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不依不饒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不依不饒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不依不饒

推薦閱讀:

    “鄭方先生,我現在代表坦倫堡向你發出正式邀請,邀請你在今年年底之前,來坦倫堡進行一次為期三個月的學習訪問,坦倫堡魔法學校將負責全程接待。”莫爾開口說道。

    “我們坦倫堡魔法學校非常榮幸能夠接待鄭方先生。”約瑟芬也在一邊微笑著表明了態度。

    “鄭方先生,我為我剛才的失禮,向你致以最誠摯的歉意。”亨利蒼白著臉,向鄭方深深地彎下了腰,不過,這英俊哥兒那張臉本身就很白,也沒啥特別的。

    “鄭!你一共中了十三支箭,兩支金元素、一支土元素,十支火元素。你……你太可怕了,傷得重不重?”宋瑪麗對鄭方身上插著的箭矢產生了興趣,數過之后,瞪大了眼睛,驚愕地看著鄭方,就像看見了什么洪荒猛獸一般。這也難怪她吃驚,魔法師普遍肉身不強,讓亨利挨上這么多箭,早就去見閻王了。

    “哦,對不起。”斯萊德被宋瑪麗提醒,趕緊掏出魔杖,輕揮之間,鄭方身上的箭矢瞬間消失,留下一個個傷口,在不動訣的作用下,緩緩愈合。

    “額……”鄭方還沒弄明白斯萊德為什么中途收手,接著就聽見莫爾的邀請,一時間腦子轉不過彎來,愣愣地看著眼前這幫莫名其妙地洋人。

    “鄭方,來教學樓會議室。”耳里突然傳來黃校長的傳音,鄭方一驚,瞬間清醒了過來。

    “額……那個……學校找我有事,我得趕緊過去。”鄭方向莫爾招呼了一聲,就打算離開。

    “鄭方先生,你是答應我們邀請了?”約瑟芬趕緊追問。

    “額……這個嘛……我和學校匯報下吧,看學校怎么說。”鄭方含糊地應著。老實說,他對去那什么西牛賀洲,一點興趣都沒有。學習訪問?自己在摘星宗還學不過來呢,而且過了年,他就得去魂城砥礪,說不定就得把命砥在那兒了,現在咋能答應?

    臉色一變,約瑟芬還待再說,莫爾沖她輕輕搖了搖頭,幾個人看著鄭方消失在夜色里,戰場上余燼寥寥,不遠處,燈火闌珊的帳幔里,舞曲聲悠揚地傳來,帳幔前,黑壓壓地學校師生無聲地看著幾位考察團的成員。

    “簡直胡鬧!鄭方不聽勸阻,一而再、再而三地竟敢對尊貴的外賓動手,我認為學校的教育出了大問題,鄭方的思想出了大問題,這是他地主階級的反動意識在作祟,我要求學校給予鄭方嚴厲處罰,同時我也會在魔法師協會內部討論對鄭方的處理意見,我認為有必要將鄭方納入對社會有危害性的修行者監控名單,另外,我也會將這件事上報部里,如果這次加入國際魔法師協會的努力失敗,完全是鄭方的責任!他必須為他的行為承擔全部后果。”會議室里,蔡副會長大聲咆哮著,唾沫星子不大會兒就將他面前的桌面濺滿了。

    “吼什么吼?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切磋一下嗎?咱們修行者哪個沒有切磋過?上綱上線的,有那必要嗎?鄭方和考察團切磋是我允許的,有本事,咬我兩口泄泄火?”黃校長冷冷地說。

    “你……你……你黃明覺給我聽好了,這是嚴重的政治錯誤,這是路線斗爭問題!這是簡簡單單地切磋嗎?學校這么多老師學生,他鄭方和誰切磋不行,偏偏去和外賓切磋?切磋就切磋,你給外賓打兩下有什么關系?他……他居然……他居然敢打外賓!他……他就是包藏禍心,就是有意破壞我們華國加入國際魔法師協會的大好局面,如果這是你黃明覺指使的,那你黃明覺也逃不脫懲罰……”蔡副會長氣得講話都斷斷續續,連不成串了。

    “就是勞資指使的,你就說怎么辦吧,大不了老子這校長不干了,誰愛干誰干去!”黃校長嚯地站了起來,眼睛瞪視著蔡副會長。

    “蔡孝仁你給我聽著,你特么再敢胡說八道,亂扣帽子,信不信勞資讓你今天……”黃校長話還未說完,一直陰沉著臉坐在一邊的郭書記急急拖住了他。

    “老黃,省兩句,別瞎說!”郭書記面色嚴峻。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打開了,鄭方穿著破破爛爛的校服走了進來。

    “蔡會長,你也不要太激動,我認為今天的事不能全怪鄭方,對方畢竟罵人在先,孩子嘛,有點火氣是正常的。至于后來和斯萊德先生的戰斗,他可沒動了外賓一根汗<!--中间广告位置-->毛,你瞧這身衣服,可都是給那外賓打得,我認為,處理不應過重,鄭方在我們學校,表現一直都很好,前一段,剛剛協助特勤處破獲了神興教的大案,還是要多看看這孩子優秀的一面。”郭書記見鄭方進來,一邊說著一邊沖鄭方招了招手。

    “鄭方,你說說看,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郭書記對鄭方道。

    來得路上,鄭方沒見蔡副會長,心下就知道不好,他剛剛在會議室外面又偷聽了一會,心下既憤怒,也有些感動,還有些疑惑。憤怒自然是蔡孝仁的那番話,打一架,這處罰、那處理的不說,還要把自己歸入那什么對社會有危害性的修行者名單,他雖然以前沒聽過,但聽名字就知道,那可不是一份好名單,蔡孝仁一開始就威脅要把自己切片,恐怕上了這個名單,就有很大可能,對社會都有危害性了,還留你做什么?切片也算是對社會做了貢獻不是?

    感動自然來自黃校長的一番話,聽著黃校長大義凜然將責任一股腦攬在自己身上,不是郭書記攔著,他恐怕已經和蔡孝仁干上了,這老黃,關鍵時候還是蠻靠得住的,至于疑惑,那當然是自己躲在門外偷聽,會議室里應該只有老黃能發現,姓蔡的最厲害頂多和自己一樣,是個守拙境,所以,老黃那番慷慨言語,很有故意說給自己聽的嫌疑,如此一想,鄭方又覺得老黃的行為大有問題,也不知后面憋著什么壞水呢。

    走到會議桌前,鄭方一五一十將晚上發生的事交代了一番,前面有宋喬治的旁聽,兩相印證之下,自然沒什么問題。后面鄭方和亨利對戰以后發生的事情,可就是鄭方一個人唱獨角戲了,聽得斯萊德和亨利都向鄭方道歉,莫爾還要邀請鄭方去坦倫堡,蔡孝仁差點笑噴了,這小子原來也知道怕,他還以為這小子無法無天了呢。不過你怕就怕唄,扯什么謊啊?

    “笑話!人外賓憑什么向你道歉?被打得又不是你,還有,人外賓憑什么請你去坦倫堡?外賓那是腦子有毛病?被打還上癮了,請你去坦倫堡接著打?我告訴你鄭方,無論你再怎么撒謊,也改變不了你犯錯誤的事實,你這種行為必須受到處罰。”蔡孝仁當即就是一通駁斥。

    說老實話,鄭方也弄不清楚這幫洋人為什么向他道歉,雖然斯萊德提到了死咒,但對這個別說鄭方,其他修行者一樣沒什么概念,他們學的功法,哪樣不能致人死命?至于什么失禮行為,就更是笑話了,上了火,鄭方自己也沒什么禮貌好吧。

    但,對方確實沖自己道歉了,也確實請自己去坦倫堡了,自己沒說謊,有必要嗎?道歉無非是嘴一張,不幾句,又不掉一根汗毛,一開始蔡孝仁讓自己道歉,自己那是在氣頭上,正賭著氣呢,放到現在,讓自己道歉個千八百回都沒問題,自己保證誠心誠意,還不帶重樣的。至于去什么坦倫堡,就更不用提了,自己壓根就不想去,還扯個錘子的謊?可沒辦法,這姓蔡的就是咬死自己扯謊了,那就扯了唄,咋辦,高聲叫不醒裝睡的人,你領導嘴大,說是咋樣就咋樣吧。

    看見鄭方被蔡孝仁說得一愣一愣地,根本都不反駁,一邊的郭書記皺了皺眉頭,本來就沒多大的事,何況自己也不待見那幫裝腔作勢的洋人,鄭方打了他們,他心里說不得還是有些暗爽的,但姓蔡的在這兒杵著,自己正愁著怎么替你鄭方解圍呢,你又撒上這么大一通謊,不是把問題又鬧復雜了嗎?

    “鄭方,你嘴里到底幾句真,幾句假?”黃校長憋不住了,瞪了一眼鄭方。

    “我說的都是真的,蔡會長不相信,我也沒辦法。”鄭方瞪大了一雙無辜的眼睛。

    “笑話!這小子說得若是真的,太陽怕不會從西邊出來。”蔡孝仁仍就不依不饒的。

    “是不是真假很好分辨,回頭讓宋喬治問問對方就清楚了,關鍵是鄭方的問題,我看要不這樣吧……”郭書記說著話,看向蔡孝仁。

    “暫時停止鄭方和考察團的接觸,打了架,雙方都有火,先都冷靜冷靜,不要火上澆油。另外……先關鄭方禁閉吧,等明天確定他說話的真假,咱們再商量,你看呢?”郭書記緩緩地說著,他的意思是把姓蔡的糊弄走再說,宋喬治畢竟是學校的人,到了明天,自己大可以對宋喬治問出的結果用一些春秋筆法,大事化小,就不信你蔡孝仁還能一直盯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