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殺機突現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殺機突現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殺機突現

推薦閱讀:

    <p>見再拖下去,梁處又要暴走,鄭方便沒有再墨跡,低下頭,費力地辨認著光幕上的字跡。</p>

    <p>“第一行我就看清一個引字,第二行,這個特么畫的什么東西?有一個圣字,還有一個字像是先后的先字,第三行留的最多,但全部劃著些莫名奇妙的花紋,沒有字,第四行有一個定字,第五行也全是那些花紋,下面就沒有了。”鄭方一邊費力的辨認一邊對梁處道。</p>

    <p>皺著眉頭待鄭方說完,梁處又走向前拿回靈獸皮,指著上面讓鄭方一個字一個字的給他重新講述了一遍,當下看著靈獸皮上的光幕沉吟起來。</p>

    <p>“你估計這是個什么東西?”</p>

    <p>“我哪知道,你以為我是靈界的百科全書啊,在碎片里見過的我知道,碎片里沒見過的,我就不知道了,而且,靈界人不愛學習,上課的碎片,從頭到尾,就那一片。”鄭方眼睛一翻。</p>

    <p>拿著獸皮反復端詳,梁處不再說話,過了一會,他突然眼睛一亮,把靈獸皮往口袋里一塞。</p>

    <p>“你去上課吧,這邊沒你的事了。”梁處道。</p>

    <p>“別介啊,這玩意到底怎么回事,你說說啊?”鄭方被激起了好奇心,扭扭捏捏地不想走。</p>

    <p>“只是一個猜測,還需要驗證,怎么?不想走,想在我辦公室過夜?”梁處不耐煩地看向鄭方。</p>

    <p>見梁處下了逐客令,鄭方雖然心中好奇,但估計梁處說的也是實情,當下出了梁處辦公室,前往教學樓上課。他剛剛走下辦公樓,突然沒來由地一陣心悸,胸口的膻中穴處火辣辣的疼痛起來,他一愣神站住腳,摸著自己的胸口位置,卻什么異樣也沒有,心下覺得怪異,尋思著是不是要去醫務室看看,他這樣往前走了幾步,感覺膻中穴處的疼痛稍微輕了點,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便又向教學樓走去,他一路走到教學樓下,發現胸口的疼痛,非但沒有減輕,反而疼得更嚴重了,雖不影響行動,但卻讓鄭方六神無主,莫名地慌亂。</p>

    <p>猶豫了一下,鄭方想著還是去醫務室看看,又扭頭走向辦公樓,沒料到,這一走,他的膻中穴竟驟然刺痛起來,鄭方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當時臉就白了,他猛地開啟了無蹤步,順著水泥路向宿舍樓奔去。</p>

    <p>隨著速度提升,膻中穴的疼痛便遽然一輕,可沒過多久,疼痛又強烈起來,鄭方眼珠亂轉,他沒有選擇回寢室,而是順著地道鉆向二校區。他的額頭已經見汗,腦海中激烈地轉動著,他剛才回想起了莫不聞當初對自己說過的話,府主令牌被他藏在鄭方的中丹田中,一旦有殺機靠近,府主令牌會主動示警。他的膻中穴突然莫名疼痛,而且忽重忽輕,詭異無比,鄭方不能不聯想到莫不聞的交代,他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去界門那兒,在黃校長不在的情況下,學校的戰力主要集中在界門那里,他只有去了那里,安全才能有保障。</p>

    <p>鄭方匆匆鉆出地道,迅速向界門處奔去,他可以感覺自己胸口的疼痛在迅速減輕,慌亂感也在漸漸安定,心情開始平復下來,這時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問題。如果這個對自己有殺心的家伙是熟人怎么辦?梁處眾目睽睽之下,把自己揪進他的辦公室,所有老師、學生都視若無睹,倘若這個家伙是學校的老師,誰會在意?自己說他想殺自己,特么的不是笑話?鄭方站在樹林里,徹底地沒了法子。</p>

    <p>鄭方站在林子里,想了又想,膻中穴的疼痛雖然輕了許多,但仍在隱隱作痛,說明如果他猜得不錯,那個想殺自己的家伙還沒有放棄,但如果是他猜錯了呢,特么的不就是一場笑話了?鄭方又有點拿不定主意,畢竟,他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意識到有人想殺自己,無論真假,都讓鄭方覺得極不真實。</p>

    <p>想了想,沒好的法子,還是先去界門那兒吧,這個時候,誰如果到處找自己,說不得就是想殺自己的人,自己到時候能不能脫身,看情況再說。</p>

    <p>這樣想著,鄭方又溜到了界門附近,老師們見了鄭方,有的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搭理他,也有的和他打了聲招呼。鄭方也沒和人多說,找了個靠近界門的位置,坐下修煉,雖然膻中穴還在一跳一跳地疼著,卻也不影響他修煉,他漸漸地進入修煉狀態中,心下也平和起來,感覺自己是不是有點神經過敏了,打算如果明天膻中穴還疼,就得去醫務室看看了。</p>

    &lt;p&gt;一修煉就是一夜,現在,鄭方的睡眠已經很少了,一般像這樣整夜的修煉,連續一個星期,他才會感覺瞌睡,需<!--中间广告位置-->要睡上一夜進行恢復。鄭方收功的時候,天還黑著,北方的冬天,天亮的晚。&lt;/p&gt;

    &lt;p&gt;掛念著晨練,早早收功后,鄭方也沒與人打招呼,一個人急匆匆地回一校區,不料越往回走,膻中穴越疼得厲害,那種心悸的感覺越是無法忍受。由于時間不夠,莫不聞其實沒告訴他,府主令牌的示警與對方的修為還有著一層關系,也就是說,對方與鄭方修為差距越大,鄭方的感覺越明顯,反之,差距越小,感覺會越細微,倘若修為低于鄭方,鄭方只會感到心中一動,他會不會在意都兩說。此時鄭方反應如此之大,讓他坐立不安,只說明要殺鄭方的人與鄭方實力相差懸殊,就仿佛自然界中的動物遇上了自己無法抗拒的天敵,躁動慌亂難以避免。&lt;/p&gt;

    &lt;p&gt;剛剛走進樹林,鄭方就再也走不動了,他只覺手腳冰涼,胸口銳痛,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逼迫著他停下腳步,不再向前。&lt;/p&gt;

    &lt;p&gt;“回到界門那里去,回到界門那里去”,仿佛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催促著鄭方。可……還要晨練呢,鄭方額上滾下豆大的汗珠,猶豫不決地盯著前方的道路。&lt;/p&gt;

    &lt;p&gt;突然,“砰”地一聲巨響,一個魁偉的身影如天外來客,瞬息間便出現在鄭方身前,鄭方還未反應過來,只覺得眼前爆發出洶涌的氣流,如怒濤一般狂奔而來,卻又被身前的身影如中流砥柱一般擋住,紛紛向兩側沖去,激蕩的兩邊樹木一陣陣簌簌作響。&lt;/p&gt;

    &lt;p&gt;“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向個孩子動手?華國像你這樣的高手,我應該都認識,你這樣遮遮掩掩的,究竟是誰?。”那身影緩緩說道,鄭方已經認出,說話的人是葛校長,他長長出了口氣,真的是有人要殺自己。&lt;/p&gt;

    &lt;p&gt;過了片刻,鄭方突然發現,自己的膻中穴不疼了,葛校長依然站在自己身前,警惕地注視著前方。&lt;/p&gt;

    &lt;p&gt;“那人走了?”鄭方怯生生地問道。&lt;/p&gt;

    &lt;p&gt;點了點頭,葛校長轉過身來。鄭方一見他的模樣,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葛校長胸口衣衫破破爛爛,鄭方可以看見他的肌膚上有鮮血滲出,好在并不太多。&lt;/p&gt;

    &lt;p&gt;“知道是誰想殺你嗎?”葛校長皺眉看著鄭方問道,鄭方搖了搖頭。&lt;/p&gt;

    &lt;p&gt;“這家伙下手夠狠,剛才這一下,魂臨境挨了都夠嗆。”葛校長低頭看了看身上傷痕。&lt;/p&gt;

    &lt;p&gt;“你抓不住他?”鄭方驚訝地問道。&lt;/p&gt;

    &lt;p&gt;搖了搖頭,葛校長沒說話,他四下看了看,又打量了下自己身上破了一塊大洞的衣服,摸了摸光頭。&lt;/p&gt;

    &lt;p&gt;“真特么奇了怪了,我遇見你一次,倒霉一次,你小子是不是姓克?”葛校長問道。&lt;/p&gt;

    &lt;p&gt;不解地看著葛校長,老實說,剛剛葛校長救了他,鄭方還是很感激的,沒那閑心和他調侃。&lt;/p&gt;

    &lt;p&gt;“克星啊,小子。趕緊去晨練吧,時間還來得及,我得去換套衣服。”葛校長看著鄭方沒好氣地道。他沒好意思告訴鄭方,自己不是那殺手的對手,若不是那殺手怕暴露自己,自己十有受得傷更重。不過,一旦開打,界門處的老師肯定會過來,到那時候,這家伙走不走得掉,就難說了。&lt;/p&gt;

    &lt;p&gt;兩人剛要離開,就見人影晃動,鄭方看見吳明義和另外兩個老師出現在了附近。&lt;/p&gt;

    &lt;p&gt;“什么情況?”吳明義看著葛校長的慘狀,皺眉問道。&lt;/p&gt;

    &lt;p&gt;“趕緊走!放心,在學校還沒誰傷得了你。”葛校長看了一眼鄭方,對他道。&lt;/p&gt;

    &lt;p&gt;“學校不太平了,我從昨晚就感覺不對,今天早上過來想仔細查探查探,不料正好遇上有人刺殺鄭方,被我給擋了,來的人最起碼蹈虛境,我不是他對手,他是不想暴露自己,一擊不成,就離開了。”看著鄭方離開,葛校長方才對吳明義說了剛才的情況。&lt;/p&gt;

    &lt;p&gt;對于修行者來說,“感覺”這個詞絕不是一句敷衍的話,越是修行有成,越會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無論戰斗還是修煉,甚至生活上,“感覺”的作用都非常大,所以,吳明義聽了,也不疑有他。可吳明義卻不知道,葛校長自從接受了黃校長的托付,昨天一天,幾乎都密切地關注著鄭方,雖然怕其他人誤會,沒有貼身保護,但是也和貼身保護差不多了,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夠察覺有異,即時出現,替鄭方擋下致命的一擊。&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