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青衣老祖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青衣老祖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青衣老祖

推薦閱讀:

    <p>“你做的不錯,先去吧。”青衣人聲音清澈,聽不出多大年紀。</p>

    <p>“是。”年邁異鬼答應一聲,沖鄭方做了個上前的手勢,又沖青衣人深深施了一禮,方才倒退著從鄭方身邊向后走去。</p>

    <p>看著他一路向后,鄭方心中好奇,也沒急著去青衣人身邊,只是盯著那年邁異鬼,見他一步步倒退,走出數步后,身影就像在瀑布里面一樣,倏忽不見了。</p>

    <p>“數千年不見,小小的障眼法,就已經讓人類進退失據了?”遠處的青衣人突然嘆息了一聲。</p>

    <p>青衣人人雖然離得較遠,可那聲音就像是響在鄭方耳畔,鄭方顧不上好奇,更不敢怠慢,這可是連摘星宗宗主都要叫老祖宗的家伙,得罪了他,鄭方相信自己立馬能夠變成一盤紅燒肉,味道估計比童杰奶奶做的還要好吃一些。</p>

    <p>緩緩邁步走向青石小道中央的那座涼亭,鄭方的眼睛卻一直看向青衣人。那青衣人也將手中竹竿狀的東西往地上一插,扭過頭看向鄭方。</p>

    <p>“你……你……”鄭方尚未走近,便瞪大了雙眼,手指著青衣人詫異地說不出話來,幾乎連下巴也要驚掉了。</p>

    <p>黑發黑須黑眼睛,俊逸的五官,灑脫的姿容,這青衣人居然是人類!在這遍地異鬼的靈界,鄭方再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看見一個人類,而且看那架勢,應該還是與自己同文同種,這是什么情況?</p>

    <p>看著鄭方走近,那青衣人神情復雜難明,那神情既有親切,也有不滿、責備,更有期許,讓逐漸靠近的鄭方心下越發忐忑,在涼亭前竟然有些邁不動腳步了。</p>

    <p>“在靈界見了自己族人,很吃驚嗎?”青衣人突然問道。</p>

    <p>“額……是沒想到,我以為異鬼那么兇惡,來了靈界的人類,還不都給異鬼吃了。”</p>

    <p>“異鬼?吃了?什么意思?”青衣人皺起眉頭。</p>

    <p>見青衣人沒理解自己的話,鄭方趕緊向他解釋了一番當下人界與靈界的緊張關系。</p>

    <p>“有這種事情?”青衣人雙眉緊鎖,他看了眼鄭方,見他不似作偽,又細細想了想,繼而點了點頭。</p>

    <p>“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了。”青衣人說著又眼神奇異地看了眼鄭方,示意他走到自己近前,鄭方這才發現,青衣人剛剛手持的竹竿狀物事,就只是一根光溜溜的竹竿,上面沒有魚絲魚線,也不知這青衣人在釣什么東西。</p>

    <p>“我發現有人在你身上放了一些東西,還能夠感覺到你身上的冥界氣息,如今人界是末法時代,不知是誰有這樣的能力攪動三界風雨,把種種因果都匯聚在你一個人的身上?”青衣人笑著問道。</p>

    <p>“我這個不是人放的,額……我也不知放的算不算人……”鄭方對青衣人的眼力大是佩服,他也天天對身上的府主令牌心存疑慮,倘若這青衣人能替他取了去,倒也是一個大收獲,當下一五一十,將三界府以及冥界印記的事都告訴了青衣人。</p>

    <p>聽著鄭方的講述,青衣人眼中異彩連連,直到鄭方說完,他才喟嘆了一聲,點著頭看向遠處的山崖,沉吟良久。</p>

    <p>“我已經許久沒去人界了,人界如今是個什么狀況,你說給我聽聽。”青衣人突然道。</p>

    <p>也不知這青衣人想聽人界的什么狀況,鄭方猶豫了一下,便撿些自己知道的娓娓道來,什么人界有些什么國家,相互之間有些什么矛盾,矮子兵入侵華國,太祖掀起的大革命……,有些是鄭方書上讀來的,有些是鄭方在學校政治課上聽來的,其實也夾雜著鄭方自己的稚嫩看法,無論有的沒的,一股腦兒地都對青衣人說了。</p>

    <p>聽著鄭方東拉西扯的講述,青衣人沒有半點不耐,還會經常插嘴問些問題,這些問題可讓鄭方費了老大的勁。</p>

    <p>“你說的飛機,莫不就是鐵鳥?一次搭載數百人,那鐵鳥哪里來的那般力氣?難道是符箓之術?還是傀儡之法?”</p>

    <p>讓鄭方哭笑不得的,那青衣人所問往往便是這些問題,他解釋起來大為費力,畢竟鄭方只是大致了解發動機,至于航空發動機的原理,他哪里明白,鄭方最后連發明蒸汽機的瓦特都搬出來了,可他發現,青衣人似乎還是不很滿意。</p>

    &lt;p&gt;“黃校長說了,這些都是奇技淫巧,做得再多,于人類并無實際好處。”鄭方搬出了黃校長,想著激起那青衣人共鳴,不要再在這些問題上追根究底,他<!--中间广告位置-->實在應付不過來。&lt;/p&gt;

    &lt;p&gt;“奇技淫巧?我華國不玩奇技淫巧,便被人欺壓百年,究竟是我華國人目光短淺,還是那些西人眼光更高明些?”青衣人微微搖頭。&lt;/p&gt;

    &lt;p&gt;“窮則變是不錯的,變則通、通則久卻未必,變的不對,哪里能通,通的不夠,又哪里能久……”聽著青衣人在那里絮絮叨叨,鄭方也不敢接話,只在一邊聽著,他見青衣人沒有替自己取出府主令牌的意思,心下也不禁有些嘀咕。&lt;/p&gt;

    &lt;p&gt;“不過,數千年下來,人類修行艱難,肉身已變得如此脆弱不堪,連這樣的美質良材都無法培養,任由荒廢至此,倒確實令人嘆息。”青衣人突然轉過臉來,看向鄭方,眼神中滿是悲憫。&lt;/p&gt;

    &lt;p&gt;“如今人界,人類壽數大約在多少?”那青衣人突然面帶好奇地問道。&lt;/p&gt;

    &lt;p&gt;“大概六、七十,七、八十吧,反正九十、一百的壽星很少見。”鄭方沒做過統計,哪里知道這些,只能憑自己的印象猜測著說。&lt;/p&gt;

    &lt;p&gt;“六、七十?一百的便是壽星了?這……這與秋蟲何異?”青衣人臉色遽然變得難看,他身形站起,環顧四周,喃喃地道。&lt;/p&gt;

    &lt;p&gt;這還是沒有災荒,倘若有災荒,那可就說不清了。鄭方想起原洲那些因為常年饑荒,餓的干癟的黑人小孩,想了想,還是把話憋回了肚子里,他們在這里站著說話不腰疼,沒必要再多扯。&lt;/p&gt;

    &lt;p&gt;晃蕩了好一陣子,青衣人才又坐了下來,他看了看鄭方,輕輕地捋了捋頷下的髭須。&lt;/p&gt;

    &lt;p&gt;“想來你也在好奇我的身份,我其實本就是華國的一名修士,數千年前飛升來的靈界。”青衣人說到這里,忽然自嘲地笑了笑。&lt;/p&gt;

    &lt;p&gt;“那時的華國還不叫華國,華國地面上,大小國度無數,天天相互征戰攻伐,我的師門親友,有的下山在這些國度間攪風攪雨,想著做那世間王侯,卻美其名曰歷練。有的混跡于三界,日日與異界修士打生打死,借口說是替人界爭取修煉資源,孰是孰非,誰也說不清楚。而我呢,則是雙耳不聞外界是非,只是一心修行,唯一的目標便是飛升,以為飛升之后,便是成神成仙,可以仙福永享,壽與天齊,殊不料,飛升來的,卻是這么一個地界。”青衣人語帶感嘆。&lt;/p&gt;

    &lt;p&gt;“才到靈界的時候,這里充沛的靈力讓我大為興奮,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修煉,也讓我頗為不耐,就像你所見,這靈界滿地的猢猻,想找一兩個志同道合的道友,簡直比登天還難。后來,我又想回人界了,那時修為不夠,費了大把的力氣才打通了回人界的通道,不料回去一看,那曾經的無數國度,盡皆一統不說,往日的親友也早已不在,人界不說靈氣干涸無比,所見所聞也是物是人非、雞同鴨講,只覺得那些族人比這些猢猻還要陌生得多,我一氣之下,沒在人界多呆,就又回了靈界,這一別,也有近千年了吧。”&lt;/p&gt;

    &lt;p&gt;聽了青衣人講述,鄭方方才恍然,他旋即眉頭一皺,這樣說來,靈界應該不止這青衣人一個人類才對,數千年來,人類飛升可不是個例。&lt;/p&gt;

    &lt;p&gt;“你猜的不錯,我后來在靈界為了調查人界靈力干涸的原因,倒是又遇到了不少人類,正因為此,我才淡了再回人界的念頭。便是建立這摘星宗,也是看別的道友玩得有趣,照樣學樣罷了。”青衣人仿佛能看透鄭方的心思,不待鄭方發問,便向他解釋。&lt;/p&gt;

    &lt;p&gt;“可調查出什么結果來沒有?”鄭方急忙問道。&lt;/p&gt;

    &lt;p&gt;搖了搖頭,青衣人眼神深邃,看向遠方,沒有回答鄭方的問題。&lt;/p&gt;

    &lt;p&gt;“你既然入了我摘星宗,便好好留下來修煉,老實說,現在人界的修煉法門粗鄙不堪,與你的資質大是不符,至于你體內的幾樣東西,都是你的緣法,你好好保有,將來必有大用。”青衣人又對鄭方說道。&lt;/p&gt;

    &lt;p&gt;“可……可我不能留在靈界太久,學校還有好些事情呢,而且,我爹娘家人還在人界,我可不能不管他們。”鄭方趕緊說道。留在靈界,開什么玩笑?自己一個月15塊錢的津貼不要了?讓老黃在升旗儀式上祭奠自己?我去,也太酸爽了吧?&lt;/p&gt;

    &lt;p&gt;“癡兒,一入修行路,家人便永隔。你惦著家人,只能耽誤你的修行,與大道有礙啊。”青衣人勸道。&lt;/p&gt;

    &lt;p&gt;“不要家人,那我還修行個什么勁兒?修到最后,身邊沒有一個親人朋友,那還有什么意思嘛。”鄭方苦著臉道。&lt;/p&gt;

    &lt;p&gt;“你說的倒也有點道理。”青衣人聽了鄭方所說,似乎被觸動了心事,緩緩說道。&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