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事后復盤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事后復盤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事后復盤

推薦閱讀:

    接過花想容遞來的尾羽,鄭方把它與自己記憶里的物化尾羽比較了下,發現沒有問題,當下便將尾羽收進了乾坤袋。

    “你不是說有七八根嗎?怎么只拿了三根過來?”鄭方好奇地問。

    “你不是說只要三根嗎?我老公長出這么一根尾羽,可并不容易,怎么?難道你說話不算數?”花想容斜眼盯著鄭方,表現出雌性特有的狡獪。

    “沒關系,我就是問問。”鄭方笑著搖了搖頭,拿到物化尾羽,他算是一顆石頭落了地,哪里還想再另生枝節。

    “能不能談談你說的那個懂你們語言的老家伙?”鄭方又問。

    實際上,這個問題才是他真正想問的,只要那位對自己不懷好意的三界府主在魂城,他的安全就完全沒有保障,他必須掌握更多一點的情報,來安排接下來在魂城的砥礪生活。

    “他是一個陰險、猥瑣的家伙。”杜老三說道。

    “你說這些對我可一點兒幫助也沒有。”鄭方皺起了眉頭。

    “你的腦子真該好好疏通疏通。”杜老三不滿地看了一眼鄭方“他既然陰險,就不會經常露面,說明他不是一個很顯眼的角色。說他猥瑣,是因為他往往會用一些連我們鳥都覺得很下三濫的方法,說明他不是一個高手。”

    “嗯,謝謝了!”鄭方點了點頭,心道,你個破鳥知道什么高手低手,不過,能有這些收獲也算可以了,其他的諸如長什么模樣,口音如何的細節,相信一只烏鴉根本無法描述出來,哪怕它是一位鬼烏哲學家。更何況,連鄭方自己至今都不太分得清異鬼樣貌,即使烏鴉說得夠詳細,他也得會分辨是不是?

    “那什么,那幫異鬼在前面布置了什么手段?”鄭方抬頭看了看不遠處,數幢石屋之間的那片空地,頗有點好奇,說起來,若不是他懂得三足鬼烏的鳥語,恐怕現在他會是個什么結果,還真不太好說。

    “我勸你別過去,手段還在呢。也沒什么,就是布置了一個陣法,進入后很容易死的那種。不過凡事有壞便有好,里面有些布置還算有趣,反正我們在里面瞎玩也沒把陣法觸動了,現在也沒鬼主持。總之你進不進的和我沒關系,進去出了事可別賴我。”杜老三瞪著鄭方,鄭方相信,自己前腳死了,這姓杜的,后腳就能找那三界府主領賞去。

    遙遙看了看那塊瞧上去人畜無害,頗顯寂寥平靜的空地,鄭方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過去,雖然很好奇,但鄭方更珍惜自己的這條小命,就看誰倒霉,掉進那陷阱吧。

    這樣想著,鄭方便打算離開,走出去兩步,他想起杜老三那頗顯遺憾的神情,猶豫了下,又扭過頭來。

    “花想容,你離開的時候,我曾經和你老公說了會兒話……”鄭方剛說了兩句,便被杜老三緊張地打斷了。

    “死鬼,兩個雄性之間的心里話,有必要說給雌性知道嗎?我們鬼烏可都沒有那般雞婆的。”杜老三緊緊地盯著鄭方,腦袋緩緩搖動著。

    “額……”給杜老三一說,鄭方也有些遲疑起來,老實說,這杜老三就算對他老婆厭倦了,和自己有個毛的關系,他說的不錯,自己確實有些雞婆。

    “你們剛剛說了什么?說了什么?”花想容的好奇心頓時被激發了起來,它急急地拍動著翅膀,問向杜老三,那鳥喙都快啄到杜老三的臉上了。

    “呵呵,杜老三和我打賭打輸了,你可以好好揍它一頓,我把贏來的賭注送給你了。”鄭方呵呵一笑,揚長而去,身后隱隱傳來兩只三足鬼烏吵鬧的聲音。

    既然3000到3500步沒找到自己手下,說不得就得再往回去一點,不過在回去尋找隊伍之前,鄭方還是得好好捋一捋,有幾件事情,他必須考慮清楚。

    第一件就是,自己這三足鬼烏的死亡任務,八成是特邏翼給安排的,在摘星宗只有他有那地位和影響,能夠發布這樣的任務,還不引起懷疑。那么,在節流閣接待自己,并且指引自己去開源閣的侍應,有沒有問題,就很難說了。這件事是報告老祖宗還是自己去查?若說特邏翼在摘星宗是一個異鬼在那里單打獨斗?不管別的異鬼信不信,反正鄭方是不信的。

    所以,這件事上交給老祖宗還是留著自己查,就很重要,上交老祖宗無疑最輕松,等著老祖宗給答案就好,關<!--中间广告位置-->鍵是,老祖宗甚至霓生,經常和自己的想法不一致,就像那吳明義,自己以為老祖宗也是有問題要問他,沒料到,老祖宗卻是把他制成了傀儡球,這,利用是利用了,可想問的問題也沒了答案,若是問清了自己想要的,再制成傀儡球,那就完美了。因此,由自己去查,自然可以由著自己的性子去辦,也最能獲得自己想要的成果。

    這也算是鄭方境界提升,自信心爆棚的結果,他已經化形境,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是不朽境,那節流閣的侍應還穿著紫薇初境的黑袍,就算這段時間有所提升,最多也不過紫薇中境,鄭方有絕對的信心在完成砥礪,回歸宗門時,境界高過那小子。多不容易才找到個境界低于自己的對手,哪里舍得就這般交給別人。

    總算在吳明義死后,又有了一些線索,雖然特邏翼和神興教不像是一伙的,但要說兩者沒關系,絕對不可能,特邏翼必然很明白神興教刺殺自己的布置,甚至在刺殺自己這件事上,特邏翼參與的極深,而且,他擺明了是想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那只黃雀,奈何螳螂不給力,他才蹦了出來,相信假如那伙神興教的真殺了自己,他估計也會殺了它們,搶奪那三界引和府主令牌。

    道理很簡單,倘若特邏翼留下了最后那位沒受傷的神興教異鬼性命,二者配合之下,鄭方絕對逃不掉。他殺那異鬼,既有自負自己本事的一面,卻也暴露了他對神興教這伙異鬼必殺的心思。所以,鄭方確定,通過追查摘星宗里特邏翼的黨羽,應該也會查到神興教的頭上,再者說,他對特邏翼背后那位,也感興趣的很,應該也與三界府脫不開關系。

    第二件事便是那位懂鳥語的三界府主了,有這位呆在魂城,鄭方渾身都不舒服,一只隨時都打算吃了自己的老虎就趴在自己身邊,擱誰身上都不好受。鄭方很奇怪,照冥界那老生的說法,三界府主,幾乎三界一開就開始修煉,那絕對是大能中的大能啊,要殺了自己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還用得著陰險、猥瑣?而且杜老三也說它本事不咋地,那么就只有一個解釋,那家伙和自己一樣,身上才添了三界引、府主令牌這倆裝備不久,難道這家伙的背后,就是那冥界老生說的,分出了11個分身的家伙?這位三界府主就是那家伙的一個分身?

    不過,就算是老三界府主的一個分身,自己也不是對手吧?這位躲藏的原因還真有些想不通。不過有一點是確定的,這位即使不是神興教的高層,也必然與神興教的高層有千絲萬縷的關系,應該掌握著神興教長期以來對人界頻頻襲擾的原因,只不過,現在自己是獵物,那家伙是獵人,自己想找他的麻煩,還早了點。

    首先,這件事自己必須得通知宗門,你有神興教,咱有摘星宗,靠自己單打獨斗,腦子壞了才是。其次,自己哪怕再晉級,恐怕都不能往回調,只能呆在這前哨軍團。勞資有冥界公爵的印記啊!只有呆在前線,才是最安全的,有問題,勞資直接跑冥鬼大軍里去,有本事,你也學那特邏翼單騎闖營,特邏翼厲害不厲害?現在連尸骨都看不見了。最后,趕緊完成砥礪任務,早早離了這魂城才是正經。

    第三件事則是那冥界老生,看上去這家伙好像是個好人,其實忒壞,就是他把自己指去了東邊,差點要了自己小命,這件事說明,這老生與特邏翼、神興教應該都有洗不清的關系,想到這里,鄭方頭皮都麻了,特么的,老子又不是唐僧,怎么個個都憋著殺我呢。轉念卻又一想,其實那老生很有可能就是莫不聞嘴里的那個廖不言,這樣的話,其實溯本追源,還是因那三界府的事,只不過那伙老三界府主恐怕分做了不同的陣營,這些陣營有合作,也有矛盾,但是有一點是一致的,那就是都想殺了他鄭方。

    現在的問題是,那老生好像是蝴蝶公爵身邊的人,因為冥鬼發現自己之后,開始青蝗伯爵可是說去向蝴蝶公爵請示的,結果來的卻是那老生,如果老生真和蝴蝶公爵關系不錯,自己還真得小心點,自己在冥界可是已經打上蝴蝶公爵的印記了,這……一旦老生搗點鬼,自己在冥界那可就左右不是人了,想到這里,鄭方又堅定地搖了搖頭,自己與那蝴蝶公爵的關系,就是一根權杖的關系而已,再沒有其他,這人界、靈界已經危機四伏,誰知道冥界又會有什么東西在等著他,玩不起,勞資躲得起。所以,愛惜生命,遠離冥界是第三個要注意的事情。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