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砥礪之城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砥礪之城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砥礪之城

推薦閱讀:

    <p>雖然有些不情不愿,鄭方還是跪下來沖青衣人磕了幾個頭,沒辦法,自己回人界還得求著人家,把這位老祖宗惹毛了,自己回人界恐怕得坎坷不少。</p>

    <p>“霓生,關于砥礪的事情,你和鄭方交代一下,完了再送回來。”青衣人吩咐了一句。</p>

    <p>再次行了一禮,霓生領著鄭方退了出去。回到瀑布之外,霓生單手按住鄭方肩膀,鄭方只覺眼前一花,無數的景物急速閃過,鄭方如今已經是守拙境,但比之宗主霓生,鄭方感覺自己依舊如同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p>

    <p>片刻之后,景物變化倏然停歇,眼前逐漸清晰,鄭方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座布滿壁畫的宮殿,霓生牽著他的手,來到大殿左手第一幅壁畫之前。</p>

    <p>壁上繪制的恍若百鬼夜行,各種鬼物彌漫于整個畫卷,做出種種兇惡的姿態。手中抓著,嘴里嚼著,都是異鬼的殘肢。</p>

    <p>“大約在2000年前,冥界虹山公爵突然發起了對神界的進攻,由于進攻發起的實在突然,靈界沒有準備,神民損失慘重。”霓生松開鄭方的手,指著壁畫向鄭方娓娓講述。</p>

    <p>接著,他又領著鄭方來到左手第二幅壁畫前,這一副卻是異鬼與冥界鬼物的戰斗圖景,戰斗地點是在一座巍峨城池下方,冥界鬼物在進攻,異鬼在防守,雙方大打出手,互有傷亡,尸骸遍地,壁畫上充斥著一片尸山血海、愁云慘霧。</p>

    <p>“我神界各大宗門乃至各大域主在冥界咄咄逼人之下,不得不奮起與之廝殺,當時連續大戰近百次終于阻止了冥界一統神界的圖謀,但我神界也是損失極大,無力將虹山公爵勢力徹底趕出神界。在魂飏城形成拉鋸之勢。”</p>

    <p>大殿右手第一幅壁畫展現的便是異鬼與冥界鬼物在一座城里戰斗的情形,與巍峨高聳的城墻不同,靈界城市的房屋普遍低矮,只有少量鶴立雞群般兩層或三層的建筑,在戰斗中,這些房屋損毀嚴重,主畫面墻倒屋塌,橫尸累累,在城市中間已經形成了一片白地,不過遠處在眾多屋宇之間,卻隱隱綽綽仍有戰斗發生的樣子。</p>

    <p>“由于誰也無法在戰場上取勝,最后,神界與冥界在魂飏城中心立約,將戰斗限制在魂飏城范圍內,不過,一旦魂飏城為我神界收復或是被冥界占去,那么全面大戰便會再度開啟。”</p>

    <p>右手第二幅壁畫描繪的便是一眾異鬼與成群的冥界鬼物在一處斷壁殘垣的所在,雙方相向而立,有領頭的異鬼數只和幾位衣冠楚楚的鬼物站在雙方之間,分別伸指向天,似乎在宣讀著什么誓言,又像是在集體臨空作畫一般,在雙方頭頂的天空中,有一道如畫卷般的綠色虛影若隱若現,鄭方猜測,這恐怕就是雙方在訂立那什么約定了。</p>

    <p>大殿中還有其它壁畫,不過霓生沒有帶鄭方過去瀏覽,而是在看完了上面四幅壁畫后,他將目光轉向鄭方。</p>

    <p>“從立約之日起,我神界各大宗門便各自分派了安排座下弟子參與鎮守魂飏城的責任,因此我摘星宗弟子每當修煉到一定境界,均需前往魂飏城協助守城一段時間,根據弟子自己的意愿,各人在魂飏城駐守的時間長短不一,時間長的。已在那邊呆了數百年之久,時間短的,一般是做完任務便會回歸宗門。”</p>

    <p>“你要知道,砥礪的最好辦法就是參加廝殺,在廝殺中,你才能更清晰地看出自己缺陷所在,在廝殺中,你也更能理解修行的關鍵所在,只有經過廝殺,你的修煉基礎才能夯實,開啟下一輪修煉,你才能走得更快、更穩。”霓生道。</p>

    <p>“這般說,我也要去那魂飏城歷練了?”鄭方已經聽明白了,可還是忍不住想問一問,靈界與冥界的恩怨,他摻乎個什么勁兒呀,聽這架勢,人界給靈界欺負得還不算厲害,看看冥界,都打到靈界家里來了,不過,無論如何,鄭方也沒有參與這種廝殺的興趣。</p>

    <p>“所有摘星宗弟子都會過去,你第一次去,只需完成斬殺一千只不拘境界的鬼物即可,不過,老祖宗已經答應了送你回人界看看,會在你從人界返回神界后,再送你去魂飏城。”霓生回答。</p>

    <p>雖然很想追問一聲,他可不可以去了人界后,就再也不回靈界,來這摘星宗了,不過,鄭方還是忍了下來,不說老祖宗會不會答應,單是問星洞那絕佳的修煉資源,鄭方哪里舍得放棄。廝殺便廝殺吧,打不過,跑還跑不了?我現在可是守拙境了呢。鄭方暗道。</p>

    <p>見鄭方明白了宗門對他下一步的修行安排,霓生便將鄭方帶離了大殿,把他重新送回瀑布后的茅屋池塘前,這回那青衣人居然不見蹤影,霓生也未多陪鄭方一會兒,交代他一個人在此耐心等待后,便獨自離開了。</p>

    &lt;p&gt;等待了約莫半個時辰的光景,青衣人又突兀地出現在池塘邊,鄭方一眼看去,吃了一驚,那青衣人竟穿了一套洗得發白的人界華隊的草綠色軍服,也不知他從哪里弄來的,看上去就像一位退伍老兵,頭上還戴了<!--中间广告位置-->一頂摘去了帽徽的軍帽。&lt;/p&gt;

    &lt;p&gt;“我對你說得人界如今境況大是好奇,且隨你過去看看。”青衣人若無其事地笑了笑。&lt;/p&gt;

    &lt;p&gt;“額好吧。”鄭方木瞪口呆地點了點頭,這青衣人的畫風變化之大讓他簡直沒法接受,對著青衣人左看看、右看看,他實在是忍耐不住。&lt;/p&gt;

    &lt;p&gt;“你……你這……從哪弄來的?”指著那套青衣人穿在身上的軍服,鄭方好奇地問道。&lt;/p&gt;

    &lt;p&gt;“本座自有辦法了解人界當下穿衣習慣,回了人界,你只管去辦你的事,該回去時,我自會去找你。”青衣人頗有些洋洋自得。&lt;/p&gt;

    &lt;p&gt;聽這青衣人的口氣,很有點不容置疑的意思,縮了縮脖子,鄭方不再說話了。&lt;/p&gt;

    &lt;p&gt;右手按住鄭方肩頭,青衣人左手一揮,鄭方便見眼前出現一道黑色的裂縫,耳邊只聽得青衣人輕喝了一聲。&lt;/p&gt;

    &lt;p&gt;“走!”&lt;/p&gt;

    &lt;p&gt;定睛再看時,鄭方感覺空氣中靈力陡然稀薄,遠處帆影點點,果然是回到了人界,只不過,好像……好像是在大海上。&lt;/p&gt;

    &lt;p&gt;踏浪而立,青衣人的模樣就像是從海里豎起的一尊軍人雕像,他環顧四周,似乎也有些愕然,當下再次輕喝一聲,鄭方眼前再次掠過無數景物。&lt;/p&gt;

    &lt;p&gt;當鄭方兩腳又一次落在地面的時候,滿眼滾滾黃沙讓他徹底無語,這位老祖宗好像也忒有點不著調了。&lt;/p&gt;

    &lt;p&gt;“老祖宗,你知不知道要去哪兒?”鄭方小心地問道。&lt;/p&gt;

    &lt;p&gt;“不就是你的那個學校嗎?我好久沒來人界,力量掌控有點問題。”青衣人沒好氣地解釋了一句,跟著再次帶著鄭方飛起。&lt;/p&gt;

    &lt;p&gt;又連續飛了四五回,有時在城市,有時在鄉村,有時在山上,有時在河中。好在老祖宗法力高深,到哪里都未引起注意,否則,這兩個在華國境內四下神出鬼沒的家伙早就要引發有關方面的重點關注了。&lt;/p&gt;

    &lt;p&gt;終于,再一次落下時,鄭方看見了熟悉的教學樓和辦公樓,心中大喜,連忙叫嚷起來。&lt;/p&gt;

    &lt;p&gt;“我就到這兒,別飛了!”&lt;/p&gt;

    &lt;p&gt;環視了一下熟悉的校園,鄭方回頭再看時,青衣人已經鴻飛冥冥,絲毫不見蹤影。&lt;/p&gt;

    &lt;p&gt;一顆锃亮的光頭從辦公樓直掠而下,瞬息間就到了剛剛出現在校園里的鄭方面前。&lt;/p&gt;

    &lt;p&gt;“小子,這些天你去哪兒了!”葛校長瞪視著鄭方,眼中說不出是激動還是焦灼。鄭方看著他滿臉密密的胡茬,感覺到他的憂急,不自禁地有點感動。&lt;/p&gt;

    &lt;p&gt;“葛校長,今天幾月幾號,我去了靈界,那邊沒晝沒夜地,也不知過了多久?”鄭方趕緊問著時間,想算算自己在靈界呆了多久。&lt;/p&gt;

    &lt;p&gt;“什么,你去靈界了?你怎么去的?”葛校長瞪大了眼睛。&lt;/p&gt;

    &lt;p&gt;“鄭方,你沒死啊!”&lt;/p&gt;

    &lt;p&gt;“鄭方,你跑哪去了?”&lt;/p&gt;

    &lt;p&gt;……&lt;/p&gt;

    &lt;p&gt;魏生志、林采風等一校區的修行者先后趕了過來,緊接著,教學樓那邊也炸鍋了,學生、老師紛紛涌出教室。&lt;/p&gt;

    &lt;p&gt;“今天是12月5號,自你離開,已經半個多月了。”葛校長回答。&lt;/p&gt;

    &lt;p&gt;“黃校長回來了沒?”鄭方又問。&lt;/p&gt;

    &lt;p&gt;黯然搖了搖頭,葛校長突然瞪大了眼睛。&lt;/p&gt;

    &lt;p&gt;“鄭方,你……你的修為……我怎么突然看不出來了?”葛校長驚疑地連聲詢問。&lt;/p&gt;

    &lt;p&gt;“額……這件事說來話長……”鄭方尷尬地撓了撓腦袋。&lt;/p&gt;

    &lt;p&gt;“這小子現在是守拙境?我沒看錯吧?”魏生志突然叫道,周圍幾個老師就像看見鬼了似的看著鄭方,嘴里發出一聲聲倒吸涼氣的聲音。&lt;/p&gt;

    &lt;p&gt;“老葛,帶鄭方去會議室,通知校內所有守拙境以上老師全部去會議室,張清華,你去看看,替鄭方安排個住宿的地方。我去給梁處打個電話。”郭書記的聲音在眾人身后響了起來,一眾人等終于恢復了理智,各忙各的去了,葛校長則領著鄭方走上了辦公樓。&lt;/p&gt;

    &lt;p&gt;在會議室坐定不久,參會的老師就一個個趕了過來,大家來了之后,也不說話,都在那認真地端詳著鄭方,就像鄭方臉上刻了一朵花一般,把鄭方看得好不自在。&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