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收納惡疾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收納惡疾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收納惡疾

推薦閱讀:

    還未進門,就聽院落后面的屋子里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

    “賣完了?今天比昨天遲了點嘛?”

    “來了幾個朋友,一路說了些閑話。”甄準悶悶地回答。

    “哦,那我起來給你朋友斟茶。”那女人的聲音里多了一絲慌亂。

    “你歇著,我自己來。”甄準一邊和那女人招呼著,一邊將眾人讓進院子里。

    “那哪兒成,我這就過來。”屋子里的女人嗔怪地說了一聲。

    聽了女人的話語,甄準似乎有些緊張,他匆匆招呼著眾人在院子里的一張石桌邊坐下,自己急急忙忙地向身后的屋里走去,誰知剛走到門邊,一個女人已經端著套茶具以及一只精精巧巧的小炭爐走了出來。

    那女人年紀比甄準略小,身量窈窕,只是面色枯黃,滿臉病容,捧著看上去并不沉重的茶具、炭爐有一點兒吃力的樣子。

    甄準上前接過她手中物事,回身一一擱置在石桌上,那女人抬起手,攏了攏鬢角發絲,跟在甄準身后走了過來。

    “真是不好意思,家里地方太小,只能讓客人待在院子里。”女人笑著坐了下來,替眾人烹茶。

    “這茶就是本地山里產的,味道不比祁紅、滇紅那些名品,不過自有一番野趣,你們嘗過就知道了。”女人語言風度倒也大方,根本不像山里縣城的小家碧玉。甄準略有些局促地坐在女人身邊,一時竟訥訥地說不出話來,全然沒有了賣肉時的威風與霸氣。

    眾人都是行家,自然看出這女人不是修行者,看著這一幅婦唱夫隨的畫面,心里都不禁暗暗稱奇。

    “這位甄夫人,不知得了什么病?”喝了一口茶水,莫爾眼睛一亮,滿意地點點頭,倒也沒有在意替他斟水的是個普通人,隨意地問道。

    聽了鄭方翻譯,那女子微微一笑,扭頭看了一眼甄準,只是低頭烹茶、燒水,將話語權無形中讓給了丈夫。

    “癌癥。”甄準憐愛地看了一眼妻子,淡淡地說了兩個字。鄭方聽得一怔,癌癥對普通人來說可是不治之癥,對于他們修行者,生命力躍升,自然不會患上這樣的惡疾,但華國修行方法,重在自身,甄準空有一身功力,恐怕對妻子的絕癥也是無能為力。

    “哦……”莫爾點點頭,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根魔杖,甄準眼中精光大炙,身形微微顫動,似乎便要有所行動,但緊接著卻又面露疑惑的表情,硬生生捏著拳頭坐在那里,神情緊張的看向妻子。

    只見莫爾沖虎視眈眈地甄準笑了笑,魔杖輕點,肉眼可見地,甄準妻子身上,絲絲縷縷地黑氣彌漫而出,被魔杖一點點地吸了進去。

    這個時候,甄準哪里還不知道莫爾在做什么,眼角眉梢不停地顫動,激動的情緒再也遮掩不住。

    隨著黑氣不斷溢出,甄夫人的臉色漸漸紅潤,她顯然對這一切并不知情,依舊認真地烹著茶水,鄭方看著那女子重新鮮活起來的容顏,不禁暗嘆,這甄準的老婆果然好看,怪不得他一副妻管嚴的做派,而且,這莫爾治病的手段好生厲害,自己爺爺奶奶的毛病,說不得也能請他去看一看,鄭方悄悄地動上了腦筋。

    “阿準,我突然覺得身體輕松了好多!”甄夫人忽地抬起頭,驚喜地看向坐在一邊的甄準,后者微笑著沖自己妻子點了點頭。

    看著女子身上黑氣散盡,莫爾收回魔杖,甄準坐在那里,神情不停變幻,一會看看惡疾盡去,卻依舊蒙在鼓里,烹著茶的妻子,一會看看老神在在,品著茶的考察團幾人,他愣愣瞧了半晌,突然仿佛下定了決心似地,眼神堅定了起來。

    “小卉,你回避一下,我和這幾位朋友有些話要說。”甄準語音淡淡地,仿佛又回到了賣肉時的威風。

    惶惑地看了一眼丈夫,妻子沒說話,向眾人歉意地點了點頭,轉身走回了屋里。

    看著妻子離開,甄準一抬手建了一個隔音罩,他雙目炯炯,看向莫爾。

    “大恩不言謝,這位先生乍一見面,就解了我妻子的沉疴,甄準不才,除了略懂一些功法,別無所長,你們有什么要求,盡管提,我能辦的,送了這條命,也一定會替各位辦到,我辦不到的,各位也不用多費心思,有什么手段,盡管沖著我來,我甄準但凡皺一皺眉頭,便算是白活了這許多年。”

    聽了甄準所言,鄭方不禁動容,此人語氣極為剛硬,底<!--中间广告位置-->線擺得清清楚楚,并未因為受了莫爾恩惠,便喪失了原則,話說得干干凈凈,一點余地也沒有留下。

    “高階魔法師先生言重了,言重了。”莫爾微笑著連連搖頭。

    “能救你妻子,是她的運氣,與你關系有一點,但是不大。”莫爾娓娓道來。

    “我的名號是收納者,所謂收納,既可以收納好東西,當然也可以收納壞東西,嚴格說起來,我并沒有治療你妻子的疾病,而是將她身上的病灶收納了。這種收納是有限制的,像這種惡疾,我目前只能收納三個,來華國的時候,剛好空出來一個,所以說,你妻子獲救,是她的運氣,正好在這個時候遇見我,倘若三個收納已滿,我即使想救也無能為力。”

    “與你有關的方面是,我們親眼目睹了你的整個交易過程,對弱者施以幫助,是天使的行為,我敬重你,所以很樂意救你的妻子,這是我的榮幸,你完全不需要有任何負擔。”

    “至于我們的要求,只有一條,如實回答我們的問題,不要有一點隱瞞。”莫爾的表情嚴肅了起來。

    聽了莫爾的解釋,甄準反而露出不確定的神色,似乎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了,有點無法相信的意思,那模樣又像他面對妻子時一樣,渾身威勢統統收斂,又變得有些局促起來。

    “那個,怎樣才能讓你那三個收納空出來?”鄭方在一邊擔心地問道,他還在打算著請莫爾為他爺奶治病,瞧著莫爾所說,似乎不太容易啊。

    “哦,有兩個方法,第一個是收納的對象去世了,我可以放棄拘束,病灶會自行回歸收納對象的尸體,這個相對容易。第二個,就是你得找到一個人,讓他主動接受我釋放出的病灶,這個有點難。”莫爾對鄭方解釋。

    “釋放給我怎么樣?”鄭方瞪大了眼睛,自己已經守拙境,來多少病灶,還不是一粒臭汗的事情,如果能治好爺奶的病,讓他接收個千百回,都沒問題。

    “不不不,沒那么容易。”莫爾連連搖頭。

    “病灶也是有靈性的,你的身體太好了,對病灶的抗性太強,它不會愿意被你接收的。要刻意清出這三個收納很困難,一方面是病灶愿意寄生,另一個是有人愿意承受,這太不容易,誰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你也許有親人也患了重病需要治療,沒關系,只要你來坦倫堡,魔法世界的神奇是你無法想象的,我相信一定有辦法治好你親人的病,別忘了,我只是個收納者,并不是治療者。”莫爾微笑著向鄭方解釋,同時不失時機的又誘惑了一把鄭方,鄭方砸了咂嘴,看來這坦倫堡是得去一趟了。

    “你盡管問吧,我一定有一說一,絕不藏私。”甄準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認真對莫爾說道。鄭方心里暗暗嘀咕,這莫爾和甄準,雙方以誠相待,做得都是那正大光明的事情,他對于老黃提出的要求,突然有一點動搖了。

    “嗯。”莫爾滿意地點點頭,開口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你作為一位高階魔法師,怎么會流落到這樣一個荒僻的山村縣城,做一個屠戶的?”

    聽了莫爾的問題,甄準尷尬地笑了笑,撓了撓頭。

    “這事情,說起來話有點長。當年太祖起事,我這一脈沒有跟隨,天下打下了,自然也沒那臉去分好處,我師父退隱山林,可架不住老校長不斷邀請,就派了我去特殊學校當老師,我在特殊學校教學期間,認識了我妻子,他家和我們修行者沒關系,是個書香門第,她爹娘見我是個老師,對這門親事也贊同,對我更是照拂。我自幼是個孤兒,遇著他們就像見了自己的爹娘一樣,感覺我又重新成了有爹媽的孩子了,可好景不長,我那丈人不久就給批成了反動學術權威,二老天天挨斗,誰受得了?我就去求老校長,能不能把她一家接來學校避一避,老校長也答應了,我滿心歡喜地先將妻子接進了學校,又去接我那丈人、丈母娘,卻沒想到,老兩口竟然吃不住批,就在我去接他二老的前夕,雙雙在家自盡了。”

    “我心里這個悔啊、氣啊,沒法提了,其實我妻子當時受到的沖擊并不嚴重,我完全可以接了二老,再來接妻子,沒想到,就這一前一后地,二老的性命就沒能保下來。”

    “我也是氣迷了心竅,尋到那伙斗我丈人最厲害的學生,三下五除二,七八個小子,給我殺了個干凈。這下子可捅了大簍子了,等我清醒過來,除了逃命,已經沒路可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