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物化尾羽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物化尾羽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物化尾羽

推薦閱讀:

    噗嗤一聲,鄭方忍不住給逗樂了,三足鬼烏也有近視眼的?可不是胡說八道?

    “有什么可笑的?每一種貌似荒唐的行為背后,其實都有一個極為簡單合理的理由。”杜老三小眼睛瞅了瞅鄭方,一本正經地說。

    “說得好像有點道理呢?”鄭方愣了愣。

    “杜老三,你瞎扯啥呢?馮老二怕認錯鳥,咋沒見他捧著其他鳥的臉蛋瞅?”杜老三媳婦倒是提出了質疑。

    “你懂什么?他只要認準了自己媳婦,其他的關他什么鳥事?”杜老三振振有詞。

    “杜老三!我警告你,你又說臟話了!和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能說臟話,不能說臟話,你又說臟話!”杜老三媳婦又發起飆來。

    “什么臟話?鳥的事不是鳥事,難道還是人事?或者像這位死鬼先生說的,是鬼事?雌鳥啊,你們究竟能不能分清楚臟話和哲理?”杜老三立馬反駁。

    我去!還有哲理啊,鄭方都聽驚了,這特么兩口子吵架越吵越深奧了。

    “停停停!勞資沒空聽你們瞎扯,什么哲理臟話的?趕緊說說,怎么賠償我的損失?”鄭方原本還打算拿拿腔調,逼得這兩只三足鬼烏主動求饒,到時再提出物化尾羽的要求來,可瞅這架勢,這兩口子越吵越來勁,都論上哲理了,這家伙,那還不得長篇大論的在后面蹲著呢,鄭方哪里有那耐心聽人夫妻慢慢斗嘴,當下只得干脆提出了自己的賠償要求。

    “死鬼先生,你怎么能把臟話和哲理相提并論呢?臟話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污言穢語,而哲理是我們鳥類智慧的結晶,你知道,每一只絮叨的雌鳥身邊,都有一只雄性鬼烏哲學家,可惜,我們的智慧之光總是被臟話淹沒,卻永遠不會被雌鳥理解,我本來以為你會比雌鳥好一些,沒想到……”杜老三痛惜地看著鄭方,就像是看著一只無法被拯救的蠢物一般,至于鄭方說的賠償,它似乎根本就沒當作一回事。

    “杜老三,你敢胡說八道!我替你生蛋,天天伺候你,別的鳥都飛走了,只有我陪著你,你居然敢嫌我絮叨?你還有沒有良心?你究竟吞服了什么骯臟的殘魂?把你變成了這么可憎的模樣?你說什么鬼烏身邊是雌鳥?老實告訴我,除了鬼烏,你還對什么鳥打過壞主意?上回那碎嘴雀飛了來,我就見你眼神不正常,你老實說,是不是對它起了不軌的念頭?”杜老三媳婦跳起腳來。

    刷刷刷,鄭方兩枚飛星全部出體,繞著杜老三兩口子劃過無數凜冽的曲線。

    “都別吵了!誰特么再敢吱一聲,勞資叫它永遠沉默!”鄭方腦袋跳跳地疼得厲害,他終于明白為什么其他三足鬼烏全部飛走,只剩下這兩口子在這里了。

    “花想容,我們向李小幺借過一只公雞,切記要付錢給他,不要忘了!”杜老三冷冷掃視了一眼鄭方,絲毫不畏懼他的威脅,擺出一副大義凜然地姿態,沖媳婦招呼了起來。

    “救命啊!死鬼,求求你,你可千萬別殺我丈夫,他腦子壞掉了,我們根本沒沖李小幺借過公雞,公雞是什么?難道也是一只鳥?杜老三,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杜老三媳婦面色大變,撲通一聲趴在地上,向著鄭方求饒,隨即又對公雞好奇起來,轉頭問杜老三。

    “花想容,作為一個鬼烏哲學家的老婆,你難道就沒讀過一點書嗎?”杜老三眼神悲哀地瞅著媳婦。

    刷刷刷,無數的黑煙一時間蓬蓬地升向天空,鄭方終于是忍無可忍了,兩枚飛星剎那間在杜老三和他媳婦身上,也不知扎了多少次,他控制的很好,并沒要了兩口子性命,物化尾羽的事還沒有著落呢。

    飛星剛一離開,兩只鳥立刻摟在了一起,瑟瑟發抖。

    “要什么你直說好不好?巴巴的跑回來這里,不會就想聽一聲道歉吧?繞了半天不說正題,磨磨唧唧的煩死人,還特么特暴力,就沒見過你這樣的?”杜老三跺著腳沖鄭方吼著,聲音都帶上了哭腔,那是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不要罵臟話,嗚嗚……好疼,不要罵臟話……”他肥大的媳婦將頭埋在他懷里,一邊哭泣著一邊還在糾正著丈夫。

    “額……這烏鴉早就看出我的打算來了?”鄭方老臉刷的就紅了,合著人早就等著他開口呢,他還一門心思計劃來計劃去的,特么的,這算是給只烏鴉鄙視了吧!給杜老三這一吼,鄭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物化尾羽有沒有?勞資要的也不多,三支就夠了。”鄭方悻悻地開了口,覺得自己真是墮落了,和魏生志說過的那土匪差不了太多。

    “物化尾羽?你還真好意思要?還三支?物化尾羽是我們雄鳥的身份象征,尊嚴的標志,雌鳥的最愛,我們三足鬼烏最最寶貴的財產,絕不會……”杜老三瞪大了一雙小眼睛,憤怒地看向鄭方。

    “給給給,別聽他的,我們給,那破玩意,每次交配前,都送我一根,我都膩味死了,吃不能吃,穿不能穿的,擱那兒還占地方,我們一年可只有一次交配期,他年年都用那破玩意敷衍我,我那窩里還有七八根,你最好全要了,給完拉倒。”杜老三媳婦連忙叫了起來。

    “你說什么?每次我送你你不都是美滋滋的,難道是在騙我?”杜老三瞪視著媳婦,就像不認識她似得。

    “不騙你還能咋的?一年就一次機會,總不能因為根破羽毛就不做了?瞧你攢那破羽毛的拼命勁兒,我騙你還不是為了你那莫名其妙的虛榮心?最可恨的是,你只要沒長出那羽毛,交配期居然就不敢來見我?你難道就沒想想我的感受?”杜老三媳婦理直氣壯地道。

    “你說的都是真的?”杜老三愣愣地看著媳婦,一臉的感動。

    “當然是真的,老夫老妻這么多年,誰還在乎那些虛頭巴腦的玩意!我要的是你的心!”他媳婦狠狠瞪著杜老三,一只翅膀伸出,重重點著它胸口。

    “交配期呢?交配期快到了嗎?”杜老三一把抱住媳婦,腦袋四下轉動著,激動地大叫,瞧那意思,已經有些急不可待了。

    “喂,抒情抒夠了沒有?快把我那三根尾羽拿來,我還有事,可沒那些閑心和你們在這鬧磕。”鄭方心里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還有點好奇,也不懂他們那么關注的交配期,究竟有什么講究,總之趕緊拿到物化尾羽是正經。

    “我們去拿,在窩里呢,我們去拿……”杜老三兩口子說著話,就要雙雙飛起。

    “誰讓你們都去的?花想容,你去拿,小心點,你老公的性命可全在你手里呢!”鄭方喝住了杜老三兩口子,略略猶豫了下,指點著杜老三媳婦去拿物化尾羽。

    “你會后悔的。”瞧著花想容肥大的身軀顫顫巍巍地飛遠,杜老三瞄了鄭方一眼,老神在在地說道。

    “什么意思?想報復我還是咋地,打算找異鬼來助拳?”鄭方冷冷一笑,心下卻暗悚,通過上次幾只三足鬼烏的對話,他已經了解到,這魂城還有一位通鳥語的,說不得就是一位三界府主,這位三界府主不是神興教的,就是跟特邏翼一伙兒。三界府主的底蘊可是深不可測,居然能夠躲藏在這魂城,這里面應該有許多鄭方想不到的關竅。

    “不是,那老鬼欺騙了我們,說是在這里只要引你上鉤,就送我們上萬精魂,可是你到了這兒又溜走后,那老鬼居然以你沒有走進埋伏圈為由,賴掉了那筆精魂,我們才不會再和他有任何關系。”仿佛是猜到鄭方所想,杜老三一席話打消了他的顧慮。

    “我說的是花想容,那老娘們早就厭倦我了,這回有了機會,指定不會再回來,一定去找別的年輕雄性瞎胡鬧去了。”杜老三緩緩地說著,居然還笑了笑。

    “你這么說,以為我會放了你?”鄭方斜了它一眼。

    “我可沒那個心思,唉,我也厭倦她了呀,天天在一起吵來吵去,還是死了更清凈一點,你相不相信,如果去拿尾羽的是我,我也不會回來,誰留下誰死,誰走誰自由,很公平是不是?”杜老三看了眼鄭方,一幅意味深長的樣子。

    難道真要殺了杜老三?被杜老三這一說,鄭方也有點不確定起來,既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留下的杜老三,又不知道怎么完成宗門任務,一時間左右為難,好在花想容沒有叫鄭方為難太久,不一會兒,她那肥大的身體就搖搖擺擺地出現在兩人的視野里。

    “總算趕回來了,可憐我這受了傷的翅膀,可把我急壞了,老公,死鬼沒怎么折騰你吧?”遠遠地,花想容就大叫大嚷了起來。鄭方從側面掃了一眼杜老三,發現這只鳥臉皮厚得可以,神情居然動也不動,靜靜地看著花想容越飛越近。

    “尾羽在這兒呢,在這兒呢,老公,死鬼沒把你怎么樣吧?”花想容落下地,翅膀上夾著幾根顏色特別的粗大羽毛,一個勁地沖鄭方擺動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