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之間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之間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生死之間

推薦閱讀:

    看著特邏翼走進大能墳場,鄭方心下大驚,又趕緊向前走去,這個時候,他身周的氣流已經傳來陣陣厲嘯,渾身血液如沸,腦中的精神力,中下兩個丹田的靈力更是不停地向外跳動,不是鄭方死死壓制,早不知體內已經鬧騰成什么樣了。

    仿佛是來到了人界夏季暴雨前的時節,四周陰暗一片,風聲陣陣,視野內或遠或近,不時有閃電次第亮起,讓鄭方驚恐不知什么時候就會落到自己頭上。回頭看看特邏翼,其實現在兩人的距離已經很近了,不過特邏翼顯然也極為謹慎,進了大能墳場并未加快速度,反而慢了下來,四下打量著,緩緩前行。

    他卻不知道,特邏翼體內的反應比自己可是大的太多,畢竟他的境界太高,無論靈力與精神力,其雄渾程度都遠不是鄭方可以比擬的,所以,對鄭方來說,靈力的一點點跳動,對特邏翼而言,用驚濤駭浪來形容也毫不為過,他其實并不是有意放慢速度,雖然特邏翼恨不得早點殺了鄭方,盡快離開這個鬼地方才好,只不過,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是這樣慢慢走著,體內的能量就要暴動了,自己一放開速度,恐怕還沒追上鄭方,自己首先就會爆體而亡。

    “咔嚓”一聲巨響,一道白色閃電突然劈在鄭方身邊的一座石屋壁角上,他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就見那壁角一陣光芒流轉,看上去,也不知被劈了多少次,巖石內部似乎都有絲絲閃電在跳躍。這里的閃電好像都是劈在固定的位置?鄭方心中一動,又看向不遠處的一道黑色閃電,果然,先后兩次,那黑色閃電也是劈在同一個地方,這樣的話,只要注意繞開閃電落點,自己被劈中的可能便大大降低了。鄭方心中大定,他又向墳場深處走進數步。

    看見鄭方停了下來,特邏翼暗暗歡喜,這小子終于扛不住了,他緩緩邁步,眼看著就要到了他能夠發招的距離,卻不料,鄭方停下來發了一會呆,卻又邁腿向前走去,他愕然之下,只能咬緊牙關,跟著鄭方繼續往里走。

    越往前,閃電越發密集,白色、黑色、金色的閃電漸漸形成了雨幕一般的存在,密密麻麻的落將下來,周圍林立的石屋不再像開始那樣在閃電中依舊保持著原有的輪廓,如史前巨獸森然有致的骨骼,而是被各色密集的閃電映照的忽明忽暗,有的傾覆于地,卻仍有殘垣詭異矗立,有的主體尚存,卻被碎石堆壘包圍,在朦朧的光影下,形如一頭頭幾欲擇人而噬的怪獸,鄭方忽見閃電最密集的所在有一幢特別巨大的石屋靜靜地立在那兒,不像其他石屋,外表色澤斑駁,而是在閃電的映照下,呈現出一種特別引人注目的玉質色澤。

    看著那玉色石屋,鄭方倒是產生了點好奇,不過,走到這兒,閃電已經非常密集了,該怎么走,還真是一個問題,他不禁回過頭,又看了看追過來的特邏翼。

    就在這個時候,特邏翼驀然發出一聲悶哼,原來,他在循著鄭方的足跡前行之時,不小心被一道金色閃電擊中,頓時,就覺自己的神藏一陣,精神力瞬間失控,渾身力量陡然亂躥起來,好在他一個趔趄,憑著身體的慣性邁了過去,否則,倘若被金色閃電連續擊中,只怕這條性命就要交代在這里了,盡管如此,他還是受了點兒內傷,神藏疼痛欲裂,渾身力量幾乎不聽使喚,有那么一刻,他差點就要癱軟下去,幸好,他及時恢復了意識,開始徐徐收攏周身力量,站在那里,半步也不敢邁出。

    “喂,你這樣跟著我好無聊的?趕緊出去在外面等著,我逛完了就出去,有什么話出去再說,好不好?”鄭方叫了一嗓子,雖然相距不遠,但傳進特邏翼耳邊依舊斷斷續續,特邏翼冷哼了一聲,也不理他,自顧自的調息。

    見特邏翼聽不進自己的好言相勸,鄭方撇撇嘴,轉過頭來,皺眉盯著眼前密密的閃電,思忖著怎么才能再往前去,這內奸跟在后面,也不知憋著什么壞,要殺自己居然一直拖著不動手,難道是想把自己制成傀儡?一想到傀儡球,鄭方悚然一驚,只覺得面臨的危機更加兇險,恨不得立刻逃進閃電里去,才能安全。

    他看著眼前的三色閃電,心道金色閃電不用猜,應該是精神力,白色閃電莫不是靈力?就是不知那黑色閃電代表了什么力量。這應該是大能死后,身體內的能量外放所形成的景象,照道理來說,這些力量我也能吸收不是?先吸收一下白色的看看,總這樣干站著也不是辦法,<!--中间广告位置-->自己這樣遲早得被特邏翼抓了去,還是先讓閃電劈一下,看看結果再說。

    他也確實是被逼得沒了法子,伸出一根指頭,稍稍觸向了面前的一道白色閃電,一觸之下,他只覺身體一陣,渾身靈力驟然沸騰,還沒等他驚叫出聲,一直在下丹田靜靜呆著的白月已經光芒大放,瞬間便將閃電的威能盡數吸收,緊接著,白月飛出體外,懸停在鄭方頭頂,那白色閃電一下下擊在白月之上,除了激起它一陣陣光華流轉,再也沒有任何反應。

    “白月!原來你不怕劈啊!”鄭方大喜過望,急忙叫了起來。

    沒想到,白月只傳遞過來一道冷冷的情緒,顯然心情極度不佳。

    “額……你是因為莫不聞的事吧,他把最后一點精神力附著在我身上,替我擋了特邏翼那內奸一擊,你放心,只要我活著出去,一定好好修煉,早日殺了特邏翼。”一路上,鄭方早已明白最后從他身上浮起的護罩是怎么回事了。莫不聞臨死時和他說過,他把最后一點精神力附著在鄭方身上,替他阻擋一些攻擊,原本鄭方也沒當一回事,他自從遇見莫不聞以后,大大小小的,也經歷了不少戰斗,從來沒見莫不聞的精神力現身過,然而,在自己的生死關頭,莫不聞殘存的精神力還是為鄭方創造了一次逃生的機會。

    認真想想,像今天這樣的兇險,自己以前確實沒經歷過,吳明義暗殺自己那次,是被葛光頭肉身擋了去,否則,恐怕莫不聞的精神力那次就會現身了吧。

    聽了鄭方的話,白月傳來的情緒在冷淡之外,居然還多出了一絲不屑,那意思,就你這個小樣,還說殺了特邏翼?趕緊洗洗睡吧,沒得在這里丟人。

    這事若放在平常,鄭方笑笑也就過去了,可現在,他疊經追殺,早已經精疲力竭,情緒極不穩定,特別是鄭方一直在不停地想著,老祖宗的法袍、莫不聞最后的一點精神力都為了自己被毀,可他面對敵人,除了扔出傀儡球、師父的串珠,亡命逃躥之外,自身竟是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他早已在內心不斷地自責,若是一個世故的成年人,大可以拿出修煉條件不同、修煉時間不等種種客觀因素,替自己開脫,但鄭方畢竟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少年,被白月不屑之下,他心里只反復重復著一句話。

    “我真沒用,我真沒用,我真沒用!”

    “白月,我知道自己沒用,死了算了,省得害了你們,害了大家!”半是懊惱、半是賭氣、半是激動,鄭方大踏步向前,走進了閃電雨里,一時間,黑色、金色、白色的閃電紛紛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剎那間,鄭方的意識便消弭了,全身上下各色閃電如游龍流轉,眼見著絲絲煙靄從他的身上彌漫開來。隔著數道閃電,特邏翼看著鄭方的舉動,眼角急劇顫抖,這小子發什么神經?這就自殺了?我可怎么辦?他死在那個倒霉地方,他身上的東西,我又怎么拿得到手?

    不說特邏翼在那里懊惱,白月萬沒料到鄭方一言不合就闖進了閃電雨里,這是死給你看的節奏啊,它身形一動,緊跟著就出現在了鄭方頭頂,光華不停流轉,那打向鄭方的一道道閃電被白月遮擋了下來,緊接著,鄭方身上,肉眼可見的一道道閃電游龍,也紛紛游出了鄭方身體,被白月吸納了過去。

    “鄭方,回家吃飯了!”娘的聲音在呼喚著鄭方。

    “鄭方,你在哪?回家吃飯了!”

    聲音遙遠而飄渺,鄭方的眼前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定波湖,遠處帆影點點,湖光蕩漾著,似乎映照出了那條回家的泥路,路邊的野草正在他眼前隨風輕輕搖擺。

    “鄭方,鄭方!聽見了沒有?”

    “鄭方,你在哪?回家吃飯了!”

    “鄭方,鄭方!快醒醒!”

    兩種不同的聲音交織纏繞在鄭方的腦海,他一面想隨著母親的呼喚就此離去,一面卻又被另一種焦急的呼喚牽扯著,煩躁不堪。干脆什么也不管,就此離去,卻又好像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完,可真的決定留下,卻又覺得母親的懷抱好生溫暖,難以拒絕。

    正在那里反復糾結,鄭方的腦袋突地轟然炸響,一種渾身上下被硬生生撕扯成無數細小碎片的劇痛陡然傳來,他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你總算醒過來了,快,我頂不住了!”一個焦急的聲音在鄭方腦際響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