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莫名烏龍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莫名烏龍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莫名烏龍

推薦閱讀:

    <p>聽了鄭方所說,黃校長猶豫了一下,他這個搜魂法并不是宗門所傳,而是自己在戰爭年代擊殺一個野修得到的,獲得的方法不算太光彩,自己也很少用,他原本也沒打算把這法子傳出去,但鄭方既然提出了要求,他就得考慮傳這功法的利弊所在。</p>

    <p>“這法門限制挺多,頭一個是只能對比自己低兩個境界以下的人使用,譬如我如今是不朽境,就只能對守拙境以下的使用,對方超過守拙境,就會出現精神力反噬,輕則重傷,重則身亡,即使是守拙境,有沒有用還兩說。你如今是守拙境,學了這法門,也只能對立身境使用,還未必管用,異鬼立身境的可不多。”黃校長躊躇了一下,對鄭方解釋。</p>

    <p>“沒關系啊!難道我的境界只有守拙境,不會再升了?等我以后境界提升了,使用的范圍不就越來越廣了?咱們以后主要對付的是異鬼,對付異鬼最難的是什么?不是一對一當面的戰斗,而是異鬼太神秘,我們對他們了解得太少,有了這個法子,以后,我再和異鬼打交道,只要對一些低階異鬼施展這個搜魂法,就能獲得不少信息,再戰斗就能占得先機,你說是不是?而且我以后可是會經常去靈界,這法門很有用。”鄭方勸說著黃校長。</p>

    <p>“即使如此,可是這法子一旦施展,就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說,被搜魂的,會變成精神錯亂和白癡,而且根本無法治好。你若是拿來對付異鬼,那倒沒什么,可……”黃校長還是有些猶豫。</p>

    <p>“哎呀,大師兄,你咋那么墨跡?我不是說了,只對付異鬼嗎?對付人,我哪里需要用這個,現在人界能打得過我的恐怕沒幾個了吧?”鄭方有些不耐煩起來。</p>

    <p>聽了鄭方的話,黃校長差點給逗笑了,這小子剛剛才逃脫追殺,就又膨脹起來了。</p>

    <p>“既然你一定要學,那你可得給我記好了,中了這法門的,精神力受創的痕跡非常明顯,我一查便知,你如果敢在外面胡亂使用,被我發現了,說不得我就得替師父清理門戶。”黃校長給鄭方說的動搖了,嘴上倒還硬得很。</p>

    <p>“我知道,我知道!真是的,天天說這些嚇唬誰呢,學學那老祖宗,一句狠話沒有,誰見了他不戰戰兢兢的,那才是大能的風范,好不好?”鄭方白了眼黃校長。</p>

    <p>我這是被鄙視了嗎?老黃臉色一黑,橫了鄭方一眼,扭頭就走。</p>

    <p>“喂!大師兄,給個明白話,搜魂你到底傳不傳啊?”鄭方在后面追著叫道。</p>

    <p>“回頭給你!”黃校長哼了一聲,揚長而去。</p>

    <p>看著黃校長灰溜溜地離去,鄭方有點小開心,尋思了一下,現在回一校區也沒啥事情,既然已經到了樹林這兒,不如干脆去界門那兒看看。</p>

    <p>這樣想著,鄭方就哼著小調晃晃悠悠去了界門,在靈界呆了那么多天,對自己的修煉故地界門,他還是挺想念的。</p>

    <p>老實說,吳明義被老祖宗收了,鄭方心里那是搬去了一塊大石頭,你以為蹈虛境是大白菜啊,整個人界蹈虛境也是有數的,鄭方覺得,沒了吳明義,以自己的守拙境,在人界基本可以橫著走了,所以心情從未有過的輕松。</p>

    <p>剛剛走出樹林邊緣,鄭方便發現一個身影遠遠地向這邊急速靠了過來,他感應之下,發現是自己的熟人,秦老師,魂臨境而已,鄭方停下腳步,露出了笑容。</p>

    <p>“鄭方?你還沒死?”秦老師一見鄭方,臉上露出見了鬼的神情。</p>

    <p>一聽這話,鄭方臉上的笑容就掛不住了,一見面就死不死的,像個老師的樣嗎?而且這話問的,好像巴不得我去死似的,我有那么招人恨嗎?</p>

    <p>其實,一校區那邊的老師、學生都已經知道鄭方回來了,可界門這邊,由于以前是吳明義負責,而吳明義會后就策劃著襲殺鄭方,根本沒來界門這邊通知,而且,鄭方回來的時間又太短,因此,界門這邊留守的老師都還不知道鄭方已經平安回校,這一看見鄭方,難免吃驚。</p>

    <p>“好著呢,閻王爺嫌我骨頭太硬,嚼不動,又給放回來了。”鄭方垮下了臉。</p>

    <p>“真的,假的?咦?你的境界?我怎么看不透了?”秦老師給鄭方說的一愣一愣的,又感覺這次見到鄭方,與以前大不相同,竟能從他身上感覺到淡淡地威脅,細細一打量,居然看不出他境界來了,秦老師當下心里疑惑更甚。</p>

    <p>“咋地?閻王爺傳功,不服氣啊!”鄭方心下不快,斜了秦老師一眼,抬起腳,繼續向界門處走去。</p>

    &lt;p&gt;“別動!老實交待,你究竟是什么人?變成鄭方的<!--中间广告位置-->樣子,打算做什么?”秦老師臉色一變,上前擋住鄭方的去路,擺出戒備地姿勢看著鄭方,接著右手一揮,鄭方只聽頭頂“砰啪”聲響,居然是一顆綠色的信號彈,給秦老師抬手發射了出去。&lt;/p&gt;

    &lt;p&gt;“我去!什么情況這是?”鄭方當時就驚了,就算自己說話態度不對,頂多也就算是人民內部矛盾,看秦老師這做派,這特么難不成是敵我矛盾了?這老秦收什么刺激了?&lt;/p&gt;

    &lt;p&gt;還沒待鄭方做出反應,嗖嗖嗖,連著數道身影躥了過來。&lt;/p&gt;

    &lt;p&gt;“怎么回事?什么人又來偷襲?”&lt;/p&gt;

    &lt;p&gt;“老秦,沒事吧?”&lt;/p&gt;

    &lt;p&gt;“狗日的神興教,消停了沒幾天,又弄什么幺蛾子?”&lt;/p&gt;

    &lt;p&gt;“咦?這不是鄭方嗎?”&lt;/p&gt;

    &lt;p&gt;來的人七嘴八舌,將鄭方團團圍住了。&lt;/p&gt;

    &lt;p&gt;“他不是鄭方,大家感應感應他的境界,應該不是化形境,八成是帶了鄭方的人皮面具。”秦老師眼睛緊盯著鄭方,向大家解釋。&lt;/p&gt;

    &lt;p&gt;“老秦,你腦洞夠大的啊,這是人皮面具?咋扯不下來呢?”鄭方扯著自己的臉,怒視秦老師,心里開始問候這位老師的家人了。&lt;/p&gt;

    &lt;p&gt;“士可殺,不可辱!鄭方都給你們害死了,你們還這樣糟踐他,我活劈了你這王八!”鄭方正在和秦老師爭辯,卻不料邊上一位帶著哭腔,嚎了一嗓子,就猛撲了上來。&lt;/p&gt;

    &lt;p&gt;感覺到疾風撲面,鄭方身形匆忙一閃,卻不料背后已經重重地挨了一下子。&lt;/p&gt;

    &lt;p&gt;“無蹤步!估計有五層的功力。”鄭方感覺著力道,心下念著。他的身體經過鍛星訣的打磨,強度早已超出了一般的守拙境,再加上襲擊他的人與鄭方境界差距較大,鄭方倒也沒感覺吃痛。&lt;/p&gt;

    &lt;p&gt;緊接著,四面八方的攻擊雨點般地落了下來,鄭方仗著身體強悍,硬吃了數下,心中也不禁惱火了起來,他大喝了一聲,靈力外吐,周圍進攻的人被震得向四下散開。&lt;/p&gt;

    &lt;p&gt;“以為我不敢動手是不是?”鄭方叫嚷著雙手擺動,他確實不太敢動手,自己晉入守拙境后,力量的運用心里益發沒有把握,再加上剛剛對付吳明義受了點輕傷,他怕自己一個控制不好,這些可都是老師,打壞了誰都沒法交待。&lt;/p&gt;

    &lt;p&gt;“這家伙不簡單,我開爆發拖住他,大家小心,別讓他跑了!”一個聲音在旁邊叫著,正是剛剛嚎著要劈了他的家伙,鄭方斜眼看了看,不禁無語,居然是趙三八。&lt;/p&gt;

    &lt;p&gt;“趙三八,開爆發,你不怕又光腚嗎?”鄭方回了一句,心下暗忖,這些老師再胡攪下去,自己沒辦法,只能開八方風雨,四層的八方風雨不說傷人,護體是絕對沒問題了,他們在等人過來,自己又何嘗不是?&lt;/p&gt;

    &lt;p&gt;聽了鄭方的話,趙三八猶豫了一下,他中級爆發開啟的次數不多,能知道他開爆發就會光腚的,一定是熟悉他的人,這讓他不禁起了疑心。&lt;/p&gt;

    &lt;p&gt;這個時候,最緊張的莫過于老秦,對方的實力強悍一目了然,而在場數人,以他的境界最高,可就算他,也根本不是這假鄭方的對手,看這家伙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還不知打的什么鬼主意,要知道,以對方的境界,不發作便罷,一發作,自己這邊注定有人非死即傷。&lt;/p&gt;

    &lt;p&gt;聽見趙三八要強行開爆發,老秦下意識就覺得不妥,趙三八境界太低,可中級爆發的威勢太大,一開之下,容易引起對方的過激反應,到時候,只怕對方一擊之下,趙三八就得完蛋。這樣想著,老秦急忙躍上一步,擋在趙三八之前。&lt;/p&gt;

    &lt;p&gt;“我來!”秦老師喝了一聲,單手前拍,只見靈力如絲網般潺潺發出,纏繞向鄭方。&lt;/p&gt;

    &lt;p&gt;這一招,是秦老師的宗門秘傳,專門用作困敵之用,他也知道憑自己幾個人,拿不下這個假鄭方,只想將他困住,讓他無法傷人。&lt;/p&gt;

    &lt;p&gt;隨著秦老師出手,鄭方忽有一種陷入泥濘的感覺,周身空氣漸漸滯重起來,舉手投足都仿佛被什么力量牽扯著,像極了當初他進入學校時進行的能力測試。&lt;/p&gt;

    &lt;p&gt;見到這種沒什么殺傷力的招式,鄭方也來了興趣,他打消了開八方風雨的念頭,有意看看自己能否扛得住秦老師的手段。&lt;/p&gt;

    &lt;p&gt;低喝了一聲,鄭方身形一振,渾身靈力急速流動起來,身周頓時一輕,秦老師面色一變,只覺自己發出的靈力瞬間紊亂起來,不再如剛才一樣,附著在敵人身上。&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