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罡風嘶嚎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罡風嘶嚎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罡風嘶嚎

推薦閱讀:

    經過了這一場風波,后面的路程再也沒有什么情況發生,鄭方除了繼續蘊養強化第二顆飛星,就只是祭煉傀儡球,如今沒什么功法可練,傀儡球倒是祭煉的勤快了許多。

    又一日,鄭方剛剛將三只傀儡球祭煉了一遍,正估摸著體內靈力,打算再祭煉一遍,忽然聽見四下響起了斷斷續續哭泣的聲音,鄭方心中一驚,爬起身走出艙室。

    只見飛舟周圍依然是灰蒙蒙的,什么也瞧不清楚,但是那些哭泣之聲還是被風清晰地送來了飛舟之上,鄭方只覺那哭泣聲依依呀呀的,時大時小、時遠時近,既像那嬰兒正在遭受酷刑,又像有女子在述說著不堪的遭遇,聽來悲苦至極,他在船舷聽了不久,就覺得鼻子發酸,莫名其妙地也要哭將出來。

    “這里是嘶嚎荒漠腹地,嘶嚎荒漠是我神界絕地之一,這哭泣聲據說是罡風吹過嘶嚎荒漠腹地的千巖窟引發的震動,我們在高空受到的影響極小,倘若在下面,不要說你們,便是我,也會被這罡風嘶嚎引發體內神力暴動,神藏破裂而亡。”特邏翼的聲音從艙室中傳了出來,鄭方就見鄭會自對面船舷眼睛紅紅地轉了過來,看見鄭方,臉上露出了笑容。

    “鄭方師兄,剛剛聽著這嘶嚎,不禁讓我想起關二爺敗走麥城的凄惶,心下甚是悲涼,卻不知劉皇叔向那吳國發起大戰,結果又是如何?”

    看見鄭會,鄭方的眉頭立刻揪成了一團,這鄭會聽說書,都聽出癮頭來了,瞧不見鄭方出艙室,就三番五次地去敲他的艙門,弄得鄭方不厭其煩,鄭方的三國故事還是從村里老光棍鄭明流嘴里零星聽來的,哪里知道那么許多,只能胡亂編造著往下扯,赤壁之戰之前的,他聽過不少,還勉強能編的下去,可赤壁之戰之后的,他聽那鄭明流說得也不多,就編的有些吃力了,大多只能揀自己知道的一些故事零星往下說。可鄭會卻是個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鄭方說的不明不白的地方,他就會不停地發問,弄得鄭方很是惱火,你一個異鬼,那么關心三國究竟是要鬧哪樣嘛?

    這不,關二爺死后,劉皇叔發大軍進攻東吳,火燒連營七百里,鎩羽而歸,夷陵之戰這故事,鄭方就知道這么多,你要問他劉皇叔發了多少大軍,連營是怎么被火燒掉的,劉皇叔鎩羽而歸的經過是咋樣的,他一概不知道,后面就得從白帝城托孤說起了。

    但經過這么些天,鄭方已經明白,只要他對鄭會提起一個頭,這些問題,鄭會便會樁樁件件的細細問個明白,他若說劉皇叔發了八十萬大軍,鄭會便會問劉皇叔帶了多少戰將,每個戰將手下又帶了多少兵馬,數字總得對得起來,方才安心。若說到火燒連營,他便會想起龐統的連環計,置疑劉皇叔咋不吸取曹孟德的經驗教訓,說起鎩羽而歸,他更會追問東吳是不是也有一個關二爺,似乎劉皇叔不像那曹孟德一樣,東吳若沒有一員大將放他一馬,他逃得就沒一點光彩似的。

    “額……我正修煉到關鍵所在,下回再說。”鄭方趕緊沖著鄭會揮揮手,扭頭就往艙室里鉆,和這求知欲旺盛的異鬼,就特么沒有共同語言。

    “鄭方師兄,鄭方師兄,那子龍境界又高,戰力又強,劉皇叔他們結拜干嘛不帶上他呀?……”身后鄭會的聲音依然執著地傳了過來。

    我哪知道劉皇叔干嘛不帶他?你問我,我問劉皇叔去?沒功夫陪你在那兒扯閑淡。鄭方心里嘀咕著,躲進艙室,又掏出了傀儡球。

    隨著一段不短的時間過去,嘶嚎荒漠的哭泣聲漸漸變小,直至于無。幾個人也沒安靜多久,特邏翼就宣布,魂城已到,飛舟準備降落了。

    眾人出了艙室,站在船舷邊看著飛舟緩緩落下,鄭方遙望遠處的魂城,乍一看之下,還以為自己是到了一片石林附近,遠方黑色的大地上矗立著一塊塊巨型的巖石,它們姿態各異,無邊無際地錯落而立,順著地勢緩緩而下,一直向南延伸到目力的盡頭,那一座座巖石在灰蒙蒙的天空映照下,靜默無語,有裊裊黑煙在巖石之間徐徐飄蕩。

    飛舟下方,是一座座用靈界特有的植物枝葉藤蔓編織成的營帳,就如一片密密層層,連綿廣袤的灌木叢林,沿著石林邊緣向左右鋪展開來,郁郁蔥蔥,像是為石林鑲上了一圈綠色的寬闊裙邊<!--中间广告位置-->。

    幾位踏空而行的異鬼環繞在飛舟附近,引領著飛舟緩緩降落在一片平地上,鄭方就見站在船首的特邏翼抬手沖立著的船帆指點了數下,就見那船帆雖然依舊張著,卻顯然不再被風鼓動,帆面明顯耷拉了下來。

    一位身著藍袍,明顯是摘星宗長老的異鬼和另外一位身著鎧甲的異鬼站在地面迎接飛舟,稍遠一點兒,鄭方可見異鬼們來來往往,卻誰都沒有沖他們多看一眼,顯然對飛舟的降臨已經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

    剛剛躍下飛舟,突然營地里發出“啪”地一下巨大的爆裂聲,聲音震耳欲聾,將鄭方幾個嚇得立腳不穩,差點坐到地上,只見不遠處的營地上方,一道璀璨光芒驟然升空,到了空中,又是一聲爆響,赫然就見那光芒化作一只巨大的眼球,黑黑的瞳仁仿佛能看穿一切似的自上而下掃視了一周,然后就緩緩地向著遠方飄去,緊接著,鄭方發現營地由近及遠,左右兩邊也隨著陣陣爆裂聲,一只只眼球相繼升上了天空。

    “特邏翼長老,沒想到是你過來了。”那藍袍異鬼顯然對天空的眼球早已習慣,沒有介意半分,直接走了上來,向特邏翼拱了拱手。

    “塔頓長老,怎的在魂城呆了100多年,境界還是沒有提升?”特邏翼冷著個臉,沖塔頓胡亂拱了拱手,語帶責備。

    “塔頓資質愚鈍,特邏翼長老來了魂城。定然可以一飛沖天,早日晉升渾天。”塔頓笑了笑,對特邏翼的話并未在意,特邏翼隨手將一個物事拋給了塔頓。

    “摘星宗此次就來了這幾位嗎?”身穿鎧甲的異鬼走上前,看向特邏翼。

    “一共四位,都是紫薇初境巔峰,三位神民,一個人類。”特邏翼看了眼鎧甲異鬼,語氣也并不如何恭敬。

    “這位是我神界駐守魂城的副帥,節應忍,專門負責各支軍團首領的安置,你們以后就由他分派手下,劃定防區。”一邊的塔頓向鄭方等人介紹鎧甲異鬼。

    “人類?這倒是稀奇的很,你們摘星宗去哪里招收的人類弟子?”那節應忍對鄭方的人類身份大是好奇。

    “他是我們宗主的親傳弟子,還請副帥多多照顧。”特邏翼看了眼鄭方說道。

    “好說好說,宗主弟子最適合來我們魂城砥礪,只要不死,將來定然可以光大宗門。”節應忍呵呵笑了笑。

    “借你吉言。”特邏翼皮笑肉不笑地說著話,接過塔頓遞過來的一個物事,鄭方瞧著像是一個不大的牌牌。特邏翼也沒對他們解釋,直接將那牌牌揣進懷里,和節應忍一起領著幾位弟子向前走去,而塔頓則與節應忍打了個招呼,隨即躍上飛舟,幾人還沒走出多遠,就見飛舟那立著的船帆猛然鼓動起來,飛舟緩緩升空,在眾人的注視下,倏忽之間,便消失了蹤影。

    節應忍安排手下給鄭方幾位做了登記,又安排他們住進灌木叢林邊緣的幾座空置的營帳里,讓幾位靜等安排,就引著特邏翼離開了。

    所謂營帳,其實與樹洞差不多,外面覆蓋著巨大的葉片和枝條,里面則是窄窄的,僅容一人盤做的空間,鄭方鉆了進去,掏出傀儡球繼續祭煉,左右沒事,既來之則安之。

    將三只傀儡球又分別祭煉了數次,堪堪將靈力用盡,鄭方就覺一只異鬼來到了樹洞邊。

    “摘星宗弟子鄭方,速去中軍副帳接受訓導。”那異鬼在樹洞外喝了一聲,便向其他樹洞走去。

    爬出樹洞,鄭方見一起來的幾位也在那異鬼的帶領下走了過來,他發現帶路的異鬼目光灼灼地瞅了自己一眼,伸出舌頭沿著唇邊舔了舔,不禁悚然而驚。

    自從來了靈界,鄭方一直呆在摘星宗,幾乎已經忘了,對于異鬼來說,自己就是一頓美餐,此刻,那領路異鬼下意識的動作赫然提醒了鄭方,這靈界對于他來說,危險遠非僅僅來自于敵對的冥界。

    幾位隨那領路異鬼順著灌木叢林之間的窄道,向營地中心走去,沿途間或有異鬼隊伍加入他們,鄭方將一星法袍的頭罩拉了拉,只留出一雙眼睛露在外面,倒也沒再引起其他異鬼的注意,隨著隊伍一起來到營地中一間頗為闊大的樹洞前。這個時候,鄭方發現,從各處陸陸續續聚集而來的異鬼已經不下數百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