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底牌用盡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底牌用盡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底牌用盡

推薦閱讀:

    開啟了八方風雨的鄭方,精神高度緊張,吳明義的傀儡球,他雖然不太舍得使用,不過,只要吳明義不死,就仍可以留在身邊,甚至還可以帶著他離開魂城,回去人界,有的是時間慢慢想辦法套出神興教的秘密,而師父的手串可是用一粒就少一粒的,相較來說,還是使用吳明義的傀儡球比較劃算,再者說,此時情況緊急,鄭方已經顧不得太多了。

    吳明義擋住了一只異鬼,鄭方借用龍卷風力投射出一粒串珠,擊殺了射出無形箭矢的異鬼,剩下兩只異鬼的攻擊已經臨身。

    就見龍卷內一陣耀眼的白光亮起,緊接著仿佛有絲絲雨滴隨著龍卷風力甩了出去,鄭方的八方風雨達到六層,已經可以感受到雨意了。

    轟然一聲爆響,龍卷與兩只異鬼的攻擊撞在了一起,龍卷擦著吳明義的后背歪歪扭扭地掠過,兩只異鬼都愣了愣,他們明顯感到鄭方境界不如自己,不料合兩者之力,竟然連鄭方釋放的龍卷也沒有打破,龍卷傳遞過來那堅韌的抗性,讓兩只異鬼有些駭然,不停地有雨點擊打在兩只異鬼的身上,不過攻擊力微弱,兩位倒也沒放在心上。

    “啊!”一邊被吳明義纏住的異鬼陡然一聲慘叫,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只見吳明義合身抱住了異鬼的身體,牙齒緊緊咬在異鬼的頸項,那異鬼一邊慘叫,一邊雙掌連連擊在吳明義頭頂,吳明義腦顱塌陷,血流滿面,眼見是不活了,可他依舊咬著異鬼不松口,那異鬼急切之間竟然甩脫不開。

    咽下一口涌到喉頭的鮮血,鄭方心中產生了一絲遺憾,吳明義身亡,老黃的打算算是落空了。不過他也顧不得許多,剛剛力抗兩只異鬼,五臟六腑均被牽動,好在清風法袍卸去了大部分力量,否則自己恐怕早就躺下了。剩下的手段就只有師父的串珠了,剛才他雖然用上了觀星劍,但是效果并不明顯,那大能的傀儡球他還不敢輕易使用。

    龍卷里的鄭方一手持劍,一手悄悄又捏住了一粒串珠,正在思忖著先攻擊哪只異鬼,卻陡然聽得一聲暴喝,只見兩道身影一前一后躥了過來,那先到的身影撲向一只正與鄭方對峙的異鬼,那異鬼措手不及,就見它身體驀地炸開,四肢如琉璃破碎般撒了一地,緊接著,后一道身影便撲住了前一道身影,前一道身影隨即倒地,再也沒有爬起來。

    是盜名寺,他應該是感應到了鄭方的窘境,這不朽境異鬼拼著受了對方一擊,匆匆趕回硬生生擊殺了一只異鬼,不過自己也被對手擊殺,橫尸地上。

    “砰!”一聲爆鳴響起,鄭方不假思索,將手里的串珠砸向了擊殺盜名寺的異鬼,這里就這家伙境界最高,不殺了他,自己難以逃脫。串珠遽然飛臨,那異鬼大驚失色,雙手連連揮舞,在身前布下數道肉眼可見地金色屏障,隨著串珠轟然爆裂,數道屏障也應聲而破。異鬼雙手遮在身前,連連倒退,就見它眼神駭然,身上傷口一道道浮現,顯然受創不小。

    “咔”地一聲輕響,鄭方驚訝地發現,異鬼倒退中整個身體竟然眼看著斷裂開來,散落一地。

    發現敵方大能被串珠擊殺,鄭方心中大喜,就要再扔出一粒串珠,消滅最后一只異鬼,就在此刻,一股令人窒息的靈壓陡然出現,鄭方心中一凜,只見一道藍影閃電般出現在場中。

    “不中用的東西!”藍影剛一現身便厲聲怒喝,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只見場中異鬼無論死活,一只只身體都爆裂開來,連那活著的異鬼也不例外,全部變做了地上的碎塊。

    “特邏翼長老!”看著藍袍身影,鄭方一聲歡呼,暗道,老祖宗反應就是快,這才求懇了多久,就把特邏翼派過來了。心下這般想著,他急忙撤了龍卷,奔向特邏翼見禮,然而還沒走出兩步,他赫然發現,一股無法抗拒的巨力猛然席卷而來,連驚愕也來不及,就發現身上一星法袍已然崩碎,緊接著清風法袍也崩碎了,一道青盈盈的護罩升起,裹住了特邏翼。

    特邏翼是內奸!鄭方心中狂叫,顧不得去看被護罩擋住的特邏翼,轉過身撒腿就跑,一邊跑,鄭方一邊咽下了粒療傷丹,捏住兩塊靈石,緊接著就開啟雪泥鴻爪,亡命逃躥。

    老祖宗早就有言,清風法袍只能拖延一段時間,這特邏翼境界高得嚇人,也不知那青光罩能夠拖延多久,自己只要再被他看見,就是死路一條。

    跑了沒多久,<!--中间广告位置-->遠處石屋之間,已經能夠看見密密麻麻的冥鬼影子,鄭方嘴里苦澀不堪,這是前有狼后有虎的節奏啊,他不敢再在戰線附近躲藏,特邏翼還在后面追著呢,只能硬著頭皮找那位赤柳子爵避一避了。

    發現鄭方靠近,數只冥鬼拖著濃濃的黑煙,在石屋間分作數條,向鄭方包抄而來,鄭方也不理睬,只管一股勁地向前逃躥,只有跑進冥鬼隊伍深處,才能有一點安全感。

    “什么東西,擅闖我軍陣營,不怕死嗎?”前方一只冥鬼高聲喝叫,鄭方看著那冥鬼身后將石屋間隙堵得水泄不通的冥鬼大軍,不得不慢下了步子,從左右包抄而來的冥鬼也靠了過來。

    “我是你們赤柳子爵的朋友,借個道!”鄭方高聲叫著,他雖然停下了雪泥鴻爪,可腳步并未停歇,依舊快步奔向冥鬼大軍。

    “快快站住!你說自己是赤柳子爵的朋友,可有他的信物,子爵現在忙碌,無法分身過來。”前方一只被黑煙籠罩的冥鬼伸出一條黑乎乎的胳膊,做出阻止鄭方前行的姿勢。

    “我和他老朋友,要個屁的信物!”鄭方嘴里扯著,繼續向前,卻突然發現,身后和兩邊的冥鬼如被颶風吹過,剎那間便化做一蓬蓬黑灰,隨風飛揚,他也陡然被一股巨力鎮住,再也無法移動身體。

    巨力如泰山壓頂般碾向鄭方,鄭方只覺呼吸剎那間停滯,身體陡然變形,眼看著便要爆裂開來,然而,就在此刻,只見鄭方身體表面一陣五彩閃爍,仿佛是蛻了一層皮似的,一道看上去輕飄飄的,折射著各色光芒的物事,從鄭方體表緩緩升起,隨著這道物事升起,鄭方只覺一陣輕松,再次恢復了行動能力,與此同時,下丹田里,白月傳來了一聲極為憂傷的嘆息。

    情急之下,鄭方什么也顧不得了,撒腿便往對面的冥鬼大軍里鉆了進去。

    對面的冥鬼看見包圍鄭方的同伴突然死絕,還沒鬧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以為是那鄭方施了什么邪法,此時看見鄭方奔來,一個個大聲呼喝著,道道攻擊襲向鄭方,一時間,鄭方四周黑霧彌漫,風聲四起,殺氣凜冽。

    所謂死豬不怕開水燙,鄭方前也是死,退也是死,只能硬著頭皮往前闖,一咬牙,奮起剩余靈力開啟八方風雨,在冥鬼大軍里往前擠去。

    擠了幾步,鄭方惶惑地看向四周,出了鬼了!他只見自己的八方風雨擊殺了一只只冥鬼,然而冥鬼對自己的進攻,赫然沒有任何威脅,那殺到自己身體各處的一根根形狀各異的骨頭,那一支支從自己各處要害掠過的五花八門的武器,那貼著自己面門想咬下一口的一顆顆寒光閃爍的獠牙,那一只只拼命想抓撓自己的冒著黑煙的枯手……沒有一樣能攻到自己身上,什么情況這是?鄭方莫名地看著身邊這密密麻麻像是在表演某種拙劣戲劇的冥鬼們,維持著八方風雨繼續前進,境界低的異鬼在八方風雨的雨滴侵襲之下,化作一蓬蓬黑灰落下,更多的冥鬼則是在那里無力地怒號,而龍卷一旦臨身,便像是涂了潤滑劑一般,將冥鬼們紛紛擠開。

    鄭方的身后,成片成片的冥鬼不斷化作黑灰,冥鬼群鼓噪聲大作,鄭方再次聽到了那嗚咽般的歌聲響起,只見數道黑影從冥鬼大軍的各處升起,向著自己身后急掠而去。

    “蝴蝶公爵眷者,速速收了功法離去,以后遇見我圣界斗士,展示你的公爵印記即可。”一道聲音在鄭方耳畔響起,鄭方急忙收了八方風雨,只見自己肩膀上、胳膊上、手上、腿上,到處都有一只只黑色的蝴蝶趴在那里,輕輕地扇動著翅膀,剛才他太過緊張,居然沒有發覺,也對,自己一開始與那刺猬骨頭異鬼對過一招,也是這情況,沒想到,公爵印記還有這種用處?自己可是被那老生坑得不輕,對鄭方來說,哪里安全?冥鬼大軍里最安全啊!

    心里明白過來,鄭方也不緊張了,收去八方風雨,他身周的冥鬼似乎也得了命令,一個個噤若寒蟬,再也不敢對鄭方流露出絲毫敵意,那一只只蝴蝶在冥鬼敵意盡去的一刻,也悄悄飛回鄭方的手腕,再次融入了那蝴蝶印記。

    轉過頭,鄭方遙遙看向身后,只見數道黑影逼向了遠遠追來的特邏翼。雙方碰撞出滾滾黑煙,爆鳴不斷,已然廝殺成一團,但過不多時,便見一道黑影化作飛灰,驀然散去,剩下的數道黑影轟然向四面散開,特邏翼已然自黑煙中突出,奔著冥鬼大軍,直沖而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