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血色旅店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血色旅店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血色旅店

推薦閱讀:

    走進旅館大門,一股甜膩膩的濕暖空氣撲面而來,鄭方面前是一個寬闊的前廳,一盞瓦數不夠的白熾燈昏黃地亮著,光影下是密密擺放著的桌椅板凳,像是個飯店的樣子,正中靠墻是一排售貨的櫥窗,不過現在都上了窗板,黑森森的一排,也不知里面是些什么。

    大門左手邊靠墻的位置,是一個小小的收銀臺,收銀臺上方掛著只大鐘,咔擦咔擦地走著,在寂靜地旅館里,聲音響得有些刺耳。大鐘兩邊分別懸掛著這兩年流行的太祖和他的開國戰友們的畫像,在這燈光昏暗的深夜,那原本爽朗的笑容也蒙上了一絲詭異的色彩。一張床擱在收銀臺里面,露出小半截鋪著被褥的床榻和一雙伸出被窩的腳。

    眼角急促的抽動了數下,鄭方可以清晰地看出,那雙腳的主人已經死了。

    “吱呀……”背后大門隨風輕微擺動的吱唔聲里突然夾雜了一聲門軸轉動的異響,鄭方嚇了一跳,扭頭看去,卻是童潔走進了旅館。

    “好重的血腥味,這旅館死了人?還不止一個?”童潔驚疑的聲音在陰森的旅館前廳回蕩著,聽上去像是響在另一個空間。

    看了眼童潔,鄭方走到收銀臺邊,探頭向里看去,里面的床榻上躺著位年紀不大的女子,眼睛微睜,卻已經失去了神采,嘴巴略略張開,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鄭方繞過收銀臺走到女子身邊,他輕輕將女子尚未僵硬的頭顱翻動了一下,女子后腦勺的頭發已經被粘稠的鮮血粘連成了一團亂麻,不過,透過那些粘結的頭發,鄭方還是輕易看見了女子后腦勺上那個拇指粗細的孔洞。

    跟在鄭方身后,童潔看著這一幕,猛地用手捂住了嘴巴,大眼睛里充滿了驚恐。

    “快我們快走,快……快報警。”童潔壓低了嗓音,顫抖著對鄭方說。

    出乎預料地,看著那女子的遺體,鄭方竟然沒有半分恐懼的感覺,而是心里騰起了濃濃的怒火,你們要殺我便沖著我來,殺這些普通人是什么意思?

    “修行者的手段,報警沒用。”鄭方悶悶地說著,向收銀臺邊的樓梯走去。

    上了樓梯,是一條長長的燈光昏暗的走道,走道兩邊是一間間對開的房間,鄭方一間間走過去,有的門開著,里面無一例外是已經死去的住客,死狀幾乎和樓下的一樣,都是張著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后腦勺一個拇指大的孔洞。

    鎖死的房間鄭方沒有刻意去打開,他順著過道一路往前行去,一邊察看,他心中一邊暗暗嘆息,估計特勤處安排接應自己的學長,也已經遭遇了不測。

    血腥味彌漫在整個樓層里,鄭方不為所動,他將走道走了一個來回,未鎖死的房間里,共有12名死者,鄭方又順著樓梯向三樓走去,童潔在身后緊緊跟著他。

    在三樓樓梯口,鄭方發現了一位倒在走道里的尸體,與其他死者大不相同的是,這具尸體渾身居然有十七八個孔洞,一身的血早已流干,不像其他死者臉上都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這具尸體大睜著雙眼,滿臉震驚的神情,仿佛對自己居然會如此死去非常的難以置信。看著這具尸體明顯異于其他人的健壯體魄,鄭方猜測,這位大概就是準備接應自己的特勤處學長了吧。

    將疑似學長的尸體輕輕地放回原處,鄭方再次順著走道查看起來,他輕輕地腳步聲在樓道里回蕩著。

    “鄭……鄭方,我……我怕。”童潔的聲音突然在鄭方身后響了起來。

    “別怕,這些都是無辜的人,知道我們要為他們報仇,高興還來不及,不會害我們的。”鄭方回身看著童潔,輕聲安慰著她,可他自己胸中的怒火卻越燃越旺,幾乎難以遏制。童潔顫抖著靠近鄭方,輕輕抓著他的胳膊,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壓抑她心中的恐懼。

    雖然是修行者,可她哪里見過這般血腥的場面,眼前的一幕幕都在沖擊著她的神經。

    “這些人,死去的時間并不久,我看看,兇手能逃到哪兒去。”鄭方見到童潔搖搖欲墜的模樣,不再堅持探察三樓,而是回到死去學長的身邊,放開了自己的精神力,讓精神力如一張大網般以旅館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

    “桀桀桀桀……”一陣如鴟夜哭般地笑聲突然在旅館上空響起,鄭方、童潔猛地瞪大了眼睛。

    “什么人?”鄭方冷喝了一聲<!--中间广告位置-->,精神力迅速收縮,緊張地捕捉著笑聲的源頭。

    “鄭方,老夫已經等你許久了,童潔丫頭,干得不錯!”笑聲方歇,一個男子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這旅館里的人,都是你殺的?”看了眼臉色劇變的童潔,鄭方沒理睬對方,冷冷地反問。

    “一處在旅館,一處是人家,隨你挑選,鄭方,為了接待你,我們灑掃以待,可是誠意十足啊!”那男子嘆息了一聲,娓娓地對鄭方說著,真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童潔在一邊看著鄭方,神色陰晴不定。

    “你知道我?好像還和我很熟的樣子?”鄭方皺著眉頭,似乎有些糊涂。

    “你是大名鼎鼎的鄭方啊,誰能不認識你?你可是……”那男子饒有興趣地念叨著,然而剛剛說出數語,鄭方已然眼睛一亮,不動聲色間,飛星脫體而出,直奔旅館的一個角落疾掠而去。

    從一開始,鄭方就沒打算和他廢話,他利用精神力不停地捕捉著那男子的蹤跡,可對方似乎在和鄭方捉迷藏,身形不停地變換著方位,所以鄭方只能陪著他多說了兩句,一旦發現對方停頓下來,他再不遲疑,一上手就是自己的最強攻擊。

    “好奸猾的小鬼!”那男子戲謔般地驚叫了一聲,飛星在角落處撲了個空,閃爍著光芒飛掠回鄭方身體。

    “鄭方,前戲結束,享受你的饕餮盛宴吧!童潔丫頭,快過來,不要打攪了客人用餐。”男子的聲音陡然一變,在整個旅館的四面八方先后響起,仿佛瞬間把旅館的每個角落都穿梭了一遍,鄭方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已完全失去了目標。

    隨著男子的聲音落下,整個旅館都隨之發生了變化,無數條滑膩膩的黑色觸手從墻壁、地下、天花、房間里伸了出來,整個旅館三層走道仿佛眨眼間就變成了叢林一般,那一條條擺動著、游動著、生長著的觸手就如同叢林里的野草、枝條、藤蔓、大樹,鋪天蓋地、張牙舞爪的圍向鄭方。

    “童潔,小心!”鄭方輕喝一聲,飛星已經自行護體,將他腳下、頭頂、身周垂落下的觸手一一切斷。他擔心童潔安危,急忙回頭,卻吃驚地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童潔已經失去了蹤跡。

    鄭方的額頭流下了冷汗,童潔去哪兒了?她不會出什么意外吧?對于那男子的挑撥,他連半分也不相信。面對四周密密麻麻蜂擁而來的觸手,鄭方不假思索,他大喝一聲,身周燃起了熊熊火焰,那些被飛星切割下來,依舊蹦跳不已的觸手,一沾上這火,立刻蜷曲萎縮,發出陣陣焦臭。那些靠近的觸手也像是懼怕鄭方的火焰似的,在火焰的籠罩范圍之外,不停擺動著,畏縮不前。

    稍稍穩定了局勢,不待鄭方查找童潔下落,旅館里的情況又出現了變化,無數條觸手紛紛回縮,回縮的過程里,這些觸手相互之間又在進行著融合,數個呼吸之后,細如拇指的小觸手消失不見,代之而起的,是一棵棵黑漆漆的、粗壯如巨木的龐大觸手。觸手頂端也像大樹一般伸出根根枝條,這些巨樹舞動著如長蛇般飛舞的枝條,蹣跚著向鄭方靠近。

    隨著小觸手的回縮,鄭方身周總算空出了一點地方,他看向一根最近的巨大觸手,這根觸手斜倚在一間客房門邊,頂部的枝條正在客房門框和天花板上肆意地游動著,鄭方伸指一彈,一粒附著了精神力的火焰直奔觸手而去,觸手粗壯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緊接著,鄭方就感覺自己射出的火焰迅速熄滅。看來,觸手變大后,抗火能力大大提高。

    未待鄭方做出進一步的應對,那根觸手的枝條猛地一甩,鄭方眼睛豁然睜大,只見那枝條尖端,已經懸掛起一具人類的尸體,搖搖擺擺地向自己靠了過來。

    那具人類尸體動作僵硬地揮動著四肢,腳不沾地地沖鄭方不停地撲打,鄭方幾乎能看見觸手的枝條在他張開的嘴里緩緩地蠕動,不禁連連后退,躲避著尸體的撲擊,鄭方認出來,這正是那位特勤處學長的尸體,鄭方面對著這具尸體,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幾乎就在這具尸體撲擊鄭方的同時,其他的巨型觸手也紛紛懸掛著尸體圍攏過來,這些觸手,有的懸掛一具尸體,有的懸掛兩具,這些尸體一個個僵硬地先后向鄭方發起了攻擊。

    一時間,心有掛礙的鄭方左支右絀,身體連續遭到尸體的打擊,不是飛星在一邊幫著招架,他已經支撐不住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4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