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過個肥年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過個肥年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過個肥年

推薦閱讀:

    聽了鄭東的話,鄭方本想吹噓兩句的,可看了看一邊眼巴巴的弟弟妹妹,突然沒了情緒,低下頭扒了口飯,笑了笑。

    “我這次也帶了些回來,晚上讓娘熱了,你們都嘗嘗。”

    這邊午飯還沒吃完,鄭文化、鄭三等等一干小兄弟就躥上了門,鄭方趕緊起身,從包裹里掏出一捧黃橙橙的子彈殼,送給他們。

    給鄭文化這幫小子帶什么東西,可讓鄭方相當的頭疼過,后來看見界門那邊的駐軍打靶訓練,他終于有了頭緒,找王國興幫忙,問駐軍要了點子彈殼回來,果然把這幫小子稀罕的,一個個像是得了珍珠瑪瑙,都貼身藏了,這玩意,回去有得吹了。

    吃罷飯,鄭方和鄭家灣的一幫小兄弟晃去了定波湖邊,一邊耍鬧,一邊聊天。鄭方撿了些學校里沒要緊的事說了,聽得鄭方去那北都學校,上學居然不用考試,一幫小子都瞪圓了眼睛,紛紛露出神往的表情,至于住單間、餐餐有肉,反而沒那么在意。對于北都的萬國廣場、太祖紀念堂、前朝皇城,這幫小子那貧乏的想象力根本就不夠用,隨便驚嘆了幾聲,也沒什么特別的表示,鄭方估計這幫小子也就把那萬國廣場當作湖西縣縣廣場,最多大了一點而已,夏蟲不可言冰,鄭方大有體會。

    那幫小子也將這半年來,湖西縣和鄭家灣的新鮮事說給鄭方聽,無非是縣里的混混又打了幾次轟動湖西縣江湖的架,鄭家灣的某人一馬當先,斬獲了多少,當了那前敵先鋒,某個高人又研制出一種新式的彈弓,射程增加了不少,許多人都吃了大虧,誰家的船被人鑿了個好大的窟窿,婆娘坐在門邊哭爹喊娘,罵了多少耐人尋味地葷話。鄭方聽得也是味同嚼蠟,毫無滋味,除了聽說郝生經的小舅子和人打群架,把腿打斷了,有些好奇,可這幫小子連圍觀的級別也夠不上,都是些道聽途說的風言風語,鄭方也就懶得打聽了。

    后來一幫人又吵吵著去城里玩,鄭方就沒跟著湊熱鬧,一幫啥也不懂的小屁孩,自己和他們瞎胡鬧,沒得折了自己的身份。鄭方看得出來,鄭文化還是想和自己多呆一會兒的,可是禁不住去縣城攤子上偷鞭炮的誘惑,最終還是顛顛的跑了。

    曾經的伙伴們跑得影子也不剩了,鄭方坐在湖堤上,一個人怔怔地發愣,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扭頭一瞧,是哥哥鄭東笑瞇瞇地坐在了他身邊。

    “想啥呢?又不和人去玩,也不家去。”

    “沒想啥,就是感覺這次回來,變化好大。”鄭方眼瞅著湖面。

    “變化當然大了,你瞧瞧你這個頭,比我都高了,再瞧瞧你這身板,也壯實了許多,是個大人的樣兒啦。”鄭東笑著捏了捏鄭方的肩膀。

    其實鄭東在家輟學務農,身子骨也結實,不過和鄭方并不相同,鄭東的結實是一種沒有線條的,整體厚度的增加,可鄭方,則是真正意義上的蜂腰猿背、鶴勢螂形,讓人一見之下,便覺得身材勻稱,神華內蘊。

    “是不是還在為奶奶的事難過?”鄭東又問。

    “也是,也不是……”鄭方搖了搖頭,覺得這問題有些難回答,奶奶年紀大了,去世很正常,可自己終歸沒見著奶奶最后一面,說沒有遺憾,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奶奶去世,我其實是替她高興的。奶奶臥床多久了?她那么愛干凈的人,身上一臟了,就在那抹眼淚,這些年,眼睛都哭瞎了。我年輕,理解不了自己連那些吃喝拉撒的事情都辦不了的煩惱,若是我變成那樣,也會盼著哪天死了,早點解脫。”鄭然悶悶地說。

    意外地扭頭看著鄭東,鄭方沒想到他居然能說出這么一段話來,看來,奶奶的死對他的震動也挺大的,想想也對,鄭方哥兒幾個,出生的時候就沒見過家里比爺爺奶奶輩分更高的上人,奶奶的去世,是他們第一次面對親人的逝去,受些震動是難免的。

    “家去吧,給你們帶的東西還在包裹里呢,乘早拿出來。”鄭方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

    回到家,鄭方打開了包裹,他替爹弄了一雙深筒膠靴,本是學校發給自己的,他特意去換了碼子,送給爹,爹一天到晚雨里來泥里去的,鄭方就沒見他穿過一雙好鞋,一年到頭都是一雙看不出顏色的破膠鞋,還是動不動<!--中间广告位置-->就露出腳趾頭的那種。

    送給娘的是他從童潔那兒笑納的一件棉衣校服,童潔本身就不太愛穿校服,鄭方拿來換了娘的尺寸,娘穿上,嘿嘿,估計就能年輕個好幾歲,恐怕都有點童潔的模樣了呢。

    這棉衣校服,爺爺、奶奶、爹、哥哥、弟弟、妹妹也是分了男式、女式,一人一套,有的是鄭方自己省下來的,大多卻都是同學支援的,鄭方在這方面還真沒什么矯情的,這些校服,除了葉天行不夠穿,其他同學拿回家,不過是去壓箱底,落灰塵,可自己帶回來,那可就是寶貝了,一家人穿起來,新燦燦的,乍一眼瞧上去,呦呵,北都特殊職業學校搬鄭方家了。

    從學校食堂,鄭方也搜羅了一堆寶貝回來,學校的紅燒肉、紅燒排骨,肉丸什么的,天天吃不完,擱那兒生蛆嗎?范師傅和鄭方親近,悄悄替鄭方凍了好幾大團,臨行前一晚,才做賊似的,讓鄭方半夜去食堂拿的,包裹里,就這玩意占分量。他還給鄭方準備了一些冷凍的豬肉、牛肉,兩條個兒老大的帶魚,還有好幾顆大白菜,照老范的意思,學校放假,這些東西也得想辦法處理,挺麻煩的,鄭方能帶,就讓他都帶回家。

    東西太多,鄭方在食堂好一番糾結,才選了一些家里不容易吃到的新鮮物事,打了包,帶了回來。還有就是托童潔帶的北都點心和蜜餞之類的小吃,童潔本意是不要鄭方花錢的,自己買了送他,不過鄭方沒答應,自己已經是一個月110塊的小富翁了,哪里能用童潔那一個月才15塊的可憐錢,結果,童潔一下子替他買了十多塊錢的小吃,鼓鼓囊囊一大包,可把鄭方心疼壞了,你說你這小丫頭,也不知道替我省省,買這么多,就不會少管我要幾塊錢嗎?我裝個傻,里子面子不都有了?還得說小丫頭不懂事啊!

    這包裹一拆,鄭方家里可就歡騰壞了,娘和鄭紅輪著個地進里屋試新衣,爹拿著深筒膠靴左看右看,一個勁地念叨“這個好、這個好,”都不知該說些什么了。鄭陽嘴里塞滿了吃的,不是娘眼疾手快趕緊把小吃收了起來,鄭方懷疑,這十多塊錢的小吃不夠這小子一下午塞肚里的。

    試過了之后,娘又把新衣服一一收了起來,三十再穿,圖個喜慶。

    “這……這今年的年貨,還用準備不?”爹看著滿屋的東西,愣了神,有些難以置信。

    “娘,我這還有些錢,您拿著。我覺著還可以再辦些年貨,撿好的弄,咱也過一把肥年。”鄭方說著話,從兜里掏出一大把錢來。他12月的工資只寄了20塊回家,沒辦法,10張塞信里太鼓脹,鄭方不放心。元月份因為惦著放寒假,就沒再往家寄錢,除了托童潔買小吃的花費,自己留了20塊,剩下的十五六張票子全在手里攥著,遞向娘。

    “啊!”娘看著鄭方手里滿滿的票子,也和爹一樣愣了神,她驚訝地輕呼了一聲,站起身,也沒接鄭方的錢,而是招招手,引著鄭方進了里屋。

    “方,你這錢咋回事?不是一個月15塊錢工資嗎?哪來的那么多?”進了里屋,娘小心的掖好門簾,滿臉緊張地看向鄭方。

    “咦?我上回信里不說我漲工資了嗎?”鄭方滿腹狐疑,沒料到娘有這一問。

    “漲工資?漲了多少?我看你手里,不得有好幾百塊錢吧?”娘驚疑地問。

    “從12月開始,一個月110塊。”鄭方大大咧咧地說。

    娘忽地一下,用手捂住了嘴,半晌才拿了開來,眼睛直愣愣地看著鄭方。

    “方,你可別嚇娘,你做什么能拿這么些錢?”

    “沒啥,你兒子學習進步快,學校給的獎勵。”鄭方撓了撓頭,有些得意。

    “方,太危險了咱不干好嗎?天上沒有掉餡餅的,這些錢,娘看著扎眼睛。”娘說著話,眼眶紅了起來。娘懂自己的兒子,他說是工資,應該是沒錯的,可干什么能拿這么多的工資?鄭方還是個半大孩子,不是有著巨大的付出與危險,哪里會有這樣的待遇?

    “娘,你盡管拿著,沒事,每張錢都是干干凈凈的。”鄭方看著娘眼眶紅了,自己鼻頭也不禁有些發酸,那些上學以來的點點滴滴,那些委屈、那些苦痛、那些驚恐……,仿佛一下子,全部給娘的淚水勾搭了上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