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發現權杖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發現權杖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發現權杖

推薦閱讀:

    未待黃校長允許,鄭方便掀開了玻璃罩,那短杖突地躍起,在空中掠過一個弧形,如飛鳥投林般撞向鄭方,卻又在他的面前急急停下,輕輕拍打著他的臉頰,就像離家許久的孩子見著了爹娘,那模樣竟有種說不出的孺慕和親熱。

    “這……什么情況這是?”黃校長看著這一幕,當時就傻眼了。

    看著短杖在臉頰邊輕輕擺動,鄭方也不明白是什么道理,不過,他可以確定,手腕蝴蝶的灼燙并未出現異樣,這個短杖絕不會是那什么權杖,他可以感覺自己對這短杖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就像是自己丟失了許久的東西。

    一揚手,鄭方輕輕握住了短杖,莫名地,鄭方居然感到那短杖竟傳遞給他一種責怪地情緒,似乎在責備他到今天才找到了自己。緊接著,鄭方腦袋便轟地一響,無數畫面紛至沓來。

    大雨中,一個孩子在泥濘里艱難地奔跑著,短杖在他的頭前像一盞明燈似的發著白光,引領著孩子向目標奮進,一不留神,孩子摔倒在地,那短杖也降低了高度,在孩子的額前不停顫動,仿佛要將孩子攙扶起來,又似乎在鼓勵著孩子自己勇敢地爬起。

    一個少年在七八個同齡人的圍攻之下,淡定地左閃右避,指間眼花繚亂地玩弄著短杖,突然,短杖猛地綻放出熾烈光芒,一眾同齡人向四下齊齊摔了出去。

    少年帶著笑意沉入夢鄉,手中依然不忘緊握著短杖,將它摟在自己的懷里,突然,不知何處飛來的一點寒光,迅疾射向那已經酣睡的少年,短杖驟然綻放光芒,那寒光啪嗒一聲落在地上,看那夢中的少年,依舊睡得香甜。

    一個青年正在山野間全力追逐著什么,突然,他猛地大喝一聲,手中短杖脫手而飛,再看不遠處的半空,一聲爆鳴,伴隨著如野獸般的嘶吼,一個身影驟成碎片。

    無數戰斗的畫面不斷掠過鄭方的腦海,都是那短杖伴隨著泥濘中奔跑的孩子一路成長,一路戰斗,直到最后一幕,那孩子已經化身為一個身著黑袍的神秘人,正被無數殺手埋伏刺殺,短杖依舊是他不離不棄的伙伴,替他擋下一次次險象環生的攻擊,創造了一個個險死還生的活命機會,但是,對手太密集、太強大了,黑袍人迭經重創,已經難以為繼。最后,那短杖終于綻放出最為耀眼的光芒,在那一霎那,所有圍攻的殺手全部被光芒牽制,難以脫出短杖周圍短短的一個小圈子,只有那黑袍人除外。

    “快跑!快跑!”鄭方仿佛聽見了那短杖焦急的呼喚,黑衣人臉上淚水肆意地流淌,他大聲地咆哮者,艱難地邁動著腳步。

    “白月!我會回來找你的!”黑衣人狂吼著匆匆逃走,短杖白月似乎耗盡了全部的能量,像一根樹枝似的落向地上,這時,一只手接住了它。

    “是個好東西。”一個聲音淡淡地說。

    抬起頭,重新回到燈光明亮的倉庫里,鄭方的眼里閃過了一絲明悟,這根名叫“白月”的短杖,是那將三界引和府主令牌交于自己的莫不聞的武器,不,絕不是武器那么簡單,那是陪伴了莫不聞一生的無言的導師、朋友、伴侶,他相信,失去了白月,莫不聞所有的戰斗意志都將消沉,他不再是那個縱橫三界,執掌巡察司,威風赫赫的三界府主,而是變成了一個東躲西藏,惶惶不可終日,最后在人界落寞死去的可憐蟲。

    “我要這個!”鄭方眼神熠熠看向黃校長,白月就該是他的,他繼承了莫不聞的一切,他不僅繼承了莫不聞的三界引、府主令牌,更重要的是,他也繼承了莫不聞的仇敵和莫不聞的過去以及莫不聞的使命。既然如此,白月,就讓我們繼續一起戰斗吧,遲早有一天,我會查明真相,重開三界府,恢復三界平衡!

    莫名地,仿佛一種從未有過的激情在鄭方心里燃燒,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心里立下了宏大的志愿,隨著他鏗鏘的誓言,短杖白月周身白光徐徐收斂,它乖巧地躺在鄭方的掌心里,像是回到了久違的親人懷抱,安靜地沉寂了下去。

    “額……”黃校長不明覺厲地看著眼前的鄭方,在握住那短杖的一瞬間,這小子就像換了個人似的,一種從未有過的自信光彩從他的身上煥發出來。老黃可以斷定,這短杖對鄭方絕對意義非同小可,下意識地便想打<!--中间广告位置-->聽個明白,可猶豫了下,還是住了嘴,只是贊許地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鄭方的要求。

    這小子身上能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用得著勞資急赤白臉的去打聽?沒得折了身份,這東西究竟是什么,相信這小子遲早會告訴我,不告訴?等他從魂城回來,有的是辦法對付他,讓他竹筒倒豆子,對勞資坦白個干凈。

    壓下心里熊熊的八卦之火,老黃又引著鄭方去看其他庫存。可鄭方得了白月,已經感覺足夠,沒了再繼續逛倉庫的。

    “別介啊,我記得倉庫好像還有些東西與你那杖子挺搭的,也許是一套的也說不定,你再看看,再看看。”黃校長趕緊花言巧語挽留鄭方,這才兩件東西,20枚靈石、2斤靈茶,生意做得太小,也許該將價碼提一提,一看那杖子就不是凡物,要個100枚靈石、10斤靈茶,會不會太多了點?老黃心里翻來覆去地算計著。

    聽了老黃的話,鄭方也有些猶豫,莫不聞當年手上究竟有些什么東西,他可一點也不知道,白月就已經給了他巨大的驚喜,也許真像老黃說的,還有其他東西,自己錯過了豈不是遺憾?像這樣在學校牢牢看管的禁區里,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以后哪還有機會?

    思忖一番,鄭方最終還是隨著黃校長繼續一間一間倉庫的看了下去。然而,后面再沒有什么驚喜,老黃也向他介紹了幾樣東西,可連那個陶瓷瓶都比不上,鄭方連眼睛也沒眨上一下,讓黃校長大為失望。

    “這可是最后一間了,再挑不著東西,去魂城吃了虧,可別怪我事先沒幫你。”黃校長略有郁悶地打開了最后一間倉庫的門。

    “12間,學校地下居然藏著12間倉庫!估計,還有空著的吧?”鄭方胡亂猜想著,剛剛走到門邊,手腕上的灼燙陡然強烈起來,仿佛就要燃著了一樣。

    “果然在這里!”鄭方精神一振,向倉庫里看去,只見正中一張桌上,一個高高的玻璃罩罩著一個枯樹枝般的物事,鄭方一見之下便已經明白,這就是那冥界某爵所丟失的權杖,為什么?自己手腕上的蝴蝶已經翩翩地飛動起來,一個接一個地從手腕上飛起,飛去了那權杖旁邊,圍著玻璃罩子,正在那翩翩起舞呢。

    “你看見什么了沒?”看著黃校長渾然不知地在蝴蝶紛飛的倉庫里溜達,鄭方不禁大感好奇。

    “我看見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見了什么?”黃校長痛心地對鄭方說,都最后一間倉庫了,你特么就準備佩戴個星星,拎著個小杖上戰場?

    這黃校長說的好有道理啊,鄭方連連點頭,確實,他老黃看不看得見蝴蝶,毛用沒有,看見了,也沒法把權杖還給那位某爵,只有自己能還。

    幾步走到權杖邊,鄭方細細地打量起來。

    “這玩意年代可不老早了,是當年一位投靠太祖的修士珍藏的,那修士犧牲后,也沒有后人繼承,遺物便都捐給了學校。這么多年,我們也搞不清楚這玩意是做什么用的。”黃校長發現鄭方對權杖感興趣,滿腹疑惑地向他介紹。

    “拿不拿?”鄭方其實只在考慮這一個問題。拿了,自己得搭上10枚靈石、1斤靈茶,什么好處沒有,哦不,那某爵說了,會替我完成一件我無力完成的事情。特么的,如果能夠帶去靈界,倒是可以當作保命的底牌,不過聽那某爵的意思,他可是特別提醒了我要注意收取權杖的時機,難道這玩意一旦上手,就得立刻完成那件我無力完成的事情?無論我有事沒事,它都會回歸冥界?若真是如此,我難道要讓這權杖替我在這倉庫里再選一件好東西?怎么想來想去,都像埋著個大坑的意思啊?

    虧本的事情不能干,得事先想好了對策,一旦真像鄭方擔心的,豈不是白瞎了這么一個機會,還得白白花去10枚靈石。

    猶豫半晌,鄭方突然又想起了剛剛那個陶瓷瓶,我這是怎么了?他暗暗自責,現在是失物招領時間嗎?現在是有條件的探寶尋蹤環節!權杖擱這兒好好的,又丟不掉,拿了權杖,就算能帶去靈界,需要它保命的時候,他假如來一句“我辦不到!”,你能把它撅了?時機不對,時機不對!

    這權杖感覺很不靠譜的好不好?指望它還不如指望老祖宗全程陪著我去魂城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