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內鬼現身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內鬼現身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內鬼現身

推薦閱讀:

    <p>與吳明義邊走邊聊,兩人出了一校區,進入通向界門,環抱著烈士墓的密林里。</p>

    <p>“差點就要把刻著你名字的木牌豎在那兒了。”吳明義走在林間小道上,遙遙看向烈士墓的方向,喟嘆了一聲。</p>

    <p>“給神興教殺了也算?”鄭方愕然。</p>

    <p>“當然,都是與異鬼戰斗的犧牲者嘛。”吳明義解釋。</p>

    <p>“我感覺來學校殺我的神興教可不是什么異鬼,最起碼被葛校長擋住的那次不是,雖然看得不很清楚,但我的感覺不會錯。”鄭方皺眉回憶著。</p>

    <p>“話說回來,你運氣倒還真是挺好的,算是躲過兩次暗殺了吧?”吳明義突然饒有興趣地問道。</p>

    <p>“差不多吧,我也就搞不懂了,神興教這幫人和我個小孩子糾纏不清的,什么意思嘛?”鄭方心下也頗有點不滿。</p>

    <p>“我其實也很好奇,神興教為什么要殺你,不過人家既然愿意花大筆的代價,其中的緣由,我也就懶得再管了,只能說你這小子命不好,惹到不該惹的人了。”吳明義悠悠地說了些莫名其妙的東西。</p>

    <p>聽出吳明義話里含義復雜,鄭方臉上露出困惑地神情,他扭頭看向吳明義,仿佛不認識他一般。</p>

    <p>然而,未待鄭方做出反應,吳明義已然重重一掌擊向鄭方。</p>

    <p>“既然已經去了靈界,干嘛還要回來送死?我更不明白的是你。”吳明義低聲輕喝。</p>

    <p>兩人相距極近,吳明義出手又極為突然,眼看著鄭方便要斃于吳明義掌下,卻不料,鄭方身體一震,一道靈力光芒透體而出,與間不容發之際,迎向吳明義擊來的手掌。</p>

    <p>“砰”地一聲巨響,鄭方身體向外飛出,飛星被重新擊回了體內,雖然是飛星承受了吳明義攻擊的絕大部分力量,鄭方還是覺得五臟六腑都被震動,胸腹之間一陣翻騰,一口鮮血差點噴出口來。</p>

    <p>“你這是什么功法?居然擋得了我傾力一擊?”吳明義見鄭方好端端地落在不遠處,不禁大是訝異。</p>

    <p>“居……居然是你?”鄭方勉力咽下涌到喉頭的鮮血,吃驚地看著眼前的吳明義,他早就猜測學校里有神興教的內鬼,其實今天吳明義找上鄭方的時候,他中丹田的府主令牌就開始不斷地報警,只不過,如今鄭方與吳明義境界差距不大,胸口僅是微痛而已,不像以前疼得坐臥不寧,所以鄭方也沒有太過警惕,另一方面,鄭方也實在不愿意相信,自己一向尊敬的老師居然會是神興教的殺手,他總幻想著殺手是別人,只不過潛伏在附近而已,那么吳明義則在無形中保護著自己,不料,他最不愿面對的恰恰成了現實。</p>

    <p>看著似乎早有準備的鄭方,吳明義臉色驀然變得猙獰,他沒有理睬鄭方的疑問,輕喝一聲,雙掌揮舞,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洪流向著鄭方迎面撲來。</p>

    <p>“砰!”又是一聲巨響,葛校長的身形突然出現在鄭方身前,替鄭方擋下了這一擊,不過,顯然擋得也并不輕松,他腳步趔趄,退到鄭方附近才停了下來。</p>

    <p>“吳明義!虧我一直以來那么信任你。”葛校長面色復雜地看著吳明義,內心的震動比鄭方只多不少。</p>

    <p>“你的信任算個屁!你也不過是一只可憐的傀儡而已。和我半斤八兩,只不過我已經覺悟,早早謀了退路。”吳明義微笑著,一雙眼睛卻是不帶任何感情的冷冷看著葛校長。</p>

    <p>“你也真夠可憐的,堂堂一個校長,回回當肉盾,可是有用嗎?我是蹈虛境,你們倆都是守拙境,境界的差距豈是人數可以彌補的?信不信我讓你們倆都留在這兒。”吳明義接著說道。</p>

    <p>“別虛張聲勢,我們只要拖到學校兩位蹈虛過來一位,到時候看你往哪兒跑。”葛校長看了界門方向一眼。</p>

    <p>“虛張聲勢?咱們在這里鬧出這么大動靜,到現在可見了半個人影,老實告訴你,魏生志、林采風已經分身乏術,你以為他們還有機會過來嗎?這小子已經被神興教發布了必殺令,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他都必須死!”吳明義咆哮起來,舉身欲撲,不料,就在此刻,他的背后傳來一聲輕嘆。</p>

    <p>“加上我,你還能留住他們嗎?”</p>

    <p>聽了這聲言語,吳明義如聞驚雷一般,頓時停滯了動作,身體僵硬地轉了過去,卻見黃校長站在他身后,雙手背負,看著吳明義,一雙眼睛既是痛恨、又是惋惜。</p>

    &lt;p&gt;“你……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吳明<!--中间广告位置-->義看見黃校長,如同見了鬼似的厲聲喝問。&lt;/p&gt;

    &lt;p&gt;“你以為在靈界有神興教圍殺,我就回不來了?”黃校長微微冷笑。&lt;/p&gt;

    &lt;p&gt;“我猜來猜去,怎么也沒想到會是你,幸好當日郭書記強行將你安排去了界門,倘若任由你盯著鄭方,只怕那晚他就沒那么好運逃到靈界去了,那我可就要鑄成大錯,你怎么這么糊涂加入了神興教?”葛校長沉痛地看著吳明義。&lt;/p&gt;

    &lt;p&gt;“我糊涂?你葛校長不糊涂?不糊涂,那晚神興教是沒安排我動手,否則,你以為姓郭的那么安排,我就沒辦法動得了這小子?不糊涂,我怎么從來沒聽你提過自己的宗門,是不敢提還是不想提?”吳明義冷冷地看向葛校長,他并不知道黃校長與葛校長的同門關系。&lt;/p&gt;

    &lt;p&gt;“生我養我教我的宗門日漸式微,我們反而不能光明正大的反哺宗門,學校里這么多苗子,宗門一個也不能染指,這樣下去,你我的宗門除了破滅,還有什么未來可言?捫心自問,我吳明義替上面賣命幾十年,也算對得起上面的知遇之恩了,我就不明白了,光大自己的宗門,又有什么錯?”&lt;/p&gt;

    &lt;p&gt;“你我都是從宗門出來的,你心向宗門,我雖然并不贊同,但自問還能理解,可你千不該、萬不該投靠那什么神興教,你可知道,我們與異鬼的戰斗,很有可能便是神興教在背后推波助瀾。”黃校長皺著眉頭。&lt;/p&gt;

    &lt;p&gt;鄙夷地看了一眼黃校長,吳明義微微一笑。&lt;/p&gt;

    &lt;p&gt;“我不是你,可以假借公器維護師門,你這位公正廉明的黃校長,敢不敢當著我的面發誓,沒有把鄭方拉進師門?我沒你那么大本事,除了和神興教做些你情我愿的生意,反哺宗門,我沒有其他路可走,至于和異鬼的戰斗,這么多年打打殺殺,我不說你們也該明白,被異鬼主動襲殺的修行者有幾個?太祖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至于異鬼殺普通人,那些人既然沒有資質修煉,死了也是活該,誰規定我們修行者就該救助他們的?”&lt;/p&gt;

    &lt;p&gt;“你是入了魔障啊!”黃校長搖頭嘆息。&lt;/p&gt;

    &lt;p&gt;“鄭方,看來今天是殺不了你了,說句內心話,對你這樣一個天賦異稟的人類,我是真心不愿意殺,可神興教已經對你下了必殺令,以后就多多祈禱像今天這樣的運氣吧。”吳明義對鄭方微微一笑,跟著身形突然閃爍起來。&lt;/p&gt;

    &lt;p&gt;“哪里走!”黃校長大喝一聲,雙臂伸出,濃郁的靈力鋪天蓋地般噴涌而出,形成一個等人高低的結界,如玻璃罩一般將吳明義的身體罩在當中。&lt;/p&gt;

    &lt;p&gt;“不朽境?你果然晉入上三境了,老校長眼光到底不凡。”吳明義詭異一笑,突然整個人化作一道血光,匹練般穿過黃校長設置的結界,倏忽不見。&lt;/p&gt;

    &lt;p&gt;“是血遁。”葛校長跳了起來,還不待葛黃兩位校長做出反應,就聽半空中傳來一聲非人般的嘶吼,一位身穿洗得發白的草綠色軍服身影突然出現,那身影在半空截住了一道血色影子,輕描淡寫地將那影子塞進了上衣兜兜里。&lt;/p&gt;

    &lt;p&gt;看著草綠色軍服身影出現,黃校長和葛校長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凝重,那個身影給他們帶來的壓力太大,以至于產生了一種遇到了天敵般的惶恐。&lt;/p&gt;

    &lt;p&gt;“老祖宗?!”鄭方驚喜地叫了出來。&lt;/p&gt;

    &lt;p&gt;微笑著看了一眼鄭方,老祖宗點了點頭,緩緩地飄落下來。&lt;/p&gt;

    &lt;p&gt;“這個人我還有些用處,先借用幾日。”老祖宗先沖黃校長道,接著看向鄭方。&lt;/p&gt;

    &lt;p&gt;“送你的聚星到現在也不熔煉,實在懶惰得緊,否則何至于連接紫薇中境的一擊也會受傷?”&lt;/p&gt;

    &lt;p&gt;聽了老祖宗的責備,鄭方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卻又看見老祖宗的軍服兜兜一會鼓起一會癟下,似乎里面熱鬧得厲害,又頗有些好奇。&lt;/p&gt;

    &lt;p&gt;“小東西有些調皮,管教管教就好。”老祖宗見了鄭方眼神,笑著解釋了一句,卻又抬起手指,點向鄭方胸口,鄭方只覺胸口一陣滯澀。&lt;/p&gt;

    &lt;p&gt;“我下面要去幾個地方,不能一直看顧你,先替你封了中丹田,免得引來覬覦,這里靈力單薄,你也沒法修煉,待你和我回了靈界,再替你解開。”老祖宗自說自話的辦完事,又沖身邊兩位呆若木雞的校長笑了笑,身形一陣閃動,便消失了蹤影。&lt;/p&gt;

    &lt;p&gt;“鄭方,這老祖宗是誰?”&lt;/p&gt;

    &lt;p&gt;“鄭方,這就是你說的摘星宗的那位老祖宗?”&lt;/p&gt;

    &lt;p&gt;隨著老祖宗一走,兩位校長異口同聲地問了起來。&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