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梁處索疑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梁處索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梁處索疑

推薦閱讀:

    <p>聽了鄭方的話,魏生志看了眼鄭方,沒再多說。</p>

    <p>下午正常上課,晚飯時,鄭方在食堂里吃著飯,一抬頭,見梁處站在食堂門前,正和梁菲菲聊著什么,發現鄭方看向自己,梁處沖他點了點頭。</p>

    <p>吃完飯,鄭方走出食堂,正打算去教學樓參加政治學習,不料被梁處叫住了。</p>

    <p>“鄭方,等一下,我有件事要問你。”</p>

    <p>這一天鄭方給煩得不輕,見梁處又要問他,不禁皺起了眉頭</p>

    <p>“梁大人,卑職急著去政治學習呢,耽誤了這事,皇上責怪下來,卑職承擔不起。”</p>

    <p>“你小子就喜歡油腔滑調,本官只問你一個小問題,耽誤不了你去學習。”梁處笑道。</p>

    <p>“大人啊,如果是關于那功法的事,你就別問了,我早就對大家說過,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問我也沒用,等黃大人省親回來了,你直接問他就可以了。”鄭方道。</p>

    <p>“什么亂七八糟的?什么功法的事?黃校長省什么親去了?”梁處面露疑惑。</p>

    <p>見梁處一頭霧水,鄭方知道自己猜錯了,梁處剛到學校,應該還沒聽到流言。</p>

    <p>“你不是問我功法的事?那就好說多了,你打算問我什么小問題的?”鄭方松了一口氣,對梁處笑道。</p>

    <p>“什么功法的事?你先給我說清楚,還有,黃校長好好的省什么親?”梁處滿臉好奇。</p>

    <p>“就是你抓的那個異鬼的攝靈功,我昨晚在界門那演練了一下,結果今天人人都跑來問我是咋回事,我哪知道那功法是咋回事。黃校長昨晚看著我演練來著,可好死不死的,他今天又請假探親去了,害得大家更好奇,都跑來問我,我哪兒知道啊,我又不是他老黃的親戚,都愁死人了。”鄭方搖頭不已,擺出一副不勝其擾的神情。</p>

    <p>“好了,好了,我還要去學習呢,你既然不問我,我就先走了哦。”鄭方說著話,見梁處一直盯著自己,他給盯得渾身不自在,當下和梁處嘴里不清不楚地含糊著,扭頭就想離開。</p>

    <p>不料鄭方剛走出兩步,后脖領子就給梁處揪住了。</p>

    <p>“你個小兔崽子,這功法你還對勞資用過,還是勞資領著你去見的異鬼,你特么敢對我隱瞞,勞資捏死你。”梁處在鄭方耳畔小聲說道。</p>

    <p>“你快松開,你快松開,人都看著呢,那么大個人,欺負小孩,好意思嗎?”鄭方給梁處揪的一個趔趄,趕緊道。</p>

    <p>“快和我說實話,黃校長對那功法說了些什么,你一五一十、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別想打馬虎眼。”梁處腦袋靠近鄭方,低聲追問。</p>

    <p>“黃校長特地提醒我,誰都能說,就梁生發那王八犢子不能說,說了,他回來就……哎吆喂,好你個梁生發,你敢打我,小心我揍你女兒報仇……哎呦喂,你小子真打啊!”鄭方和梁處打鬧著,梁處臉色漆黑,鄭方這小子還翻了天了,這是膨脹了是吧?進學校學本事了?敢當著面罵勞資,還敢用勞資女兒威脅勞資,你特么長進了啊!</p>

    <p>隨著梁處單掌發力,鄭方頓時動也動不了,如小雞仔似的被梁處捏在手里,他心下懊惱,怎么自己在學校練了都快三個月了,還是和在湖西縣時差不多,被梁處拿捏得死死的。</p>

    <p>“老梁,來學校有事啊?”郭書記拿著一本書從兩人身邊經過,和梁處打著招呼。</p>

    <p>“問鄭方點事。”梁處笑著點頭。</p>

    <p>“好好配合梁處工作。”郭書記對梁處笑笑,又轉頭看向明顯在掙扎著的鄭方,對他叮囑了一句,說著話,也不管他被梁處捏的如何面紅耳赤,自顧自的去了教學樓。梁處拖著鄭方上了辦公樓,一路來到四樓一間辦公室,掏出鑰匙開了門,將鄭方揪了進去。</p>

    <p>這特么還是學校嗎?鄭方一路臉色漆黑,梁處若是在這里做什么反動活動,簡直就是一路綠燈好不好,自己明顯是被挾持了,可路過的學生、老師都像沒看見一樣,這可不行,一點階級斗爭的覺悟都沒有嘛。</p>

    <p>“沒想到吧,我在學校也有一間辦公室。”梁處將辦公室門關了起來,對鄭方道,聽那語氣,很有點自得的意思。</p>

    <p>“白瞎了這間辦公室,變成了你的小黑屋,刑訊室,對革命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鄭方斜了他一眼。</p>

    &lt;p&gt;“別貧嘴了好不好?老實告訴我,那功法到底咋回事,黃校長突然離開學校,問題很嚴重,你明不<!--中间广告位置-->明白?你不把事情說清楚,出了事誰也擔不了責任!”“砰”地一聲,梁處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lt;/p&gt;

    &lt;p&gt;“你本事那么大,捏的我動都動不了,你都不知道那功法咋回事,憑什么我就該知道?再說了,黃校長自己要請假,關我什么事?我哪知道他為什么請假?而且我都和你說了,黃校長特別提醒我要防著你,你咋……”鄭方一肚子不快。&lt;/p&gt;

    &lt;p&gt;“你撒謊,黃校長絕對不會讓你對我隱瞞,知道我特勤處是干什么的?我們是擁有特別執行權的特殊辦案機構,什么叫特別執行權?那就是任何與靈界有關的事務,我們都擁有先行處理,再進行匯報的權力。簡單說就是先斬后奏,你明白了沒有。”梁處變了臉,一本正經地打斷了鄭方的話。&lt;/p&gt;

    &lt;p&gt;撓了撓腦袋,鄭方心下暗忖,黃校長對他的交代是不要告訴任何人,你梁處不屬于任何人?你梁處不是人?是異鬼?這不是扯淡嗎?&lt;/p&gt;

    &lt;p&gt;“我真沒騙你,我真不知道那功法是用來做什么的,有人懷疑是打開靈界通道用的,可,誰也不敢試啊?過去了回不來咋辦?過去了遇到高階異鬼咋辦?黃校長讓我別告訴別人,是怕我胡說,你想想,那么普通一功法,怎么可能打開兩界通道呢?不可能的,是吧?”鄭方對梁處敷衍著。&lt;/p&gt;

    &lt;p&gt;聽了鄭方所說,梁處神情變幻,過了好一會,方才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黑黑的物事扔給鄭方。&lt;/p&gt;

    &lt;p&gt;“認識這玩意嗎?”梁處問。&lt;/p&gt;

    &lt;p&gt;這是一塊似綢非綢,似布非布的柔軟物事,有些像紡織品,卻又有點像動物的皮膚,鄭方疑惑地打量著,心下正在好奇,梁處憑什么以為自己能夠認識這玩意的?看了一會,也沒看出什么特別的地方,鄭方接著開啟靈視,然后,他就發現,物事表面忽隱忽現的出現了一層流水般的光幕,這光幕破破爛爛,很多地方已經損壞,上面有些隱隱約約、斷斷續續的字跡。鄭方皺起眉頭,盯著看了一會,跟著眼睛一亮,恍然看向梁處。&lt;/p&gt;

    &lt;p&gt;“這……這好像是……靈界用的紙。”&lt;/p&gt;

    &lt;p&gt;“你確定?”梁處雙目炯炯,看向鄭方。&lt;/p&gt;

    &lt;p&gt;“當然,我見過靈界學生上課時的情景,當時那些學生就是在這種東西上面練習寫字來著,不過沒有這層皮。”鄭方又仔細看了看手中的東西,補充道。&lt;/p&gt;

    &lt;p&gt;“能看明白紙上寫的什么嗎?”梁處點了點頭,又問道。&lt;/p&gt;

    &lt;p&gt;“斷斷續續的,不太明白。”鄭方再次低頭認真看了看,搖了搖頭。&lt;/p&gt;

    &lt;p&gt;“看明白多少說多少,這個東西有關羅元浩的死因,非常重要。”梁處道。&lt;/p&gt;

    &lt;p&gt;“這東西和羅元浩有關?怎么回事?”鄭方驚訝地看向梁處。&lt;/p&gt;

    &lt;p&gt;“你不是不相信我嗎?功法的事都要瞞著我,憑什么我要對你說,要相信你?”梁處斜了鄭方一眼。&lt;/p&gt;

    &lt;p&gt;“那就沒辦法了,我看不懂,你拿走吧。”鄭方將手里的物事揚了揚,擺出一副無賴的嘴臉。&lt;/p&gt;

    &lt;p&gt;“這東西羅元浩死時,應該是捏在手心里的,黃校長當時沒發現,后來驗尸的法醫是普通人,看不見這玩意,但羅元浩的手上以及指甲縫里有一些泥土和織物碎屑,法醫在收集它們時,順帶把這玩意一起收集了,我在調閱羅元浩的相關案卷材料時,發現了這個,為了將這玩意帶出來,我試了好多方法,直到發現它可以附著在靈獸皮上,方才帶了出來。”梁處看了看鄭方,沒好氣的道。&lt;/p&gt;

    &lt;p&gt;“靈獸皮又是什么東西?”鄭方好奇道。&lt;/p&gt;

    &lt;p&gt;“靈獸皮和羅元浩的死一點關系也沒有,你先說說那紙上是什么內容。”梁處不耐煩地催促。&lt;/p&gt;

    &lt;p&gt;“哎呀,我的頭好暈,看不清,現在眼前一片糊涂,什么也看不清。不是我不想幫你哦,梁處,我是真的看不清,沒辦法。”鄭方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lt;/p&gt;

    &lt;p&gt;“好了好了,你特么別裝了,靈獸皮,顧名思義,就是靈獸的皮膚,靈獸是我們人界的一種奇特獸類,由于經常活躍在靈力充沛的地方,形成了獨特的身體結構,靈界的很多東西,都必須附著在靈獸皮上,才能被我們感知和識別。這種獸類已經非常罕見了,部里長期豢養了幾只,這里用到的是一只死去靈獸的皮膚。”梁處無奈地解釋。&lt;/p&gt;

    &lt;p&gt;“還有這種獸類?長什么樣子?我能不能去看看?”鄭方瞪大了眼睛。&lt;/p&gt;

    &lt;p&gt;“這種獸類比大熊貓還珍貴,哪是你想看就能看的?你到底能不能認出上面的靈界文字?認不出來的話,趕緊給我滾蛋!”梁處沒好氣地回答。&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