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考察開始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考察開始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考察開始

推薦閱讀:

    “我也只是猜測,你爹當年懂靈界語言,是個懸案。我估摸著這里面和神興教八成脫不開干系,在神興教里,異鬼和人類修行者是一伙的,你爹會防著異鬼,對人類卻未必有什么防備,而且你爺爺和廖家兩兄弟走得比較近,說不得,你爹對那廖家兩兄弟也非常熟悉,神興教會不會通過廖家倆兄弟和你爹搭上線?然后通過你爹忽悠咱華國修煉界?不過,看廖云山對你的態度,他應該對你爹也不會有什么殺心才對,你爹的死還是有些蹊蹺。”鄭方分析著。

    “可現在廖云山死了,難道……”童潔有些遲疑。

    “還有他兄弟廖云水,以后有機會見著了,倒是要好好問問看,也算是弄清你爹娘死因的一條線索。”鄭方緩緩地道。

    默默走著,童潔越想越覺得鄭方說得有道理,一雙眼睛也漸漸地綻放神采。

    看見自己找童潔聊天的效果已經達到,鄭方不再羅嗦,頗有威勢的大手一揮。

    “走吧,搶鑰匙去,我破例一次,替你搶一回。”鄭方豪情滿滿。

    “還幫我搶鑰匙呢?看一會郭書記找不找你麻煩?政治課都敢逃課。”童潔撲哧一聲笑道。

    “額……”看來自己逃學逃出習慣來了,明明知道有政治課,咋忘了和郭書記請假呢?想到郭書記那鏡片后面陰陰的眼神,鄭方頓時感到頭疼不已。

    “別擔心,我替你和郭書記請過假了,說是審查結束,特勤處有些話托我帶給你,你可千萬別給我說漏嘴了。”童潔見鄭方表情不善,心一軟,笑著打消了他的顧慮。

    “你這說瞎話的本領,去泉城的火車上我才算明白,比我強多了啊,天賦吧,這是。”鄭方松了一口氣,由衷地夸獎她。

    “你這是罵我呢,是吧?”童潔忽地變了臉,鄭方見勢不對,慌忙躥進了學校大門。童潔看著鄭方的背影,眼前好像突然出現了兩個瘦弱的孩子,手里拿著稻草,縮在茅屋角落里,擔心著自己的爹娘、爺爺、奶奶,默默地忍受著饑餓的滋味,她的神情不知不覺便柔和了下來,趕緊急走幾步,陪著已經慢下來的鄭方,走進學校。兩邊持槍的戰士目不轉睛、神情嚴峻。

    1978年伴隨著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如期而至,大雪一過,國際魔法師協會考察團的事情就正式提上了日程,除了修煉和學習,鄭方又多了一項工作,就是和蕭臘梅反復演練那向外賓獻花的儀式。

    花應該怎么捧著?沖左還是沖右?最后來了個據說是專家的家伙,竟然說應該捧在當間,改,趕緊改!重新練習,好一通忙活。然后是獻花前的敬禮,應該是修行界的拱手禮,還是魔法界的躬身禮?又是那個據說是專家的家伙,竟然說要用少先隊的舉手禮,這又是一通忙活。然后是怎么向前走?是先抬左腳還是先抬右腳,獻花時,是先伸左手還是先伸右手,笑該怎么笑,露四顆牙還是八顆……等等等等,比修煉麻煩多了,鄭方都奇了怪了,能花這么大的心思在這些沒用的東西上面,華國早特么該出幾個合一境的大能了。

    最讓鄭方佩服的,還是蕭臘梅的毅力,這小丫頭,真不是蓋的,規定兩人的花必須舉得一般高,那真是捧著花泥雕木塑一般一站好幾個時辰,鄭方守拙境,膀子都酸得不行,這小丫頭立身境,愣是一點事都沒有,還一個勁地問鄭方,她是不是舉低了,要不要再高點?真是見了鬼,鄭方就不明白了,高點、低點的,有個毛關系?難道舉高了,那洋人就能開心點,舉低了,洋人就敢翻臉?這不扯淡嗎?

    就在鄭方煩躁得差點要撂挑子不干的時候,考察團過來的具體日期終于敲定,來得日子挺巧,元月16日,恰好是臘八節。另一方面,也給鄭方說中了,考察團為了向華國修行界展示西牛賀洲魔法師的風采,確定不坐飛機過來,只要求華國這邊在北都郊區劃塊荒地,并且給了這邊考察團具體的到達時間。

    “看來,他們真要用魔法過來啊,也不知是個什么動靜?”說起這個,都操練瘦了的蕭臘梅一臉的憧憬。

    “還能怎么著?總不能把家一起搬過來吧,有那閑工夫瞎猜,還不如再過來練練呢,我感覺咱倆胳膊抬得還是不太整齊。”鄭方斜眼瞅了蕭臘梅一眼,就看不慣她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沒得跌了我華國人的志氣,漲了那幫洋人的威風。

    果然,鄭方一提訓練的事,蕭臘梅立馬就蹦過來了,就這<!--中间广告位置-->招制得住她,鄭方暗自得意。

    臘八節前幾天,學校一連開了七八場準備會議,臘八節當天,鄭方和蕭臘梅換上學校特別新發的校服,打上紅領巾,一大早又去部里參加了會議,主持會議的是上面的大領導,聽說梁處、老黃的頂頭上司也得歸他管,鄭方左看右看,也沒看出什么花來,就是位和和氣氣、胖乎乎的老頭,說話方言還挺重,倘若沒有三界引,鄭方估計自己能聽懂三五句話就算不錯了。看了看參會大伙兒一副聚精會神地表情,鄭方心中暗忖,都在這兒演戲呢,一個個的都是戲精。

    開完會,部里開出了一溜小車,鄭方和蕭臘梅捧著早就準備好的鮮花也上了其中一輛,車隊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說起來,鄭方還真沒料到,連老黃和梁處都沒資格參加這個歡迎儀式,來得人官帽子都比這兩位大,這讓鄭方有些自鳴得意,感覺梁處、老黃看著挺威風,其實也就那么回事,連自己也比不上了,再過幾年,怕不是看見自己也要敬禮,叫領導了。鄭方一想到老黃沖著自己畢恭畢敬敬禮那畫面,心里就憋不住得爽,到時候一定得拍拍他那小肩膀,告訴他,趕緊讓地中海長出毛來,沒事扮老不是什么好愛好,自己還是喜歡看那二十多歲的老黃。

    車隊出去不遠,就有警車鳴著笛跟了上來,數輛警車一路跟隨護送,鄭方覺著便是過去那凈水撒街、黃土墊道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考察團降臨的地點早已被軍隊封鎖了起來,車隊穿過層層布防,直接停在了考察團預訂的降落點附近。車門次第打開,車上的人一個個氣宇軒昂地下車,鄭方和蕭臘梅也跟著一起下來了。

    專門有人忙碌著安排眾人各自所站的位置,整個現場倒也算緊張有序,鄭方耳朵尖,就聽一位穿軍裝的正對那大領導耳語。

    “到現在雷達還沒有任何發現。”那軍人說。

    領導只是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鄭方卻在心里嘀咕,叫老黃來飛一個,你那雷達照樣也發現不了,修行者的世界,你根本就不懂嘛。

    眾人一齊站那兒等著,又不知那幫考察團會從哪邊過來,大家的腦袋,一個個仰著,有的沖西、有的朝東、有的往南、有的向北,雖然站得挺齊整,可那腦袋卻是亂作了一團。

    沒有仰頭,鄭方閉上了眼睛,精神力遠遠地撒開了去,靜靜地等了片刻,驀地眉頭一皺,一個強烈的靈力波動急速地向著他所在的位置靠近。

    “來了。”鄭方悄悄地提醒了一聲蕭臘梅,不自覺地挺直了身子。

    驚疑地看了鄭方一眼,蕭臘梅趕緊也站直了。

    “時間快到了,怎么還沒影子呢?”有人在低聲嘀咕。

    “這什么魔法師,也忒古怪了,好好的民用航班不乘,難道是私人飛機?”有人悄悄議論。

    “怎么可能?別說跨洲客機,就是農用飛機,也得有跑道,這兒除了平整點,什么都沒有。這幫家伙,連空管都沒要求,指不定在鬧什么玄虛。”一人低聲糾正著。

    “難道是熱氣球?不可能吧?”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當兒,只見從西邊天際,出現了一片棕黃色的云彩,這片云彩以極快的速度向眾人所在位置飛了過來。

    “那是什么?”幾個眼尖的指著云彩七嘴八舌地叫著,人群躁動起來。

    “注意秩序!”有人大聲呼喝。

    只見那領導挺著個將軍肚、背著手,遙遙看著那片極速飛行的云彩,瞇著眼,一言不發,鄭方微微點頭,還得是大領導,很有點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定力。

    “小趙,龜兒子老天要下雨,趕緊準備雨傘,大家淋成落湯雞,腦殼就壞掉嘍。”大領導突然用他那帶著濃重方言的聲音叫了一嗓子,鄭方一驚之下,差點滑倒在地。

    還不等那位小趙去拿傘,天空的云彩突然慢了下來,周圍裹挾的云霧漸漸散去,眾人這才發現,那哪是什么云彩,就是一張巨大的毯子,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毯子上坐著幾個人,隨著毯子速度降低,緩緩下降,幾個人也紛紛站了起來。

    搖搖擺擺地,毯子越降越低、越靠越近,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緩緩落在了地面。毯子上站著三男二女五個人,男子穿著西服革履、女子套著黑色裙袍,面孔無一例外,都是差不多的高鼻深目,黃須碧睛,沒錯了,就是這幫洋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