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悄然成長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悄然成長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悄然成長

推薦閱讀:

    對于喝酒的人來說,梁處和萎子何英偉,剛好代表了兩個方面,喝酒時享受的便是那梁處,一頓酒喝下去,整個人便像是要跨界了一般,說話、辦事都有種飄飄欲仙之感,大有一種在人界勞資已經頂了天的豪爽。至于萎子,典型的就是那喝酒受罪的,一頓酒下去,本來還能說個10句話的,卻連一句也說不出來了,揪眉搭眼的,只想找個地方躺倒睡一覺。

    看得越多,鄭方越是對喝酒好奇,見劉向陽居然拿自己當了個大人,要了一瓶白酒,當下心里喜滋滋地與那劉向陽推杯換盞起來。

    這酒一入口,還別說,甜絲絲的,有一股清冽的香氣,再往肚里一去,一股熱氣便騰地從丹田里升起,鄭方被這熱力一沖,腦袋當即便有些暈乎起來,體內靈力不自覺地便蠢蠢欲動。

    “喝酒就別用靈力,用了靈力哪還能嘗到喝酒的快樂。”劉向陽看著鄭方,似笑非笑。

    受了劉向陽點醒,鄭方趕緊將靈力壓制回去,端起酒杯,又和劉向陽走了一個。

    那熱氣沒了靈力疏導,就開始騰騰地在體內流轉,酒的芳香迅速霸占鄭方的五感,一股強烈的表現驀然出現,吃什么已經全然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有對面坐著的人,以及嘴里急待說出的話。

    兩人你來我往,一瓶酒下了肚,菜也吃了個干凈,方才晃晃悠悠出了飯店,看著劉向陽二話不說,到柜臺就把賬結了,鄭方上去摟著劉向陽的肩膀,覺得這世界上,除了爹娘,就這劉哥最親了,這時特么有誰敢找劉哥的麻煩,管你是修行者,還是普通人,也不管你是合一境還是立身境,勞資一巴掌,全特么拍成肉泥,做什么都不能讓劉哥受了委屈。

    想起那不僅打劫了自己,還欠了自己150塊,一直推三阻四、憋著賴賬的老黃,還有那買了一包小吃,就要了自己十多塊的童潔,鄭方對劉向陽,那可真是感動壞了,這劉哥簡直就是自己親哥,不,比自己親哥還要親。

    劉哥為了自己專門來這湖安省,離鄉背井的,他容易嗎?還為自己買車票、結飯賬,在學校耐心地教導自己,自己把房間砸爛了,也是他收得尾,這親哥也做不到啊!鄭方說著說著,那眼淚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把絮絮叨叨,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鄭方扯上車,劉向陽強忍著笑意將他送去省城火車站,下了車,站在火車站大門前,鄭方抱著劉向陽,死活不撒手,劉向陽聽他已經在扯那什么黃世仁偷雞摸狗、童小辮斤斤計較,感覺自己這回做得有點過了,再說,不把鄭方弄清醒了,他上不上得去火車都難說。當下,悄悄拍了鄭方一掌,將一股靈力渡了過去。

    一個激靈,酒意被靈力驅散,鄭方頓時清醒了過來,他迷惑地看向劉向陽,突然驚恐的發現自己自從吃飯到現在,似乎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可究竟說了些什么,卻又根本想不起來。

    “劉……劉哥,我……我剛才說了什么不該說的沒有?”鄭方擦了一把流到嘴角,還沒干去的眼淚,惶恐地看向劉向陽。

    “沒,說的挺好,挺感動人的,買的臥鋪,上去睡一覺就沒啥事了。”劉向陽憋著笑,勸慰他。

    滿腹忐忑,直到上了火車,在鋪位上躺下,鄭方都一直在回憶,自己究竟說了些啥,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直到泉城都沒法合眼,用靈力把全身梳理了許多遍,可屁用沒有,該想不起來,就是特么想不起來。

    到了北都,時間還能趕上回學校的班車,鄭方提著行李轉了一趟公交,又在北都逛了逛,掐著點上了班車,今天是開學的日子,車上的同學挺多,見了鄭方都熱情地打著招呼。

    “鄭方!”聽見童潔的叫聲,鄭方老臉有點紅,他好像在劉向陽面前說了不少這小丫頭的壞話,但愿劉哥嘴巴嚴實點,別傳進這小丫頭耳朵里。

    “從湖安過來累不累?要不我讓你坐?”隔著許多人,童潔熱情地招呼著。

    “不累,不累!你自己坐!”鄭方慌忙答應著,心下更是愧疚的沒法子。

    下了車,同學們一路說說笑笑地進了學校,鄭方和童潔、梁菲菲、甄右鐘幾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邊走邊聊著,突然見老黃頂著地中海,正領著兩男一女三個小朋友在食堂里。

    “學校終于進新生了,我聽我爸說的,黃校長盯了許久,<!--中间广告位置-->終于在寒假拿下了。”梁菲菲的消息無疑是最靈通的。

    “新生?”鄭方看了眼老黃瞅著三個小家伙,那令人惡心的笑容,暗暗撇了撇嘴,自己對劉向陽說老黃什么了?不管說了啥,都特么沒毛病!

    上了辦公樓,同學們各自找自己的輔導員辦理報到事宜,鄭方和童潔都是張清華,排著隊辦完事,看童潔的意思,還想和自己聊聊,不過,鄭方急著找老黃有事,三兩句話打發走童潔,來到食堂門邊。

    雞蛋下面,老黃這蠱惑新生的法門,就不能換新鮮點的?來個湖安的蝦籽面也不錯啊?蒙人都舍不得掏錢,這老黃,真特么摳門!

    和范師傅打了個招呼,鄭方站在食堂門邊,沖黃校長招了招手。黃校長見了,和三位新生的輔導員交代了幾句,走出食堂。

    “你特么回校不回寢室,找我做什么?”看見鄭方,老黃也沒好臉色,一見他,就想起這小子甜甜蜜蜜地叫那老異鬼師父,你叫就叫唄,居然什么好處也沒弄來,老異鬼送些茶葉、靈石什么的,居然還要我老人家親自動手,才肯掏出來,真特么白眼狼一只。

    “我這次回校,很快就得去靈界,和老祖宗說好了的。”鄭方直接對黃校長說。

    “好事啊!替學校省吃,省地方,最好你工資也叫老祖宗出了,咱還能省錢。”黃校長眨巴眨巴眼睛,嘲諷鄭方,特么的,認識個老祖宗,瞧把你瑟的。

    “這回去靈界,我得去魂城砥礪,回不回得來,真說不定。”鄭方沒理睬老黃的調侃,把魂城的情況以及摘星宗和老祖宗的要求,統統和黃校長說了,黃校長聽著聽著,臉色就嚴峻了起來。

    “你不能不去?”黃校長瞪著鄭方。

    “我也想過不去,可……,你不是叫我思考修行為了什么嗎?”鄭方看向黃校長。

    “這問題,我還沒想得太深,可最起碼,修行為了自己不斷變強總是不錯的。”鄭方接著說道。

    “只有在靈界修行,只有去魂城在生死之間砥礪,我才能迅速變強。經過泉城的事,我算是看明白了,沒有實力,遇到廖云山那樣的敵人,就只能是那待宰的羔羊,只有實力足夠,才能消滅敵人,保全自己。倘若連砥礪都害怕去接受,變強的機會都不敢去爭取,以后遇到敵人殺來,我哪里還有膽子去迎接。”鄭方緩緩說著,他早就想好了,態度異常堅定。

    怔怔地看著鄭方,黃校長突然百感交集,曾幾何時,這孩子連一場僅僅算是測試的比試,都推三阻四,不愿意去打,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依然稚嫩的少年,卻已經能夠有足夠的勇氣去平靜面對生死的挑戰,這就是教育的力量,老黃對自己的工作一時間充滿了自豪。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黃校長的語氣緩和了下來。

    “你不還欠著我150塊了嗎?還有,我可能沒空去領的工資,假如我真的回不來了,麻煩你把這些錢交給我家里。”鄭方認真地對黃校長說。

    眼睛一瞪,黃校長就想提醒這小子,國際魔法師協會的入會通知到現在可還沒到,就算到了,他也未必就要認那150塊的帳,你鄭方都特么抱上大粗腿了,總惦記勞資的150塊是個什么道理?可話到嘴邊,心一軟,還是沒法說出口,這小子這是在交代遺言呢。

    “錢呢,給不給的看我心情,勞資死去的伙伴太多,沒法像魏生志似得,一家家的年年照顧,不放心家人,就特么活著回來。”老黃說完話,扭頭就走。他怕再面對鄭方,自己會不小心流下淚來,多少學生了,自己就是這樣,看著他們成長,又看著他們將那些定格了的青春容顏留在自己的記憶里,再也沒有機會老去。

    看著老黃的背影,鄭方撓了撓頭,老黃算是這學校僅有的幾個算是靠譜一點的人了,這一撂挑子,自己該去找誰呢?他愁了一會,想想,自己最好還是再寫上一封信,假如自己真死在魂城,家人看了信,老黃按我說的給了錢便罷,倘若沒給,也要爹娘找他的麻煩,不過,老黃特么可是不朽境,自己爹娘就是普通人,老黃真耍起無賴來,自己爹娘哪里是他的對手?這樣想著,又叫他愁腸百結。

    想著心事,鄭方回了寢室,學生宿舍樓還在重修,鄭方還是和葉天行、張衡水住一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