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修煉難題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修煉難題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修煉難題

推薦閱讀:

    <p>回寢室取了修煉力量控制用的木塊,鄭方又急匆匆地回教學樓六層,他現在修煉仍舊在六層的實務課教室。不過鄭方覺得,這教室已經快不適合他修練了,經常一拳下去,感覺整幢樓都在搖晃,他怕有一天鬧出事兒來,再沒有地方供他修煉。</p>

    <p>走進教室,將木塊掛在教室墻上,擺正了,一拳砸上去,整幢樓再次微微晃了晃,鄭方心驚肉跳地四下看看,見沒問題,又舉著木塊看了看,驗證了一下自己的出拳效果,繼續修煉了起來。</p>

    <p>練了沒多久,鄭方突然發現,自己沒出拳時,教學樓也在晃動,他當時就驚了,怎么了這是?鬧地震了?他停下來感應了一下,立刻發現,動靜應該是從樓梯對面的教室發出來的,心中不禁好奇,一直以來,就他一個人在這六樓修煉,這回又來了誰?</p>

    <p>出了教室,鄭方鬼鬼祟祟地去了樓梯對面的604室,走到門邊,只見一個人正在教室內轉著圈急速跑動,跑的速度賊快,以鄭方的目力,也看不清跑的人是誰,跑著跑著,突然“啪”的一聲,空氣炸響,整個教學樓為之一晃,那人陡然出現在教室的另一端,然后嘆了口氣,停了下來,皺著眉頭沉思不語。</p>

    <p>“呦呵,瞧這動靜,打算把樓拆了?”到了這個時候,鄭方才看清楚,修煉的人居然是蕭臘梅,當下笑著打招呼。</p>

    <p>瞥了一眼鄭方,蕭臘梅沒有說話。</p>

    <p>在學校,蕭臘梅算是一個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典型,文化課全校第一人,2年不到,就上了6,專業課也是學校最高的5,戰斗力也是5,除了戰斗力以及鄭方有意控制進度的語文和英語,其他幾門功課成績都能亮瞎鄭方的鈦合金狗眼,還不僅如此,她還是經校委會確定的特殊學校學生中唯一的班長和團支部書記。</p>

    <p>不錯,由于特殊學校就50個學生,來來去去的流動性不小以外,每個字的學生數量也不均衡,所以,校委會也沒進行民主選舉,直接任命了一位班長,協助學校管理學生事務。至于團支部書記,鄭方如今連團員都不是,更覺得是個高山仰止的大官,看著她經常領著葉天行、徐大祥、鐘小慧、周煥一幫十七八個團員神神秘秘地開小會,就覺得這婆娘惹不起,不僅上面有人罩著,下面還有班打手,專政力量強大的很。</p>

    <p>而且,鄭方也發現,學校同學之間的戰斗,一般也是由這婆娘組織安排的,譬如上次趙三八戰斗力被黃校長降為4后,阻止趙三八拿修煉室第一把鑰匙的圍攻,也譬如自己被迫接受的新生入校禮,都能看到她在幕后策劃的影子。鄭方發現,無論是拽拽的葉天行,還是表面憨厚的徐大祥,學校幾個5字,除了張衡水刺頭一點,其他還都挺聽這婆娘指揮的。不過仔細想想,鄭方又覺得理所當然,幾個5字的,除了張衡水不是團員,其他人可都是團員來著,得,現在學校不是團員的學生高手里面,除了張衡水,又添上了6字的自己。</p>

    <p>見蕭臘梅沒有回應自己,鄭方也沒墨跡,雖然他不是團員,可是他有自尊,你不理我,我還不想理你呢,他又好奇地瞅了蕭臘梅一眼,轉身打算回601,繼續修煉。</p>

    <p>“等一下!鄭方!”沒料到蕭臘梅突然在他身后喚了一聲。</p>

    <p>“你也練過無蹤步,能不能替我分析下,這是怎么回事?”蕭臘梅走到門邊,鄭方停下腳步,皺眉看著她。</p>

    <p>“什么怎么回事?”鄭方問。</p>

    <p>“無蹤步這一層要求突然發力后,迅速改變方向,我總是差一點,你能不能替我分析下,原因出在哪里?”蕭臘梅問道。</p>

    <p>聽她這么一說,鄭方才注意到,原來604教室里堆在一起的十來個橡膠小墊子,現在全部按照某種規律鋪滿了一地,而蕭臘梅剛才的跑動,正是她踩著一張張墊子進行的,而她剛才落地的位置,離最近的一張墊子大約還有3、5公分的距離,應該是偏離了位置,沒有站上墊子。</p>

    <p>“你這是幾層的無蹤步?”鄭方撓了撓腦袋,問道。</p>

    <p>“6層,就是這一關總過不去,不然就該7層了。”蕭臘梅有些懊惱。</p>

    <p>“姐姐,我無蹤步只有2層好不好,你這么高端的,我哪看得懂啊?”鄭方臉上的肌肉抖了抖,無奈地道。</p>

    <p>“這樣啊,那我自己再想想看吧。”蕭臘梅仿佛才明白過來似的,眼睛也沒看鄭方,沉思著點了點頭。</p>

    <p>“沒見你以前來這兒練啊?怎么突然過來了?”鄭方轉身欲走,突然想起了什么,扭頭問道。</p>

    <p>“在寢室練了幾次,把茶幾碰壞了,其實我還是喜歡在寢室練,哪到哪距離都熟悉,不像在這里,距離總是掌握不好。”蕭臘梅道。</p>

    &lt;p&gt;小辣椒也弄壞東西了?倒是可喜可賀,鄭方聽了心下暗喜。她說喜歡在寢室練,難道她也和我一樣,在寢室練習的時間感?&l<!--中间广告位置-->t;/p&gt;

    &lt;p&gt;“咱學校修煉場所確實太少了,我在隔壁修煉,打一拳都得心驚膽顫半天,可又不能搬到操場上去打。”鄭方連連點頭,嘴里抱怨著。&lt;/p&gt;

    &lt;p&gt;“你在練什么?我也覺得動靜好大的。”蕭臘梅好奇地道。&lt;/p&gt;

    &lt;p&gt;“在練習力量控制。”鄭方回答。心道,你的動靜也小不到哪里去。&lt;/p&gt;

    &lt;p&gt;“力量控制?”蕭臘梅疑惑地看向鄭方。&lt;/p&gt;

    &lt;p&gt;在學校,討論修煉問題沒什么忌諱,鄭方更不會藏著掖著,見蕭臘梅不理解,當下走上前來。&lt;/p&gt;

    &lt;p&gt;“你看著。”他對著一個橡膠墊道,說著話,一拳砸向橡膠墊,只見橡膠墊整個被拳力從四周向中間砸的凹陷了下去。蕭臘梅看了看橡膠墊,又疑惑不解地看向鄭方。&lt;/p&gt;

    &lt;p&gt;將那橡膠墊撫平整了,鄭方再次一拳又砸了上去,這回,橡膠墊周圍沒有任何變化,只在中心出現了一個深深地拳印。&lt;/p&gt;

    &lt;p&gt;“我也說不清楚,你看明白了沒有?”鄭方沒有解釋,只是指著橡膠墊對蕭臘梅道。&lt;/p&gt;

    &lt;p&gt;看了這一幕,蕭臘梅又凝神思索了片刻,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睛亮亮地看向鄭方。&lt;/p&gt;

    &lt;p&gt;“這么厲害,你練成了?”&lt;/p&gt;

    &lt;p&gt;“早著呢,練成了還來這兒瞎忙啥?”鄭方搖頭道。&lt;/p&gt;

    &lt;p&gt;“我有種感覺,你練這個意義很大,你不介意我抽空也練練這個?”蕭臘梅興致勃勃地看向鄭方。&lt;/p&gt;

    &lt;p&gt;“這有啥介意的,我這修煉方法是黃校長教的,你想練,找黃校長就行。不過,有件事我可得提醒你……”鄭方說著表情嚴肅地看向蕭臘梅。&lt;/p&gt;

    &lt;p&gt;看著鄭方突然凝重地表情,蕭臘梅趕緊連連點頭。&lt;/p&gt;

    &lt;p&gt;“這玩意打人挺狠的,以后不許用在我身上。”鄭方道&lt;/p&gt;

    &lt;p&gt;“怎么會?”蕭臘梅聽了,意外地看著鄭方,噗哧一下笑出聲來。&lt;/p&gt;

    &lt;p&gt;“怎么會?我可不大放心,到今天,我有時眼睛一閉,還能看見你那凌空一腳呢,都弄出心理陰影來了。”鄭方道。&lt;/p&gt;

    &lt;p&gt;“到現在還記著仇呢,大伙兒都想揍你一頓,我也不好反對啊。”蕭臘梅笑道。&lt;/p&gt;

    &lt;p&gt;“我有那么招人恨?”鄭方滿臉不信地瞅著蕭臘梅。&lt;/p&gt;

    &lt;p&gt;“這哪是招人恨啊,是大伙兒,這個集體接受你的表現,真招人恨,就沒人搭理你了,而是孤立你,明白嗎?”蕭臘梅笑著解釋。&lt;/p&gt;

    &lt;p&gt;“這么說,你們揍了我,我還得謝謝你們嘍?”鄭方的臉黑了下來,都特么什么道理嘛?揍我是接受我,不揍我,反而是孤立我,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呢,那么好糊弄?&lt;/p&gt;

    &lt;p&gt;“不是這個意思,既不需要你謝謝,但你也沒必要記仇,又沒打壞哪里,就當是同學為你舉行的一場特別的歡迎會。而且,你也別你們、你們的,我們都在這學校,是一個集體,分什么你我,這樣一說就生分了。”蕭臘梅搖了搖頭,感覺這個鄭方同學的思想工作不是那么好做。&lt;/p&gt;

    &lt;p&gt;“還是你覺悟高。不愧是團支部書記。”鄭方不想和她再聊下去了,感覺挺沒勁地,便恭維了她一句。&lt;/p&gt;

    &lt;p&gt;記不記仇,嘴上是不能多說的,鄭方又不是傻瓜,回頭將人給揍了,難道能告訴人是為了報仇來的?那不是擺明了他鄭方小肚雞腸嗎?不記仇?怎么可能?不過,只能心里記著,嘴上是一定不能說的。&lt;/p&gt;

    &lt;p&gt;“對了,我記得你還不是團員了吧?你為啥不寫申請書申請入團呢?”鄭方的恭維好像讓蕭臘梅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責任。&lt;/p&gt;

    &lt;p&gt;咱可是青衣觀觀主,還能入團嗎?這個有空得問問老黃師兄。鄭方其實挺想入團的,他倒沒什么其他想法,只是覺得入了團,交朋友會更加容易一些,而且他的家庭成分不好,對于那些一直排斥他的社團組織,內心還是覺得神秘與渴望的。&lt;/p&gt;

    &lt;p&gt;“這不,整天修煉、學習的沒時間嗎?”鄭方笑嘻嘻地搪塞著,腦子里卻在認真思考著寫申請書的事兒。&lt;/p&gt;

    &lt;p&gt;“時間不都是擠出來的?寫份申請書能耽誤多久?趕緊的,寫了交給我。”蕭臘梅不滿地催道。&lt;/p&gt;

    &lt;p&gt;“張衡水咋到現在還沒入團呢?”鄭方撓了撓腦袋,問出了自己的疑惑。&lt;/p&gt;

    &lt;p&gt;“他?他就像他那外號,醬油水,到哪里都是打醬油,就沒個定數,還需要考驗。”蕭臘梅聽到張衡水的名字,臉色變了變。&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26/31103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