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川斯萊特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川斯萊特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川斯萊特

推薦閱讀:

    “我逃到了南疆的無際群山,做那茹毛飲血的野人,可不到一個月,老校長就追來了,我不是老校長對手,給他拿下來,只能引頸就戮,唯有央求老校長,說我那妻子可憐,求他在我死后幫著看顧。老校長聽我說得凄慘,就在快出山的頭一天晚上,把我給放了。”

    “老校長說現在外面混亂得緊,我殺死的那些小子,由于動手的時候用了修行者手段,死因不顯,還沒有牽扯到我身上,他原本也只是懷疑,打算先將我押回北都,落實了這個案子之后,再做計較,沒想到我認得干脆,他倒有些為難起來,畢竟我出手殺人,終究是事出有因,理當交由法庭審判,可當時華國一片混亂,若走正常渠道公平處理,根本找不著管事的人,而且,我一死,只怕我那已經父母雙亡的妻子也活不了多久,左右思忖,最終還是叮囑我以自行辭職的理由,找個地方落戶,至于犯得事,他想辦法替我遮掩。”

    “老校長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記,交代了我與他聯系的方法,只說等我安定下來,就把妻子送過來和我相會。也提醒我不得再犯事,否則,說不得便要親手斃了我。”

    “給老校長拿了,我本已心灰意懶,沒想到,他居然放了我,當真是喜出望外,這山青縣原本是我那丈人老家所在,當年,我丈人一直有個心思,就是回老家看看,我想,干脆我就替我那可憐的丈人完成心愿吧,這樣,我就來了山青縣。”

    “老校長不久就把我妻子送來了,還幫著把我們夫妻倆的戶口也落在了這里。可我妻子因為父母被批,一直以來心情就不好,再加上她爹娘和我先后出了事,又憂又急,來了沒多久,就查出患了癌癥,這些年,都是我用靈力替她撐著,可畢竟治標不治本,好在今天遇著了你們。”

    洋洋灑灑,甄準沒有打一點結巴,非常流暢地將自己的過往交代了一番。幾位考察團成員聽得面色嚴峻,在西牛賀洲,魔法師濫殺普通人類也是重罪,他們對老校長敢于放甄準一馬,也是大為意外。

    通篇翻譯,鄭方沒有半點隱瞞,他明白甄準的意思,既然得了莫爾天大的恩惠,答應了實話實說,就毫不遮掩,他這樣算是光明磊落了,可對放了他的老校長,就有點不太仗義了,好在老校長死了,倘若老校長還在,此事倘若給這幫洋人嚷嚷出去,你讓老校長怎么去收場?想來想去,鄭方也覺得頗為棘手,只能說甄準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可這種選擇究竟對不對,該不該?就是見仁見智的事情了。

    眾人停歇了半晌,消化甄準所說。莫爾微微點了點頭,接著臉上再次浮現出他那公式化的微笑。

    “你的故事真是讓我印象深刻,既然那位老校長放過了你,這么多年來,你是否有發現自己受到了監控?”莫爾接著詢問。

    “那倒沒有,其實也不用。老校長在我身上原本留了印記的,哪里需要監控?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他也立馬可以找到我,不過……挺奇怪的,去年……不,應該是前年,現在是78年了嘛,這印記突然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老校長看我這些年一直老老實實地,覺得不用再監控我了吧。”甄準自嘲地笑了笑。

    一邊翻譯,鄭方一邊點頭,他知道甄準那印記怎么消失的,老校長死了啊,看來甄準在這山里消息閉塞,老校長去世的消息一直還不知道呢。

    “你對你現在的生活狀態滿不滿意?”莫爾又問。

    “挺滿意的。待罪之身,哪里還能再去奢望什么?這樣挺好,山里人質樸,沒什么心機,大家相處都還愉快,賣賣肉,雖談不上富裕,但養活我們夫妻兩個,還是沒問題的。”甄準話語懇切,看得出來,他對眼前的生活還是很滿足的。

    隨后,莫爾又問了其他一些問題,主要集中在甄準的生活細節上面,當問起甄準的子女時,甄準明顯遲疑了一刻,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猶豫半晌,才長長吐了一口氣。

    “既然說了有一說一,絕不藏私,我也就照實說了吧。我和妻子有一個孩子,我出事的時候,孩子不大,剛剛懂事的年紀,為了他不受影響,我把他過繼給了一個朋友,那朋友和我同姓,前兩年捎信說是把孩子送去特殊學校了,我怕我的事連累孩子,也沒和他們多聯系,所以,現在孩子什么情況,我并不是很了解。”

   <!--中间广告位置--> 說到這兒,甄準再次遲疑了一下,微微皺起了眉頭。

    “老實說,一人做事一人當,和孩子沒什么關系,但人心世道就是這樣,一旦我們的關系泄露出去,難保這孩子不被歧視,甚至未來工作就業都會受到影響,所以,如果沒必要,我還是希望各位能夠替我保密,別把這個關系泄露出去。”

    聽了甄準的話,鄭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甄右鐘。同學里只有一個姓甄的,不是他會是誰?想想甄右鐘那小模樣,再看看眼前的甄準,鄭方暗暗點頭,別說,還真有點像,不過,可能甄右鐘受他母親的影響更大一點,比甄準少了一分粗豪,多了一分文靜。

    “我們理解,相信我們,絕不會去干涉一個無辜孩子的生活。”莫爾連連點頭。

    “我相信鄭方先生一定也和我們的看法是一致的,對不對?”莫爾轉過頭,看向鄭方。鄭方自然連連點頭,可與莫爾對視的一瞥之下,他那小心臟突然蹦了一蹦,就見莫爾膝頭攤開的筆記本上,一支筆正懸空豎立著,在沒手拿捏的情況下,正在那里獨自寫著什么。

    這……這是個什么情況?這伙洋人走訪甄準,坐下后一個個掏出了筆記本、拿著筆,鄭方還以為他們如果不是在裝樣子,就是在記錄自己翻譯的內容,沒料到,還有這一出!看著筆尖在筆記本上寫下的一串串英文,正是甄準剛才說的事情,包括莫爾提醒自己的話語,這……難道這筆會翻譯?

    看見鄭方的目光落在筆上,莫爾微微笑了笑。

    “為了保證考察的完整性和真實性,我這次來華國特意帶了川斯萊特筆,這沒有任何不信任你的意思,事實上,我對你的工作非常滿意,許多詞語比川斯萊特筆的翻譯更加精準,請允許一位老人稍稍偷一點兒懶吧。”莫爾解釋著,但那股狐貍氣味鄭方隔得老遠就聞出來了。

    好陰險的洋人,你特么帶了會翻譯的那什么萊特筆,還把我帶著為了啥?想抓我的小辮子?幸好勞資沒做小動作,要不然,出了事,跳萬古河里也洗不清啊。老黃這150塊真特么不好拿,步步是坑有沒有,一不留神就得摔個大跟頭。

    其實,鄭方這么想還真冤枉了莫爾,莫爾要求鄭方隨行,目的只是想和鄭方加深關系,知道鄭方也有親人要救治,腸子早悔青了,他的種種示好,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做給鄭方看的,目的就一個,希望鄭方能夠信任自己,畢竟,未來他還有許多計劃,希望鄭方能替他完成。至于鄭方在翻譯上打什么埋伏,他即使會在華國提出來,也不會刻意去揪鄭方的小辮子,不僅是不希望得罪鄭方,更主要的是,和一個學生為難,根本就不是他們此行的目的。

    不說鄭方在那里心思電轉,浮想聯翩,考察團一行算是完成了對甄準的走訪,看得出來,幾個人并不是特別滿意。

    “這位魔法師的經歷有特殊性,我們還是再走訪其他人看看吧。”莫爾對鄭方提議。鄭方對莫爾,心里早已打起了一萬分的警惕,哪里會說一個不字,看著莫爾翻起修行者名單,又點在了一個名字上。

    好家伙,果不其然,這位住在西疆軍墾農場,又是好幾千里地呢。

    幾個人婉拒了甄準邀請他們共進午餐,臨分別時,鄭方特意告訴甄準,老校長已經去世,他的兒子甄右鐘在學校挺好的。甄準對老校長的去世頗為愕然,在他的腦子里,老校長這樣的不朽境,哪里是說死就能死的?他愣了半晌,才追著鄭方說了一句話。

    “告訴黃明覺,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吱一聲。”

    回去鎮上,這次鄭方學乖了,找到一家書店,買了張學生用華國地圖,天上可不是總有一群大雁等著你去問路,有這玩意,大方向錯不了。

    考察團一行人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轟動,出了鎮,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祭起飛毯,直奔西疆而去。不得不說,這飛毯實在是出門旅行利器,眾人一杯熱茶還沒下肚,就已經到地方了。

    這回走訪的是一對老夫妻,在農場一個小鎮上的學校教學。這對老夫妻的經歷相對甄準來說簡單了許多,為什么選擇這樣的生活?就兩個字“害怕”。

    按那位魂臨境老頭的說法,和靈界戰斗就特么是腦子壞了,修行者哪里是靈界那幫異鬼的對手,這不僅僅是找死,而且是作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