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特勤故舊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特勤故舊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特勤故舊

推薦閱讀:

    好說歹說,鄭方才勸娘把錢收了下去。

    “娘先替你收著,等你娶媳婦了,再拿來用。”娘將錢小心地揣進兜里,喃喃著。

    “,瞎想些啥呢,你兒子就是娶媳婦,也得娶個不愛錢的,小兩口一起伺候您二老。”鄭方撇了撇嘴,倒是把他娘給逗樂了。

    大年三十上午,一家人換了新衣,去給奶奶上墳,奶奶火化后,骨灰盒帶回來,就埋在鄭方家的田邊上,鄭方回家后已經獨自去了幾次,奶奶的墳雖然不像其他家修得像個土地廟似的,不過也用青磚箍了起來,墳前立了碑,爺爺的名字涂了紅和奶奶的并列在一起,讓人一見之下便對婚姻有了特別的認識,一小碗紅燒肉、兩條小魚、三炷香、兩掛鞭炮、一摞黃紙,一家人挨個磕了頭過去,對奶奶的祭奠便算是完成了。當黃紙燒成灰燼,紙灰尚在寒風中飛揚時,送歲的鞭炮聲便已經在鄭家灣、湖西縣、湖安省乃至整個神州大地上陸續炸響了。

    這個年,鄭方一家是在歡樂中度過的,歡樂日子的一個特點,就是過得快,再加上還有點錢,那過得就更快了。年前置辦各種年貨,年后走親訪友、四下拜年,正月十五一過,不知不覺,鄭方覺得學校放假還是昨天的事情呢,就已到了返校的時候。

    臨行前,看著一直臥床,頭腦已經徹底不清醒了的爺爺,雖沉默寡言,卻日益慈祥的爹,嘮嘮叨叨、提心吊膽的娘,憨厚老實、任勞任怨的大哥,活潑開朗,已經漸成少女模樣的妹妹,還有那怎么也長不大,就知道貪吃的弟弟,鄭方突然產生了一種緊迫感。

    “爹,有錢了,咱也起他三間大瓦房,一間給大哥娶媳婦,一間給鄭紅、鄭陽,一間您二老帶上爺爺過。”鄭方和他爹扯著對未來幸福生活的憧憬。

    爹開心地連連點頭,招呼鄭方給奶奶磕了頭,又進去和爺爺話別。

    說來也怪,連三十晚上鞭炮也沒炸清醒的爺爺,在鄭方去與他道別時,竟突然醒了過來,他陡地睜大了眼睛,沒有焦距地眼神愣愣地盯視著茅草屋的屋頂。

    就在鄭方一家人又驚又喜,以為老人的病情出現了什么轉機之時,老人嘴里突然吐出了一連串含含糊糊的言語,緊接著眼睛恢復了一些神采,瞅了瞅圍在身邊的家人,就又躺倒在床上,很快又和原來一個樣了。

    “爺爺說了些啥?”一家人大是惶惑,除了鄭方,竟是沒人聽清老人的話語。

    “要斗資批修,狠斗私字一閃念。”鄭方不明覺厲地說著,不知爺爺清醒過來喊這兩句口號,是個啥意思。

    “哦?”全家人面面相覷,都搞不懂老人家的話里藏著什么深意。

    猶豫了半晌,鄭方還是壓下了建議家人把爺爺送去醫院的建議,因為鄉里根本沒這個習慣,有病去醫院,那是小家伙才有的待遇,到了他爹這個歲數,有病基本都不會去醫院了,或者靠村里赤腳醫生開點藥,更多的是就這么硬扛著,至于爺爺這樣的老人,送去醫院,除了糟蹋錢,能有啥用?再說,糟蹋錢也得有錢讓你糟蹋,更多的時候,大多人家是連那被糟蹋的錢也沒有的。所以,鄭方若是提出送爺爺去醫院,就會有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嫌疑,既沒用,還會讓家人忌諱,所以,張了張嘴,他還是沒說出口,自己的理念已經和鄉里漸漸產生了距離。

    “方,爺爺的病情擺在這里,說不定哪天就走了,你也給他磕倆頭吧,到時候我也就不通知你了。”爹突然悶悶地說。

    聽了爹的話,鄭方剛想說些什么,突然想起自己這一次回校,立刻就會面臨著去靈界魂城砥礪的事,會砥礪多久?鄭方不知道,能不能和學校隨時保持聯系?鄭方估計八成是不行,即使能不能回來休暑假,甚至能不能回得來這樣的問題,鄭方一樣全沒把握,所以,思忖了片刻,鄭方還是沒說話,照著爹的意思,跪下來,沖著躺在床上的爺爺磕了三個頭。

    告別家人,鄭方步行去了湖西縣,在湖西縣搭上開往省城的班車,省城去北都的火車票,特勤處在省城辦事處的人員,已經替鄭方買好了,等著鄭方過去拿。

    到了省城,鄭方按著地址找到特勤處在省城的辦公室,那是湖濱市一家大型商場樓頂上獨立的五六間房子,必須從另外一個位置偏僻的樓梯上去,鄭方和人打聽著,找到樓梯,上了五樓,見幾個辦<!--中间广告位置-->公室里都有人在忙碌,因為剛剛過完年,還透著股新年的熱鬧勁兒。

    隨便找了個人說道自己是來拿去北都的火車票,那人也沒多問,熱情地給鄭方指點了一間辦公室,一進門,鄭方差點沒把眼珠子瞪了出來,那坐在辦公桌后面,擱下報紙,向自己大步走來的,不是劉向陽又是誰?

    “你……”鄭方用手指點著他,說不出話來。

    “我什么我?”離了學校的劉向陽,面色紅潤,神采奕奕,他重重當胸錘了鄭方一拳。

    “你咋跑這兒來了?”鄭方滿腹不解。

    “我元月份到年齡了,自然直接到特勤處報道,正式工作啊,有什么好奇怪的?”劉向陽笑瞇瞇的和鄭方解釋,瞧那模樣,恨不得鄭方再奇怪點才好。

    “梁處問我想去哪里的辦事處,我首先就想到了湖安,離了學校,還能再見到學校的人,想著就來勁,我一來,就把替你買票的活兒給攬過來了。”劉向陽滿面笑容,掏出了早就買好的車票沖鄭方揮了揮。

    “走,點兒還早,咱倆先去吃午飯,吃完飯我再開車送你去車站”特勤處在湖安的辦事處,是有一輛專車的,劉向陽領著鄭方走出辦公室,鄭方看著周圍忙碌的人,以及出了樓道口,一邊墻上懸掛的“中央調研部湖安省社會情報研究所”的牌牌愣了愣。

    “怎么?奇怪單位里有普通人嗎?”劉向陽看著鄭方笑問。

    “是啊,他們都干些什么呢?”鄭方點點頭,很好奇。

    “干的事可多了,最主要是搜集整個湖安省各地的特殊信息,只要有可能涉及靈力波動不正常的,都在他們搜集的范圍內,然后他們會再進行篩選,把可能性較大的信息,提供給我,我再選擇有可能的地點,去實地探查,湖安這么大,靠我一個人,累垮了也沒什么用啊。”顯然,劉向陽還沒從老師的身份上轉換過來,一開口就滔滔不絕。

    “普通人一共18個編制,動嘴、動筆的活兒,全靠他們了,我就是一管動手的。”劉向陽解釋著,兩人說說笑笑,下了樓。

    “省城你有什么熟悉的飯店推薦?我才來,對這里可不熟悉。”劉向陽走到車邊,突然問起鄭方。

    “不知道……”省城鄭方才來了兩次,哪里有什么熟悉的飯店推薦。

    “你這樣可不行啊,湖安省可是你的根據地,革命的搖籃?你不熟悉,怎么開展工作?小心反動派把你給消滅嘍。”劉向陽參加工作后,顯然開朗了不少,居然和鄭方開起了玩笑。

    “特勤處的辦事處都用那什么情報研究所的稱呼?”鄭方沒理他,還是對特勤處的事情覺得好奇。

    “是啊,特勤處的全名是,中央調研部社會特別事件勤務處置處。特勤處的職能實際上包括兩方面,一個是勤務,一個是處置。它的外派機構就叫社會情報研究所,不研究社會情報,哪里掌握得了社會特別事件?研究社會情報,執行勤務這一塊實際上都是普通人在做,咱們專門去干那處置的事情。”劉向陽一邊和鄭方解釋,一邊將車鑰匙收了回去。

    “算了,就在附近吃一點吧,我認識一家館子,還比較對胃口。”劉向陽領著鄭方順著街道走去。

    兩人進了附近一家飯館,點了幾個菜,劉向陽看來是憋得久了,一直叨叨地和鄭方說個沒完。

    “說來也怪,以前在學校,天天盼著能正式參加工作,可真的參加工作了,又挺舍不得學校的,老實說,咱學校真是個好地方,不用想太多,認真修煉就行,這參加工作了,壓力真是不小,挺怕自己漏過了什么有用信息,在這湖安省出了什么簍子,那可都是責任啊!”劉向陽一邊吃,一邊和鄭方念叨著,鄭方感覺自己怎么越聽越覺得這劉向陽實際上是在和自己瑟呢。

    劉向陽特意要了一瓶白酒,這可是鄭方第一次喝酒,他原本在村里就看過人喝酒,苦臉皺眉的滋溜一口,然后吧嗒半天嘴,還沒喝多少,那臉孔紅的和關公差不多,走路顛顛的,就像是在跳那秧歌舞,就覺得這喝酒不是什么開心的事兒,挺奇怪那些人明明瞧著挺難受的,卻偏要花錢買那罪受。

    后來,鄭方見了梁處喝酒,方才明白,對某些人來說,這酒恐怕真是個好東西。梁處喝酒時,眼睛是放著光的,揀菜時,眼睛瞅著的,也還是杯子里的酒。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