的幾位冥爵齊齊停下了步子,俯伏在地上。

    那渾天境冥鬼也是氣糊涂了,他的威壓外放,卻是讓自己的手下苦不堪言,鄭方身上有公爵印記,渾然不覺,見身周沒了掣肘,身形急閃,已經進入了防區。不過,此刻他心里一點也不輕松,上回特邏翼跟在他身后,那是闖冥鬼大營,造成了多少冥鬼傷亡,他一點兒也不在意,可現在拖著這位冥鬼大能,在靈人大營亂闖,說不得魂城就會秋后算賬,判他一個引狼入室的罪名。

    “管不了那許多,反正癸亥防區是一定不能去的。”鄭方心下打定主意,便想向西逃躥,去那己亥防區,卻不料,迎面就見一道藍影緩緩升起,迎向了疾馳而來的紫色身影。

    “嘯鶇侯爵,你這是要引發兩界大戰嗎?”那藍影聲音清脆,鄭方定睛看去,卻是宗門長老紫月落。

    “紫月落,你不是我對手,快快躲開,這小子毀了我的天羅罩,我定要拿了這小子去冥界,在那蝴蝶公爵面前好好評一評理。”嘯鶇侯爵大手一揮,并沒把紫月落看在眼里。

    “魂城的規矩,進了防區便是進攻,你在防區以外,怎么去做,我管不了,可進了我神界防區,還敢如此囂張,你是當我神界沒有大能對付你了嗎?”紫月落冷冷地說道。

    “笑話,我嘯鶇做事,還輪不到你這小娃娃來管。”嘯鶇哈哈一笑,便要向前硬闖,然而,他身前突然肉眼可見地浮現出了一層金色壁障,那金壁一經出現,便光華璀璨,奪人雙目。在嘯鶇身側一幢石屋頂上,一道鎧甲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老兒,我這邊特邏翼被你們悄悄殺了,我只能打落牙齒肚里吞,卻不料,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紫月落雌兒心軟,早依了勞資,哪里有那許多廢話。”那鎧甲靈人身形魁偉,手中捏著一柄金燦燦的大錘,猙獰地笑道。

    也沒見紫月落做出什么動作,鄭方就覺自己被一陣香風卷起,眼前景物變幻,瞬息之間便已脫離了戰場。

    “你個小惹禍精,老實說,特邏翼究竟怎么死的?”定睛一看,鄭方發現自己和紫月落已經置身在一座石屋里,遠處傳來隆隆炸響,地面不住地震蕩。

    “那個……沒事情吧?”鄭方舉手指向炸響聲傳來的地方。

    “幾個渾天境的在那里顯擺,會有什么事情?能留下嘯鶇最好,留不下,也是他們沒本事。”紫月落撇了撇嘴,眼睛盯著鄭方,似笑非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