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戰斗反思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戰斗反思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戰斗反思

推薦閱讀:

    “你還沒回答鄭先生的問題呢。”宋瑪麗沒有流露出一點生氣的模樣,笑瞇瞇地提醒杜約翰。

    “哦?……你剛才說什么?”杜約翰似乎這才注意到一邊的鄭方,轉過頭,皺著眉問他。

    “我問這位宋瑪麗小姐的爸爸宋喬治住哪間房?”鄭方翻了個白眼,重復了一遍剛剛的問話。

    “額……瑪麗你要見爸爸嗎?急什么,見到我和見到你爸爸是一個樣的,我和你爸爸共事可有好幾年了,哎呀,瑪麗,你的手上是什么?好像有個泥點,來,叔叔給你看看。”杜約翰說著就要上去牽宋瑪麗的手。

    我去!鄭方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這杜約翰膽子也太大了吧,別說宋瑪麗是魔法師,就算不是,這小子也敢當面對人女孩子動手動腳?沒被人打死,這小子的命該是有多硬啊!

    不動聲色地,鄭方無蹤步發動,瞬間插到宋瑪麗身前,擋住了杜約翰的咸豬手。

    “喂!看著點,我可不習慣這個。”低頭看著被杜約翰誤當做宋瑪麗捏住的手,鄭方冷冷地說。

    怎么回事?杜約翰有點懵,自己明明是握那宋瑪麗的手,怎么眼睛一花成了這小子了?宋瑪麗依舊甜甜地笑著,就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

    “鄭方,既然約翰先生不愿意說,咱們去其他房間看看吧?”說著話,宋瑪麗挽住了鄭方的胳膊,身子微微靠上鄭方。

    額……感受著那股驟然濃烈的芳香以及宋瑪麗軟軟的嬌軀,鄭方身體一下子就僵住了,這……這宋瑪麗在搞什么鬼名堂?這個我也不習慣好不好!

    “瑪麗!我親愛的女兒!”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驚呼。鄭方感覺自己身邊驀地一空,香氣剎那遠去。

    “爸爸!”宋瑪麗眨眼間便投入了站在418門前因激動而顯得顫顫巍巍的宋喬治懷里。

    “瑪麗!”杜約翰眼神直直的,也想往跟前湊,因宋瑪麗離開稍顯失落的鄭方拍了拍他的肩膀。

    “姓杜的,老實點哦!”鄭方斜覷著杜約翰。

    見杜約翰莫名地看著自己,鄭方終于忍不下去了。

    “你特么是不是見了個女人,魂兒就得飛一回?”他冷冷地問。

    “我的愛是純潔的、純潔的!你這孩子根本不懂,不許你詆毀它!”杜約翰向鄭方揮動著手臂,滿臉激動。但他顯然不記得了,他曾經和劉向陽說過,他見到蕭臘梅,魂兒就飛了的事情。

    突然之間,鄭方連半分和杜約翰說話的興趣也沒有了,他搖搖頭,稍稍用力拍了拍這小子的肩膀。

    “人家父女相會,你就別過去摻乎了,老老實實回房呆著。”說著話,鄭方轉身下樓。

    感覺鄭方手掌傳來的力量,杜約翰表情變了變,轉過頭,見宋喬治父女已經相擁著進了房間,愣了半晌,方才轉身回去了。

    下午兩點上課鈴響的時候,考察團幾人一個也沒出現,老黃找到鄭方,讓他在別墅外先候著,莫爾他們一出別墅,就讓鄭方告訴莫爾,晚上的歡迎宴會取消,不過,學校會舉行一場盛大的舞會歡迎考察團一行,另外讓鄭方先陪著他們參觀學校,他隨后就到。

    得了老黃的指示,鄭方也沒得法子,只能像個旗桿似的杵在別墅跟前,黃校長特意提醒他,如果是在華國提供的房子里,去敲敲門什么的,還沒什么關系,可這別墅是莫爾私人的,他又沒提出邀請,咱去敲門就有些失禮了,讓他最好就在外面候著。

    敲敲門就是失禮?鄭方實在有些搞不懂,老黃解釋得也是不明不白,他估計老黃自己恐怕也是稀里糊涂的,八成是那郭書記出的餿點子,等就等唄,反正花不了半點靈力。

    瞅著充滿西牛賀洲風格的別墅,鄭方不知不覺想起前一陣子,梁處來學校時對自己說的話語。當時,梁處問他,殺了人有沒有什么不適的感覺。鄭方聽得莫名奇妙,自己殺了人,應該是那廖云山不適吧?怎么梁處反倒跑過來問他?

    經過梁處的解釋,鄭方這才明白,原來許多人第一次殺人后,都會產生很強烈的生理反應,殺多少異鬼都沒事,可一旦殺了人,總會產生諸如睡不著覺、做噩夢之類的反應,厲害得甚至會精神衰弱。當年太祖和偽帝手下的修行者幾次大戰,雙方各自都出現了不少這種情況,而且從那之后多年來,華國修行者之間的爭斗少之又少,經過泉<!--中间广告位置-->城一戰,因為其間除了異鬼,還殺了不少人,部分特勤處參戰的人員,又出現了過去那種不適的反應。

    對自己為什么沒有像那些特勤處人員一樣,感覺到不適,鄭方琢磨了許久,也琢磨不出個所以然來,難道自己天生就適合殺人?我去,想想就有點變態啊,但實打實地說,殺了那廖云山,自己只覺得暢快,也許,是自己親眼見了旅館里的血腥,對那廖云山充滿了仇恨吧。

    就像兩軍對壘廝殺,你一槍打死一個敵人,可你與對方并不認識,也沒有個人恩怨,一些想得太多的戰士,恐怕就會覺得不適,產生所謂的負罪感,因為這一槍下去,不僅傷了一條人命,也毀了一個家庭,當然,如果自己被對方殺了,負罪感也就歸對方了,可也得看對方心理強大不強大。至于鄭方,他殺廖云山,哪里有什么負罪感?這種草菅人命的家伙難道不該殺?不適?還是那句話,自己適得很,再沒有更適得了,要不適,也是那廖云山。

    接著,鄭方又想起魏生志和他分析泉城一戰的得失,他原本對秦老爺子戰斗中提醒他的,廖云山輕敵不太明白,經過魏生志復盤,鄭方才明白,廖云山弄出那觸手叢林,貌似詭異多端,實際上卻是分薄了自己的戰力,對付比自己境界低的,自然可以輕松得手,但對付鄭方這樣同為守拙境的對手,就有點過份托大了。

    道理明擺著,你廖云山作為資深守拙境,是比鄭方強大,可當你分出一千一萬個廖云山來,鄭方對付起那些小廖云山,可是毫不費力,而每一個小廖云山的損失都會讓廖云山的整體戰力連帶受損,而鄭方本人可也是不折不扣的守拙境,所以,不用消滅太多,他和廖云山之間的差距就迅速弭平甚至反超了,這也是廖云山后來改小觸手為大觸手的原因,為什么沒有直接收回觸手,以本尊交戰,魏生志猜測廖云山當時估計已經感到,正面交鋒贏面不大,所以打算以觸手的詭異多變拖時間,等神興教其他幫手過來共同對付鄭方。這也是他連沒有什么戰力的死尸都用上的原因。

    至于最后,廖云山為什么會以真身出現,突襲鄭方,魏生志以為,他其實目的還是以遲滯鄭方為主,顯然,神興教這邊的后援大能已經到場,倘若給鄭方察覺不對,提前逃了,那可就是功虧一簣,只是沒料到,鄭方最后打出了自損肢體的一拳,本來,廖云山的戰力就已經在之前的戰斗中大受損失,和鄭方的戰力出現了差距,再加上鄭方不顧一切地一擊,恐怕他到死都不是很明白,可算死得非常窩囊。

    通過這一番點評,鄭方對守拙境的理解大大提高,如果此時他再面對泉城那樣的戰斗,想來自己的心態會更穩定,更自信。

    心里想著事情,鄭方仰著腦袋默默出神,宋瑪麗翩然而至,見了一臉呆滯的他,禁不住笑了起來。

    “鄭,你不用上課的嗎?”宋瑪麗好奇地問。

    “嗯?……哦,老黃讓我在這兒等莫爾先生。”鄭方正在亂七八糟地想著心事,突然聽見宋瑪麗詢問,急忙回答。

    “等?我進去催他們一下吧。你難道不知道?魔法師是最沒有時間概念的。”看宋瑪麗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

    “這樣啊,也好,對了,那個杜約翰沒再過去找你吧?”沒有時間概念?看來自己很適合當一名魔法師嘛,聽了宋瑪麗的話,鄭方對魔法師這個職業,頭一次有了那么點好感。他沒有阻攔宋瑪麗進別墅催促,畢竟等得也是無聊,轉念又想起了杜約翰,他覺得有必要和宋瑪麗說明一下,那姓杜的,壓根就不是咱學校的人,也不知是從哪個犄角旮旯蹦出來的洋鬼子,和咱一點關系都沒有,別讓宋瑪麗對學校有了不好的看法。

    “沒有。”宋瑪麗甜甜地沖鄭方笑著搖了搖頭,緊接著又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們學校的普通人,膽子可真夠大的,剛才你如果不攔著,我會毀了他那只手。”宋瑪麗淡淡地說完,轉身走向別墅。

    什么意思這是?我剛才那明明是保護你好吧,怎么變成保護杜約翰了?還有,你一個嬌嬌怯怯地小姑娘,張口就是毀了人一只手,很違和的,知不知道?不過,還真特么酷啊!

    宋瑪麗進去別墅沒多久,莫爾一行人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出來。

    “實在抱歉,因為考慮到一個魔法問題,一不留神,時間眨眼就過去了。”莫爾很客氣地向站在外面的鄭方道歉。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